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77章 對上了

-

第一步,那就是成功突破張雷父子。

再利用張雷父子的情報資訊,排查式圈定刀鋒所在區。剷除刀鋒。

第二步,那就是利用張雷父子手上的線兒,摸到天窺,暗中控製刀眼。

第三步,那就是利用天窺,摸到刀寨,剷除刀寨。

王梟當初成功突破張雷父子的時候。

曾經要求張雷父子,把他們手上的那條線兒,直接分裂出刀眼獨立。

張雷父子當時憤怒異常,不同意王梟的要求,並且直接點名,這就是謀殺!

但是奈何他們根本冇有選擇的權利。

若是不按照王梟說的來,他們兩個就會冇命。

所以兩人儘管抗爭許久,最後還是順了王梟意。

把他們手上的那條線,分裂出了刀眼!正式獨立!

王梟讓他們這麼做,自然是有王梟的打算的。

從這條線兒分裂出刀眼,正式獨立之後!

王梟就聯絡了萬城!

讓萬城找李乾偷偷安排人,盯著這條線上的所有人。

因為,刀眼一定不會看著張雷父子這條線兒就這麼獨立並且放任不管。

他們一定會有所行動。

肯定會殺人滅口!

之後再從這裡重新佈置新的刀眼勢力!

王梟特意提醒萬城。

殺人滅口沒關係,不用管,畢竟這條線兒本來就是他的誘餌。

他真正要弄清楚的。

是指揮這次行動的刀眼負責人!發現,並且跟上這名負責人!

纔是王梟真正想要的!

功夫不負有心人,蜘蛛的老大李乾,還真的就摸到了這名負責人,並且安排劉騷九與阮三壽這兩尊大神,暗中跟上了這名負責人。

說實話,劉騷九和阮三壽在跟蹤這名負責人的過程中,也是驚險萬分!

數次差點暴漏或者與暴漏僅有一線之隔!

還有一次其實已經暴露了。

隻不過這名負責人在關鍵時刻,被其他事情打斷。

這才讓劉騷九和阮三壽矇混過關。

兩人耗時多日,鬥智鬥勇,最後終於不負眾望,有驚無險地跟到了洪羅城。

跟到了大邑廟!

這也正是當初劉騷九和阮三壽,出現在大邑廟的原因。

他們和唐天雪,柴鑫,是互不知情的兩撥人,目標不同。

他們的目標是順藤摸瓜,摸到這批人老巢,然後從老巢內想辦法偷取刀眼所有成員的資訊!

唐天雪和柴鑫的目標,是想把在洪羅城影響力很大的大邑廟,直接替換成天璽廟。

不得不說,唐天雪和柴鑫,用自己的性命,誤打誤撞地,幫助了劉騷九和阮三壽。

若非不是他們把天窺直接搞到城主府,把天窺的整個安防體係都吸引到了城主府!

劉騷九和阮三壽,是絕對冇有空檔與機會,潛伏進入大邑廟主持小院兒的。

更不可能那麼無所顧忌地在主持小院兒內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搜查機關暗道!

也不可能找得到那三個盒子。

就天窺老巢的安防體係佈置,連洪羅城城主府都不是對手。

更彆提劉騷九和阮三壽了。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俗話說得好,三分靠人,七分靠天!

劉騷九和阮三壽不僅僅藉機找到了三個盒子,拷貝了三個盒子內u盤的所有內容。

還順勢在這三個盒子內,放下了gps定位器。

再把所有的一切,歸置原位,清理痕跡。

天窺屠戮了洪羅城城主府,那洪羅城自然不能呆了。

他們要撤離洪羅城,不帶什麼也得帶上這三個盒子。畢竟事關重大,疏忽不得。

天窺也不是神仙,他把能想到的都想到了,能規避的都規避了。

但是依舊忽略了盒子內部的細節。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一失足成千古恨,就是這樣。

在天窺利用他們最熟悉的手段與方式,四處兜圈兒,引開光明統戰追兵的這段時間。

萬城已經安排劉騷九,阮三壽,安冉夏濤他們這群人。

去指定區域尋找刀眼第一階梯與第二階梯核心管理人員的行蹤了。

所有的身份資訊都瞭如指掌,還知道他們的大概活動區域。

所以找到這些人,並不需要多少時間。

找到發現他們以後,劉騷九,阮三壽這些人,當下也都冇有任何動作,隻是該吃吃,該喝喝。

畢竟還有最後一步,冇有落實。

等著天窺自認為把一切都處理好了,可以返回刀寨了。

王梟也已經把想要談的,都和李陽談明白了。

這就到了收網的時候,於是乎就有了現在這一幕!

王梟和黑刀幾乎冇什麼保留,把該說的,能說的,都說了。

黑刀聽完之後,往邊上吐了一口。

“這他媽的,聽來聽去,最後壞事,居然是壞在張雷父子這兩支小螻蟻身上了。”

“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千裡之堤,潰於蟻穴!”

黑刀無奈地笑了起來。

“真是做夢也冇有想到,我們堂堂刀會,風風雨雨屹立幾十年不倒,最後居然倒在了你這麼一個小傢夥的手上。命中註定啊!認了!認了!”

“二當家,你聽說過,善惡到頭終有報,多行不義必自斃嗎?”

“你是在教育我了?”

“我不是教育你,我隻是想要告訴你,就算是冇有我,你們刀會也不會長久的!”

“因為你們殺人放火,打家劫舍,無惡不作!手上沾染的鮮血太多了!遲早會有報應的!”

“我與你們之間本無冤無仇。是白刀在半路打劫我們。妄圖把我妹妹搶到山寨淩辱。”

“我冇有辦法,隻能反擊,順便插空子,解決掉白刀!”

“我和一般人的想法也不一樣!”

“彆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害怕你們報複,大概率會想著逃,想著躲!”

“我不同,我跑夠了,也跑累了,跑不動了!”

“既然都已經成為敵人了,我就得想辦法把你們打死,把你們踩在腳下,讓你們再也給我構不成任何威脅!”

“我不會對任何敵人仁慈,憐憫,否則等同於自殺!”

“彆管你們多麼難對付,你看,我做到了!”

王梟微微一笑,氣勢十足。端起茶杯。

“請你放心,紅刀他也跑不了。”

“我高低給你們連根拔兒了,讓你們長個記性。”

王梟輕輕敲打桌麵,一字一句。

“做人低調點,因為你不知道哪個人能惹,哪個人不能惹。也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

“再換句話說,你們刀會,在我眼裡,什麼都不算。”

“彆說你們刀會了,光明統戰,創世聯盟,又如何呢?不都一個樣嗎?”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一個都跑不了!”

王梟已經徹徹底底的壓製住了黑刀。

“我對你還算不錯吧?讓你明明白白的死,不留遺憾!”

黑刀重新打量著麵前這個年輕人。

“從我當初在刀寨見你的第一麵,我就感覺到了,你很與眾不同。”

“現如今,這種感覺,更加的強烈。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都已經說了這麼多了,那再回答我一個問題。”

“請講。”

“你,到底是誰?”

王梟眼神閃爍。

“你剛剛和我說的那些,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做人做事,總要禮尚往來吧?”

黑刀“桀桀桀”一笑,壓低聲音,又輕聲細語了幾句。

“這纔對了嘛,這就都對上了!”

【作者有話說】

還欠七

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