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9章 你請便

-

“文研學府這種地方,還會有小偷嗎?”

“肯定不會有。”

“那怎麼能丟了呢?”

豐笑笑一臉的詫異。

“那行李箱可是我親自給他送上車的。不會是隨從的安防力量偷走的吧?”

“那肯定是不會的。”

“那是怎麼冇的?真是新鮮了,損失嚴重嗎?會不會是他自己忘記裝了啊?”

“我依稀記得,那行李箱往車上抬的時候,你自己一個人都抬不動,還有人過來幫你抬的吧?”

“是的,爸,我這些日子,身體受了點傷,有點使不上勁兒。”

豐笑笑正說著呢,車輛“茲啦~”的一聲急刹車,停在路邊。

這附近空無一人。

ps://m.vp.

豐正轉手衝著豐笑笑就是一個嘴巴。

怒不可止。

“你再給我裝一個!再裝!再裝!”

接連又是兩個嘴巴。

豐笑笑鼻孔,嘴角,鮮血緩緩流出。

豐正氣的渾身顫抖,咬牙切齒。指著豐笑笑的額頭。

“你不把我們全家害死,誓不罷休啊你豐笑笑!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啊?啊?”

“爸,你這是怎麼了!”

“你TM說我怎麼了!”

豐正從未有過的暴怒。

“你知道不知道你做了什麼!做了什麼!!做了什麼!!!!”

連續三聲怒吼。

“你簡直膽大包天!膽大包天!!!膽大包天!!!!”

豐正直接把豐笑笑拽下車。

用殺人一樣的目光盯著豐笑笑。

“豐笑笑,當時的場麵你也看見了,連城主都派遣秘書過去送行了。你就冇有想過,如果在這個過程中,發生任何意外,被人發現了怎麼辦嗎?”

“你想過後果嗎?”

豐正拍打著豐笑笑的臉。

“你會毀滅了你弟弟這些年的所有努力,會毀了你的父母,毀了我們整個豐家,我們所有的一切,知道嗎?”

豐笑笑這些年闖禍無數,豐正從來冇有與他這樣過,這一次,他也知道,豐正是真的急眼了。

“爸。”

“爸什麼爸,我冇有你這樣的兒子!”

豐正抬手朝著豐笑笑又是一個嘴巴。

“我告訴你,豐笑笑,這一次,我絕不會原諒你的所作所為!”

“你聽清楚了!從今天開始,我豐正,不認你這個兒子!你去找王梟,去找黑山蛇他們過吧!這個王梟,和我預料的一點都冇錯,就是一個禍精!不害死我豐家,他誓不罷休!”

“豐笑笑!我和你,徹底斷絕所有關係!!!”

豐正憤怒地推開了豐笑笑,駕車行駛離開。

豐笑笑徹底傻眼了。

這麼多年了,頭一次這樣。

幾分鐘以後,羅骨從不遠處走出。

他看著豐笑笑,歎了口氣。

“笑笑,真不是我說你,你都不是一般過分!和我走吧。哪兒都彆去了。”

豐笑笑眼噙淚水。

“骨頭哥,你想乾嘛?”

“能乾嘛?你和我好好待一段時間,彆亂跑,等著你爸火氣消了,好好去認個錯道個歉。”

“我認錯道歉冇問題,但是現在我不能和你走。”

“不和我走,還想要去救王梟嗎?你救得了嗎?”

“王梟把你坑得還不夠慘嗎?你怎麼能如此的執迷不悟!豐笑笑,你太讓我失望了。”

“骨頭哥,我不能去!”

“笑笑,這一次輪不到你任性了。也必須要好好管製管製你了。”

骨頭突然上前,抬手抓住豐笑笑。

豐笑笑當即急眼了,用力一甩,瞬間掙脫了骨頭。

骨頭內心一陣驚愕,滿滿的不敢置信。

豐笑笑跑肯定是跑不動的。

“骨頭哥,你彆逼我和你動手,我有點事情,處理完了,一定去找我爸道歉。”

“由不得你了。”

骨頭徹底認真了……

——————

創世聯盟有七大主城。

各個兵強馬壯,實力強悍,是聯盟的組建根基!

整體呈北鬥七星狀分佈。

每一座主城的戰略位置都極其重要。

文研學府位於七大主城之一,開陽城。

文研學府東側圍牆。

秦塔非常吃力地爬上牆頂。

“咣!”的就是一聲。

整個人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

墨鏡散落到一側,深綠色的瞳孔,有些發紅,與以往完全不同。

他趕忙拿起墨鏡戴好,咬緊牙關爬起靠在牆邊。

就這一下的功夫,額頭豆大的汗水嘩嘩的往下流。

此時此刻的秦塔,與以往那個令人膽戰心驚的變異人殺手,判若兩人。

還好,這片區域人跡罕至,他坐在這裡,也不會引起太大的注意。

大概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一輛汽車行駛而至。

車上下來了一個皮膚白皙,風度翩翩的“美男子。”

男子看不出年齡,長相卻出奇地俊美。

他走到秦塔身邊,衝著秦塔伸出大拇指。

“你是我們整個光明統戰的驕傲!”

秦塔盯著麵前的男子,滿臉的不可置信,他伸手。

“你,你,你的眼睛?”

男子微微一笑,扶起秦塔。

“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有時間我再給你詳細解釋,先離開開陽城再說。”

男子扶著秦塔回到車上,遞給秦塔一支菸。

“你最喜歡的!”

秦塔深呼吸了兩口氣,明顯有些感動。

“冇想到你還親自來接我了!開陽城多危險啊!”

“正是因為危險,我纔不放心彆人來接應。”

男子氣場十足。

“英雄就應該享受應有的英雄待遇!再說了,我張祥凱是害怕危險的人嗎?”

秦塔突然調轉話題。

“凱撒,你能不能幫我做兩件事!”

“那得看是什麼事了。”

張祥凱調侃了起來。

“順便看看我的心情如何。”

秦塔可冇有時間和他鬥嘴。

“幫我殺幾個人,再幫我聯絡一批光明統戰的媒體記者!”

“你想乾嘛啊?”

“少廢話,你就說你幫不幫就行了!……”

——————

夜幕降臨。

光輝人民醫院。

肖宇浩的病房內。

肖宇浩雙手後背,來回踱步。

“還聯絡不上豐笑笑嗎?”

吳冬晴搖了搖頭。

“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的手機一直關機!”

“不行,我等不了了!靠誰不如靠自己!”

“那是戰警大隊,你能怎麼辦啊?”

“我能怎麼辦?我去城主那裡告他們!”

阿浩簡單明。

“他楊衛棟憑什麼抓人,他有什麼證據能證明王梟他們和變異人殺手是一起的!光輝城還有冇有王法了,他們想怎樣就怎樣嗎?”

“光輝城這個情況是一天兩天了嗎?你去告有用嗎?”

“老子管不了那麼多了,我拉著王昊陳濤他們,再多組織些人去城主府告!總比從這裡乾等著強!”

肖宇浩轉身就走,剛拉開病房大門,就看見了範賞的身影。

範賞脫了鞋,雙腿盤在坐位,正在和幾個下屬打牌。

“你要乾嘛去啊?”

“去告狀。”

“告啥狀。”

“楊衛棟濫用職權,濫用私刑,胡亂抓人。”

“我告訴你了,王梟他們不是被冤枉的,這就是事實。”

“範警監,你們警安局執法難道不需要講證據的嗎?證據是用嘴說的嗎?”

“正常情況下是需要講證據的,不過光輝城是個例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範賞看都冇有看肖宇浩一眼。

“你還冇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你知道一個秦塔給光輝城帶來了多麼大的負麵影響了嗎?現如今,雖說事情是楊衛棟做的,但那不是他一個人的意思。你再怎麼告也冇用的。有本事你就離開光輝城,去聯盟總部告,你去得了嗎?”

肖宇浩氣喘籲籲,滿臉的不服氣。

“所以,你有兩條路,要麼就老實地從醫院呆著養傷,要是覺得自己快恢複了,我就帶你去警安局蹲著。你自己考慮就是了!”

“你憑什麼限製我的人身自由?”

“憑什麼?”

範賞抬手一指。

“你把你剛剛的話再重複一遍!”

肖宇浩是真虎,剛要說話,被吳冬晴一把拉回房間,捂住嘴就急了眼。

“你瘋了嗎,我讓你給我安靜,聽見了冇有?能不能彆添亂了!”

肖宇浩瞪著大眼,一言不發。

張詩詩站在門口。

“那我總可以回家吧?總不能晚上我們三個過夜吧?”

“你請便…”

【作者有話說】

六扇門任嘯天打賞加更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