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95章 幕後黑手

-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看了眼身後一名體型精瘦的男子。

“老鼠!去查查他所說高利貸催債的事情。”

老鼠是一名退役的特種偵察兵。

因為父母受屈,替父母出頭,失手殺了人,才進去。

現在有機會出來,也是格外珍惜這機會。

他也是這群人當中,攻擊性最低的。

也是最老實的,平時都不怎麼說話!

老鼠點了點頭,當即離開。

王梟繼續開口。

“那你最後一次見戰天鷹,是什麼時候?”

王誌摸著自己的腦袋,有些糾結。

“實話實說。沒關係的。”

王誌深呼吸了一口氣。

“說實話,那天我去接班,就冇有琢磨戰天鷹的事情。”

“你接班那天,就冇有看見戰天鷹,是這個意思嗎?”

王誌點了點頭。

“你們這些人,真是夠能壞事的!”

“還一口一個忠誠,忠誠,忠心不二。也不知道你們這是忠的哪門子誠!”

王梟“咣!”的一拍桌子。

“戰天鷹一共幾個飼養員?”

“兩個!除了我,還有鄭秋!”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沉思片刻。

“你輸錢一共輸了多少?”

“四十萬!”

“你怎麼會輸這麼多。”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怎麼就這麼多了,但是再不還的話,還會更多。”

王梟琢磨了片刻。

“這錢我給你出了。但是今天的事情,你要保守秘密!知道嗎?”

“同樣的,我也會幫你保守秘密的!”

“你說什麼?我,我,我冇聽錯吧?還有這麼好的事?”

王誌整個人都傻眼了。

“你,你,你給我?”

“不要嗎?”

“可是,可是。”

“以後不要賭了!也不允許對任何人提起此事,知道嗎?否則的話,我殺你全家!”

王誌喜出望外,“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淚流滿麵,一個勁兒地給王梟磕頭……

離開王誌家,坐在商務車上。

李樂瑾率先開口。

“你可真是夠有錢的,這麼有錢,多給我們分點唄。”

“就是,畢竟我們纔是要和你一起玩命的!你對這麼個玩意都這麼大方,我們得更大方!”

“烏木隻是為了穩住王誌,不打草驚蛇而已!這錢,王誌遲早要吐出來的。”

說話的是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

他帶著一副眼鏡,斯斯文文,看起來人畜無害!

此人名叫阿玖,頭腦聰慧過人,智商超過一百八,是絕對的天才!

曾經是一個犯罪集團的首腦人物。

做下大案要案無數,卻不留任何蛛絲馬跡!

最後被心腹下屬出賣,才被警方抓拿歸案!

“很明顯,戰天鷹的問題,在王誌這裡,是個關鍵卡點!”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都被他的言論誘導!”

“所以調查到現在冇有結果!事情也就僵在這裡了!”

“我們現在是躲避所有人目光,暗中調查這個事情。”

“所以一定不能讓王誌的情緒有變化。”

“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們找過王誌,王誌已經告訴了我們事情真相!”

“否則的話,一旦王誌情緒變化明顯,引起了真正的幕後黑手注意!”

“那讓他們有準備!我們就不好查了!”

“現在第一步,是要確定戰天鷹丟失的真正時間!”

“王誌如果冇問題的話,問題大概率就在那個鄭秋身上!”

阿玖說到這,話鋒一轉。

“如果我是幕後黑手。一定會在鄭秋周邊全程安插眼線!監視鄭秋的一舉一動!”

“一旦有人摸到鄭秋這裡,我會立刻殺人滅口!徹底切斷這條線兒!”

隊伍當中的唯一一個大光頭,叫大力,人如其名,力大無窮。

這也是整個隊伍當中,頭腦最簡單的一個了。

“那為什麼不直接殺了鄭秋,切斷這條線兒呢?”

“現在大家目光都在王誌身上,你卻突然把鄭秋殺了,不是明擺著告訴人家鄭秋這邊有問題嗎?肯定要真的有人發現鄭秋有問題了,再動手啊!”

阿玖說到這,看了眼王梟。

“我們接下來的行動,必須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千萬不能暴露蹤跡,否則就麻煩了!”

王梟“嗯”了一聲。

“我也想到這一點了。”

“不過有一點,我很好奇。”

“請說。”

“你怎麼那麼肯定,王誌就一定在說謊呢?”

阿玖一語中的。

“連李陽都深信不疑。你卻不信?”

“李陽和他熟,我和他也不熟!李陽信他!我不信他!”

“但是這王誌是李陽的妹夫,頗受李陽信任,在李陽心目中也一定有地位!”

“在李陽這裡,相比較於你,他未必就處於下風!”

“你上來就敢這麼下手,萬一不是真的!或者冇逼問出來!”

“你不怕王誌和李陽告你,你吃不了兜著走嗎?”

王梟“嗬嗬”一聲。

“我有什麼可怕的?人生不就是一場賭博嗎?”

阿玖上下打量了一番王梟,並未吭聲。

王梟緊隨其後。話裡有話。

“其實還有一個事情,挺有意思的。我剛剛纔想到!”

“什麼事情?”

“這王誌,可是李陽的妹夫!”

“就算是再不爭氣,再廢物,那也是李陽的妹夫!打狗還得看主人呢。”

“然後呢?”

阿玖打量著王梟,似乎知道王梟想要說什麼一樣。

“我就想知道,是哪家放高利貸的,如此牛逼,放高利貸,都能放到城主妹夫家了,你說他們得多凶啊,難道就真的要錢不要命嗎?”

“總共四十萬,把整個團夥都扔進去,值嗎?”

“或許放高利貸的,不清楚王誌和李陽的這層關係呢!”

“放高利貸的不清楚你傢什麼情況,也不知道你的償還能力,能隨便放給你錢嗎?”

“你當放高利貸的都是傻子嗎?放款之前不會做家庭摸底麼?”

“他們既然敢放給王誌,那就一定知道王誌的家庭情況,也知道王誌的妻子是誰!”

“你就看王誌妻子這身穿著打扮,絕對是上流社會的標準名媛!”

“她的家庭背景,絕對不會是什麼秘密!很容易調查的!”

“放高利貸的,一定是在瞭解王誌家庭背景的情況下,放給的王誌錢!”

阿玖上下打量著王梟,眼神當中,透露出一絲讚許。

王梟把目光看向大力。

“如果是你放高利貸,你敢隨便把錢放給城主的妹夫嗎?那不是說飛就飛嗎?”

大力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卻也是這麼回事啊。彆說放給他了,他來玩我都不能讓他玩,省得惹麻煩!”

“對啊,可是這個高利貸團夥,不僅僅放給他了,還敢催著他逼債!”

“那就說明這個高利貸團夥,不僅僅瞭解王誌的家庭背景,還非常瞭解王誌!”

“他們很清楚,王誌不敢把這個事情和家裡說。所以他們纔敢肆無忌憚!”

“但是他們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事情呢?設局套人,都套到城主妹夫身上了?”

王梟說到這,頓了一下,當即開口。

“根據以上的點點滴滴,我推測,高利貸的事情原本就是完全針對於王誌挖的一個坑!”

“他們就是故意想要用這個事情,把王誌攪和得心神不寧,六神無主!”

“好讓王誌在工作時疏忽,犯錯!”

“打個比方。”

王梟眼神閃爍。

“鄭秋在值班的時候,把戰天鷹偷走了!但是他不說!”

“等著和王誌交班兒的時候,他告訴王誌,戰天鷹在哪兒放著呢。過多少時間,準備用誘餌叫鷹!”

“王誌呢,被逼債逼得快瘋了!鬱悶至極,根本冇有心思收鷹!再加上知道監控壞了,本身也有所懈怠,所以喝悶酒,一下就喝多了。”

“這個喝多,或許是真的喝多,或許是這酒,誰喝都得多。”

“等著他睡醒了,戰天鷹已經冇了。”

“他害怕被追責,害怕被剁手,害怕丟掉性命,所以會主動說謊!轉移所有注意力!”

“但其實這所有的一切,都在幕後黑手的預料之中!”

王梟說到這,微微一笑。

“給王誌放高利貸的幕後黑手,有問題!阿玖,我們兵分兩路。”

“你帶人去跟著鄭秋,我去找放高利貸的。一定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