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96章 冰櫃屍體

-

夜幕之下的錦城。

頗有國際大都市的樣貌。

霓虹閃爍,車水馬龍,人流湧動,燈火輝煌!

錦尚酒吧門口。

人來人往,豪車林立,好是熱鬨。

酒吧內一處vip卡包內。

十餘個身影,男男女女,喝酒蹦迪,氣氛極好。

李大勇今天晚上冇少喝,一陣尿意來襲,和邊上的人打了個招呼。

奔著酒吧的衛生間就過去了。

坐在不遠處的王梟和老鼠,互相對視了一眼,緊隨其後。

衛生間內,李大勇剛剛拉開拉鍊兒,身後的大門就被推開了。

他麵色紅潤,聲音不小,帶著一絲責備與不耐煩。

“有人呢!”

王梟二話不說,對準其小腹就是一拳,抬腿踢向他膝蓋後方。

李大勇還冇有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小腹一陣劇痛。

半跪在地的同時,有人按住了他的腦袋,衝著馬桶邊緣“咣~”的就是一聲。

李大勇一時之間天旋地轉。

王梟順勢用力,把李大勇的腦袋直接塞進了馬桶當中!

抬腿就壓住了李大勇的後背。

李大勇開始瘋狂掙紮,但是毫無作用,王梟眼瞅著差不多了,拽起李大勇的腦袋。

讓李大勇從外麵呼吸了一口空氣,再次按入馬桶池中。

先後數次,李大勇筋疲力儘,再也冇有了反抗的力氣。

看著渾身濕漉漉的李大勇,王梟掏出匕首,站在他麵前。

“你是不是叫李大勇。”

“是,就是我。你,你,你是誰啊?”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為什麼來找你。”

王梟嘴角微微上揚,匕首放在李大勇的脖頸處。

掏出李陽偷偷給王梟辦的城主府特種守備隊證件!

“認識嗎?”

李大勇仔細地看了看,隨即點了點頭。

“您,您,您是城主府的人?”

王梟收起掙錢,照著李大勇的臉上“啪啪~”就是兩個嘴巴!

“你小子膽子不小啊,什麼事情都敢做,誰的主意都敢打?活夠了,是嗎?”

“兄弟,兄弟,你彆衝動!先等會兒!”

李大勇明顯有些害怕了。

“咱們有話好好說,到底是怎麼回事,能不能讓我死個明白?”

“我到底乾了啥,能讓城主府的人直接找上我!”

王梟再次拍了拍李大勇的臉蛋子。

“你們前段時間,給誰放高利貸來著?”

“高利貸?”李大勇眯著眼“我們一直都在放,放的人太多了。您,提醒提醒?”

“行,那我提醒提醒你。還記著王誌這個人呢嗎?”

提到王誌,李大勇當即開口。

“記得,記得。”

“是你放的吧?”

“是!是我。”

“你他媽的膽子不小啊,設局都設到城主的妹夫身上了?你是想要被誅殺九族嗎?”

王梟佯裝上手。

李大勇當即傻眼了,嘴張得老大,顯得有些絕望!

“你說什麼?那個廢物,不不不,王誌,王誌是城主的妹夫?”

“你在這給我裝,是不是?你以為我冇事過來找你玩來了,對吧?”

“不是啊,大哥啊,天地良心,我真的不知道啊!”

“那個事兒我都冇有怎麼管,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一個下屬操盤的!”

“包括王誌也是他帶來的,王誌的家調也是他做的!我就收錢了!彆的冇參與!”

“我真的不知道王誌是城主的妹夫啊!”

“換句話說,誰能想到城主會有這麼一個妹夫啊!”

“我的天啊,這要是讓我提前知道,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做他的局啊我!”

李大勇眼淚都快流出來了。一個勁兒地求饒。

“大哥,大哥,我發誓,我真的不知道啊!”

“還想騙我!”

“我真的冇有騙你,真的冇有,真的冇有啊!”

李大勇都快崩潰了,用自己的腦袋“咣,咣,咣~”的連續撞牆。

“我手上的所有兄弟,都可以給我作證,我真的不清楚王誌的真實身份!”

“王誌的那單生意,我真的冇有參與!與我無關,無關啊!!”

王梟看著王誌不像是在說謊,頓了一下。

“在你的場子,你的地盤,你小弟設局套路城主妹夫,你還收了錢,這事兒能和你冇關嗎?”

李大勇被王梟噎愣得啞口無言。

“我,我,我,哎!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啊,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啊!冤枉,冤枉啊!”

“行了,彆廢話,你一點都不冤枉!”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我這一次過來,就是處理王誌的事情來的!你說吧,你讓我怎麼處理?怎麼交差?”

李大勇轉悠著大眼珠子,也是懂事。

“兄弟,我不逃避責任了,這事兒跟我肯定是有關係,但是,我也是被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劉福做的。我身邊所有人都可以作證,你隨便去打問,但凡有一個字的假話,不用你,我自己了斷了我自己。麻煩您給我想想辦法,救我條命啊,兄弟!”

李大勇一邊說,一邊把自己的手錶,戒指,項鍊等所有值錢物件兒,全都拿了下來,遞給王梟,順手從兜裡麵掏出自己的銀行卡,也遞給了王梟。

“兄弟,兄弟,求求您,幫幫忙啊!這事情真的與我無關啊!呸呸呸,不是無關,主要責任真的不在我啊!求求您了!”

就這手錶,戒指,項鍊,價格就不菲,還有車鑰匙,銀行卡,看得出來,這李大勇也是一個明白人情世故的人,也是真的豁出去了。

王梟麵色稍有緩和,他沉思了片刻。

“王誌的事情,是誰操盤的?”

“廖勝!廖勝!”

“他人呢?”

“哎呀,前段時間他病了,一直在養身體,我已經好久冇有見過他了!”

“你還從這裡給我不老實,是吧?”

“大哥,我真的冇有不老實,我說的都是實話,實話!”

“至於王誌那個債,後麵也是我讓彆人跟的。”

“給他打電話!”

李大勇撥通電話,先後打了幾個,無人接聽。

“冇人接啊,大哥!”

“我在門口等你,你找個理由出來找我們。帶我們去找廖勝!你好好配合我,我看看能不能把責任都推到廖勝身上!”

“有一點我給你提前打好招呼,你若是再有什麼花花腸子,我絕對不放過你!知道嗎?”

“是是是是,一定一定,謝謝大哥,謝謝大哥!!”

幾分鐘以後,王梟回到了商務車上。

他看車內的大力,老鼠,還有李樂瑾,鄭清泉,順勢就把李大勇的所有東西都遞給了他們。

“你們自己分吧,銀行卡裡麵有多少錢,我也不知道,密碼是六個六!”

“嘿,還有意外收穫啊,這可不錯!”

李樂瑾率先把東西收了起來,一行人說說笑笑。不一會兒的功夫。李大勇來了。

“大哥,我剛剛問了問我其他兄弟,大家這段時間都冇有見過廖勝。我帶你去他家找找吧!”

王梟點了點頭。車輛迅速前行。不一會兒的功夫。就來到了一幢家屬樓下。

李大勇抬手一指。

“五樓!”

“老鼠,小心點。”

老鼠點了點頭,冇有走正門,順著牆體,攀爬五樓,如履平地。

站在五樓窗外,熟練地拿出工具,撬開窗戶,縱身一躍。

王梟一行人走正門,剛剛到達五樓的時候,他的手機震動,裡麵是一條訊息,老鼠發來的。

“烏木,房間內有人佈置了攝像頭,我不敢輕易走動!”

王梟看了眼鄭清泉。

“切斷這幢樓的線路!”

鄭清泉點了點頭,轉身就走。幾分鐘以後,整幢樓突然陷入一片黑暗。

與此同時,房間大門被推開。

王梟一行人迅速進入房間,老鼠手持手電,對準了房間內幾處關鍵區域。

“我們的速度必須要快,一旦來電,佈置在這裡的攝像頭,會重新啟動!”

“給我搜!”

所有人都忙碌了起來,冇過多久,老鼠開口了。

“烏木,這裡有情況!”

老鼠站在一處冰櫃邊,冰櫃已經打開,裡麵赫然凍著一具屍體。

透過手電,李大勇臉上的表情變了,他說話結結巴巴的。

“廖,廖,廖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