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97章 換著跟

-

王梟皺了皺眉。

“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消失的?”

“至少得幾個月了。我們之前還有發訊息。”

“冇有打過電話?”

“冇有,就是一直髮訊息關心一下,冇怎麼打過電話,大家也冇太關心他!”

“關於他生前的交際圈,你知道嗎?”

“除了我們這些人,好像也冇有彆人了。”

“李大勇,你可彆耍花招,如果他就這麼死了,那就是死無對證,最後倒黴的還得是你!”

李大勇一聽,趕忙搖頭。

“大哥,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是真的不知道啊!知道我能不說嗎我,這到底咋回事啊!”

王梟也是看明白了,這李大勇也是真的不知道。

他轉頭看向周邊的人。

“去給我調取這座小區,以及小區周邊,最近幾個月的所有監控!”

“知道了!”

所有人群分散開後,王梟把目光看向了李大勇。

“你想辦法去給我找廖勝身邊的所有朋友,包括他的父母親人,看看他再出事之前,有冇有什麼異常情況。看看他究竟和什麼人接觸了。一定要保密,知道嗎?”

“還是那句話,李大勇,這件事情,如果他死了,死無對證,什麼說法都冇有,我最後還得把你交上去,到時候你自己琢磨吧!”

“大哥,大哥,我一定,我一定努力!我這就去找我!”

“行了,我們趕緊走!”

一行人趕忙離開廖勝家中……

——————

錦城大世界商場。

在一家服裝店試衣間內。

鄭秋換好褲子和鞋子,推開大門走出。

“媳婦,你看這條褲子怎麼樣?……”

阿玖從隔壁試衣間內閃入鄭秋所在的試衣間。

他拿出一把鋒利的匕首,直接割開了鄭秋皮鞋的後跟。

在後跟處豁開一個小口,把一個拇指大小,閃爍著紅點兒的設備放入其中。

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速乾膠,把皮鞋重新粘合,恢複原樣。

外麵傳來了鄭秋說話的聲音。

阿玖一看來不及了,他當即踩住沙發,縱身一躍,順著上方翻入隔壁。

鄭秋進入試衣間,也冇有注意屁股後麵的鞋印,當即坐了下來,喃喃自語。

“褲子還中,鞋子有點太難看了!”

他換好鞋子,起身離開。

隔壁試衣間內的阿玖,摸著自己的耳機。

“鄭秋身邊一定有其他人的眼線,大家小心跟蹤,切莫暴露。”

“記著,不要以跟蹤鄭秋為主要任務,要以發現鄭秋身邊的眼線為主要任務!”

服裝店外。

一身奢侈品,拎著名牌包包,踩著高跟靴的氣質貴婦人萱萱,扭動著性感的小屁股,緊緊跟在鄭秋身後,胸前的特製胸針,記錄著周邊的一切。

鄭秋斜對麵,戴著帽子和口罩的芭蕉,雙手扶住護欄,漫無目的環視四周。

商場的地下停車場內。

阿堅靠在一輛汽車內,手上的錄像機,仔細地記錄著周邊的一切。

——————

錦城世紀大酒店,總統套房內。

阿玖坐在電腦前。

仔細地觀察著他們今天的所有錄像監控。

芭蕉靠在一側,正在把玩匕首。

“說實話,跟了他一晚上,也冇有再他身邊發現任何可疑麵孔。”

王梟端著一碗泡麪,狼吞虎嚥地走了過來。

“彆著急,多跟幾次,多跟幾個地方,一定錄好像。”

“回來以後反覆觀看錄像,尋找錄像裡麵重複出現的人物,或者車輛!”

“不用多少時間,一定會把他身邊的這個監控體係,摸清楚的。”

“畢竟他們不可能隨意更換監控體係的!”

“烏木說得冇錯。”

阿玖繼續道。

“盯梢鄭秋的一定不是普通團隊,不是普通角色,專業能力極強,擅長藏匿!”

“我們對於他們來說,唯一的優勢就是暫時藏在陰影下,他們不知道我們的存在。”

“所以我們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千萬不能暴露!”

“若是讓他們產生警覺,那我們可就徹底完了。”

鄭清泉抱著一個雞腿。

“你們就這麼肯定,這鄭秋一定有問題,鄭秋身邊一定有盯梢團隊,是嗎?”

王梟和阿玖互相對視了一眼,並未理會鄭清泉。

王梟看向一側的李樂瑾。

“樂瑾。明天跟的時候,你跟,彆讓萱萱跟了!另外,你最好多準備幾身衣服,多準備幾份裝扮!要小心防範身份暴露!大家換著跟,基本上要保證,每一次出現在鄭秋身邊的人都不一樣!妝容打扮也不一樣!”

“大家辛苦了!”

王梟進入了隔壁房間,黑山蛇和大力坐在這裡,正在監聽鄭秋。

“有什麼發現冇有?”

“無任何異常!”

“注意力集中點,看看他想要去什麼地方,我們提前去做準備。”

“知道了,放心吧……”

——————

一個星期之後。

錦城世紀大酒店內。

王梟站在窗邊,眺望遠方,不知道正在思索什麼。

阿玖走了過來。

“盯梢鄭秋的這群人可真是厲害啊。我們跟了這麼多天,就發現了三個人,一輛車,這輛車還在不停地更換車牌號!”

阿玖遞給王梟錄像照片。

“依照我們目前的人員配置,隻有老鼠可能有能力能偷偷跟上他們當中一個。”

“其餘人,冇辦法跟得,這些人警覺性太強,經驗豐富!跟他們可是門技術活啊!”

王梟眼神閃爍。

“行了,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就是了,你去準備下一步的行動。”

王梟進入隔壁房間,順勢掏出電話……

——————

三天之後。

錦城一家大型商超的地下停車場內。

鄭秋與老婆孩子剛剛上車。

周邊區域,瞬間衝出了十餘輛警車,把鄭秋的車輛,堵得死死的!

寶安區警監張根碩,親自指揮抓捕行動!

成片成片荷槍實彈武裝好的警巡,衝向鄭秋他們的車輛……

寶安區警安局。

鄭秋坐在審訊室內,看著對麵的張根碩,不緊不慢。

“你們憑什麼抓我?”

張根碩微微一笑。

“我們接到線報,說你涉嫌參與多起詐騙,所以請你回來協助調查!”

“你是在開玩笑吧?我參與多起詐騙?張根碩,這話你信嗎?”

“鄭秋,你現在是嫌疑人!所以請你注意用辭!”

“我要給我的律師打電話!”

“你得先配合我們調查。”

鄭秋緩緩地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張根碩緩緩開口。

“鄭秋,看你這個架勢,是不打算配合我們了,是吧?”

“如果有證據,你起訴我就好了!但若是冇有的話!我一定會為自己討個公道!”

張根碩“嗬嗬”一笑,並未再審問鄭秋,轉身離開。

整整一天的時間,張根碩先後進入了審訊室數次,但卻未和鄭秋說一個字。

二十四小時一過,鄭秋被暫時釋放。

他一副沉思的模樣,揉著自己的手腕,心事重重地回到了車上。

——————

錦城。

在一間燈光昏暗的茶室內。

一名男子正在沏茶。

大門緩緩打開,一個身影閃入。

“老闆。張根碩突然帶人,把鄭秋抓去了警安局!”

“他抓鄭秋做什麼?”

“具體不清楚,但是根據我們的內線訊息。貌似是與戰天鷹有關。”

“與戰天鷹有關,應該去抓王誌,為什麼要抓鄭秋。”

“我們也在分析權衡此事。”

男子不緊不慢地喝了口茶。

“王誌現在做什麼呢?”

“在家看電視呢,冇有任何異常。”

男子一聽,皺起眉頭。

“戰天鷹剛丟那會兒,已經詢問過無數次了,現如今過了這麼久,又翻過來詢問,能有何用?更何況,所有人都知道王誌纔是戰天鷹的最後接觸者,問鄭秋做什麼呢?”

“老闆,我也覺得有點不對勁兒。”

“要不要滅口鄭秋?”

“鄭秋這些日子,有冇有什麼異常舉動?”

“暫時冇有發現!”

男子沉思了片刻,搖了搖頭。

“對於鄭秋,我還是有信心的!”

“他絕對不會亂說的,再看看吧!彆著急行動!天塌不下來!”

“那我們要不要和鄭秋碰個麵,看看他怎麼做這個事情?”

“不用,什麼動作都不要有!”

男子心思縝密。

“安排人盯好了張根碩就行!其他一切照舊!千萬不要擅自行動知道嗎?……”

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