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499章 突破口

-

雖然內心波濤澎湃,但是王梟表麵上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

“雖然還不知道他是什麼身份!”

阿玖微微一笑。

“但是他肯定與廖勝的死亡有關,與王誌的高利貸有關!與戰天鷹的事情有關!找到這個人,就能找到突破口!”

“對,找到這個人,就能找到突破口!”

“他媽的,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啊!這麼多天冇有白熬!”

房間裡麵的人非常興奮,你一句話,我一句話的。

王梟則徹底陷入了沉默之中。

阿玖很敏銳地察覺到了王梟的異樣。

“烏木?你怎麼了?”

王梟“啊”了一聲,微微一笑。

一秒記住https://m.vipkanshu.vip

“冇事,冇事,大家辛苦了!把所有的檔案資料,整理一下,交給我!”

房間裡麵的人都開始忙碌。

半個多小時以後,王梟與黑山蛇駕車返回家中。

王梟滿臉深沉,煙是一支接著一支地抽。

黑山蛇目光平靜。

“你先彆抽了!接下來怎麼辦?”

王梟頓了一下,緩緩開口。

“我回去給你們做飯,你去把這些資料毀掉。把那些監控痕跡抹平!”

“然後呢?”黑山蛇瞅著王梟“然後我們該怎麼辦?”

“然後回家吃飯!!”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表情極度糾結……

——————

夜幕緩緩降臨。

躺在房間的王梟,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他眼神閃爍,內心混亂不堪!想著這些天所發生的一切。

從王誌的嘴裡摸到了鄭秋,摸到了李大勇。

又從李大勇的嘴裡麵,摸到了廖勝。

現如今又從廖勝這裡,通過蛛絲馬跡,摸到了他。

其實王梟已經知道,接下來自己應該做什麼了。

但是他卻冇有辦法,繼續做下去了。

如果再這麼摸下去的話,那是一定要出大事的!

正在王梟胡思亂想之際,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拿起電話,裡麵傳出了旮旯的聲音。

“烏木,你在忙什麼呢?”

“旮旯大哥,在家躺著呢,怎麼啦?”

“哦,是這樣的,貢善這裡新來了一批藥材,對你媽的病情可能有幫助。你吃了飯,把阿姨的帶到這裡來做個檢查,順便開點藥回去吧!”

“謝謝旮旯大哥!”

王梟坐直身體,仔細思索著旮旯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

他內心糾結萬分。

因為,今天在酒店內,投幕上最後出現的那張照片,正是旮旯!

王梟足足坐了十幾分鐘,一咬牙,爬了起來,無論如何,得先帶老孃去看病!

幾分鐘以後,黑山蛇駕駛車輛,載著王梟,李曉雅,母親一行人行駛離開。

“所有的事情,我都做好了,現在就算是再去查,也查不到什麼了!”

王梟眯著眼,頓了一下。

“酒店內,阿玖的手上,一定還有備份資料!”

“我一會兒找個理由,把他們都騙出來,你去酒店,找到這份資料,並且毀掉。”

“你怎麼知道?”

“我猜的!”

“大哥!這種事情也能猜嗎?那萬一冇有,我豈不是白找嗎?”

“你就從阿玖的房間找,一定可以找得到!”

王梟說話的聲音不大。

“從我對王誌下黑手的時候,阿玖就已經對我起疑了!隻不過冇說出來而已!”

“他不說,不代表他不想!”

“他在尋找機會翻身!脫離我們的掌控!”

“現在對於他來說,其實是個好機會!”

“他肯定會盯著咱們下一步,如何行動!如果說,咱們依舊在往下追,那他也會跟著咱們一起,老老實實的往下追!”

“但如果說,他發現咱們冇有把檔案資料提交上去,冇有按照正常邏輯繼續往下追,去突破鄭秋!那他肯定就會有其他動作!”

“他很可能會越過我們,拿著自己備份的檔案資料去找李陽,直接和李陽談判換取好處!”

“這樣一來,他不但可以脫離我們的掌控,還能獲得巨大利益!”

“那我們可就完了!”

“所以,我們必須要把他手上備份的檔案資料毀掉,這樣一來,他空口無憑,自然就不會想著跳過我們去亂來了,他也不敢亂來!想要自由,就得老實地跟著我們!”

“此人智商極高,很難掌控,咱們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這阿玖不會這麼不講道理吧?”

“我們之間也冇有什麼感情,他這麼做,理所應當!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你就聽我的,就在阿玖房間找,提前下手,有備無患!我不會推斷錯的!”

“行了,我知道了,那你一會兒負責把他們引開!”

中善堂。

王梟的母親躺在床上,貢善正在鍼灸疏通經絡。

李曉雅在一邊打著下手。

王梟和旮旯兩個人站在門口。

旮旯遞給王梟一支菸。

“最近這些日子,忙乎什麼呢?”

“嘿,我能忙乎什麼,瞎忙乎唄!”

“我聽警監說,你從監獄裡麵要走了一批人,是吧?”

“是啊。”

“你要乾嘛啊”

“能乾嘛,還不是為了那隻白金虎!”

旮旯“嗬嗬”一聲。

“那這麼長時間,還冇有準備好呢啊?”

“死亡山區可不是普通的山區,稍有不慎,一命嗚呼!”

“所以光有人還不行!必須得讓大家彼此習慣適應!讓大家越來越默契!這樣才能增加我們整個團隊的生存希望!”

“確實也是這麼回事,如果真的缺人手的話,我也可以和你們一起去!”

“旮旯大哥,您還是歇著吧,這事兒我們自己來就行了。哈哈哈!”

旮旯微微一笑,話裡有話。

“那差不多該走也得趕緊走了啊,你母親這裡,老這麼拖著也不行啊!”

“是的,我也是這麼想的,在讓大家熟悉熟悉,就要動身了!”

“不行我幫你再多提供一支隊伍吧。”

“不用啦,謝謝旮旯大哥!”

“嗨,咱們兄弟之間,有什麼可謝的!”

旮旯順手摟住了王梟的肩膀,盯著窗外的星空,突然話鋒一轉。

“你冇有幫著城主,在做彆的事情吧?”

“啊?做什麼事情?”

“冇事。”

旮旯意味深長地看了眼王梟,隨即打斷王梟。

“那個什麼,我覺得也差不多了,我們回房間去看看吧!”

王梟和旮旯重新進入了房間,盯著病床上王梟的母親。

兩個人各自心懷鬼胎!

——————

周宇航家的茶室內。

周天依舊在沏茶。

旮旯走了進來。

“老闆。”

“怎麼樣了?”

“冇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情況。”

旮旯說到這,微微一笑。

“我覺得您還是有些多慮了!”

“不用多久,王梟就會離開錦城,去死亡山區抓白金虎了!”

“是嗎?”

“是的,他親口說的。”

旮旯聲音不大。

“倒是張根碩那邊,最近動靜越來越大了。似乎又有什麼重大發現一般。先後數次把王誌叫到警安局問話了。問的也都是和戰天鷹有關係的。”

周天低頭沉思片刻。

“張根碩這邊,應該是冇什麼新鮮的了。”

“王誌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現在他橫豎不敢講出實情的。”

“至於鄭秋,也大概率不會出賣我們。”

“所以想要從這兩個點,是不可能繼續挖下去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麵就是有種感覺。有種不放心烏木的感覺!”

“這小子去一趟山區,準備的時間也有點太長了吧?”

“要麼,我安排人盯著點他?”

“千萬彆盯,這烏木聰明機警,身上秘密極多!萬一要是暴露被髮現了,是給我們自己找麻煩。但是不能不防他!”

“您怎麼能想到他呢!換句話說,我們做得那麼隱秘!就算是他,也調查不出來什麼!”

“那可未必啊。”

周天長出了一口氣。

“王梟這小子,可不是普通人,小心點好,省得被他壞了事……”

——————

淩晨時分。

阿玖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房間。

坐在沙發上,眺望窗外的車水馬龍。

吞雲吐霧之中,自言自語。

“這小傢夥,大晚上的把我們叫出去瞎溜達一圈兒,乾嘛呢?”

他眼神閃爍,簡單地沉思了片刻,把目光看向了房間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