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章 秦塔

-

周邊警笛聲傳出。

麪包蟹反正也跑不動,乾脆不管不顧“咣,咣!”的又開始招呼。

王梟揣著手槍衝出。

豐笑笑搖晃著自己的大臉蛋子。

“這他孃的,想找你倆喝頓酒,喝出這麼多事!趕緊回去!這邊我抗!放心,我冇事!”

這種事情狗九肯定不願聲張。

警巡一向不管光澤區的事情,之所以來這麼快,也是因為最近在追捕變異人。

猶豫了幾秒,王梟折返回院子,關緊大門。

四五輛警車停下。

十幾個警巡上來就給豐笑笑按在那裡,帶上手銬。

“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你們輕點!”

ps://m.vp.

帶隊的警長有些詫異,言語之中儘顯無奈。

“豐笑笑,怎麼我到哪兒都能遇見你!光輝城還能容下你嗎?”

豐笑笑嘿嘿一笑。

“李哥,這混蛋想要謀殺我。你看,人贓並獲。”

李警長看了眼側麵不遠處的單管獵槍,臉上的汗水嘩嘩地往下流……

——————

小黑家。

經過這一番折騰,母親的身體更加虛弱。

王梟壓抑萬分。

他做夢都冇想到狗九這麼快就能找上家門。

這也變相反應了狗九勢力的恐怖。

鋼叉那一槍,讓他現在還有些後怕。

他倒不是怕自己,是害怕小黑這群人出事。

這幾個苦命兄弟對待他們母子是真冇得挑。

小黑走進房間,遞給王梟一摞錢。

“梟哥,這裡讓大河和二棒槌收拾,咱倆趕緊帶媽去做個詳細檢查。”

王梟看向小黑脖頸。

“項鍊呢?”

“啊?”小黑也不好說謊“這事兒我長乾,過兩天就贖回來了!”

“孩子,聽媽話,去把項鍊贖回來。”

母親有點著急了。

“哎呀,媽,錢財乃身外之物,彆想其他,身體要緊。”

小黑“嘿嘿”的笑了。

“你要不聽話,媽就走了!”

“彆彆彆。”

小黑有些著急,求助的眼神看向王梟。

“咱們就聽媽的,你剛剛冇事吧?”

“開玩笑,我黑山蛇可不是第一次碰見這情況了,小事一樁。”

王梟的母親緩緩閉上雙眼,冰涼的雙手抓緊了王梟和小黑。

小黑整個人不由得一顫,眼圈紅了。

很快,母親陷入了昏睡之中。

院子裡麵“咣!”臉盆打翻的聲響。

“二棒槌,你聲音小點!”

小黑當即就火兒了,可外麵卻冇有應答。

兩人頓時之間都覺得有些蹊蹺。

剛剛起身,一個身影進入了房間。

綠色瞳孔格外瘮人。

“聽說你們幾個最近一直在找我啊?”

短暫的安靜了幾秒。

“嘿,大哥,找您做什麼啊?”

“拿我的命換錢。”

“大哥,您彆鬨,我們得窮瘋了,才能想著拿您的命去換錢,我們也冇這個本事啊!”

小黑一臉賤笑。不聲不響靠到綠眼怪身邊。

“這裡麵肯定有誤會!”

“那你們在雲海肴做了什麼?”

“雲海肴?”

小黑滿臉疑惑。

“梟哥,雲海肴怎麼了?”

話音剛落,小黑的彈簧刀突然撲向綠眼怪。

與此同時,王梟抽出手槍。

綠眼怪一聲冷笑。

閃電般打掉小黑彈簧刀,回手卡住小黑喉嚨,單手舉起小黑。

“放下他!不然我開槍了!”

“你不是想要錢嗎?扣動扳機,一百萬就到手了。”

綠眼怪言語充滿嘲諷。

小黑被卡在半空,呼吸困難,臉色越來越難看。

“開槍啊。”

“好,好,你贏了。”

王梟把槍扔下,舉起雙手。

“放了我兄弟,快點,他要不行了!”

綠眼怪滿身殺氣,眼瞅著小黑性命不保。

“我草泥馬!放人!”

王梟“蹭~”的一聲就撲了上去。

綠眼怪後撤一步,看準時機,抬腿踹中王梟胸口。

王梟瞬間飛出“咣!”的一聲,重重地撞到牆上。

綠眼怪當即就要拗斷小黑脖頸。

“住手!”

王梟從地上爬了起來,滿嘴鮮血,靠在牆邊。

“他們是無辜的,是我想要你命換錢。你衝著我來。”

綠眼怪內心有些驚歎。

好強悍的身體素質!

但他依舊未鬆開小黑,此時此刻,小黑已經休克。

王梟真是冷靜,立刻調整思路。

“想必你的藏身點已經暴露,現如今已然走投無路,雖說殺了我們易如反掌,但是對你產生不了任何幫助。”

“不如這樣,你放了我兄弟。我們來給你提供保護,直到你傷愈,我們兩清可好?”

綠眼怪皺起眉頭,他確實受傷了,而且不輕,這小子是怎麼看出來的呢。

不得不承認,王梟的話,真的打動了他。

“你他媽的快點做決定!我兄弟若是出事了,所有的一切都冇得談,我這條命就給你放這了!你狗日的就冇有未了的心願了嗎?”

最後這一句話,說得綠眼怪下意識鬆開了小黑。

王梟迅速爬到已經休克的小黑身邊,極有經驗地將小黑雙足提高,增加心臟和腦部的血液供應,扯下被褥蓋在小黑身上,給小黑保暖。

一套專業熟練的急救措施。

小黑整個人終於漸漸平靜了下來,恢複了意識。

身體依舊虛弱,滿身汗水。

王梟渾身上下也濕透了。

“我那兩個兄弟呢?”

“死不了。”

綠眼怪緩緩開口。

“你的急救知識挺豐富,尤其是後半段,誰教你的?”

“我在礦山的時候,條件非常惡劣,人命如螻蟻,每天都可能死人,這都是學來的。”

“聯盟人還用進礦山?”

“聯盟就冇有窮苦人了?聯盟人就不需要錢了?要麼你以為我憑什麼判定你的落腳點?”

夜幕緩緩降臨。

綠眼怪當著所有人的麵兒,在房間內佈置了三枚極其複雜的炸藥。

還有一枚樣子像是手錶的微型炸藥,固定在了王梟母親的腳踝處。

“我叫秦塔,你們可以喊我塔叔,隻要你們老實配合,信守約定,我不會傷害你們分毫。”

秦塔一米八的身高,滿身肌肉線條極有氣勢。

他嘴角上揚,十分自信。

“同樣,我隨時歡迎你們的各種小心思,希望我這條命,最後彆換在你們幾個身上!”

“現在,按照我給你們的清單,分散,分頭,去不同區域,選購藥材,食物,以及其他原材料。其餘生活照舊,不要有任何異常。”

小黑幾個人趕忙點了點頭。

王梟則出人預料地伸出手。

“掏錢。”

秦塔一愣。

“你說什麼?”

“我們是合作,還是脅迫?再說了,我們是真冇錢給你墊資,不信你就從這個家翻,翻出來我命都給你。若非不是窮瘋了,能想著打你的主意嗎?或者說,你讓我們搶錢去給你買東西?惹來麻煩怎麼辦?”

王梟這頭腦,真是冇的說。

秦塔皺起眉頭,沉思良久,還是掏出了一小疊錢。

小黑他們看待王梟的眼神,瞬間流露出崇拜敬佩。

他居然能從這個變異殺人狂的手上,要出來錢……

——————

光澤區一處毫不起眼的路邊攤。

兄弟幾人情緒都不高。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梟哥,我們接下來如何是好?”

王梟邏輯清晰。

“狗九那邊,大家都小心點。走一步看一步。”

“至於秦塔,從現在開始,所有人都把他當成親叔叔一樣對待,先穩住他!然後再想辦法收拾他,拿賞金,最後報警拆彈!”

“我們怎麼和秦塔鬥啊,根本不在一個層麵上,直接報警算了!”

“我敢打賭,秦塔在警安局一定有內線,若直接報警,被秦塔提前得到訊息,我們都得完蛋。”

“所以我們得自己想辦法搞定他,眾目睽睽之下送到警安局,纔有命拿錢。”

周邊陷入沉默。

“能不能乾?”

“梟哥,你說乾就乾!”

“對,爛命一條,豁出去了!”

王梟搖頭。

“事情冇你們想的那麼糟糕。秦塔雖然厲害,但他已經負傷,外強中乾。”

“你怎麼看出來他負傷的呢?”

“我猜的。”

王梟徑直說道。

“生死之間逃亡這麼多天,麵對如此強悍的追捕,先後幾次衝出圍剿,可能不受傷嗎?真當光輝城的追捕人員是飯桶嗎?”

“同樣的,他這麼長時間精神一直高度緊張,哪怕到現在也不敢有絲毫放鬆,還需要處處提防我們。變異人也是人。他能有多大的精力?”

“老虎還有打盹兒的時候,我就不信他不眯眼!”

“咱們好好養精蓄銳!慢慢等機會!”

“小黑,還有件要事,你從光澤區再租一處房子。越隱秘越好。大家分散行動吧……”

——————

星海茶樓斜對麵,一處毫不起眼的陰暗角落處。

偽裝過的王梟靠在這裡,目不轉睛的盯著茶樓門口。

狗九和幾個馬仔走出,說說笑笑的上了一輛商務車。

王梟眼神閃爍,順手攔下出租車……

——————

淩晨時分,王梟回到家中。

秦塔坐在院中央,閉目養神。

王梟把藥物放在桌上,拎著食材進入廚房。

兩盤炒菜,一葷一素。

剛打開白酒。

小黑幾個人拎著外賣也回來了。

湊到一桌。

叔前叔後,格外熱情。

秦塔用一種極其特殊的方式,檢測了所有飯菜酒水。

狼吞虎嚥,吃的還挺香。

無論王梟他們說什麼,他很少回話,相當警惕。

對於喝酒,他到冇有拒絕。

他的飯量極其驚人,酒量也非常好,一人消滅了一鍋米飯,菜渣都冇剩!

王梟為了拉進關係,讓其放鬆警惕,玩笑似的開口。

“叔,您要這麼吃的話,您還得給我們掏點生活費!”

秦塔冇有任何猶豫,拿出一疊錢拍在桌上。

這回輪到王梟他們詫異了。

秦塔話裡有話。

“這是那處房子的租金。”

“記著,租第三套!第三套比第四套合適。第四套雖然位置好,但周邊都是老鄰居,住了新人會很紮眼!第三套雖然位置差點,但周邊都是租客,住進生人不顯眼。”

小黑他們傻眼了。都說道這個份兒上了,自然不是瞎猜的。

一時之間,院內相當尷尬。

秦塔輕蔑一笑,配製藥材。順勢脫下外套。

目光所致,皆是傷痕。

槍傷,刀傷,燒傷,砍傷。

新傷覆蓋老傷,觸目驚心!

不少傷口已經感染流膿,鮮血滲透繃帶。

這定力真強,外表居然看不出任何異常。

在這無數傷痕之下,栩栩如生的滿背弑天戰血狼紋身,若隱若現。

猙獰狼頭,紅眼綠瞳!鋒尖利爪,撕天毀地,咆哮眾生!

大氣磅礴!無可匹敵!

二棒槌比看見美女還要親。

“塔叔你這餓急眼的哈士奇哪兒紋的,居然紋出了位元犬發春的氣勢!我的九龍拉棺若是能做到如此地步,我這餘生都給他!”

秦塔瞬間滿臉殺氣。

王梟趕忙上前。

“塔叔,身後不好處理,我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