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01章 瞎忙乎

-

“鄭秋在王誌接班之後,確認王誌心神不寧,無心顧忌戰天鷹!”

“又看到王誌偷偷喝酒。”

“他知道,他的機會來了。”

“他利用誘餌,提前把戰天鷹收了回來。”

“充分餵飽了戰天鷹之後,走到門口這處監控死角區域!放飛戰天鷹!”

“這戰天鷹吃也吃飽了,可以在天空中展翅自由翱翔了,那自然不會再飛回來了。”

“城主府戒備森嚴,再如何森嚴,也是相對於地麵來說的!”

“頭頂的事情,他們關注不了,也監控不到。”

“所以戰天鷹這麼一飛,就徹底失蹤了。在監控也冇有留下任何畫麵!”

“他們檢查頭頂的鐵絲網,也冇有任何發現。戰天鷹,就是這麼失蹤的!”

黑山蛇聽到這,徹底反應過來了,他點了點頭。

“按照你的推測,鄭秋再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危險係數也是蠻大的。”

“天鷹苑可不僅僅隻有他們兩個飼養員,還有大批明崗暗哨,安防人員!”

“這件事情的危險係數,肯定是極大的,畢竟要打戰天鷹的主意,不可能不危險!”

“不過鄭秋做起來,要比彆人做起來,容易得多的多!”

“首先,他已經養了這麼多年的戰天鷹,長期在天鷹苑活動!”

“對於天鷹苑內部的所有佈置,一清二楚。”

“他知道哪裡有明崗,也知道哪裡有暗哨。”

“他知道該如何規避這些安防體係。

“同樣的,他長期飼養戰天鷹,對於戰天鷹的各種習性,也是非常瞭解!”

“他知道怎麼收鷹最合適!”

“同樣的,他也可以把鷹帶到他方便動手的地方收鷹。”

“當然了,這裡麵也不排除,天鷹苑內,還有其他被買通的守衛。”

“畢竟連鄭秋都能被買通,那買通幾個守衛,幫助鄭秋一起開辟出來一條綠色通道,讓鄭秋把鷹放了,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這所有的一切,就都是我的猜測了!”

“裡麵有多少真,多少假,我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戰天鷹就是這麼丟的。”

“從頭到腳,壓根就冇有什麼偷鷹賊,隻有放鷹人!”

“李陽他們從最一開始的方向就是錯的,所以再後麵,隻能錯上加錯。”

“你封一輩子城,也調查不出來任何異常。”

“茲當你想調查出來的時候,那也是放走戰天鷹的真正幕後黑手,想讓他調查出來的。”

“這幕後黑手,勢力龐大,可以盯著李陽的一舉一動!”

“所以在戰天鷹這個事情上,李陽一直都被矇在鼓裏。”

“他跳不出那個圈兒,就看不到更多的事情。”

“有人在不斷製造假象,迷惑他,身邊還有一些彆有用心的人配合著那些製造假象的人,乾擾他的判斷。這李陽,是真的難琢磨過來了!”

這會兒的黑山蛇,也是徹底反應過來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

“那按照你的說法,鄭秋的幕後老闆是誰呢?旮旯?可是旮旯的身後,是周天啊。周天總不會想要當城主吧?”

“周天肯定是想升官發財,但是他肯定冇有那個資格做城主的!”

“梟哥,說實話,我覺得周天這個人挺好,挺仗義,挺有魄力的,包括我們現在住的房子,車子,什麼的,也都是人家給的。你說他為什麼要這樣啊?”

“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確實是挺好,挺仗義,但是他和李陽不是一個陣營的啊。”

“李陽是寶安區出來的城主,那寶安區纔是李陽的嫡係大本營。張根碩他們這些人,纔是李陽的真正心腹。”

“周天他們跟李陽他們比起來,終究是有些差距的!”

“而且你不要忘記了,張家和周家,可是一直不和睦的。就從周墩子和張刀張劍之間的事情,也能看出來個大概一二。更彆提這張根碩和周天了。”

“兩人之間一定一直都有較量。隻不過大家都比較有度而已。但是這個度有個前提!”

王梟簡單明瞭。

“那就是大家都冇有絕對碾壓對方的實力!”

“如果真的要撕破臉,那就要兩敗俱傷,所以大家必須要保持這麼一個平衡。”

“但凡平衡被打破。一家擁有了碾壓另一家的實力。”

“那這個較量很快就會升級!最後搞不好,就得你死我亡!”

“你也在錦城呆了一段時間了。有件事情,你難道冇有聽說過嗎?”

黑山蛇抬起頭,與王梟對視。

“張根碩,是最有希望接替錦城警安局總警監位置的人!”

“冇錯!”

王梟歎了口氣。

“就通過我這麼長時間,對於李陽的觀察,我可以肯定,張根碩是李陽的絕對絕對核心心腹,李陽對於張根碩,那是絕對信任!他百分之一百的會提拔張根碩!”

“一旦讓張根碩做到了周天的腦袋上,那張根碩肯定會細刀子慢刮。收拾周天的。”

“到了那個時候,周天麵前就隻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那就是忍氣吞聲,等著被張家踩死。”

“第二個,那就是奮起反抗,到了那個時候,雙方級彆都不對等了,他反抗也冇用了!”

“依照我對於周天的瞭解。他肯定不是會忍氣吞聲的人。他也不是那種,會在不適合反抗時機反抗,自尋死路的人!”

“所以周天纔會做這樣的事情!但是以周天一個人,撐不起來這麼大的局!”

“所以他們一定是一個團隊,周天在這個團隊當中,應該最多算是中層人物,選擇站隊,也是因為被張根碩擠壓得快冇有生存空間了!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

“那周天幕後的真正大佬,會是誰呢?”

王梟搖了搖頭。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要是把目光卯著周天,鄭秋偷偷查下去的話,遲早會有發現的。”

“我現在的情況,不是不能查,是不敢查。”

“周天對於我們現如今已經掌控的情況,全然不知。所以不會真的提起警戒。”

“我們若是順著這個方向,繼續查下去。那這層窗戶紙捅破了。可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收場了。其實說實話,這事兒要是彆人還好辦。可是周天,我實在下不去手!”

“那我們怎麼辦啊?”

黑山蛇盯著王梟。

“我們就當什麼都不知道,趕緊去死亡山區的了!”

“這個事情,可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死亡山區,也冇有那麼容易去!”

王梟歎了口氣,滿臉無奈。

“當什麼都不知道,絕對不行!因為李陽那邊一直都在敲打著我呢!”

王梟一字一句,把問題看得特彆通透。

“我的所有身份資訊,他已經一清二楚。”

“我在錦城。就是在他的手掌心上。”

“他若是不高興了,隨時可以拿我從創世聯盟和光明統戰,換很多很多利益。”

“我根本冇有任何反抗的機會!”

“換句話說,我們不把戰天鷹的事情處理好,我們肯定也離不開錦城的。”

“他不會放我們就這樣去死亡山區的。”

“我們若是不能把錦城的事情處理好。也不可能踏踏實實的去死亡山區,對吧?”

黑山蛇滿是憂愁。

“我們現在走,走不了,查,也冇法繼續查,那怎麼辦啊?”

王梟滿臉苦笑。

“我要是知道怎麼辦,我就不發愁了!哎,先糊弄著唄。”

“糊弄?”

黑山蛇當下就著了急。

“是李陽好糊弄,還是周天好糊弄啊?”

“我們這麼糊弄,得糊弄多久啊?”

“一天兩天行,時間長了怎麼辦?”

“媽的病情,還需要白金虎呢!”

“再換句話說,我們若是不早點過去,白金虎萬一遷徙走了怎麼辦?那不是純瞎忙乎了嗎?”

黑山蛇說的確實也有道理。

王梟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那你說怎麼辦吧?你指個方向。我聽你的。”

“我哪有什麼辦法?”

“你冇有辦法,我就能有辦法嗎?”

黑山蛇理直氣壯,冇有絲毫不妥的感覺。

“我冇有辦法是正常的,這麼多年了,我一直冇啥辦法,但是你不一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