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05章 拒不配合

-

“你知道不知道你把我們坑害得有多慘?”

張根碩明顯有些生氣了,拿出電話,撥通了城主的號碼。

李陽陰沉的聲音從電話內傳出。

“王誌,我再給你最後一次坦白的機會。你說實話,我饒你不死。還敢負隅頑抗!滿嘴謊話!我發誓!神仙都救不了你!”

李陽不怪,不恨王誌是不可能的!

這麼長時間以來,他們所有人都被王誌誤導了。

所有的一切也都白忙乎,瞎忙乎了!

白白浪費了這麼多的人力物力財力精力!

如若不是看在自己妹妹以及侄兒女的份兒上!

李陽把王誌五馬分屍的心都有了!

這麼多年以來。李陽從未用這種口氣態度和王誌說過話。

再加上王誌之前早已經把所有的一切都和王梟坦白了。

所以,在李陽的氣勢壓迫下,王誌徹底繳械投降,放棄所有抵抗。

他聲音小得可憐,像個犯錯的孩子。

“我不知道戰天鷹具體是什麼時候丟的!”

“我那天去接班兒,壓根就冇有心思想戰天鷹,也冇有看見戰天鷹!”

雖然張根碩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當他聽見這話從王誌嘴裡親口說出的時候。

狠得差點冇直接給王誌一槍,這也真是得虧了王誌這個妹夫身份了!

電話那邊“哢嚓~”的就是一聲,水杯摔碎的聲響,李陽咬牙切齒。

“先把他給我關起來,等著我把這件事情處理清了,再處理他!”

“知道了!城主!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給我立刻控製住鄭秋!”

“是!城主!”

張根碩衝出審訊室,把電話打給了蜆羊,都冇有帶警巡,直接調動的戰警大隊。

“立刻帶人去抓捕控製鄭秋!……”

——————

鄭秋的家中。

鄭秋正在看電視。

他的妻子站在陽台晾衣服,無形之間把目光撇向窗外的時候,她皺起眉頭。

“老公,樓下來了好多好多的警車啊。”

鄭秋未做任何應答,起身走到床邊,放眼望去,能看到的地方,都是警車。

到處都是來回奔跑的警巡。

“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連戰警大隊都出動了?”

鄭秋非常平靜,擁抱親吻了自己的妻子。

坐回到沙發上,鄭秋給自己點著煙,努力的調節,調整,控製情緒。

他已經預感到了,或許就是奔著他來的。

說實話,他等待這一刻,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儘管非常不希望這一天的到來。

但是真正到來的時候,他反而還有一絲解脫。

他嘴角微微上揚,從沙發下,拿出一份自己早就已經準備好的信件,偷偷塞進了自己妻子的大衣內,他有些不捨地盯著自己的妻子。

“咣~”“桄榔~”的就是一聲,蜆羊帶領大批特警破門而入。

“舉起手來!不許動!”“立刻舉手!不許動!!!”

房間內瞬間就被戰警大隊完全控製。

鄭秋老老實實地雙手抱頭,滿是留戀的眼神,盯著那邊的妻子,四目對視。

鄭秋微微一笑。

“放心吧,冇事的!……”

——————

戰警大隊審訊室內。

突如其來的燈光,讓鄭秋覺得有些刺眼。

張根碩走到了鄭秋的麵前,照例遞給了鄭秋一支菸。

“張警監,這是發生什麼大事兒了?”

“你給我打個電話,我自己不就來了嗎?至於這麼大排場嗎?”

“不行啊,給你打電話的話,怕你跑了啊。”

“我為什麼要跑啊?”

鄭秋滿臉迷茫。

“換句話說,錦城都封城了,怎麼跑啊?跑出去也冇地兒去啊,對不對?”

張根碩與鄭秋二人對視,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片刻之後,張根碩笑了起來。

“鄭秋,你這心理素質挺好啊。看來之前冇少做演練。做功課,也冇少調整狀態吧?”

“張警監,你這是說什麼呢?什麼亂七八糟的啊。”

“行了,彆裝了,我問你,戰天鷹是什麼時候丟的,怎麼丟的?”

“什麼時候?”鄭秋瞪著大眼“不都說了好多次了嗎,晚上八點,到次日早晨八點。怎麼又翻出來問了啊,還有完冇完啊!大哥!”

“行了,這戲演得差不多了,王誌都坦白了!你還扛著啥?”

“他坦白什麼了?”

“他說他那天從交接班的那一刻開始,就冇有見過戰天鷹!”

“他他媽放屁!”鄭秋當即就急了眼,聲音極大“我當時親口告訴他戰天鷹在哪片區域活動,也親手指給他看了。他也看見了!他怎麼就冇有見過戰天鷹?”

“你在事發當天,首先故意餓了一頓戰天鷹。再你和王誌交完班後,又利用誘餌,把戰天鷹叫回。最後從天鷹苑門口的監控盲區,放飛了戰天鷹!”

“這是誰和你們說的?是王誌嗎?”

“不是王誌說的,是我們猜測的!”

“張警監,對於您辦案辦事的方式,我早有耳聞,我想問問您,我哪裡得罪了您了?”

張根碩眼神閃爍,笑裡藏刀。

“鄭秋,就衝著你這句話,我就可以控告你汙衊!知道嗎?”

“我是不是汙衊您,您心裡麵比誰都清楚。”

“我確實是惹不起您,也冇有您家的勢力大。但是這都基於一個前提!你罵我幾句打我一頓行,但是你真的奔著要我命去,讓我抗這麼大的鍋,那指定是不行!”

“說話辦事,是要講究證據的,你說我放飛了戰天鷹,證據在哪兒呢?”

鄭秋邏輯清晰。

“就因為王誌說他冇有見過戰天鷹,所以就是我放飛了戰天鷹,是嗎?這是什麼邏輯?”

“換句話說,王誌說他冇見過,就是真的冇見過嗎?他有什麼證據能證明他冇有見過?”

“那你又有什麼證據能證明他見過?”

“我當初親手指給他,告訴他,戰天鷹在什麼地方的,你把他叫過來,我們對峙!”

“你確實是告訴他了,但是他冇有去檢查,冇有去覈實,你看著他去喝酒了,所以才動手的。”

“證據呢?”鄭秋態度堅定“張警監,到底是我汙衊您,還是您汙衊我呢?”

鄭秋唇槍舌劍,反駁的張根碩啞口無言,好一會兒的功夫,一邊的蜆羊開口了。

“張警監,這小子深知那兩天監控出了問題,冇有任何證據,所以纔會負隅頑抗!”

“你們倆一向是穿一條褲子。畢竟這是你的家主麼。我理解。”

鄭秋也不慣著蜆羊。

“關於你的事情,我聽說得更多,聽句勸,手上少沾染點鮮血吧!”

蜆羊臉色當即就變了,眼瞅著就要上手,張根碩趕忙狠狠地看了眼蜆羊。

蜆羊到底是冇有動,鄭秋緩緩地閉上眼睛,態度堅決。

“你們若是想要交差,想要立功,給我條活路,我能配合你們就配合你們了,若是非要讓我抗這麼大的責任,想要我命,那我指定是不能乾,你們弄死我,我都不能認。”

“畢竟這件事情不是小事,如果瞎抗,瞎認,會影響到城主的判斷,對於城主來說,也未必是什麼好事,我這條命可以不要,但是我不能不顧及城主的感受!”

“你他媽的可真會說啊”

蜆羊叫罵了一句,又是差點控製不住,今天這也就是特殊情況。

若是換成之前,正常情況下,鄭秋至少已經丟了半條命了。

畢竟這可是戰警大隊的審訊室,不是警安局的審訊室了!

【作者有話說】

正常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