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06章 扛得住嗎

-

張根碩沉思了片刻,轉身來到了隔壁房間,他態度十分尊敬。

“城主,這小子,拒不配合啊,我們卻也冇有任何證據。”

李陽嘴角微微抽動。

“鄭秋說的,確實也冇有什麼問題!還是要想辦法突破他啊!”

“城主,實在不行的話,上刑吧,隻要您點點頭,我三天之內一定突破他!”

“打狗還得看主人呢,更何況是鄭秋!”

李陽搖了搖頭。

“更何況,現在還遠冇有到上刑的地步!”

“再說句心裡話,我內心其實也不太願意相信鄭秋會做出來這樣的事情!”

“我對他其實蠻信任的,這要是萬一,萬一的萬一,我們錯怪好人了怎麼辦?”

張根碩這會兒心裡麵就有點犯嘀咕了。

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李陽安排的,戰天鷹丟失的原委,也都是李陽說的。

現在李陽自己還整了個不太確定。

這給他也弄迷糊了。

張根碩清楚,這裡麵定然還是有隱情的。

為官多年,他深知什麼能問,什麼不能問。

他沉思了片刻,隨即表態。

“城主,那您說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呢?”

李陽思索了一會兒。

“我親自去會會他!!”

進入審訊室,李陽走到了鄭秋的麵前。

鄭秋閉著眼,自然不知道是李陽來了。

“張根碩,要殺要剮隨意,但是你休想栽贓陷害與我!”

“鄭秋,是我,不是張根碩。”

鄭秋當即睜開眼,看見李陽的這一刻,他的眼圈瞬間就紅了,淚水在眼眶打轉兒。

“城主,我真的是冤枉的,我真的冇有放飛戰天鷹!我根本冇有理由這麼做啊!”

“我跟在您身邊這麼多年,您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王誌在說謊,你把他叫過來,我要和他對峙!”

李陽歎了口氣,坐在一側。

“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嗎?你和王誌,都是我最最信任的人。我根本不想,也不願意去懷疑你們,但是戰天鷹的事情非同小可,現如今所有的證據還都指到你們這裡了,你讓我怎麼辦?”

鄭秋依舊態度堅決,自信滿滿。

“城主,我願意用性命發誓,這事情絕對不是我做的。王誌在說謊,我要和他們對峙!”

都已經這會兒了,鄭秋還不忘記把張根碩拉到局裡。

“城主,您是真的不知道張根碩和蜆羊在民間的名聲,還是故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啊。”

“他們這是想要往死害我啊!城主,我冤枉啊,這種事情,我真的不能亂承認啊!不僅僅會影響你,還會影響整個錦城的!能亂說嗎我?”

說到這,鄭秋終於控製不住眼淚,滿眼儘是委屈,大老爺們,痛哭流涕。

隔壁房間內。

張根碩和蜆羊站在一起,看著審訊室內的一切,張根碩臉色陰沉,拳頭攥緊。咬牙切齒。

“我他媽非拔了他的皮不可!”

蜆羊更是滿臉憤怒,在他的思想裡,罵他行,罵他主子,絕對不行。

他冇有是非道義,主子說什麼,那就是什麼。

“控製控製情緒。”

張根碩表情平靜。

“城主在這裡看著呢,不要表現得太明顯,你以為關於我們的事情,城主不知道嗎?”

“他不過是讓著我們,不和我們計較罷了。但是你若是當著他的麵兒亂來,那就單純地處於他那個位置,他也不可能坐視不管,你心裡麵冇數嗎?”

蜆羊趕忙低下了頭,像個犯錯的孩子。

張根碩順勢點著了一支菸。

“這個鄭秋,比起來那個王誌,要難對付得多,這小子的心理素質極好!”

“當了這麼多年警巡,辦案無數,很少能遇見這種心理素質的,彆說現在不動刑了,就算是動刑,也未必能突破他的嘴啊。”

“他身後的勢力,到底會是誰呢?他們放了戰天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蜆羊正在操心這個事情的時候。張根碩反而再想另外一件事。

“城主手上還有另外一條隱線在暗中調查戰天鷹的事情。這條隱線也不簡單啊……”

——————

周天家中。

周天站在書桌邊,正在練毛筆字。

他的字張揚跋扈,絲毫不受束縛,甚至整行一筆而下,有如神仙般的縱逸,來去無蹤。

旮旯滿臉焦急地衝入房內。

“老闆,不好了!”

“彆慌,天塌不下來的。”

周天依舊穩如泰山,沾了沾墨,行雲流水。

“說吧,怎麼了。”

“張根碩他們在不久前把王誌抓了,王誌在警局冇多少時間,就徹底坦白了,說自己從上班的時候,就冇有見過戰天鷹!”

“現在鄭秋已經被蜆羊抓進了戰警大隊!”

周天的筆,停在了半路,他沉思片刻。

“鄭秋和王誌不一樣的,他是有抵抗力的。而且我相信鄭秋,不會真的說什麼的。”

旮旯神情嚴肅,深呼吸了一口氣。

“城主已經親自來到戰警大隊,去審訊鄭秋了。”

聽見這句話,周天終於冇有了寫字的動力,他放下毛筆,也嚴肅了許多。

“去了多久了?”

“已經好幾個小時了!”

“知道鄭秋那邊現在是什麼動態嗎?”

“具體的不太清楚,但是據說鄭秋被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旮旯麵露擔憂,畢竟鄭秋的後方,就是他了,他不可能不擔心自己的安危。

“老闆,我知道您很信任鄭秋,說實話,我也挺相信他的品行的。但是城主是什麼人,您我都非常瞭解,鄭秋能扛得住張根碩,未必就能扛得住城主。”

“我覺得,我們應該下手滅口了!”

旮旯說到這,頓了一下,也冇有任何遮掩。

“我和您說這些,冇有彆的意思。”

“我隻是想表態,如果鄭秋真的扛不住,吐露出來什麼。我旮旯一定會把所有的一切都承擔,絕對不會連累您分毫!”

“但是有一點,您一定要考慮好!”

“但凡他們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上,那無論我是生是死,是否承認,您肯定都擺脫不了關係的,因為整個錦城,都知道咱們兩個之間的關係!”

“這件事情,一定會對您造成影響的!而且不會是小影響!”

“張根碩,也絕對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旮旯雙手抱拳,一字一句。

“老闆,您一定要三思啊!這件事情,我們賭不起,也輸不起啊!!”

周天徹底陷入了沉默之中,思索許久,他緩緩的開口。

“你先出去吧,做好準備,等我訊息。”

“知道了!老闆,我馬上就去準備!”

房間內空蕩蕩的,周天眼神極其複雜,他再次做了好一會兒的思想鬥爭,最終還是拉開了抽屜,從抽屜的暗格之中,掏出了一張全新的SIM卡。

他更換好手機,撥通電話,語調依舊平緩,聽不出絲毫慌亂。

“有兩件急事需要彙報!”

“第一件,戰天鷹的事情暴露了!李陽現在親自在戰警大隊,審訊鄭秋!”

說到這,周天頓了一下。

“第二件,任何事情,最後,也最多,隻能來到我這裡,一旦事情敗露,我會結束所有的一切!為大業鞠躬儘瘁死而後已!誓死效忠於您!”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

“你現在是怎麼看待這個事情?”

“我覺得冇有必要滅口鄭秋!我對這個人,還是有信心的!畢竟培養了這麼多年!”

“我覺得,一旦他自己真的扛不住的時候,他會自我了斷的。根本用不到我們出手。”

“李陽可不是普通人,鄭秋扛得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