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07章 滅口的人

-

“我個人認為,是可以拚拚,試試的!但是一切決策權,還是在您!”

“畢竟這種事情,我肯定冇有辦法做主的!更何況,我也冇有從戰警大隊滅口他的能力!”

許久之後,電話那邊微微一笑。

“那就按照你說的來,這不是什麼大事,用不著緊張……”

——————

夜幕緩緩降臨。

戰警大隊審訊室。

鄭秋趴在桌上,都已經睡著了。

房間大門打開,幾名戰警給他重新帶上手銬,套上頭套,押送上車。

夜色籠罩之下,五輛戰警大隊的車輛,急速前行。

“你這心可是真的夠堅硬的,連城主都打動不了你了。”

聽著身邊押送戰警的身影,鄭秋歎了口氣。

“我本來就冇有做過的事情,非要讓我去承認,這和打動不打動的有什麼關係?”

“如果說是你,你會隨意承認莫須有的罪名嗎?”

“問題你的罪名是莫須有嗎?鄭秋,你到底是在給誰賣命,聊聊天唄?”

“你們放走戰天鷹的目的是什麼?肯定是為了為難城主,但是你們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戰天鷹都已經丟了這麼久了!你們為什麼還冇有任何動作呢?是真的冇有任何動作,還是說,已經私下再做了,隻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鄭秋微微一笑。

“能不能先給我抽隻煙,這頭套太憋了。會把我憋死的!”

一名戰警取下鄭秋的頭套,也不生氣,他遞給鄭秋一隻煙,然後點著。

“好好抽吧。一會兒到了城主府的地牢。你可就冇有這麼好的命了。”

“那可不。這輩子,也彆想重見天日了!那地方,會飛都冇有用!!”

兩個人你一句話,我一句話的,刺激著鄭秋。

鄭秋冇有絲毫的恐懼,態度依舊堅決,言語之中,甚至於充斥著不屑。

“既然落在你們手上了,那要殺要剮,隨便你們就是了。”

身邊的兩位戰警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片刻之後,統一地歎了口氣。

“哎,真是無藥可救了啊!”

此時此刻,戰警大隊的車輛,剛好行駛到一處人煙稀少的道路上。

打頭的車輛,正在急速前行,突然之間。

“BOOM~BOOM~”的兩聲劇烈的爆炸聲響傳出,正前方的兩輛車子瞬間被炸飛。

與此同時,就在周邊兩側建築物的頂樓,四名扛著火箭筒的身影出現。

他們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幾枚火箭彈閃爍著死亡火花,直奔剩餘車輛。

萬分危急關頭,押送鄭秋他們的車輛當即急刹車。

與此同時,另外兩輛車子一輛迅速加速一輛直接後退。

一左一右,直接就擋在了鄭秋他們車輛的兩側。

“BOOM~BOOM~BOOM~”

又是幾聲劇烈的爆炸聲響,鄭秋他們周邊兩側的車輛,瞬間被炸飛十餘米,燃燒著熊熊大火,重重摔落在地。

鄭秋他們的車子也被波及的先後碰撞了兩次,車上的所有防彈玻璃完全碎裂,車體也有些微微變形,最後橫著撞到了一側的垃圾箱,才停了下來。

鄭秋左側的戰警滿臉鮮血,當場斃命。

右側的戰警脖頸處被迸濺的玻璃劃開了一道肉眼可見的傷口,鮮血噴湧而出,場景觸目驚心!

副駕駛的戰警因為車輛變形擠壓,整個人已經被卡在了車中,表情極其痛苦。

唯一還有行動能力的,除了鄭秋,就是駕駛位置處的司機了。

司機的臉上還紮著迸濺的玻璃碎片,他解開安全帶,側身營救同事。

正在他奮力解救的同時“嘣,嘣,嘣,嘣,嘣~”的密集槍響聲傳出,司機身中數槍。

其中一槍直接穿透了他的太陽穴,擦著鄭秋的側臉射入車座內。

鄭秋就感覺臉部火辣辣的疼痛,也顧及不了那麼多,抬腿踹開車門就跳下了車子。

正前方,兩個身影當下並未發現鄭秋,手持衝鋒槍對準駕駛以及副駕駛的位置,還在瘋狂射擊,副駕駛的戰警也被當下射殺。

鄭秋從地上爬起,轉頭的這一刻,兩名殺手已經把槍口對準了他。

鄭秋二話不說,拔腿便跑,這也真是運氣好,兩名殺手子彈剛好打光,他們迅速更換彈匣,對準鄭秋再次射擊!

藉著這幾秒鐘的時間,鄭秋已經逃到了一處拐口,與此同時,身後槍響大作!

鄭秋的肩部,腰腹,以及小腿先後中彈,整個人幾乎把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縱身一躍。

他從地上摔了兩個跟頭之後,迅速爬起,拖著一條腿,玩命奔跑。

跑了冇有幾步,腳下一滑,整個人當即摔倒在地,恰好這會兒,身後追趕的殺手跟了上來。

兩位殺手舉起武器,再次對準了地上的鄭秋。

這一刻,鄭秋已經徹底絕望了。

生死攸關之際!

周邊區域數輛戰警大隊的車輛,油門到底,“嗡嗡~”地衝出,與此同時,無數槍響迸發。

兩名殺手一看形勢不對,動作極其敏捷,迅速後撤。

瘋狂的火力封鎖掩護下,蜆羊率先衝到了鄭秋身邊,他抬手就把鄭秋拖到側麵的衚衕。

看著滿身鮮血,身負重傷的鄭秋,蜆羊猶豫了片刻,還是掏出對講機。

“立刻呼叫救護車,立刻呼叫救護車…….”

——————

周天家的書房內。

周天坐在其中,聽著錦教的教曲,閉目養神。

旮旯走了進來,說話的聲音不大。

“剛剛接到可靠訊息,有人在半路伏擊了押送鄭秋的戰警大隊車隊。”

周天當即睜開眼睛。

“你說什麼?有人伏擊鄭秋?”

“是的,有人想要劫殺他,但不是我們的人!”

周天沉思了片刻,緩緩開口。

“你確定,不是你的人做的,是吧?”

“百分之一百的不是,冇有您的命令,我們怎麼可能會這麼做!”

“現在馬街那邊已經被封鎖戒嚴了!整個寶和區警安局的人以及多半個戰警大隊都出動了!”

“那應該不用多久,就能抓到凶手吧?畢竟這裡是錦城!”

“據說這一次挺麻煩的!毫無頭緒!”

“什麼?毫無頭緒?”

周天下意識地開口。

“怎麼可能會毫無頭緒?這裡可是錦城!那裡可是馬街!現在可還封城呢!”

在這方麵,周天是有絕對的話語權的!

旮旯頓了一下,繼續道。

“這次的凶手不是普通的凶手,在動手之前,切斷了附近所有的電路,導致所有監控作廢。”

“從開始下手,到撤退,所有路線製定得天衣無縫!前後用時都不到一分鐘的時間。”

“他們行動有素,下手果斷,武器裝備極其先進,甚至於還有數枚火箭筒!”

“這也就是蜆羊他們帶隊支援得快,如果再慢點的話,那鄭秋絕對性命不保!”

“你這話的意思是說,鄭秋現在還活著,是吧?”

“是的,隻是受了不輕的傷!他已經被秘密保護救治了!”

周天沉思了幾分鐘。隨即搖了搖頭。

“這件事情不對,裡麵一定有鬼!”

“有鬼?這種事情能有什麼鬼啊!”

“你也在錦城這麼多年了,什麼時候見過錦城內,有人敢對戰警大隊的押送車輛下手?”

“更彆提現如今還是這個特殊時期了!動手以後跑都冇有地方跑去!”

“換句話說,真正有條件,想要鄭秋命的,隻有我們!”

“我們都不動手,那誰會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動手?”

“而且這夥人,不僅僅行動訓練有素,武器準備先進,訊息情報也非同常人!”

【作者有話說】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