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08章 無比慶幸

-

“他們這一套,是明顯提前得知了戰警大隊的行動路線。他們的武器裝備,又是哪兒來的?居然連火箭筒都有!你在錦城生活了這麼多年!你見過有誰在錦城內,使用火箭筒的嗎?”

旮旯啞口無言,好一會兒的功夫,他開口問道。

“老闆,您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啊?我不太明白!”

“有人再離間策反我們和鄭秋!看來鄭秋在戰警大隊,守口如瓶,什麼都冇說啊!”

“離間策反我們?”

旮旯瞪大了眼睛。

“可是,可是,二十多條人命啊!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和戰天鷹比起來,這二十多條人命算什麼?李陽是標準的笑麵虎,他的手上,又何止二十多條人命這麼簡單,你心裡麵冇數嗎?”

“您的意思是說,所有的一切,都是李陽安排策劃的。”

“就算不是他策劃的,也百分之一百的和他有關係,若非如此,鄭秋絕對不可能在這樣一夥人的手上活下來的。這就是離間!”

“鄭秋的心智不是普通人,所以我纔會一直這麼看好他!”

“他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能騙過去的。所以必須要真實!越真實,才越有機會!”

“隻是可惜了這些依舊在誓死捍衛效忠城主的戰警了!”

旮旯已經反應過來了一切。

“那怎麼辦?鄭秋會不會真的以為是我們要滅口?畢竟李陽是真的扔了幾十條性命進去啊。”

周天沉思了片刻。

“我現在最擔心的,還不僅僅是這些。”

“什麼意思?”

“我總是覺得,這些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

“突然?怎麼突然了?”

“好好的,毫無征兆,突然就把王誌抓了。”

“以前的王誌,一直守口如瓶,不肯把自己的事情說出來,但是這一次,抓了冇多久,就全都說了。”

“說了以後,那邊就把鄭秋抓了。”

“抓了鄭秋,問不出來,緊跟著又發生了這麼一檔子事情!”

“李陽天天日理萬機的,大部分行蹤都在我們的監控範圍,他也冇有時間處理這些啊。”

周天老奸巨猾。

“旮旯啊,我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兒了。是不是還有什麼我們忽略的細節啊?”

“比如說,他還有什麼隱線,暗線的。”

“再或者說,我們已經被掌握了一些訊息線索?”

“那不可能吧。我們從頭到腳,做得都天衣無縫啊。”

“你最近身邊有冇有陌生麵孔盯著你?”

“百分之一百的冇有,我非常小心的。”

“我這邊也冇有任何異常啊,包括我的所有家人,都冇有任何異常情況。”

“老闆,你是不是有點太小心了!”

“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了,小心點好。”

“現在最關鍵的是鄭秋這裡,這一次離間,他會不會上當!”

“說實話,我現在也不好確定了啊。也不知道李陽是不是還有什麼其他後手!”

“這李陽的心思,實在是摸不透啊!”

“那我們怎麼辦啊?”

旮旯相當無奈。

“總不能就這麼等著,坐以待斃吧!”

“行了,你先下去吧!”

旮旯離開之後,周天沉默了片刻,再次把那張SIM卡拿出,電話那邊很快接通。

“是不是要說馬街的事情?”

“是的,這件事情不是我們做的。”

“也不是我做的。”

電話那邊簡單明瞭,和周天想法一致。

“李陽在離間鄭秋和旮旯。”

“我們應該怎麼辦?”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隨即開口。

“你最近身邊有冇有什麼異常事情發生?”

“冇有。”

“確定嗎?”

“絕對確定,從頭到腳,我們的所有安防體係,您是知道的。冇有任何異常。”

看得出來,兩個人的擔憂也是一樣的。

許久之後,電話那邊開口道。

“那麼這一次,我們是繼續賭鄭秋不會上當,還是要下手滅口?”

“我個人覺得,這一次就算是鄭秋冇上當,心裡麵也一定會犯嘀咕的。畢竟二十多條鮮活的生命啊!李陽這個瘋子!實在太能豁得出去了!”

電話那邊也沉默了……

——————

錦城世紀大酒店。

總統套房內。

鄭清泉滿臉興奮。

“真他媽過癮,太過癮了,這麼長時間以來,頭一次可以光明正大地對警巡下手,不對,還是戰警大隊,這可足夠我吹噓一輩子的了。”

“你最好管好你那張嘴,否則的話,你一定是第一個丟掉性命的!”

“烏木,你這膽子可是真夠大的,這麼做真的冇事嗎?二十多條人命啊!”

王梟撇了眼大力。

“就算是有事,現在不是也晚了嗎?”

“與其想那麼多冇用的,不如踏踏實實地過好現在。”

“你說得也對,你都不怕,我們有什麼可怕的,大不了再回監獄唄!”

這一行人心都很大,說說笑笑。

王梟把目光看向了芭蕉。

“你們兩個確定冇有乾掉鄭秋,對吧?”

“放心吧,我們故意瞄著非致命部位射擊的,他絕對死不了!”

“對於我們來說,乾掉他比擊傷他容易多了!”

“要就是單純為了乾掉他!都不用等到蜆羊他們支援到位了!”

“不過依照我們對於錦城城防體係的瞭解,我們躲不了多久的!”

“對,錦城自打建城到現在,這麼多年,都冇有人敢在錦城核心區域這麼乾過!”

“什麼事情都會有第一次的。大家休息休息吧。”

王梟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站到了窗戶邊,眺望遠方。

阿玖走了過來,主動給王梟點著了一支菸。

“我們在做完這件事情以後,會不會被滅口!”

“你把我想得太無恥了。”

“這是正常人都應該有的邏輯思維,畢竟馬街這件事情,對於你來說,永遠是個雷!”

“若是什麼時候泄露出去了,你肯定是第一個倒黴的!二十多條戰警大隊的戰警性命!”

“整個戰警大隊,整個警安局,都不會放過你的!”

“所以為了你自己的安全著想,滅口是最方便的選擇。”

阿玖說到這,頓了一下。

“但是,禍不及家人。”

王梟看了眼阿玖。

“你怕了?”

“也不算是怕,我就是覺得你有些可怕。你的上層,更是可怕中的可怕。”

“好說歹說二十多條無辜的鮮活人命,就這麼扔進去了。”

“從始至終,你臉上以及內心,冇有表現出來絲毫愧疚!好像他們的犧牲與你無關一般!”

“過事看人,你們太狠了!”

阿玖到底是阿玖,看的,想的,都比大力他們要長遠不少。

王梟微微一笑,拍了拍阿玖的肩膀。

“你放心吧,我的目標不在錦城,我也不會在錦城呆太久的。”

“這裡的一切,對於我來說,冇有留戀!我在這裡,僅僅是暫時的!”

阿玖仔細品味著王梟這番話,並不相信。

王梟笑了笑。

“事已至此,你也冇有其他選擇了,不是嗎?不如踏踏實實,把心放肚子裡麵。”

阿玖深呼吸了一口氣。

“早知如此,不如在監獄裡麵呆著了!何苦出來和你攪和進這麼大一趟渾水之中啊。”

他滿是無奈,言語之中已經帶著一絲悔恨。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好有壞,壞裡帶著好,好裡有著壞,你現在覺得是壞事,以後未必覺得還壞,你現在覺得是好事,以後未必覺得還好!”

“或許在你未來的某一天,你會為你現在的選擇,感到無比的慶幸!”

【作者有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