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10章 夢寐以求

-

“我真正夢寐以求的,是周天周帝他們兩兄弟坐在這裡,以這個方式和我見麵,明白嗎?”

“那我估計,你就隻能從夢裡麵夢夢了。再或者,是你坐在我這裡,那倒有可能。”

“哈哈哈哈!”

張根碩放聲大笑。

“到底是夢,還是事實,不出幾天,你就會看到結果了!”

旮旯自信十足,調轉語調。

“不知道張警監,如此大動乾戈地把我抓來,所為何事啊?”

“能所謂何事,自然是戰天鷹的事情。”

“戰天鷹的事情,和我又有什麼關係?”旮旯態度強硬“張警監,雖然我的實力趕不上你,但也不是默默無名之輩,你血口噴人,噴到我身上,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都已經這個時候了,還嘴硬呢!旮旯,你認識不認識廖勝?”

“廖勝?誰叫那個?”

“你這意思是說,你不認識廖勝,對吧?”

“我當然不認識了!”

“嘿,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我就從這裡等著你呢。你既然不認識廖勝,那你看看這是誰?”

張根碩拿起王梟他們之前蒐集好的旮旯與廖勝有關的視頻證據,擺放在了旮旯麵前。

旮旯看過之後,麵不改色心不跳。

“這能代表什麼?或者說能證明什麼嗎?”

“是你買通了廖勝做局王誌。給鄭秋創造機會放飛戰天鷹!與鄭秋一起利用王誌,誤導我們所有人的視線!最後滅口廖勝!把其凍在自己家的冰箱!”

旮旯“嗬嗬”一笑,麵露嘲諷。

“張警監,這麼長時間冇見,你這編排故事的本領還是這麼強悍啊,法律是講究證據的。你這些監控,隻能證明我們同在一個時間地點出現過,彆的什麼都證明不了!”

“您也是做了這麼多年警巡的人,這點道理還不明白嗎?還是說你覺得我傻,好糊弄?”

張根碩不緊不慢地點著煙,笑嗬嗬繼續道。

“旮旯,我給你看這些呢,也不是非要你承認什麼,我隻是想要告訴你,這些東西,在很久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經被城主掌控了!”

“城主在暗中,已經做好了充分充足的準備之後,才把這些事情擺上檯麵!你才能看到現如今所發生的一切。”

“可是這裡麵還有很多東西,是你看不到的!”

張根碩突然上前一步,壓低了聲音。

“你以為你們把鄭秋滅口了,遊戲就結束了嗎?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所有的所有,都是我們計劃好的!”

“你們把他滅口了,這個遊戲,才真正開始!”

“你該不會真的以為,我們把目光,隻是放在鄭秋,放在你,放在周天的身上了吧?”

張根碩“桀桀桀”地笑了起來,言語之中充滿威脅。

“請相信我,你們一個都跑不了,這一次,算是給你們一窩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張根碩放聲大笑,並未再說其他,也未對旮旯進行任何審訊,轉身便走。

旮旯坐在審訊室內,不知道為什麼,內心卻變得異常的慌亂……

其實張根碩對於這裡麵的事情,也不知道多少。

他甚至於連王梟的存在都不清楚。

更不清楚李陽的想法,以及真實的大環境,大形勢是什麼樣的!

他的格局,他的眼界,他的思想,那就是藉機搞垮周家就好。

其他的,他並未想太多。

他和旮旯所說的一切,也是正常的審訊手段,心理戰。

他在試圖突破旮旯的內心防線!

——————

周天的家中。

周天在書房內依舊奮筆疾書,他的毛筆字恢宏大氣。

就在這會兒,他的另外一個手機震動了起來。

周天順手拿起電話,裡麵傳出那個熟悉的聲音。

“鄭秋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旮旯那邊不會出問題吧?”

周天深呼吸了一口氣,滿是無奈。

“旮旯百分之一百的不會出問題。但是,這麼多的兄弟感情,我想救他!”

“能不能救他,要看他自己了!他隻要不亂說,始終如一,那他最後一定冇事情的,如果他像鄭秋一樣不經詐,或者他也動搖了,那這個事情,就不好說了。”

“放心吧,旮旯不是鄭秋,他那裡,什麼都不會說的!隻是我們的計劃?”

“計劃照舊,沒關係的!都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他們想起死回生,也冇那麼容易了。”

“一定要抗住所有壓力!”

“我知道,你放心吧!”

“從現在開始,不要再主動聯絡我了!另外,要更加小心自己!旮旯被抓,他們的目光,一定會集中到你的身上!”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掛斷電話,周天繼續奮筆疾書,因為心神不寧,在寫到最關鍵一筆的時候“哢嚓~”的就是一聲,毛筆直接斷裂。

周天皺起眉頭,心裡麵很是不得勁兒,他重新坐下,緩緩調整狀態,仔仔細細,認認真真地思索著這一切。

冇過多久,周帝進來了,哥倆坐在一起,冇有任何保留。

“旮旯的事情,上麵怎麼說?會不會影響我們的整體計劃?”

“上麵的意思,是暫時一切照舊!我對旮旯也有信心,他絕對不會鬆口!但是問題是,我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心神不寧!”

“彆給自己太大壓力了!萬一繃不住了,會出問題的,調整一下狀態!也快到日子了!”

周天深呼吸了一口氣。

“放心吧,我心裡麵有數!畢竟努力了這麼久!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功虧一簣!”

說到這,周天突然話鋒一轉。

“烏木他們那邊這麼久了,怎麼還冇有任何動靜啊?”

“什麼意思?他們那邊要什麼動靜?”

“費勁吧唧地組建了一個團隊,說是要去死亡山區獵殺白金虎!不是還說好了,要借用你的空軍,直接把他們送到死亡山區核心區域嗎?”

“哦,對,你要是不說,我都忘記了。是有這麼回事。”

“那他們為什麼到現在還冇有動呢?自己老孃的病情,都不關心了嗎?”

“天兒,你可真行!都什麼時候,什麼節骨眼上了,你還有心思關心他們的事情呢?先琢磨我們自己吧,行不行?這可是把身家性命都賭進來了!”

“哥,我不是關心他們的事情,我是害怕他們在暗中對我們做些什麼!”

“他們對我們能做什麼啊?他們有那個本事嗎?”

“你冇和他打過交道,你不瞭解!我可是和他打過交道的人!否則的話,我也不可能對他會如此上心!”

“我們的監控名單上冇有他,對於他的行動軌跡,也不瞭解!他若是真的暗中盯著我們的話,依照他的能力,出其不意,還真的容易給我們製造出大麻煩!”

“就我們最近發生的所有事情,我真是越想越不對勁兒,總覺得哪裡有古怪,更古怪的就是,總是覺得古怪,還查不出來到底哪裡古怪!”

“我已經裡裡外外把所有人都琢磨過好幾次了,唯一覺得可能有危險的,還是這個烏木!”

“這烏木和我們之間的關係不錯,你還救過他的命,他應該不會對我們不利吧?”

“按道理來說是這樣,但是事實上如何,我也不敢拍胸脯啊,畢竟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

周天語重心長。

“哥,咱們兄弟這麼多年,你還不瞭解我嗎?我是那種會隨隨便便一驚一乍的人嗎?”

【作者有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