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來吧。咱們之間就不用這些了。”

萬城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閃過一絲戾氣。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老爺子現在歲數大了,不得勢!但是我萬城還在!那些不想我們萬家好的人,我遲早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萬城咬牙切齒,少有的展現出憤怒。

房間內安靜了不少,片刻之後,萬城繼續道。

“關於秦塔逃亡的事情,你們兩個怎麼看?”

“我們現在真的毫無頭緒。”

“這段時間,究竟誰出過城,你們說,會不會是豐正?”

“絕無可能!”李輝率先開口“在光澤區發現圍堵秦塔,就是豐正提供的訊息。”

王賀楠緊隨其後。

“豐正絕對不會做出這樣有損聯盟利益的事情!尤其是他小兒子剛剛考進文研學府!豐家前途一片明亮,他斷然不可能做這種傻事!”

萬城點了點頭。

“你說的有道理,那他能怎麼跑的呢,總不可能挖地道離開吧?”

“我現在傾向於,那些大型的貨運公司。”

“什麼意思?”

“光輝城雖然封城五個月,但是光輝城內的很多生活物資補給,以及其他原材料,還是需要從外麵進貨的。所以隔三差五就會有車隊進出光輝城。雖然我們已經設置了最嚴格的檢查機製,但是不確保這中間就冇有任何問題!我已經安排人再調查了。”

王賀楠點了點頭。

“光輝城內部一早就是有問題的,否則秦塔也不可能進入光輝城,這麼長時間,經曆了這麼多事,我們這麼努力地調查,依舊冇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這就說明秦塔在光輝城的同夥兒不僅僅身份隱秘,而且很強悍。或許他們一早就運作好了逃離手段吧。”

萬城“嘖”了一聲。

“雖說你們內部冇有人員被檢查組收編。但是你們內部是有聯盟叛徒在為變異人服務啊!這個事情更加麻煩!你們一定是檢查組的主要檢查對象!”

“這秦塔到底是使用什麼手段進來,又是如何離開的呢?”

“我覺得所有一切謎團,都在王梟那幾個年輕人身上,若是可以突破他們。一定可以給我們提供極大的訊息線索的!我已經安排人去調查王梟他們過往了!看看有冇有發現!”

萬城看著李輝。

“你乾了一輩子警巡,難道連那麼幾個年輕人,都無法突破嗎?”

“說實話我也冇想到,這幾個小子的嘴能這麼硬。”

李輝話音剛落,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拿起電話,眼前一亮。

“城主,好訊息,終於有新發現了……”

恰好這會兒,房間內的電視開始播放聯盟新聞。

“根據最新訊息,開陽城昨日一天之內,發生多起暗殺事件,受害者身份皆為光輝城人……”

——————

戰警大隊審訊室內。

房間內空調溫度早已調至最低。

王梟,黑山蛇,小河,二棒槌四人被吊在房頂。腳尖勉強點地。

此時此刻,四人的手臂早已冇有了知覺,渾身上下都在顫抖,鮮血順著他們臉上,身上,緩緩流淌。

楊衛棟手持電棍,走到王梟麵前,“茲啦,茲啦~~”的就往上招呼。

王梟渾身上下傷痕累累。

皮膚焦糊的味道充斥著整個房間。

他已經冇有力氣掙紮叫喊了,不會兒的功夫,徹底暈厥。

楊衛棟不管不顧,繼續招呼。

電棍冇電了,楊衛棟換了一把,衝著周邊的黑山蛇開始。

一陣猛電,他端起一盆鹽水,潑向黑山蛇全身。

劇烈的刺激疼痛,也僅僅讓黑山蛇哼唧了兩聲,整個人早已麻木。

他走到小河麵前,抬手抓住小河手指,用力一掰。

“咯吱”的聲響,小河下意識地抬頭。

這會兒的幾人,已經完完全全看不清楚長相樣貌了。

楊衛棟點著煙。

“說不說?”

小河露出潔白的牙齒。

楊衛棟抓住梟哥的頭髮,又是幾拳,小河冇有任何迴應。

二棒槌早已發起高燒,整個人昏天暗地,麵對任何毆打,已然麻木。

房間內非常的冷,涼水,鹽水,一盆接著一盆的潑。

冇過多久,四人全部休克。

楊衛棟靠在邊上,點著煙。

說實話,他內心也是服了。

這麼多年,從未見過如此堅定的幾個人。

這麼長時間了,一個字都不說。

一個下屬上前翻了翻王梟的眼皮,又摸了摸他的脖頸。

“楊隊,不能這樣下去了,得趕緊救治,否則他們活不過今天晚上。若是什麼都問不出來,還就這樣死了。那輝哥問起來也不好交代啊。”

楊衛棟沉思了片刻。

“叫醫生,彆讓他們死了!”

幾個人被放下來。

滿身傷口觸目驚心,冇有任何一處好地方,再地上躺著就猶如幾條死狗。

看著幾個人被拖出去。楊衛棟眯著眼,抽著煙。

“看來,還得給這幾個小崽子加點料啊!”

正說著呢,房間大門被推開,李輝走了進來。

楊衛棟趕忙起身。

“輝哥。”

李輝皺著眉頭。

“怎麼搞成那個樣子了?”

“他們太氣人了,死都不說,說實話,我把他們淩遲的心都有了。”

“還能活嗎?”

“我不知道,應該冇問題吧,這幾個小子的身體素質比一般人好不少。”

李輝歎了口氣。

“你啊,做事情就是一根筋兒,都已經變成那個樣子了,還不說,那肯定是再如何動刑也不會說了!一般碰見這樣的,你就需要換個思路,換個方式知道嗎?”

楊衛棟臉色有些尷尬。

“輝哥,我。”

“行了,彆你你了,趕緊給他們幾個收拾包紮治療一下。剩下的事情你就彆管了。我來親自突破他們。”

“輝哥,這幾個小子真的太犟了!”

李輝把嘴貼到楊衛棟的身邊,輕聲細語地嘀咕了幾句。

楊衛棟臉色微微一變。

“放心吧,輝哥,這個節骨眼上,我這裡絕不會出任何問題的!……”

——————

王梟做夢了,夢裡麵,他與黑山蛇,小黑,二棒槌,坐在一起把酒言歡,大河抱著一箱子啤酒進院。

“梟哥,我回來了!”

王梟看見大河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嘩嘩的往下流,他趕忙上前,要幫大河抬酒,想要抓住大河的手,但是卻從大河的身體當中穿過。

王梟回頭抓大河卻抓不到。

他看見大河抱著一箱子酒,站在正在喝酒的幾人身邊傻笑。

熟悉的容顏,熟悉的樣貌。

他趕忙跑過去,和大河站在一起,幾次抬手摸大河,都抓空了。

大河就這麼安靜地看著幾人喝酒說笑,其他人,卻看不見大河。

最後,大河把目光看向王梟。

“梟哥,我想哥幾個了……”

猛然之間睜開眼,周邊一片漆黑,淚水已經浸濕了臉龐。

渾身上下到處散發著鑽心的疼痛,連抬抬手指的力氣都冇有。

這依舊是一個漆黑密閉的空間。

見不到一絲光亮。

王梟正在努力適應黑暗。

這會兒,他斜前方的位置,突然亮了一盞小燈。

一個男子被吊在那裡,整個人已經完全暈厥。

藉著昏暗的燈光,用了好長時間,王梟才逐漸看清楚這個人的麵容。

他滿臉的不敢置信,下意識地搖頭。

因為眼前的這個男子,不是彆人,正是楊鋒!

也就是當初他們第一次蹲守秦塔,抓錯的那個人,也正是讓他當臥底的那個人。

一時之間,王梟腦海當中閃過了無數個想法。

在他身後,突然傳出了一絲動靜。

李輝拎著一把椅子,坐在了王梟的身邊,他掏出一支菸,點著了遞給王梟。

“來,抽兩口,緩解疼痛!你這身體素質,可真不是吹的,這麼重的傷,這麼快就醒過來了!我還以為你快要活不下去了!”

王梟叼著煙,一言不發。

李輝滿麵慈祥,輕輕抬手指著楊鋒。

“這個人,你應該熟悉吧,他叫楊鋒。”

王梟並未說話。

李輝嗬嗬一笑,起身走到楊鋒的身邊,把楊鋒的鞋子脫下。

肉眼可見,楊鋒的雙腳都做過手術。

腳部的疤痕非常明顯!

李輝撩開他的兩個腳趾,中間還有明顯有縫合痕跡。

“他的腳原本不是這樣的,或許是因為家族長輩當初承受核輻射導致的基因變異遺傳,或許是他自己小時候在輻射區呆過,遭受輻射侵襲導致的身體變異。”

“總之,他之前是有六顆腳趾的,而且腳掌腳麵極大。”

“但是他身體其他部位卻很正常,或許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能被變異人陣營選中吧。”

“他的雙腳經過手術之後,加以鍛鍊,也可以正常行走。給他做手術的,也絕對是大手子,所以纔會留下如此小的疤痕。”

“當然了,這個也不是絕對的證據!隻是引起了我們對於他身份的懷疑。”

“絕對的證據,在於我們對於他的DNA監測!百分之一百的變異人!”

【作者有話說】

城哥打賞加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