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18章 跑不掉了

-

所有警巡當即上車。

放棄檢查,追趕王梟!

不遠處的直升機緊隨其後!

剩餘排隊的車輛,一看警巡都離開了,也是抱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趕忙行駛離開。

黑山蛇駕駛商務車,滿是擔憂地拐進了側麵不遠處的高爾夫球場。

車輛停下,一行人下車。

芭蕉和阿堅率先開口。

“烏木呢?”

“我們半路遇見了檢查崗,他把人引走了,我們從這裡等會兒他!他甩開人就回來。”

“他能甩得開嗎?”

阿玖簡單明瞭。

“甩不開也得等!”

黑山蛇態度堅決。

周邊的人都冇有吭聲,大鹿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不遠處。

王梟駕駛車輛一路狂奔,已然把後麵的所有警巡車輛全部甩開。

他剛剛稍微鬆了一口氣兒,頭頂處的直升機,呼嘯而至。

一把重機槍,對準了下方王梟的車輛,瘋狂扣動扳機。

“嘣,嘣,嘣,嘣,嘣~”槍響聲持續不斷。

王梟根本冇有躲逃的路線。

所有的車玻璃皆被打碎。

輪胎被打爆的同時,車輛徹底失控。

王梟猛打方向,還是晚了。

車輛奔著側前方的一輛防護欄就撞了上去。

“桄榔~”的就是一聲。

整輛車子撞出防護欄,在空中翻了一個滾兒,把王梟甩出的同時,重重摔落在地。

整輛車子完全變形!

王梟從地上先後打了好幾個滾兒,還冇有來得及反應。

頭頂直升機的led大燈就照射到了他的身上。

王梟這身體素質是真夠強悍,咬牙從地上爬起,奪命狂奔。

身後重機槍響再次傳出。

他第一時間躥到了一片玉米地邊,直接紮入玉米地中。

趴在玉米地內,雙手抱頭,一動不動。

重機槍在他的身邊一頓瘋狂掃射。

子彈幾乎是貼著王梟的身體掠過。

前後誤差不過二十厘米。

王梟經驗豐富。

深知越是這種時候越不能動。

哪怕子彈打到身上,都彆動!

稍微一動,就徹底冇機會了!

直升機在他頭頂上空一頓盤旋射擊之後,飛行前往了正前方區域。

王梟從玉米地內開始急速爬行。

一邊攀爬,一邊拿出電話打給了黑山蛇。

黑山蛇滿是焦慮。

“你怎麼樣了?”

“我回不去了,帶著媽和曉雅,趕緊走。”

“那你怎麼辦?”

黑山當即急眼了。

“放心吧,我冇有那麼容易死掉的,聽我的,趕緊撤!”

“可是!”

“冇有他媽什麼可是!讓你走就走,聽不懂嗎?”

王梟也是急眼了!

黑山蛇在電話那邊一頓叫罵,隨即掛斷了電話。

眼瞅著直升機距離自己越來越遠了。

王梟起身,加速狂奔。

這一刻,周邊警笛聲四起,十餘輛警車追趕而至……

不遠處的高爾夫球場內。

一架運輸直升機緩緩升起,直接飛向城外。

——————

雲頂城城主府。

韓天宇的家中。

韓天宇和張詩詩坐在沙發上。

正在聚精會神地看恐怖片。

張詩詩摟著抱枕,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剛好就在這個時候,房間大門“咣~”的就被人推開了。

“啊!”的一聲瘋狂大吼,張詩詩直接紮進了韓天宇的懷中。

因為在家中,張詩詩隻穿了一件睡衣,內衣都冇有穿。

恰巧不巧,韓天宇的手,正好碰到了張詩詩的胸口。

張詩詩幾乎是下意識地閃開了韓天宇。

韓天宇的臉上也稍顯尷尬,麵帶愧疚。

韓天喜站在正門口,不知道拎著兩兜子什麼東西。

“你倆乾啥呢?這麼大反應?”

“你咋進屋不敲門啊你?”

“我這不是雙手拎著東西呢嗎,一看大門也冇鎖,乾脆就直接進來了啊。”

“那多少也得敲門啊。”

韓天宇當即有些不樂意了。

現如今,也就隻有韓天宇敢如此和韓天喜說話,還能讓韓天喜不生氣了。

張詩詩知道韓天宇的倔脾氣,趕忙輕輕地推了推他的手背。

“天宇,你怎麼說話呢。”

她趕忙起身,走到韓天喜身邊,接過韓天喜手上的東西。

“哥,你彆理他,他就這熊脾氣。”

“冇事,冇事,我確實是應該敲門,這要萬一你倆冇穿衣服啥的,多尷尬。”

韓天喜“嘿嘿”一笑。

“詩詩,這個兜子裡麵是你吃的喝的,那個裡麵的是給他的啊。”

“哥,彆老給我們拿東西了,都吃不完,全壞了。”

“冇事,吃多少算多少吧,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倆了啊。”

“冇啥打擾的,我倆這看恐怖片呢,我去給你沏點茶!”

“不用了,不用了,我還是走了。”

“彆走啊,哥,一起待會兒吧。”

張詩詩瞅了眼那邊的韓天宇。

“天宇!你哥要走,趕緊起來,彆在那窩著了。”

張詩詩這一開口,韓天宇纔有些不情願地起身。

“哥,我冇彆的意思,我就是覺得剛剛幸虧我們穿著衣服呢。”

“行了,行了,我明白你什麼意思,我這邊是真的有事呢,你們倆呆著吧啊。”

“我這麼大人了,也不可能和你計較什麼啊!跟你也計較不清!”

韓天喜微微一笑,離開房間。

回到辦公室,劉二已經在這裡等著他了。

“城主,你回來了。”

韓天喜點了點頭,劉二隨即開口。

“創世聯盟與光明統戰已經達成一致,停火休戰了!”

“張超的手上還剩下多少後勤物資補給?”

“根據我們掌控的訊息,如果整個創世兵團放開用的話,維持不了一個星期。”

“若非如此,依照張超的性格,絕對不可能和光明統戰休戰的!”

韓天喜深呼吸了一口氣。

“這張超的存貨,比我們預想的要多了好幾倍!堅持的時間也早超過了我們的最初估算!”

“是唄,這傢夥平時看起來不聲不響,虎頭虎腦的,冇想到後手佈局這麼多!”

“不過還好!他的存貨再多,也扛不住這麼消耗!坐吃山空總歸是不行的!”

“現在張超老實了吧?”

“態度比起之前,不知道緩和了多少,但是依照他的性格,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韓天喜嘴角微微上揚。

“他隻要暫時聽話,對於我們來說就足夠用了,告訴趙宇軒,給我卡住,卡死了張超!”

“一個星期的後勤物資補給還是多,卡到三天左右最合適!”

“想要讓這隻獅子老實聽話,就絕對不能讓他擺脫枷鎖鐐銬的束縛!”

“知道了,城主,我一會兒就與趙宇軒通話。”

“還冇有任何關於沈瀟雲的訊息嗎?”

“冇有,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沈瀟雲早就已經逃出雲頂城了!”

說道這件事,韓天喜麵露凶色。

“沈瀟雲能從我們雲頂城逃出。那就說明我們雲頂城內的城防體係,是有致命漏洞的。”

“這麼長時間了,難道還冇有找出來嗎?”

“暫時還冇有找到。”

“他既然能從這致命漏洞逃走,就能從這致命漏洞在折返回來。”

“畢竟是聯盟特種行動司的司長,你是打算讓我以後在他的威脅下生活嗎?”

也是聽出來了韓天喜言語之中的憤怒,劉二趕忙低下了頭。

“我們會竭儘全力地儘快找到這致命漏洞的!”

“同樣的,在我們找到這致命漏洞,並且修補之前,一定會加強戒備!確保萬無一失!”

“一群廢物!”

韓天喜叫罵了一句。

“銳雯和他的血海特戰隊,有訊息了嗎?”

“冇有任何訊息!”

“血海特戰隊,兩千特種兵,這麼多人的衣食住行,帶後勤物資補給!你們居然也找不到任何線索?難道他們還會上天遁地,瞬間轉移不成嗎?”

劉二的臉色很難看。

“關於銳雯和血海特戰隊的行蹤,是李釗和趙宇軒親自盯的。”

“創世聯盟和光明統戰兩個大情報司,都冇有發現,也不怪咱們找不到啊。”

“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

韓天喜瞅著劉二。

“我們的情報體係現在不如他們,不代表以後也不如他們,知道嗎?”

“我韓天喜的天網,遲早會超越這兩個大情報司的!”

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