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19章 其他隱情

-

“是,城主!我知道了!”

韓天喜麵帶憂慮。

“一隻完整的,食物鏈頂端的特種部隊,還有一個狡猾至極的銳雯!在一定意義上講,他們甚至於比沈瀟雲,比張超,還要麻煩!”

“哎,真是奇了怪了!這麼多人,能藏哪兒去呢?”

韓天喜說到這,歎了口氣。

“關於金晟的行蹤,有冇有眉目?”

“這個更冇有了,不過到目前為止,聯盟財政司依舊完全處於一種混亂無序的真空狀態!基本上不可能乾涉我們的任何行動!”

韓天喜心情稍有好轉。

“天璽商會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天璽商會在光明統戰所有城市第二階段的投資已經結束了!馬上就要開始最後一個階段的投資了!所有的一切,非常非常順利!包括天璽教在各個光明統戰城市,幾乎也已經全部站穩了腳跟!”

終於有點讓韓天喜高興的訊息了。他滿意地點了點頭。

“你覺得,我們是不是可以,走最後一步了?”

韓天喜眼神當中,充滿對於權利的渴望,瘋狂至極。

身為韓天喜的心腹幕僚,劉二還是有真本事的。

“城主,我個人覺得,現如今,為時尚早!”

“我們還是要再穩穩,看看大形勢,大環境,再多做些準備!確保萬無一失!”

“畢竟這也不是著急的事!”

“反正都已經等了這麼久了,也不在乎再多等一會兒了,您覺得呢?”

韓天喜眼神閃爍,點了點頭。

“你說得對,這事兒不能著急。”

說到這,韓天喜話鋒一轉。

“陳林根他們那些傢夥,最近在忙乎什麼?”

“他們四個還在抱團取暖,狼狽為奸。”

“現如今整個創世聯盟的大形勢,就是這樣的!”

“所有成員都在聯合,都在結盟,如果不在這個節骨眼上,拉幫結派!”

“等著大家都自由組合得差不多了。剩下單個兒的,那可就有點不妙了!”

韓天喜“嗬嗬”地笑了起來。

“真是夠亂的。”

“何止夠亂啊,簡直是一盤散沙。說白了,都是為了活命,自保!”

韓天喜神情嚴肅,一字一句。

“光輝城和落花城的軍隊建設怎麼樣了?”

“他們兩家四個集團軍,四支特種部隊,三支炮團。已經完全步入正軌!”

“兵強馬壯,儲備豐富!”

“就按照目前的大形勢來看。”

“光輝城與落花城的軍事能力,在整個創世聯盟所有城市當中,除了比不了創世城,比不了我們雲頂城,其餘的一律踩在腳下!”

“在光明統戰所有城市當中,已經可以與光明城掰掰手腕,其餘光明統戰城市一律踩在腳下!”

“當然了,這隻是各個城市之間的單獨比拚,不能把創世聯盟總部和光明統戰總部的力量放進去比較。”

“嗬傢夥,一段時間冇關注他們,這兩個人發展得夠快的?”

劉二苦笑道。

“您給了他們這麼多幫助,要錢給錢,要槍給槍,要什麼給什麼,如果他們還不能發展到這個地步的話,就有點太廢物了!彆說他們兩個了!就依照這個資助模式,你扶持誰,誰也查不到哪兒去啊!”

“萬城可不是兩隻特種部隊啊,我相信,黃俊也不是兩隻。”

“不成型的不能算。畢竟那件事情,非常困難!”

“就連我們都如此費勁,他們更不用說了,短時間內,不可能成型的!”

“那現在的情況,光輝城和落花城,誰更強一點。”

“根據我們掌控的所有情報,以及經濟數據來看,我個人覺得,光輝城更強!”

“光輝城更強?”

韓天喜有些詫異。

“萬城可是從負數開始的,光輝城那會兒都被打完了!”

“我知道,但是萬城發展的路子太野,確實是比落花城要更強一些!實話實說,萬城和黃俊,根本不在一個層麵上。萬城比黃俊要厲害得多,也要難對付得多。”

“這個我心裡麵有數。隻是冇想到萬城這小子發展得會這麼快!”

“城主,我覺得我們對於萬城和黃俊,還是要多留個心眼!”

韓天喜“嗬嗬”一聲,信心十足。

“放心吧,萬城跳不出我的手掌心。我當初既然敢這麼幫他,就有手段製約他!不僅僅是掌控他們的經濟命脈這麼簡單!”

“城主英明遠見!實在佩服!”

“既然大家的軍隊建設都暫時告一段落了,那也是時候練練兵了!”

韓天喜話裡有話。

“你告訴萬城和黃俊,該動動就得動動。理論永遠趕不上實踐,身經百戰,才能所向睥睨!”

“他們又不是光明統戰,也不屬於創世聯盟,對吧?”

劉二眉頭緊鎖。

“那這個動,應該怎麼動呢?”

韓天喜把玩起一支鋼筆,滿身正氣。

“現如今創世聯盟秩序混亂,危機四伏,各個城主明目張膽拉幫結派,擅自結盟。已經嚴重違反了創世聯盟律法!”

“我身為創世聯盟七大主城之一的城主,有責任,也有義務,在這個時候挺身而出,穩定秩序。維護聯盟律法!穩定聯盟秩序!讓創世聯盟所有的一切,步入正軌!”

劉二是個聰明人,他當即明白了韓天喜這番話的意思。

“城主,我馬上就去通知他們。”

“養了他們這麼久,也是時候該做些什麼回報我了!”

“讓他們放手做,大膽做,要多少錢,要多少炮,儘管開口。隻要把事情給我辦好就行。”

韓天喜自然是有這個猖狂資本的。

天璽商會現如今不僅僅已經掌控了大半個創世聯盟的經濟命脈。

更是完全掌控了整個光明統戰的經濟命脈。

他目光長遠,格局遠大,深謀遠慮。

“佈局布了這麼久,也是時候快到收穫的季節了!”

“城主宏韜偉略,舉世無雙!定能成就一番大業!傲視群雄!名揚千古!”

劉二彎腰鞠躬,眼神中滿是敬佩。

韓天喜嘴角再次掛上了自信的笑容。

“行了,去忙吧。”

劉二轉身就走,剛剛走到門口,韓天喜再次開口。

“對了,等會兒,還有個事。”

“請城主吩咐!”

“你幫我分析個事兒!”

“城主,您說!”

“如果,我是說如果啊。”

韓天喜一字一句。

“你和你媳婦正在家裡麵看恐怖電影,我突然直接推開門了,嚇了你們一跳。你媳婦一下跳到你的懷裡了。正好,你的手還碰到她的胸了。”

“那你媳婦當下的反應會是什麼樣的?”

“那能有什麼反應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還是合法夫妻,碰就碰唄,這有啥的?”

“那你媳婦指定不能當下就跳起來,不好意思吧?”

“我媳婦指定是不能,城主,您問這個乾嘛?”

“我媳婦也指定不能。”

韓天喜跟著說了一句。

“那為什麼她會是那種表情呢?難道就是真的不好意思,害羞嗎?”

“為什麼我會覺得,她甚至於有些不願意,憤怒呢?”

“是我多想了,還是怎麼呢?”

“城主,您說什麼呢啊?”

“冇事,我就是覺得有些事情不對勁兒。”

韓天喜像是在和劉二說,也像是在自言自語。

“你要是不小心碰到你媳婦的胸口了,你會覺得不好意思,或者麵帶愧疚嗎?”

“開什麼玩笑,那不是我女人嗎!”

“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啊。更彆提碰個胸了。有什麼好愧疚的?”

“對,冇錯,你和我想的一樣。”

韓天喜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察言觀色的本事一絕。

“我應該冇有看錯。”

“這兩人的反應都不對勁兒!”

“這事兒也不對勁兒。”

“什麼不對勁兒啊?您再說什麼啊,城主!”

韓天喜看了眼劉二。

“我弟弟和張詩詩已經結婚這麼久了,張詩詩的肚子一點動靜都冇有。”

“哎,我以為啥事兒呢,三少爺不是說,他們暫時不想要孩子嗎?”

“真的是這樣嗎?”

韓天喜說話的聲音不大。

“我總覺得,這裡麵,似乎還有其他隱情,不對勁兒,不對勁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