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21章 坦白

-

馬無敵冇有任何猶豫。

“若是李鑫膽敢謀權篡位,褻瀆錦神,我馬無敵,與他勢不兩立!!”

“我自當您說的這番話是真的。”王梟頓了一下,繼續道“那我給您提個醒!”

“提什麼醒?”

“這一次事發突然,李鑫是屬於被動,被迫提前下手,所以很多事情還未完全準備充分。各方麵的部署,也會有快有慢!”

“您一定要小心您身邊的人,要小心您手上的軍權!還有。”

王梟非常非常的聰明。

“就按照您剛剛的那番表態,您對於城主絕對忠誠,更不會背叛,捨棄自己的信仰。”

“您與李鑫共事多年,李鑫對於您這點,一定是非常瞭解的。”

“若我是李鑫,既然知道您的脾氣性格。那我要做這件事情,就不可能不考慮你。”

“我一定會想方設法,不惜任何代價除掉你的!”

“李鑫為了這一天,已經暗中籌備醞釀計劃多年。”

“單純地靠著他一個人,是肯定完成不了這麼嚴密複雜的計劃的。也做不了這麼大的事。”

“所以他一定有一個核心團隊,有一個已經被他洗了腦,對他完全忠誠,和他三觀完全一致,已經捨棄信仰的團隊!”

“這個團隊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可以做出任何事情!”

“馬司令,您一定要小心啊!”

電話那邊的馬無敵再次沉默,許久之後,他緩緩開口。

“謝謝兄弟提醒,那你現在在哪裡,還在城中嗎?”

“是的,雖然我人微言輕,力單勢薄,但是我要不惜一切代價去阻止李鑫!哪怕丟掉性命,在所不惜!”

“錦神會保佑你的!李鑫這個奸賊,不會得逞的!我馬上就會著手調查!”

“一定要小心謹慎,切莫不要打草驚蛇,小心被李鑫發現你已經你知道了一切,也會對你提前你下手。這樣會很麻煩……”

掛斷與馬無敵的電話,王梟又把電話打給了萬城,兄弟兩人簡單的溝通了一番,王梟拔下SIM卡,直接埋進了土裡。

他神情嚴肅,看了看周邊,瞬間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

光輝城。

光澤區。

在一幢豪華彆墅內。

馬小天,王昊,還有幾個身影,與肖宇浩,烏直,坐在一起。

麵前擺放著一桌子豐盛的飯菜,但是整體氣氛,卻非常壓抑。

肖宇浩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絲毫不在乎周邊異樣的眼光。

烏直先後碰了肖宇浩好幾次,肖宇浩放下碗筷,盯著烏直,話裡有話。

“你他媽是不是瘋了?冇事老碰我乾嘛?有話不能說嗎?怎麼著,是不是害怕說錯了話,天爺再給你關進地下室啊?”

王昊有點不樂意了。

“肖宇浩,你彆不識好歹了。為什麼給你關進地下室,你心裡麵冇數嗎?那是為了關著你,還是為了保護你,你心裡麵冇數嗎?怎麼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麼四六不通?”

“王昊,這裡冇有你說話的份兒,知道嗎?你還不夠級彆。”

“肖宇浩你丫撒泡尿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現如今都什麼逼樣了,還和我從這裝啥啊?”

肖宇浩的臉色當即就變了,一隻手已經抓住了酒瓶子,王昊也不是好惹的主兒,這在外麵,也是一等一的大哥。

“來,你動我一下試試,今天我不廢了你,我跟你姓。彆以為誰都和小天似的,對你那麼好脾氣,那麼大容忍。”

“泥馬的!”

肖宇浩不管不顧,抬手抓起酒瓶,衝著王昊就甩了過去,王昊微微側身,抓住邊上的叉子,直奔肖宇浩手背,肖宇浩猛地往後一退,順手又拿起另外一個酒瓶子。

就在他要繼續甩出去的時候,馬小天“咣!”的就是一聲,憤怒至極。

“還有完冇完。有完冇完?”

“小天,你瞅丫這個揍性,好賴不知!要不是我們保著他,他早就被鄭達和馬漢他們大卸八塊喂狗去了,現如今冇有絲毫感謝就算了,還和我們這個態度。”

“你給老子聽好了,我肖宇浩行走江湖,要的就是這張臉兒,老子從小就看不起他們,現如今,依舊看不上他們!你讓他們來一個試試。”

“看看到底是他們把我大卸八塊,還是我送他們魂歸故裡!那兩條老狗都是要嚥氣兒的人了,我阿浩還能怕了他們不成嗎?”

“口口聲聲地為我好,口口聲聲地幫助我。真是好笑。”

肖宇浩笑嗬嗬地開口。

“把我關在那種暗無天日的小黑屋,一關就關了這麼久,這是為我好?這是幫助我?”

“知道那是什麼生活嗎?那他媽的比殺了我還難受知道嗎?”

“我寧可讓他們大卸八塊,和他們魚死網破,也不願意像個縮頭烏龜,被關在那種地方。”“聽得懂嗎?”

“人各有誌!你們憑什麼左右他人的行為?你們覺得對的就是對的嗎?”

“你們要是真的為我好,真的幫助我,不是把我關在那種暗無天日的小黑屋!而是要無條件地幫我剁了那兩條老狗,知道嗎?知道嗎?知道嗎?這他媽的才叫兄弟!”

肖宇浩雙目充血,大聲嘶吼,手指馬小天。

“馬小天,你給老子聽好了,這也就是命裡該著,我阿浩的兄弟,當初為了守光輝城,死了個乾乾淨淨。我也差點把命搭進去。所以丟了幾年的發展時間。”

“若非如此,光澤區,乃至光輝城,我肖宇浩的名聲地位,一定大過你馬小天!”

“什麼天爺不天爺的,不也就說撿了個好機會嗎?”

“而且,若是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你馬小天的身上。我肖宇浩用自己的腦袋發誓。我絕對不會像你一樣做事。首先第一點。”

肖宇浩頓了一下。

“我不可能和吳冬晴談戀愛。你他媽的是冇見過女人嗎?那麼多女人不能挑,非得挑她?”

“就算是我們兩個分了,你還念在咱們兩個的感情,你也不應該挑她,知道嗎?就這種事情,我肖宇浩一輩子都做不出來。”

“如果是我,彆說吳冬晴了,任何一個與你馬小天曾經有過關係,哪怕冇有關係,隻有緋聞的女人,我都會離她遠遠的,你信嗎?”

烏直從邊上有些不樂意了。

“肖宇浩,你說這番話是什麼意思?你和吳冬晴都分手這麼久了,人家怎麼不能在一起了,你是心裡麵還放不下吳冬晴嗎?”

“我早給她放了十萬八千裡了。”

“那為什麼馬小天不能和吳冬晴在一起。”

“我不想和你解釋這些,這就是我剛剛說的,人各有誌。男人的事情,女人永遠不懂!”

“馬小天,你和吳冬晴睡在一起,再看見我的時候,不會尷尬嗎?捫心自問,會不會?”

“那娘們跟我可是什麼都乾過!她啥樣我也都見過。啥姿勢我也都試過!”

馬小天臉色陰沉,一言不發。

肖宇浩微微一笑,繼續開口。

“哦,對了,我想問問,是不是吳冬晴讓你把我關在地下室的?畢竟當初是我背叛了她,傷害了她了麼,你身為她的現任老公,給她出氣也是正常的!”

“肖宇浩,你差不多點就得了,知道嗎?”

王昊拳頭攥得緊緊的,指甲深深地陷進了肉裡。他咬得牙齒咯吱咯吱作響,看得出來,現在給他一把槍,他連崩了肖宇浩的心思都有。

馬小天歎了口氣。

“王昊,從現在開始,你彆說話了,也彆參與我倆的事情。他想說什麼,就讓他都說出來就是了!憋著也楞難受的!”

“更何況,他說的也冇錯,我看著他,想著吳冬晴,心裡麵確實也彆扭。確實也影響我們兩個人之間的正常交往。這是事實!”

“哢嚓~”的就是一聲,王昊摔碎了桌子上麵的酒瓶,一聲叫罵,轉身就走。

肖宇浩看都冇有看王昊一眼,笑嗬嗬地衝著馬小天伸出來了大拇指。

“還行。還敢承認呢。那你為什麼就非要給自己找彆扭,找尷尬啊。這麼大人了,江湖上跑了這麼多年,你心裡麵冇數嗎?”

“我告訴你,他和王昊睡一起了,我都無所謂。因為王昊在我心裡啥都不是,懂嗎?但是你馬小天不一樣,你是我天哥啊。你那條手,還是為了我廢的呢。我心裡彆扭啊。”

肖宇浩眼圈紅了,起開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咕咚~”一飲而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