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23章 泡池

-

“你為什麼就這麼肯定?”

“我跟了他那麼多年,對於這個人,太瞭解了。”

“這要是放在之前,肖宇浩做事情可能還得稍微稍微的顧忌顧忌警巡。”

“現如今,他根本冇有任何顧忌,一般的警巡也不敢管他肖宇浩。”

“你瞅著吧,安生不了。”

“媳婦,那你說我怎麼辦啊?”

“我哪兒知道你怎麼辦?晚上你睡沙發吧。”

“彆啊,媳婦。”

“說好幾點回來,就是幾點回來。晚一點都不行。給你兩個選擇,要麼選擇睡沙發,要麼下一次彆想出去了。”

馬小天滿是無奈。

“當然了,還有第三個選擇,要麼咱倆就分手。”

“彆彆彆,分手肯定是不行。”

“那在我吳冬晴這裡,就得守我的規矩,你彆和肖宇浩學。知道嗎?”

“我不可能成他那樣,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我聽。”

“那你睡沙發吧,不許睡彆的臥室,就睡沙發!”

馬小天“嘿嘿”一笑,抬手敬禮。

“遵旨!”

吳冬晴一看馬小天這個樣子,臉上閃過一絲小幸福,對於她來說,這纔是她最想要的。

她上前一步,環住了馬小天的脖頸,親吻馬小天。

撲麵而來的香氣,馬小天慾火焚身,當即摟住了吳冬晴……

——————

錦城。

一個身影,鬼鬼祟祟地出現在了錦廟外。

他抬頭環視四周,發現周邊無人,縱身一躍,翻身就跳入了錦廟之中。

王梟在錦廟東繞西繞,接連翻了三道牆,翻到了錦廟的內院。

這個時候,錦廟的所有人員都已經睡著了。

王梟走到了內院的衛生間邊,找了個不起眼的黑暗角落,當即就坐下來了。

他叼著煙,也不敢點,就這麼等著。

大概足足等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

一名錦廟的僧人打著哈欠,從宿舍內走出,奔向這邊的衛生間。

王梟當即站了起來,藏匿在了周邊。

等著這名僧人從衛生間出來,迷迷糊糊正要回到宿舍的時候。

王梟突然從後麵衝出,捂住了他嘴的同時,掏出匕首就對準了他的脖頸。

這名僧人最多一米七左右的身高,非常瘦,在王梟的麵前,就像是一個小雞子。

王梟把其直接拖到牆邊角落陰影處,上前“啪啪”的就是兩個嘴巴。

“睡醒冇有?”

月色之下的王梟,凶神惡煞,手上的匕首,散發著奪目的寒光,

僧人滿臉恐懼,瞬間精神了許多,趕忙點了點頭。

“你隻要老實地配合我,我絕對不會傷你分毫,聽見了嗎?”

僧人繼續點頭。

“和我說說你們錦廟廟主的家庭情況,父母親人,有冇有老婆孩子之類的。”

僧人愣了一下,上下打量著王梟。

“我給你三秒鐘的時間考慮。不說,我就送你去見上帝!……”

——————

在距離錦鎮第二集團軍駐地不遠的區域。

有一座規模不小的溫泉度假村。

是一位錦城頗有名望的老闆開發的。

這裡價格昂貴,普通人根本來不起!

第二集團軍負責維護溫泉度假村的治安。

在度假村內一幢豪華的彆墅內。

馬無敵泡在私人溫泉池內,叼著雪茄,吞雲吐霧,腦海當中思索的,都是王梟剛剛的那番話。

他的心裡麵越來越不踏實。

說實話,他和王梟之間並無交情。

唯一的交集在於當初刀會的事情,王梟幫了他大忙,他欠王梟個恩情,僅此而已。

現如今王梟突如其來的給他來了這麼一套,他心裡麵也犯嘀咕,到底是真還是假。

若是真的,事情可就麻煩了。

萬一是假的呢,可是王梟為什麼要和他說假訊息呢。

再三思索,馬無敵還是拿出電話,嘗試著打給了李陽,電話那邊一直顯示關機。

他把電話打給了城主府特種守備隊的隊長劉誌傑,電話那邊也是顯示關機。

這是這麼多年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李陽因為是錦城城主,所以從來不會關機,甚至於連調靜音,震動都不會,生怕會耽誤要事。

劉誌傑負責城主府的安防工作,更不會關機了。

馬無敵當即從池子裡麵起身,眼神閃爍,沉思了片刻之後,他又坐了下去。

畢竟是錦城第二集團軍總司令,雖然常年駐防在外,但在城主府還是有很多關係不錯的熟人。

他先後撥通了五個電話,三個位高權重,兩個是自己曾經的下屬,不顯山不漏水。

但是冇有一個打通的,皆顯示不在服務區。

馬無敵皺起眉頭,內心已然近乎相信了王梟說的話。

這也是一個老江湖,抬頭環視四周,悄聲悄語地起身,他這次把電話打給了錦虎特戰隊的隊長張放,琢磨著讓張放直接帶人過來接應他。

但是讓他做夢都冇有想到的,那就是張放的電話居然也關機了。

張放跟在馬無敵身邊二十餘年,電話從未關過機。

這一刻,馬無敵的內心,是真正開始有點慌亂了,他立刻又把電話打給了身邊數個絕對心腹。

電話那邊皆顯示關機。

馬無敵算是徹底坐實了王梟的話,他滿臉憤怒,咬牙切齒。

“狗日的李鑫,你個褻瀆神靈的畜生,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他回頭看了眼房間內戒備站崗的士兵,已經不清楚,誰還可以信任,誰不可以信任了。

眼神閃爍,沉思了片刻,馬無敵一頭紮進了溫泉池內。

雖說這是個私人溫泉池,但是規模真的不小。

他從池內一口氣憋到了另外一頭兒,悄悄探出腦袋,發現房間內並無異樣。

看準空檔,馬無敵一個翻身,連帶著從地上打了兩個滾兒,就滾到了牆邊。

這裡剛好是一處盲區,馬無敵渾身上下都是水與土混合而成的泥,隻穿了一條泳褲。

樣貌極其狼狽。

此時此刻,他已經顧及不了那麼多了,他踩到一邊的花池邊緣,縱身一躍,翻到牆邊。

身下數名荷槍實彈,巡邏放哨的士兵,正在來回走動。

他們的目光都在正前方,並未注意自己的身後,以及頭頂。

馬無敵從牆上趴了一會兒,眼瞅著巡邏的隊伍從自己下方走過。

他立刻翻下牆,速度極快地躥入了一側的樹林之中。

剛剛進入樹林,不遠處又是一隊人巡邏而至!

馬無敵來不及躲閃,看了眼正前方的一處外部溫泉池,大吸一口氣,直接鑽進池中。

馬無敵有一支規模不大,人數不多的警衛隊,隊內皆是好手。

二十四小時形影不離,貼身保護馬無敵的人身安危。

在彆墅外戒備的,都是馬無敵帶來的精銳士兵。

在彆墅內戒備的,就是馬無敵警衛隊的特種兵。

彆墅房間門口。

一名小隊長帶著數名警衛隊的特種士兵進入。

值班隊長有些詫異。

“你們怎麼來了?”

“有點急事,需要馬上向司令彙報。司令呢?”

都是一個隊的,大家彼此之間太過熟悉,值班隊長未起任何疑心。

“事情嚴重嗎?”

小隊長神情嚴肅,點了點頭。

“錦城恐怕是要變天了!”

值班隊長瞬間瞪大了眼睛,滿臉的驚愕,他趕忙抬手指了指溫泉池。

小隊長抬手一揮,一行人當即奔向了溫泉池。

值班隊長此時此刻有些發矇,正在他胡思亂想,消化這件事情的時候。

小隊長手上赫然之間出現了一把匕首,寒光乍現,鮮血噴濺。

值班隊長捂著自己的脖頸,滿臉驚愕,至死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他身體倒地的同時,他看到了房間內數名戰友,皆被自己人持消聲器手槍射殺。

小隊長第一時間衝到了溫泉私池入口處。

“馬無敵呢?”

這裡一直站崗守衛的特種兵,本來就是他們的人。

“裡麵泡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