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30章 一定做好

-

李鑫嘴角微微上揚。

“馬無敵背叛錦神,背叛錦城,罪有應得!不是我們把他處理掉了,是天譴讓他閉嘴了!”

“放飛戰天鷹,篡權奪位,謀害忠良,背棄信仰。每一條都是死罪。李將軍,回頭是岸啊。”

“你是不是忘記我之前和你說過什麼了?”

李鑫嘴角微微上揚。

“我呢,要麼就不做,我要做的話,就一定會把這個事情做到底,做好他!”

“更何況,我為什麼要回頭啊?其實我早就看不慣錦廟了。我們偌大的一個錦城,憑什麼輪到你來做主啊?你天天從這誦誦經,磕幾個頭。就可以超凡脫俗了?憑什麼啊?”

“我們錦廟從來冇有想過,也從來冇有過,要做主錦城,我們也從未乾涉過錦城任何事物。我們唯一的職責,那就是為錦城百姓祈福,為錦城祈福!”

“但是每一屆城主,都需要你們點頭啊。你們不點頭,這事兒就成不了啊。這還不算掌控?”

“之所以需要我們點頭,這也是老祖宗留下來的規矩,這是錦城人的傳統,更是錦神的使命,為的,就是不讓錦城落在你們這些野心勃勃,狼貪虎視之徒手中!”

“錦城若是落在你們這樣的人的手上,前途渺茫,時日不多了啊!哎!我有罪啊!”

廟主滿臉愧疚,麵對錦神神像,磕頭慚愧,言語之中滿是自責。

李鑫聽著他的一言一行,並未有任何生氣的樣子,愣是等著他自責完了,這才緩緩開口。

“行了吧,贖罪贖完了吧?那我們可以最後覈對一番明天的進程了吧?”

廟主麵露糾結,並未應答。

李鑫輕輕的拍了拍手,周帝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個ipad,擺放在了錦廟廟主的麵前。

打開ipad,裡麵是一段視頻。

廟主的父母,兩個兒子,兩位兒媳婦,還有五個未成年的孩子,坐在一起。

他們被要求著擺出各種各樣的姿勢,看起來像是在拍攝全家福。

但是所有人的臉上,都冇有任何喜悅的表情,取而代之的,確實發自內心的恐懼。

看著這視頻,錦廟廟主頓時之間氣得渾身顫抖,他攥緊拳頭,咬牙切齒。

李鑫的言語之中,充滿恐嚇威脅。

“讓一個人死亡的方式有很多種,但是死亡,並不是最好的懲戒方式。”

“我有無數辦法,讓他們所有人,生不如死!請相信我,我的手段,會持續不斷地重新整理你的認知,對於我來說,他們每個人的每一個身體部件,都是可以遊戲把玩的工具!”

瞄準突然轉身,抬手耗住了李鑫的脖頸,他怒目圓睜,咬牙切齒,呼吸急促,幾番想要開口,卻不知道開口說什麼。

李鑫則相當的平靜,他微微一笑。

“我知道你是一個性格倔強,有底線,有原則的人,我真心希望你可以堅守你的底線,堅守您心目中錦神的原則,不要被我威脅利用。”

李鑫手指麵前的錦神像。

“知道嗎,其實現在你的處境,也不過是錦神給予你的考驗而已,捨身成仁吧,如何?與我同歸於儘啊,代表錦神懲戒我啊,哈哈哈哈!”

李鑫一邊說,一邊看向周帝,聲音冷酷,語調猙獰。

“褪去他們所有人的衣物,從即刻起,不允許他們再穿衣物,不允許他們用手吃飯,他們完全可以選擇不吃。”

周帝點了點頭,轉身就要走,在周帝走到門口的時候,廟主突然鬆開了李鑫,雖然他一千個不願,一萬個不願,但是終歸是抗不過這一關。

“我對錦神發誓,你們膽敢碰他們一根頭髮,為難他們一絲一毫,明天,我們就同歸於儘!”

李鑫輕輕一抬手,周帝停了下來。

李鑫不緊不慢地給自己點著了一支菸。

“如果你一切都配合,他們絕對不會受到任何為難,但你若是不配合,那他們一定會生不如死。所有的一切,全都在你。我左右不了的。”

李鑫“嗬嗬”一聲。

“廟主,我們現在可以商量一下,明天的具體過程了吧?”

錦廟廟主百般不願,強忍著憤怒,最後還是閉上了眼睛,一副認命的樣子。

李鑫言語之中充斥著嘲諷。

“不是一切為了錦神,一切為了錦廟,一切為了錦城人民嗎?說到底,最終不也是抗不過自己的自私自利嗎?所以,冇有什麼好裝的,你我,都是一樣的貨色,桀桀桀~”

再次與廟主覈對了明天參拜日的所有流程之後,李鑫與周帝二人乘車返回城主府。

坐在車上,李鑫簡單明瞭。

“明天參拜日結束之後,你挑時間過來找他和他談讓他把廟主之位,讓給休的事情。這中間怎麼運作,他知道的。他如果聽話,最好,如果不聽話的話,就弄他的家眷。”

“城主,這麼著急嗎?是不是有點太趕著了?會不會給他逼急眼啊!”

“目的已經達到,逼急眼就做掉他,總之,一步一步,絕對不能給他任何喘息反應的機會。”

李鑫十分聰明。

“你剛剛還冇有感覺到嗎?他現在雖然同意了我們的要求,但是他內心是非常非常牴觸的,而且在他的心目中,配合我們行動所占比,比與和我們同歸於儘所占比,高不了多少。”

“天秤稍微傾斜,這個瘋子就可能真的和我們同歸於儘了。”

“所以我們必須趁熱打鐵,現在控製住他了,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做好,如果不趁著這個時候做好,再後麵或許要出問題的。”

“總之就一點,不惜任何代價,讓他即刻傳位給休。知道嗎?”

“我知道了,城主,這事兒就包在我身上了。”

李鑫點了點頭,突然滿身殺氣。

“待他傳位與休之後,把他與他一家老小,全部解決,不要留下任何痕跡。知道嗎?”

周帝頓了一下,臉上透漏著一絲慌亂,說實話,雖然他已經背棄了信仰,與李鑫站在了一條船上,但是就這樣剷除錦廟廟主,對於他們這些從小接受信仰的人來說,還是很難接受的。

他眼神極其複雜,李鑫全都看在眼裡。他拍了拍周帝的肩膀。

“事已至此,冇有退路,若不剷除他,留著遲早變成禍患!不能留啊。而且,我要剷除的人,不僅僅是他一個。”

李鑫一字一句,簡單明瞭。

“我要把李陽殺成一個光桿司令,確保他再也冇有辦法對我形成任何威脅。所以我們要殺的人還有很多,你拿廟主開開刀吧。連他都下了手,剩下的也就徹底無所謂了。”

“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心理壓力,成王敗寇,曆史是由勝利者撰寫的。待你把所有的一切都做好之後,你就接替空軍總司令趙東的位置。踏實的,錦城未來,是我們的!”

周帝使勁深呼吸了幾口氣,雙手抱拳。

“知道了,城主,我會儘力把事情做好的。”

“不是儘力做好,是一定要做好。”說到這,李鑫話鋒一轉“馬無敵那邊的事情,怎麼樣了”

“我們的人把那一整幢辦公樓都給摧毀了!”

“好樣的,乾掉馬無敵了嗎?”

“第二集團軍與外界完全失聯了,現如今到底是什麼情況,我們也不清楚。”

李鑫眼神閃爍,一字一句。

“我的訊息情報,絕對準確無誤,馬無敵當時與所有心腹下屬就在那幢辦公樓開會。如果你們確實摧毀了那幢辦公樓,那馬無敵肯定完蛋了。還有他的那群死忠下屬,都好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