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楊鋒和秦塔在經過一陣商量之後,臨時改變計劃,打算嘗試通過你們利用豐家逃跑!如果能跑掉,那自然是最好,如果跑不掉,大不了死路一條,他早就做好了準備!”

李輝說到這,把煙掐滅,“嗬嗬”地笑了起來。

“好了,接下來最精彩,最關鍵的地方來了!”

“如何利用你們達到目的呢?其實分成兩個方麵!”

“第一方麵,就是楊鋒出麵,找到你,偽裝身份,獲取你的信任!想辦法幫你解圍,順便考察你和豐笑笑之間的關係是否真的能夠達到生死與共的地步。豐笑笑是不是能為你做一切!畢竟豐笑笑的性格很怪的,他從小到大都冇有朋友,他們也好奇能不能。如果通過考驗了。那就可以繼續,如果不能通過考驗,那就等於計劃失敗了!”

“豐笑笑,就是他們整個行動計劃當中,最重要的一環!”

“楊鋒是怎麼找到你的,你們兩個是怎麼溝通的,這裡麵的事情我不清楚,但是你肯定是清楚的。我說的這些,是真是假,以你的聰慧程度,想必我也不用再說了!”

“豐笑笑不負眾望的通過了考驗。所以,秦塔也改變了對於你們的策略,本來最開始是打算用完之後就剷除,現在就是,想方設法地獲取你們的信任!”

王梟嘴上的煙已經燒完了,菸灰掉落在了他的臉上。

李輝看著他呆滯的眼神,經驗十分豐富。

“下麵,聊聊秦塔是怎麼一步一步獲取你們信任的。”

ps://vpka

shu

“說句良心話,通過對你們這幾個孩子這些日子的所作所為來觀察。想要獲取你們的信任,太容易了!隻要對你們好!你們就一定會不惜一切,肝膽相照!你王梟再聰明,再能算計,也抵不住楊鋒秦塔這些老成精的傢夥!所以被他們利用,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你看看他們把我們整個光輝城搞成什麼樣了。你這樣也不算什麼!”

李輝繼續道。

“秦塔具體是怎麼獲得你們信任的,我不可能完全知道,但是我知道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一小部分!第一點,你母親當初因為吃了藥瓶裡麵混雜的毒藥,去醫院進行搶救的事情,你一定記得吧?”

“你們是不是把投藥者當成狗九了?”

“其實不怪你們,畢竟你們這些人,對於狗九的瞭解並不多。不過你可以隨便找狗九身邊的人打問打問,或者找你身邊的人打問,找馬小天。問問他們,狗九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你自己也是有感覺的,好好品品他的水平。”

“卑鄙,陰狠,不擇手段,敢打敢殺,冇有人性,魏誌坤的一把衝鋒尖刀!這就是狗九。”

“但是他冇有那麼聰明的腦子,也想不出如此辦法來陷害你母親。他也不是那種人啊。”

李輝“嗬嗬”一笑。

“你說他不管不顧,大庭廣眾之下,一槍崩了你母親,這是他的性格!但是如此浪費周章,對付一箇中年婦女,那不是他的性格。這對於他來說,會覺得非常麻煩。你們在他的眼裡,也不是需要他如此小心翼翼才能除掉的對手啊!”

李輝確實有水平,有理有據,字字紮心,他瞬間嚴肅了不少。

“狗九從來冇有安排人在你母親的藥物裡麵摻過毒藥,我仔細審問過麻子,還有不少麻子的下屬,他們不敢和我撒謊的,而且,他們的統一回覆都是狗九纔不會如此浪費周章地去殺這樣一個女人。”

“那麼這個事情就奇怪了,是誰在你母親的藥瓶當中摻雜了毒藥呢?有動機,有機會的,就那麼幾個人。恰好,秦塔就是其中之一!”

“你母親在醫院經過搶救,宣告不治身亡,第一時間就送到了太平間。這是當初你母親被送過去的醫院監控錄像。”

李輝再次打開手機,放在王梟的麵前。

“你仔細看看監控錄像上的時間。”

“你知道太平間冰櫃的溫度嗎?零下十攝氏度。就算是放一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在冷櫃裡也堅持不了多久。更彆提一個體弱多病,隻剩下半條命,又剛剛經曆了衝擊的中年婦女了。”

“接下來更有意思的事情發生了,在你母親剛剛被拖入太平間不久,太平間附近的主要電路發生損壞,這在醫院是有記錄的,當時還有電工去維修。但是當時並未有人檢查屍體。根據我們詳細調查來看,先後不超過兩分鐘的時間,你母親就被秦塔帶走了。”

“他為什麼帶走你母親啊?”

“因為在有效時間內,他能救活你母親。”

“他為什麼能救活你母親?不是說他的醫術有多高超,他們變異人的醫療設備有多先進,相反的,在醫療技術這方麵,他們整體水平確實是遠遠落後於我們的。”

“不過說實話,變異人在外傷醫治這方麵,還是很有水準的,畢竟他們一直是靠身體吃飯的,對於身體的研發已經達到極致。對於外傷治療恢複,很有研究!”

“但是吃了毒藥可不是外傷的問題了。五臟六腑受到傷害,屬於內科了!他們在這方麵並不擅長!”

“那秦塔是怎麼救活你母親的呢?唯一的解釋,那就是毒藥也是秦塔下的。他們有自己特製的解藥,除此之外,神仙難救!”

“這種毒藥不光是秦塔一個人有,他們所有出來執行任務的變異人都會隨身攜帶,如果暴露,可以在第一時間自殺,免受審訊刑罰之苦!”

“包括楊鋒,我們對他進行抓捕的時候,他都已經把藥吞下去了,是我們的人眼疾手快,未等他完全吞下的時候。給他控製住,把毒藥摳了出來。”

“就是這種藥片兒。”

李輝拿出一片兒,擺放在了王梟的手邊。

“如果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黑山蛇,是不是一樣的。”

“這種毒藥成分複雜,我們無法破解!但是根據我們已掌握的訊息線索,那就是吞下這種毒藥之後,會在三個小時之內失去所有生命體征。若是在這段時間,使用特定的解藥救治,可保一命!但是無論如何保命,一定是有後遺症的。”

李輝這句話,再次戳中王梟內心。

“你母親這一段時間的身體狀況如何?是不是比起以前更差了?”

房間內很是安靜,隻有李輝的聲音。

“你們認為秦塔救了你母親,所以你們對他感恩戴德。”

“接下來,秦塔故意提前了執行輝煌大廈的任務,拖住了我們的所有精力,為你們製造便利條件,並且在關鍵時刻,斬殺金鉤幾人,救你們的性命,從而徹底獲取你們的信任!”

“這中間一定還有各種各樣的小故事,小細節。但是其實從你母親和金鉤的事情開始,你們就已經對他坦誠相待,推心置腹了。你們把他當成親人,當成自己的親叔叔。”

“秦塔也感覺到了,所以開始從各個方麵幫助你們提升自己。加深你們的感情。好比你和肖宇浩在西餐廳門口與馬小天的人發生爭執的時候。秦塔就在附近,當時應該還是他打電話提醒你的,讓你們躲過一劫。”

“你們在一起的時間越長,感情越好,隻不過,你們所有的一切,都是真情流露,但是秦塔則不然,他和楊鋒,從最一開始的目的,就是想要逃離光輝城。”

【作者有話說】

城哥打賞加更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