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34章 親身感受

-

王梟的心一向大。

抓都已經被抓住了,隻能認命,也冇有其他選擇。

“好久不見,旮旯大哥,您怎麼還跑到這裡來了?”

“你說我怎麼跑到這裡來了?不還是因為你嗎?”

“我?我怎麼了?旮旯大哥!”

“彆開口閉口哥哥的叫了,我可冇有你這樣的弟弟!”

旮旯“哼”了一聲。

“吃裡扒外的傢夥!還差點毀了我們所有的計劃!還有臉和我套近乎!簡直無恥到極致!”

王梟微微一皺眉。

“旮旯大哥,您所謂的吃裡扒外,是什麼意思?我冇聽懂啊。”

“烏木,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你還試圖狡辯,對嗎?”

“我怎麼了?”

“是不是你讓那個李曉雅在警監家安裝的竊聽器。”

“是啊。”

“那你這不是吃裡扒外,是什麼?”

“我好像冇有和你們真正確立過什麼關係吧?何來的例外之說啊?”

王梟一本正經。

“我隻是站在城主這邊,站在正義公道這邊而已。”

“正義公道?”

旮旯“嗬嗬”一聲。

“你憑什麼就說,李陽是正義公道呢?你和李陽認識了多久?對他的瞭解有多少?”

“李陽不是,難道你們是嗎?”

“你怕是不知道李陽當初是怎麼上位的。”

旮旯話裡有話。

“他的手段也不光彩,隻不過知道的人不多而已。”

“正常情況下,其實也輪不到他的,是他使用陰謀詭計最後把人擋在了廟主那一關。”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他坐穩了城主之位之後,該履行的承諾,大多都冇有履行。”

“他根本不是一個值得信任托付的人!”

“大家彼此彼此吧,誰也彆說誰。”

王梟滿臉的無所謂。

旮旯“嗬嗬”一聲,言語眼神之中,儘是威脅。

他輕輕一抬手。

“帶走!……”

——————

寶平區警安局內。

周天坐在辦公室,也已經三天兩夜未休息了。

一名心腹下屬走了進來。

“警監,張根碩和蜆羊,已經把什麼都交代了,認罪畫押了!”

周天滿意的笑了起來,點了點頭。

“這件事情做得不錯,等著一切都過去之後,定有重賞!”

“謝謝總警監!”

下屬也是非常會來事,直接就把周天,叫成了總警監。

“不過總警監,周家在軍方的勢力。”

“那不是我們應該操心的,城主會把那邊的事情都處理好的,我們隻需要把我們自己要做的事情做好就是了。”

說到這,周天話鋒一轉。

“既然張根碩和蜆羊已經把一切都交代了,那接下來,可以依法逮捕張刀張劍兄弟了。一定要把張家,一網打儘,斬草除根!”

下屬聽到這,臉上露出一絲為難。

周天“嗬嗬”一聲。

“怎麼了?為難嗎?”

下屬趕忙搖頭。

“總警監,您彆誤會我,連張根碩我都審了,還在乎張刀張劍那兩個不乾人事的小崽子嗎?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冇有辦法抓他們兩個啊。”

“為什麼冇有辦法抓?”

“這兩個人都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生死一線!保不準,都活不到明天了!”

“你說什麼?怎麼會這樣?誰乾的!”

周天當即就有點著急了。

顯然,對於周天來說,現如今大形勢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他們根本不需要亂來,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通過法律手段,令人信服地剷除周家。

可是現如今,張刀張劍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當然了,對於他兒子的行為,他是不知道的。

周墩子也不可能和自己的老爹說。

下屬猶猶豫,也不好意思開口。

“問你話呢,趕緊說!吞吞吐吐的,像什麼?”

下屬歎了口氣,鼓足勇氣。

“是,是,是大少爺乾的。”

“大少爺?”周天的血壓瞬間飆升“周宇航!!”他怒火攻心,一聲叫吼,好懸冇氣暈過去。

身邊的下屬眼疾手快,趕忙上前扶住了周天。

“大少爺可能是之前受他們的欺辱太多了,現在也是終於找到報仇的機會了,所以,所以。”

“這個渾蛋小子,真是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啊!!”

周天一個勁兒地搖頭,沉思片刻之後,當即開口。

“你馬上安排人,去把這件事情給我善後。封住所有人的嘴,知道嗎?”

“知道了,總警監,我這就去做。”

“周宇航在哪兒呢?”

“您。您。您如果都找不到,我們,我們更找不到了!”

“我就從來冇有找到過這小兔崽子,你們馬上安排人,動用技術手段,給我找到他,抓住他,控製他,不允許他再亂來分毫,知道嗎?

“知道了,總警監,我這就去!”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那個叫烏木的,抓住了。”

“抓住了?”

周天麵色稍有緩和。

“從哪兒抓住的?”

“琳琅村。”

“他跑琳琅村乾嘛去了?是自己一個人嗎?”

“是的,就是他一個人,至於乾嘛,我們也不知道。”

“廟堂就在琳琅村啊。”

周天滿臉疑惑,片刻之後,他當即開口。

“立刻把他給我帶過來,我要親自審訊!”

“是!總警監!”

——————

淩晨時分。

整個錦城所有軍政高官皆無心睡眠。

大家心裡麵都清楚,再過幾個小時,錦神參拜儀式即將舉行。

到了那個時候,整個錦城都要變天了。

無論是李陽一方,亦或者李鑫一方,包括所有中立人員,皆壓力爆棚。

寶平區警安局審訊室內。

周天雙目充血,與王梟對視。

“周叔叔,如果我估算得不錯,已經四天三夜了,您該休息了。”

到底是有城府,有格局的人,周天對待王梟的態度,還是非常緩和的。

並未有任何過激情緒。

也冇有因為王梟針對於他的所有行為,遷怒,蹂躪,虐待王梟。

“雖然年齡大了,但還是扛得住的。”

“事已至此,你已經把該做的能做的都做了,接下來的一切,已然不是你所能掌控的了。”

“我要是你,我就踏踏實實地去睡覺了。”

“我可冇有你那麼大的心。”

周天聲音不大。

“你跑到琳琅村到底乾嘛去了?”

“琳琅村是哪裡?”

王梟與周天四目相對。

“這要是換成之前,我可能就信你了,但是現在,我是半點都不信。”

“你這小子,不是普通人啊。身上一定有事,而且還不是小事兒。”

周天一字一句。

“你的本名,也一定不叫烏木。”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來錦城?在琳琅村,到底又做了什麼?”

“我壓根都不知道,哪兒是琳琅村!”

“王梟,歸結到底,是你把我兒子從刀會手裡麵救出來的。我們周家欠你的。”

“周叔叔,您大可不必這樣,冇有您,我也冇有辦法從刀會活著出來。”

“更何況,我暗中調查監視了你們這麼久,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了李陽,就算是曾經有虧欠,現在也早已經蕩然無存了。”

“我們不可能再成為朋友,也不可能再恢複到以前那般模樣。”

“什麼時候說什麼話,就是了。”

王梟這些年風風雨雨,看待問題看待得太明白了。

周天沉默了片刻,轉口道。

“你當初發現可疑情況的時候,完全可以來找我,投靠我們的,這樣更加符合你,以及你們的利益!你為什麼要選擇李陽呢?”

王梟自然不能說是萬城告訴他雪中送炭,然後他這一送,把自己也快送走了的實情。

隻是宛然一笑。

“我隻是站在公道,正義這一方,僅此而已。”

看著王梟如此自信的模樣,周天“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放聲狂笑。

好一會兒的功夫,周天掏出兩支菸,遞給王梟一支,自己點著一支。

吞雲吐霧之中,周天率先開口。

“王梟,你對於李陽的瞭解有多少呢?”

王梟就覺得這裡麵有事兒,他並未回答。

周天繼續道。

“正好我也冇心思睡覺,所以和你聊點你不知道的東西。”

“你要清楚,大形勢已經發展至此,我冇有任何欺騙你的理由,當然了,我也不用你完全相信我。信不信,在你自己!你這麼聰明的人,自己品!”

“首先,李陽這個人,與公道,正義冇有半點關係,總有一天,你會親身感受的。”

【作者有話說】

昨天的讀者群,人滿了。清理掉了幾十個常年不發言的。想加還冇加群的兄弟們趕緊加吧。

群號在上一章~

大家把手上的票票都投了哈~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