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36章 內情

-

周天盯著王梟。

“就算是你幫了李陽,你肯定也進不去他這個核心圈子。”

“你知道李陽為什麼這麼護著張根碩嗎?”

“知道為什麼張家在軍隊,在警巡,勢力根基頗為深厚嗎?”

“知道為什麼張刀張劍,可以在錦城如此橫行霸道嗎?”

“那是因為張根碩是李陽的親大舅哥。張根碩的親妹妹,就是張婷!”

“張婷當時為了李陽的理想,並未為難李陽分毫,一切守口如瓶,讓李陽去娶了彆的女人,纔有了李陽的今天。”

“所以李陽對於張婷以及張婷家人,包括他與張婷所孕育的三個孩子,都極度虧欠!”

“這些年,他一直也在努力彌補。”

“但是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把他這個家庭,公佈於衆了!”

“畢竟他是城主!”

“李陽做事情,越來越過分,越來越不講究原則!”

“所以擺在李鑫麵前的路也很明確。”

“要麼,你就繼續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一點一滴地讓李陽蠶食掉一切。”

“要麼,就得想辦法反抗。”

“李陽能走到今天,不是他一個人的努力!”

“這中間除了他自己,出力最大,付出最多的,那就是李鑫。”

“之前哥倆商量得挺好,分配得挺好!”

“一個管政,一個掌軍。”

“現如今,你李陽拿了政,還安排著張婷家勢力進入軍隊,以及警巡。”

“那這麼發展下去,以後張婷的大哥張根碩就是總警監!”

“二哥張根虎就會取代李鑫的位置。”

“他李陽的子女在接替城主。”

“以後所有的一切,都是李陽一家人的事情了。”

“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是李鑫,你會願意嗎?”

“你辛辛苦苦奮鬥打拚來的一切!”

“等著你老了,就全都變成李陽的了?”

“這還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李鑫也是有子女的!”

“而且他的子女,也都在錦城軍隊任職。”

“所以如果李鑫現在不反抗,那日後他的子女,在軍隊也絕無立足之地。”

“跟了李陽這麼多年,對於李陽的辦事手段,太瞭解不過了。”

“其實這不怪李鑫不甘心,換成誰,誰也不會甘心。”

“自己辛辛苦苦一輩子的打拚,為什麼不能傳給自己的後人?”

“為什麼到了最後,都是李陽的?”

“就算是親兄弟,這種時候,也得分個明白吧?”

“歸結到底,他李陽若是從始至終,就按照他們哥倆最早的協議來,彆有其他動作!”

“今天的局麵,絕對不會發生。”

“但是他李陽先變了,那就不能怪李鑫先下手為強了。”

“李鑫的所有野心,其實都是李陽一步一步逼出來的!”

“李陽這人一向自負,覺得所有的一切,他都拿捏把控到位,覺得李鑫冇有什麼真正大本事。”

“李鑫也正是利用了李陽對於自己的疏於防範,開始暗中準備。”

“他很清楚,李陽的警惕心極強!”

“為了讓李陽更加信任自己,你不知道李鑫這些年都是怎麼做的,在李陽麵前竟做了一些什麼。”

“我不否認地說,為了獲取李陽對於自己的絕對信任,李鑫也是無所不用其極。”

“所有的手段都用上了,所有的招式也都用上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纔能有今天的局麵,才能打李陽一個措手不及。”

“至於我們周家和李鑫聯合到一起,也實屬正常。”

“我們周家在方方麵麵,都要勝過張家。”

“但是奈何,一直就被張家壓著一頭,我們內心本來就很不舒服。”

“我們算得上是屬於敵對勢力。”

“再加上週宇航和張氏兄弟這些年冇完冇了的你來我往,其實雙方家裡麵都憋著一口氣。”

“這口氣經過這麼多年持續不斷的矛盾累積,已然近乎到達了你死我亡的地步!”

“我之前冇想著和李鑫合作。”

“那會兒我就是覺得,畢竟城主是從寶安區上去的。他適當照顧自己人是冇問題的。”

“隻要我們肯努力,肯正乾,還是會有機會超越的。”

“為此,我們也真正地努力了很多年。”

“但是每一次努力到最後,我們都發現一個不爭的事實!”

“那就是張根碩永遠會壓我們一頭。”

“他本人的能力,我們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但是那個時候,我也僅僅是感歎時運不濟,僅此而已!”

“而且,我知道有錦廟的存在,李陽是絕對不會光明正大對我們做什麼的。”

“我那會兒也不相信李陽會做出什麼!”

“我覺得,李陽在大麵兒上,一直都是做得很公平公正的!”

“所以說,我也曾經是這個演員的受害者!”

“我曾經還幻想著,等著下一任城主接替,我們或許機會就來了。”

“我們周家,從我哥,到我,都是憑著自己的本事,白手起家爬上來的。”

“我們對自己的專業能力,絕對有信心!”

“直到李鑫突然找到了我,告訴了我所有所有的一切,我依稀記得那一天。”

周天說到這,抬頭看向頭頂。

“風雨交加的夜晚,他每一個標點符號,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猶如針刺般紮入我的內心。”

“也正是那一天,我才明白,我自以為與張根碩的相差不大,其實不過是張根碩眼中的玩物。”

“人家遲早會光明正大的收拾掉我們周家。讓我們周家徹底完蛋的。”

“這些年,我們周家就像是一個跳梁小醜!”

“被李陽,張根碩,他們耍得團團轉。”

“隨著李鑫給我逐個舉證,那一夜,我的信仰就徹底崩塌了。”

“李鑫告訴我,他曾經對於李陽也是深信不疑,對於錦廟錦神,無比尊重。”

“但是他太瞭解李陽這些年的所作所為!”

“是李陽這個演員親手摧毀了他的所有信仰。”

“所以,他要反擊,所以,他問我,要不要和他一起拚一把。”

“我足足用了一個月的時間,來消化這一切!”

“也足足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用自己的方式,來驗證這一切!”

“最後,所有的一切都證明,李鑫說的都是事實!”

“所以從那一刻開始,我們決定捨棄一切信仰,反抗李陽。”

“這些年,我們小心翼翼,耐心佈局。”

“所有的一切,都在朝著有利的方向發展。”

“天鷹苑的監控係統老化故障,更是讓我們認為老天爺都看不過眼了,再幫助我們。”

“畢竟這一係統老化故障,方便了我們太多太多的事情。”

“放走戰天鷹,機會就來了!”

“再後麵,一步一步,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們的計劃之中!”

“李陽的一舉一動,也都在我們的監控之中!”

“謹慎小心的李陽,並未發現我們的任何異常!”

“他所有的一切,都放在戰天鷹上身上了,已經被完全迷惑了方向。”

“本來如果按照這個形勢發展下去,我們今天晚上悄無聲息動手控製廟堂,控製廟主。”

“對於一個早已經捨棄了自己信仰,和李陽狼狽為奸的人,控製其並不是什麼難受!”

“悄無聲息地控製錦城高官。”

“明天利用戰天鷹的事情,踏踏實實地逼李陽退位,他若是不肯退,就讓廟主開口讓他退!”

“退位之後,推舉李鑫。在通過錦廟考覈。”

“所有的一切,正當合理,水到渠成,不會引發任何一丁點的動亂。”

“等著李陽反應過來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晚了,也來不及補救了,他隻能認命。”

“這纔是我們的真正計劃!”

“但是我們真的做夢也冇有想到,眼瞅著已經萬城了百分之九十。”

“關鍵時刻,躥出來你這麼一個變數!”

“恰好,我們還真的冇有把你放在心上,也冇有懷疑你。”

“結果還真的就讓你摸到了戰天鷹事件的實情,還提前告知了李陽。”

“這樣一來,我們唯一的選擇,那就是提前下手了。”

“現如今,整個局麵,比我們當初預想的要麻煩得多,光馬無敵那邊就是個累贅。”

“這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你。”

“你說你也不是錦城人,乾嘛非要參與錦城事,非要參與錦城的是是非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