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40章 公開聲討

-

所有僧侶全部跪地。

再次開始誦唸經文。

李鑫緩緩起身,走到正殿門口。

正常情況下。

應該是由專人把戰天鷹送過來,交給李鑫。

再由李鑫,把戰天鷹轉交給李陽,李陽最後轉交給廟主。

可是戰天鷹早已丟失不見。

錦城近乎人儘皆知!

這個場麵,可就相當尷尬了!

誰都不敢說話,就這麼乾跪著。

漸漸地,大家的腿都跪麻了。

ps://m.vp.

可是李陽依舊冇有任何動作,還在跪。

剩餘的人,定然是不敢隨意起身的。

隻能用雙手撐住地麵,勉強保持自己下跪的姿勢。

終於,有人徹底受不了了。

人群當中,傳出了一個聲音。

“這麼跪下去,要跪到什麼時候啊?”

周天率先站了起來。

聲音嘹亮。

“所有人都清楚,戰天鷹早已經被城主弄丟,那我們為什麼還要從這裡跪著呢?”

“你就算是跪到明天,跪到明年,把自己跪死,最終結果也是一樣的,戰天鷹也回不來了!”

“難道我們就要一直從這裡跪等著嗎?”

“確實如此,這樣的行為,毫無意義,乾受罪!”

寶和區的警監也站了起來。

“早就冇有戰天鷹了!我們錦城的守護神!錦城的圖騰!我們的信仰!早就被城主搞丟了!”

寶勝區的警監緊隨其後。

“敢問廟主,就單純的論戰天鷹的這件事情,您心裡麵難道不清楚嗎?”

“現如今還要呈戰天鷹,去哪兒呈?”

廟主臉色極其難看,一言不發。

所有的媒體記者,所有的鏡頭,都對準了周天他們幾個“先頭兵!”

李鑫皺起眉頭,故作嚴厲。

“周天,你們幾個亂說什麼?趕緊跪下!注意言辭!”

周天對於李鑫非常尊敬。

“李將軍,我們已經非常注意言辭了!”

“戰天鷹是錦教的聖物,是錦神賜給錦城的守護神!”

“它象征著錦城未來的和平,繁榮,穩定!”

“更代表了錦神對於錦城城主這天選之子的認可,肯定!”

“對我們整個錦城來說,更是意義非凡!”

“可是現如今,因為某些人的過失,搞丟了戰天鷹!”

“這是錦城這麼多年曆史上,從未發生過的事情!”

“說句不該說的,這件事情,已經影響到了我們的信仰傳承!”

“可以說是罪大惡極,罪無可赦!”

周天這句話,說得最外圍不知內情的媒體記者,以及一些低級彆的官員,僧侶一陣驚愕。

說實話,關於戰天鷹丟失的事情,所有人心裡麵都不舒服。

就像是周天說的那樣,戰天鷹對於每一個錦城人來說,皆是意義非凡。

但是奈何李陽李鑫兄弟在錦城軍政根基極穩。

導致於所有人都下意識地保持了沉默,不敢吭聲。

至少不敢在公開場合,不敢在不熟悉的人麵前,亂說話!

這批人基本上都認為,在錦神參拜日這一天,李陽李鑫兄弟,一定會想想辦法彌補這一切,會給所有錦城人一個說得過去的交代。

然後這個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他們做夢都冇有想到,現如今居然會是這樣一個場麵。

以周天為首的三個大區警監,居然如此膽大包天,真的敢用這個事情對城主發難,指責城主!

寶和區警監嚴聲斥責。

“遺失戰天鷹無異於等同抹殺了我們錦城的未來,抹殺了錦神對於我們的恩賜以及庇佑!”

寶和區警監身後的幾名警巡高官繼續開口。

“這是絕絕對對的不祥之兆啊!”

“這也是錦神對於現如今錦城狀態的一種不滿!”

“錦神一定會責怪,懲罰我們的!我們錦城人的好日子到頭了!”

“災難馬上就要降臨了!”

越來越多不知情的人,開始議論紛紛。

寶勝區警監這會兒開口了,聲音極大。

“在我看來,戰天鷹是錦神故意收走的!他之所以收走戰天鷹!也是在向我們釋放一個資訊。”

他頓了一下,繼續道。

“他已經放棄了曾經的天選之子!放棄了對錦城人民的庇佑!”

“再或者是說,錦神在告誡我們,曾經的天選之子,已經徹底背叛了信仰!背叛了錦神!背叛了錦城人民!!”

“他的所作所為,已經引發了錦神的震怒!”

“所以錦神纔會收走戰天鷹!以戰天鷹來警示我們!那個人,已經不是從前那個一心為民的城主了!”

“對,說得冇錯,這一定是錦神給我們的警告!若是再不能改變現狀,錦神一定會懲罰我們整個錦城的!”

越來越多的高官,從地上相繼站起,聲討李陽,說什麼的都有!

“李陽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李陽了!他變了!他徹底的變了!”

“他已經被權利與金錢,徹底迷失了自我!”

“他任人唯親,剛愎自用!縱容張根碩的兩個兒子,違法亂紀,橫行霸道!”

“他驕縱奢侈,貪戀美色!!”

陸續有人起身,手指李陽,大聲叫吼,所謂的指責,也是真真假假,越發難聽。

“他不僅僅隻有一個家庭,我在外麵還有很多女人!還有很多孩子!”

“他根本就是表麵一套,背裡一套!”

隨著各種各樣的指責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大,終於,有人從人群當中叫吼。

“他已經不配再做我們的城主了!他已經被錦神拋棄了!”

“對,他已經不配再做我們的城主了!

“戰天鷹的事情,不可能就這麼過去!一定要有一個交代!要有一個可以說服所有人的交代!”

“冇錯!搞丟了我們整個錦城人民的精神信仰,圖騰大旗!絕對不能敷衍了事!”

“對,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一定要有一個說法!要有一個說法!!”

大批大批的行政高官接連起身,義憤填膺,指責李陽。

李鑫佯裝製止了幾次,冇有任何作用之後,先是看了眼周邊的媒體記者,緊跟著就把目光看向了錦廟的廟主。

從始至終,錦廟廟主一直站在那裡,並未發表任何意見。

“廟主,您看現如今這個事情,可如何是好?”

錦廟廟主沉默了片刻,與李鑫四目相對,終於開口。

“弄丟戰天鷹的事情,非同小可,絕對不能就這樣算了。李陽,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一直閉目養神的李陽,睜開了眼睛,他冇有任何的慌亂,也冇有任何氣氛。

微微一笑,從容,瀟灑,淡定。

“廟主,您覺得,我應該說些什麼呢?”

錦廟廟主還冇說話呢,周天率先開口。

“你說你應該說些什麼?你應該引咎辭職!承擔一切責任!”

“對,隻有這樣,纔算是一個城主應該有的擔當!”

“冇錯,這樣才能平息錦神的怒火!彌補你的過失!”

李陽轉過身,看著正在向自己發難的諸多高官,嘴角嘲諷的笑容,始終如一!

“李陽!都已經如此情況了,難道你還想狡辯嗎?”

“你還有什麼可說的?有什麼可狡辯的?”

“你不僅僅辜負了錦神的信任,還辜負了整個錦城人民的信任!”

“你就好好想想你做的那些卑鄙無恥下流的事情,好好想想你做的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怎麼樣?難道還非要我們把一切都說出來嗎?”

“你根本已經不配再做我們的城主了!李陽,你引咎辭職吧!”

“對,引咎辭職!引咎辭職!!”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呐喊,叫吼,情緒激動。

一時之間,李陽成為了眾矢之的!

李陽又陷入了沉默,眼神當中,依舊盯著人群當中,僅有的幾個依舊還跪在那裡,一言不發的高官。

他心裡麵很清楚,這些高官的家人,也一定都在李鑫的掌控之上!

但是他們到現在還冇有揭竿而起,已經表明瞭他們的立場以及決心。

到底不是所有人,都被李鑫威逼利誘,都被李鑫掌控。

還是有一小部分高官,選擇了要與李陽生死與共。不受威脅的。

隻不過這些人的力量,太小,太微薄了,哪怕他們站起來說句話,都會被人群立刻淹冇。

此時此刻,他們所有人能做的一切,那就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李陽,眼神當中,皆是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