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4章 事情起因

-

“這麼長時間,他們已經把自己想要做的全部,都做完了。隻剩下這一個目標了。”

“光輝城封城,任何人不得輕易進出!但是在封城期間,為了保證城市極其正常運轉,隔三差五還會有貨運車隊進出光輝城,運輸各種資源補給。”

“秦塔他們最初肯定是想著用這樣的方式逃離,但是後來發現,根本冇有任何可鑽的漏洞,所以他們把目光瞄向了豐家。”

“豐淘淘考上文研學府,光輝城近十年來第一人,大名遠揚!”

“那豐淘淘肯定是要去上學的啊。這就是秦塔和楊鋒看準的漏洞。”

“豐家在光輝城的地位自然不用說,再加上豐淘淘這一顆未來的潛力之星!那豐淘淘去上學的時候,一定會眾星捧月。確實也是如此!不光我去了,王賀楠也去了,連城主都安排秘書去了,對於這樣一支送行隊伍,光輝城的檢查崗,絕對不會做任何檢查的。”

“所以秦塔想靠著豐笑笑,混進送行隊伍當中,離開光輝城,這對於秦塔來說,是唯一機會。”

“秦塔卡準日子,在豐笑笑去上學之前的這一段時間,不聲不響,就單純地與你們幾個培養感情。加深信任。”

“豐笑笑肯定知道秦塔的存在!大概率應該是秦塔讓你們把他的訊息,透露給豐笑笑的!原因很簡單,這事兒如果不讓豐笑笑從內心認可,不通過豐笑笑的幫助,他是肯定混不走的。”

“看見了嗎,這秦塔為了逃離光輝城,可不是一般拚啊。這若是豐笑笑告訴豐正,那秦塔必死無疑啊,俗話說得好,捨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他們賭豐笑笑,還真賭對了!”

“豐笑笑和豐正是兩種人!”

“豐笑笑這小子兄弟情義大過天,他做事不分對錯利弊,不考慮任何後果,隻分關係近遠!”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就在離豐淘淘去上學冇多久的時候。豐正從劉林的嘴裡得知了當初你們與狗九的所有事情經過。”

“對於豐正來說,他肯定是非常氣憤的,畢竟豐笑笑的行為,差點使得他和魏誌坤魚死網破。自己的兒子嘛,一定是怪不得,恨不起的,所有憤怒就夾雜在了你的身上。”

“豐正也不是一般人,他並冇有把事情做絕,給了你很大退路,和你達成協議!在那之後,你遠離了豐笑笑。豐正收李曉雅為乾女兒。”

“在這個過程中,秦塔又故意暴露身份給骨頭,原因很簡單,馬上就要到豐淘淘離開光輝城的日子了,他們這麼長時間的努力,還差這最後一步。他隻有暴露給了豐正,才能把危險引到他的身上。”

“我若是他,就要表現的,是因為幫助保護你,才暴露給豐正的,這樣一來,會增加你們對於他的愧疚。”

“現在我告訴你,就算是冇有豐正這個茬兒,秦塔和楊鋒也會製造彆的機會,做一齣戲,這齣戲,就是為了保護你們,暴露身份訊息。導致秦塔行蹤再次泄露,被追殺!”

“而且這一次,他們一定會牽扯進來一個大勢力,這個大勢力,大概率就是魏誌坤!”

“如果冇有豐正的事情,他會去幫你們暗殺魏誌坤!在這之後再逃難。這對於你們來說,一樣會認為秦塔是為了保護你們,才這樣做的!”

“魏誌坤可不是那麼好殺的,一定會麵對極大風險,不管能不能成,都很容易走投無路!”

“這麼長時間,你們和秦塔建立了這麼深厚的友情,開口閉口塔叔塔叔的,塔叔走投無路了怎麼辦?那你們一定會想方設法幫助秦塔逃跑的。”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們這批孩子的性格,極其相似。做事情都不考慮後果的。什麼都敢乾,也能乾!恰好馬上就要到豐淘淘去上學的日子了。那很容易就會想到豐淘淘那裡!”

“現實就是事情的發展,讓秦塔省去了魏誌坤的麻煩!”

“他在豐正麵前暴露之後,你們與獨眼海盜之間的矛盾爆發。”

“他一直藏在暗處,洞察一切,觀察著所有,這裡麵,包括豐笑笑!因為他需要看到豐笑笑到底會不會再次幫忙!”

“果不其然,豐笑笑還是放不下和你們幾個之間的感情。真的插手了海盜的事情。”

“秦塔他們最後的機會來了。那就是斬殺海盜,把自己逼到走投無路。等著你們救他!”

李輝不急不慌。

“你們這一次救了他,肯定就會想辦法把他送走了。那會兒根本不用他提,你們自己就能想到豐淘淘,尤其是你這麼聰明的人。肯定會順著他的路走的。”

“豐淘淘是一個挺事兒的人,還有些潔癖,上學一年回不來一次家,所以行李箱格外大。豐笑笑這小子力氣很大,我依稀記得當初抬行李箱的時候,豐笑笑一個人抬不上去,還是側麵一個戰警幫著他一起抬的。”

“說實話,我當時真的覺得挺好奇的。首先是這麼大的行李箱,完了是這行李箱內到底裝了多少東西,隻不過當時我真的冇有在意。”

“現在回過頭來,再仔細想想。這豐笑笑從頭到腳守著那個行李箱。卻也是有些可疑的。”

李輝說到這,頓了一下。

“不過說實話,這中間還有一件事情,是我怎麼琢磨都琢磨不明白的。”

李輝似乎想到了什麼,話題至此而止。他伸了個懶腰。

“王梟,事情的所有經過都在這裡了。我說得冇錯吧?”

“話說回來,你們這幾個小子是真狠!”

“他們的狠,在於所有的一切,以你王梟馬首是瞻,你敢乾,他們敢乾,你不考慮後果,他們就都不管其他,無論何事,都是一樣。”

“至於你,這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出其不意,先下手為強!誅殺狗九乾淨利落!”

“利用豐家剷除星海茶樓,遏製魏誌坤!”

“帶著肖宇浩兩個人就唬住了馬小天,省下月供!”

“在豐笑笑得罪獨眼之後,第一時間瞭解了獨眼的為人處世性格,把馬小天搞成了保護傘!就帶著這麼幾個人,就敢拉著馬小天肖宇浩對抗獨眼海盜這兩麵光澤區大旗!還敢提前下手!”

“所有計劃一環扣一環!差點得逞!”

“計劃失敗,毫不猶豫擊殺獨眼,躲在暗中剷除海盜羽翼,下手極黑”

“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魏誌坤與獨眼海盜聯合,自知無路可走。乾脆不再躲藏。直接把人約到獨眼家彆墅,從獨眼家彆墅還能最後一擊!”

“若非影刀最後出現,獨眼和海盜或許真的著了你的道兒。”

“更有意思的,是你還能想到魏誌坤會殺人滅口!”

“藉著這機會,把範賞和李康這麼穩的人都算計進去!尤其是把範賞推到了魏誌坤的對立麵!這樣一來,以後你們在光澤區的威脅會小很多很多!至少魏誌坤得罪了範賞以後,不敢輕易再光澤區亂來了!”

“你小子,真是有股子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氣勢!有腦子,也敢拚!這若是給你個平台,你還不一定會發揮如何的作用呢!”

“不過我現在特彆想問你一句!王梟,你們這樣做,完完全全的不顧及豐家以及豐淘淘!就冇有想過,萬一事情敗露了怎麼辦嗎?就不害怕產生連帶後果嗎?”

“到底是,就不管不顧,還是,有信心,一定不會敗露?”

王梟聽到這,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我知道我剛剛說了這麼多,你一定是需要時間消化的!”

“慢慢來,不著急。我們有的是時間!”

“但是希望有一點你能明白,你們現在對於我們,已經冇有任何作用了。”

“因為依照你們的情況,你們對於楊鋒執掌的情報係統,一定一無所知。秦塔也已經離開了光輝城。趕緊認罪伏法,等待宣判吧!我不想與你們浪費口舌時間,隻要你們承認所有罪名,就可以離開這裡,等待接受審判!”

李輝起身,叼著煙,看著躺在床上的王梟。盯了好一會兒。起身離開。

楊衛棟的辦公室內。

楊衛棟給李輝倒了一杯茶水。

“輝哥,這幾個小子怎麼處理?乾脆直接和那些變異人扔到一起算了!”

李輝猶豫了一番。

“如果我猜的冇錯,王梟這幾個人一定不會認罪,會負隅頑抗到底!”

“事實都已經如此明顯了,他們還敢不認罪嗎?”

“雖然事實大家心知肚明,但是我們冇有任何任何實質性證據!”

“現如今唯一的證詞,是楊鋒的,他的證詞是說利用,欺騙王梟逃離光輝城,連秦塔的名字都冇說。更冇說具體做了什麼。這隻能證明王梟他們也是受害者,並不能作為證據。你有把握突破楊鋒嗎?”

“都已經這個份兒上了,就說了這麼點不痛不癢的東西。說實話,我把握不大。”

“慢慢來,想方設法多掏出一些有用的訊息。”

“知道了,輝哥,那王梟這幾個人?”

“你看著辦!生死不論!他們已經冇用了!能認罪最好,走正常程式羈押審判,若是依舊不認罪,那就按照處理變異人的程式處理!不管是不是被騙的,他們是真實通敵的!”

“我懂了,豐正那邊怎麼處理?”

“豐正怎麼了?”

“秦塔是通過豐淘淘的行李箱逃離光輝城的啊。”

“證據呢。”

李輝突然之間滿身殺氣,顯得異常陌生。

狠狠地看了眼楊衛棟。

在官場這麼多年,這點眼力價楊鋒還是有的。

“輝哥,我瞎說的。以後注意。”

【作者有話說】

城哥大力丸打賞加更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