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場麵越來越亂,眼瞅著就要完全不可控。

錦廟廟主依舊未吭聲,李鑫明顯有些不樂意了。

但是在這麼多的媒體記者,攝像機前,他也不好表現得過於憤怒。

“廟主,能不能麻煩您,先製止一下混亂的局麵!”

錦廟廟主深呼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他高高舉起玉如意,看向周圍的人群。

“大家安靜,安靜,安靜一下!”

錦廟廟主肯定還是有地位,有影響力的,他這一開口,大家都安靜了下來。

廟主瞅著李陽,隨即開口。

“城主,事已至此,您或多或少,是要給大家一個交代的!”

李陽笑嗬嗬的點了點頭,轉身看向身後的人群,他依舊氣勢磅礴。

“如果我引咎辭職了,誰來接替我的位置呢?”

ps://vpka

shu

“錦城議會和廟主,自然會選舉出來更合適的人選,來接替你的!”

“哦?那我很想知道,你們所謂的最合適的人選,是誰呢?”

下方鴉雀無聲,李陽“嗬嗬”一笑,十分坦然。

“冇事,想什麼就說什麼,反正除了軍方議員,所有議員也都在此了!大家暢所欲言!”

周天神情嚴肅,心一狠,當即開口。

“我個人認為,李鑫將軍最適合接替城主之位!”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寶勝區的警監緊隨其後。

“我也是!”“我也是!”

人群當中,成片成片的議員,開始迎合,整個場麵,完全是一邊倒的狀態。

“對!選舉李鑫將軍做城主!”

“冇錯!選舉李鑫將軍做城主!!”

“李鑫將軍纔是最合適的那個人!!”

所有人都開始振臂高呼!

大家情緒激昂,李鑫的名字,響徹在整個錦廟上空。

李鑫連忙伸手製止,阻止大家不要亂說,但是冇有任何作用,對於李鑫的歡呼聲越來越大。

對於現如今的所有一切,李鑫內心相當滿意。

周天也是看著火候差不多了,連忙伸手,暫時製止了所有人,隨即衝著錦廟廟主說道。

“廟主,您看不如我們現在就舉行投票選舉如何?畢竟家不可一日無主!”

“對,我覺得也冇問題,不如大家現在就舉行投票選舉!正好廟主也在這裡!”

“是個好主意,一切從簡吧!我們就從這裡選!!大家都冇有意見吧?”

“冇有意見!冇有意見!我們就從這裡選!”

所有人都在呼喊,周天再次製止了大家,看向了錦廟廟主。

“廟主,您覺得可以嗎,如果可以的話,那我們就從這裡把新任城主定下來了!”

已經到了這一步,根本冇有任何回頭的機會了,廟主猶豫了片刻,隨即開口。

“既然大家一致同意一切從簡,那我就代表錦廟,破例一次,不走那些繁瑣流程了!”

“凡是未到位的軍方議員,一律視為棄權,其餘人等,可以開始投票了!”

“至於候選者,還是老規矩,四個大區,每一個區出一個候選人!”

“不用了,我們覺得,最合適的人選,就是李鑫將軍了!”

寶和區的區長率先開口。

寶平,寶勝兩個區的區長,緊隨其後。

“我們也覺得李鑫將軍,是最合適的人選,這樣吧,還是看大家意願,不記名投票吧!”

廟主看了眼李鑫。

“李鑫將軍,您意下如何呢?”

李鑫深呼吸了一口氣,滿臉為難的樣子。

“實在不好意思,廟主大人!我李鑫何德何能,居此高位!萬萬使不得!”

“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認為,一切還是按照正常的流程手續來吧!”

“李鑫將軍,您就彆推脫了!家不可一日無主啊!”

“對啊!李鑫將軍!就從這裡一切從簡吧!廟主都同意了,您還有什麼可推辭的!”

“不要推辭了,李鑫將軍!你要解救錦城啊!”

“對啊,李鑫將軍千萬不要推脫!!”

人群之中,再一次產生了巨大的混亂,所有人都在央求李鑫,讓李鑫同意選舉。

廟主眼神閃爍,不慌不亂,緩緩開口。

“李鑫將軍,既然如此,您就恭敬不如從命吧!民心所向不可逆啊!”

李鑫看著周邊的人群,與錦廟廟主,故作沉思許久之後,歎了口氣。

“那好吧。選就選吧!可是現如今已經冇有戰天鷹了,儀式會缺少流程啊,老祖宗的規矩,不能壞了啊,對不對?”

廟主早有準備,抬起自己手上的玉如意。

“雖然戰天鷹已經冇有了,但是玉如意還在,今天,就用這玉如意,頂替戰天鷹吧!相信錦神再上,一定會明白我們的苦衷,一定不會怪罪我們的!”

李鑫深呼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好吧!”

“城主萬歲!”“城主萬歲!!”

人群當中已經有人開始叫吼,歡呼雀躍,不少人都跟著開始迎合。

這些人似乎已經完全遺忘了李陽的存在。

錦廟廟主點了點頭,就在他想要繼續開口說話的時候,發現一雙眼睛,盯死了他。

他與李陽對視,簡單的幾秒之後,歎了口氣,聲音小的隻有他們幾個人能聽到。

“李陽,事已至此,認了吧,你我都無力迴天了!”

“再換句話說,戰天鷹的事情,確實也是要有一個交代的。”

“你這話的意思,就是說,你也要背棄我們這麼多年的友情了,對吧?”

廟主眼神複雜。

“我冇得選。你懂的。我是真的不想這樣,但也是真的冇有任何辦法。”

兩人再次對視。

“對不起了!”

廟主張開雙臂,所有人全都安靜了下來,他高舉手上的玉如意。

“我宣佈,以錦神之名,為錦城另則新主!……”

廟主的言論一套一套,就在他說道一半兒的時候,之前沉默不語的李陽開口了。

“大家都彆著急,先等一下!”

他這一句話,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包括媒體記者。

李陽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領,輕輕抬手,指向遠方。

“大家請向那邊看!”

不遠處,眾目睽睽之下,一名身材窈窕的中年女子,緩緩走入了大家的視線,

女子濃眉大眼,皮膚白皙,櫻桃小嘴,身材凹凸有致。

走路如同帶風,乾淨利落,既有氣場,又有氣勢。

女人韻味十足,極其吸睛。

她的右臂微微抬起!

戰天鷹,赫然站在其右臂之上!

戰天鷹脖頸處的夜明珠,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著不同的刺眼光芒!

萬鷹之神的氣場氣勢,碾壓一切!

整個錦廟,瞬間陷入了死一樣的寂靜!所有人都傻了眼!

這,這,這戰天鷹,居然又出現了!

就單純的遠觀目測這隻變異海東青,就能看出其與其他鷹類的與眾不同。

這種稀有物種,世間罕見!絕非凡物!

不少人在看到戰天鷹的這一刻,當即就跪了下去,五體投地,不敢再抬頭。

周天,李鑫,包括錦廟廟主在內,所有人也都懵了。

周天幾乎是下意識的開口。

“這戰天鷹,一定是假的!”

李陽自信十足,微微一笑。

“這麼多人從這裡看著呢,是真是假,一查便知!”

話音剛落,女子已經走到了門口李鑫的身邊,他把手上的戰天鷹遞給李鑫。

“李將軍,麻煩您把戰天鷹,遞交給城主。”

女子說完,後退一步,目不轉睛地盯著李鑫。

這一刻的李鑫,整個人內心早已經翻江倒海,他不可思議地盯著戰天鷹,仔細觀察了許久。

不得不麵對一個問題,這戰天鷹,是真的。

他強行按壓住內心的所有疑惑與憤怒,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李陽的麵前,按照最早之前的流程,把手上的戰天鷹,遞給了李陽。

麵對這麼多的媒體記者,麵對著直播另外一頭全程的老百姓。

李鑫冇有任何選擇,他重新跪倒在地。

李陽拖著戰天鷹,走到了滿臉不可置信的廟主麵前。

“請廟主仔細檢查一番,是不是咱們錦廟的聖物,戰天鷹!就算戰天鷹有假,夜明珠也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