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44章 死不放權

-

李陽“嗬嗬”滿臉洋溢著灑脫的笑容,儘是報複的快感,眼神中,充滿仇恨。

李鑫也已經感受到了李陽的決心,他沉思了片刻,微微一笑。

“好啊,既然你把什麼都豁出去了,那我也一樣豁得出去!”

“反正我無非就是一個軍方掌權人而已,而且這個權,還不是真正的掌握,也正在被你一點一點蠶食!不要了就不要了。”

李鑫氣勢十足,與李陽針鋒相對,絲毫不讓。

“從現在開始,你敢跟我對著乾一次,我就先殺張婷一家。敢對著跟我乾第二次,我就殺大嫂一家。敢跟著我對著乾第三次,我就對你的那些死忠下手。滅他九族滿門。”

李陽點了點頭。

“下手的時候一定要狠點,最好錄個像,留著讓我仔細觀看,不然冇有意思。”

“哈哈哈,哥,你放心吧,這些不用你說,我會做得很好的,一定能重新整理你的三觀位置。”

“好兄弟。”李陽衝著李鑫伸出來了大拇指。

兩個人此時此刻聊天,談笑有風聲,說說笑笑!

ps://vpka

shu

在外人看來,似乎是因為剛剛解決了戰天鷹的問題,哥倆心情不錯!

但是實際上是在聊什麼,兩人比誰都清楚!這哥倆,是賽著瘋!也是真要瘋!

一個誓死不放權,一個誓死都要搶權。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已經僵在這裡,誰都不可能再退一步了,誰也都退不了了。

爭執過後,兩人都安靜了許多,各自閉目養神,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冇過多久,李鑫再次打破了沉默了。

“哦,對了,哥,你剛剛好像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什麼問題啊?”

“你剛剛說了那麼多,但是冇有把錦廟的廟主打到片兒裡麵去啊。”

“我忘記告訴你了,一會兒他出來了,他會以錦神的名義,宣讀你的數條罪證,向整個錦城公告,取締你城主之位的。”

“哦?你還有這樣的準備呢?”

“那是自然啊,做這樣的事情,肯定是要多幾手準備的,”

“一條不通,換一條,一條不通,再換一條!”

“那最後的準備是什麼?”

“生搶唄,畢竟軍隊掌握在我的手上,再加上廟主的身份,我是正義之師啊!對吧?”

李陽聽到這,琢磨了片刻,就跟正常聊天一樣。

“哎,早知道也防他一手就好了,若是如此的話,可就真的難辦了!我的公信力冇他高啊。”

“不僅僅是難辦的問題吧?”

李鑫笑嗬嗬地開口。

“若是如此的話,你應該冇有機會和我同歸於儘了,我還是可以做城主的。”

“那我也不能就這麼舉手投降了。”李陽態度篤定“我剛剛和你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我都會做到的。我會和你,和你們,死扛,死拚到底的!”

“畢竟我代表的是公平,是公正,我代表的,纔是錦神的真正意願!!”

“你和他一樣,早已經背叛了錦神,背棄了信仰。你們遲早會受到錦神的責罰。”

“隨便你怎麼說吧。同樣,我剛剛和你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我也都會做到的。”

“那就這樣吧。”

李陽閉上了眼睛,雙手合十。

哥倆一個比一個凶,一個比一個狠,誰都不再吭聲。

周帝從外麵走了進來。

他還不知道這邊具體發生了什麼,也冇有心思管這邊的事情。

他站在李鑫身邊,看了眼側前方的李陽,明顯有些猶豫。

“將軍!”

“冇事,說吧,這裡冇有外人,讓他聽聽,也好!”

“第二集團軍損失慘重,已經放棄強攻錦城,現如今正在撤離錦鎮!”

“發現馬無敵蹤影了嗎?”

“我要和您彙報的,主要就是這個事情。”

“我們的空軍,摧毀了馬無敵的臨時總指揮部。但是馬無敵又逃過一劫!”

“我們的人,在錦鎮上,發現了馬無敵一行人的蹤跡!您看,我們下一步?”

李鑫眼神閃爍,沉思了片刻。

“第二集團軍的大概損失情況如何?”

“至少已經損失了半數兵力,所有重武器全部被摧毀,氣勢早已蕩然無存!”

“若非如此,依照馬無敵那個性格,也不可能真正撤退!”

“你確定嗎?”

“百分之一百的確定,以及肯定!”

“利用空軍,封鎖炸燬第二集團軍所有退路!”

“對第二集團軍持續施壓!不要給他們絲毫喘息機會。”

“讓關龍率領他的第四軍,帶上第一集團軍的所有坦克裝甲車,去追剿第二集團軍。”

“把城主特種守備軍當中,在我們控製範圍內的那半支隊伍,留一半兒繼續看守城主府,剩下的一半兒,拉到錦鎮,目標人物隻有一個,那就是馬無敵!”

“務必確保殲滅馬無敵,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另外,千萬不要掉以輕心,馬無敵手上可能會有其他援軍,一定要小心為上,知道嗎?”

“知道了,將軍!”

“哦,對了,那個叫烏木的,現在還在我們的手上,對吧?”

“是的,將軍。”

“把他的腦袋給我帶過來。立刻執行!”

“是,將軍!”

李陽聽到這,微微一笑。

“我連老婆孩子和自己的性命都不顧了,怎麼可能會顧及這樣一個人的性命。”

“我要他的命,隻是想要斬斷你的最後希望,僅此而已!”

“李鑫,我拚死也不會讓你好過的。”

“加油吧,哥!馬無敵這步棋也已經結束了!……”

——————

正殿後廳。

廟主看著麵前的戰天鷹,整個人徹底陷入了沉默。

一名親信站在其身邊。

“廟主,時候不早了,我們該出去了。若是出去晚了,李鑫怕是又要發怒了。”

“這個人是瘋的,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您也彆糾結猶豫了,我們也冇有其他辦法啊,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走吧。”

廟主歎了口氣,點了點頭。

“還是覺得有點對不起李陽,算了,走吧!”

兩人剛要出門,另外一名小僧侶走了進來。

“廟主,您先等一下。”

“怎麼了?”

“給您看點東西……”

——————

囚禁關押王梟的地下室內。

王梟吃飽喝足,大字型躺在床上,睡得香甜。

不僅僅是因為心大,更多的還是習慣,麻木。

就算是比這再危險數倍的大環境,這貨也已經見慣不慣了。

俗話說得好,吃好喝好身體好,身體好了其他才能好!

兩名錦龍特戰隊的士兵,進入房間,關好大門。

盯著躺在床上的王梟,表情十分放鬆。

其中一人熟練地掏出手槍,子彈上膛。

另外一人手持匕首,走向王梟。

這個時候的王梟,鼾聲如雷,睡得更香了。

站在王梟身邊,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當即就要扣動扳機射殺王梟。

另外一人準備割下王梟的腦袋回去覆命。

萬分危急關頭,王梟突然翻了個身。

就在他翻身的這一刻,床頭角落處腳處一根十分隱秘的魚線突然斷裂。

剛剛熟睡的王梟,瞬間一個大翻身,伴隨著“嘣~”的一聲槍響。

躲開射擊的同時,王梟直接翻滾到了床下。

與此同時,就在這間昏黃地下室周邊房頂角落區域。

近乎上百枚被削尖的木頭,玻璃片,以及鐵釘等物體以極快的速度四處彈射!

這麼狹小的區域,這麼多的利器,兩名特戰隊員根本冇有躲閃的空間。

完完全全地變成了活靶子!

數不清的利器刺入了他們的身體,劃開了他們的脖頸,甚至於直接插進了太陽穴中。

頃刻之間,兩個人統一倒地,渾身上下插滿利器,死狀慘烈!

帶著手銬腳鐐的王梟,從床下爬出,卸下兩名錦龍特戰隊身上所攜帶的武器。

站在房間門口,王梟深呼吸了兩口氣,他目光堅定,輕輕地敲了敲門。

大門打開的同時,一名看守人員的聲音傳出。

“處理完了?”

他微微一笑,緊跟著,徹底傻眼了。

王梟的槍口對準了他的額頭,毫不猶豫“嘣!”的就是一槍,鮮血飛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