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直接跨出地下室大門,趁著外麵的兩個守衛還冇有反應過來。

“嘣,嘣!”又是接連兩槍,他迅速彎腰,從守衛身上尋找鑰匙。

樓上客廳,旮旯一行人正在吃飯,聽著樓下的聲響,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

轉身衝入地下室,他們剛剛露頭的一瞬間,王梟就把槍口對準了門口。

“嘣,嘣,嘣,嘣,嘣!”一頓瘋狂掃射。

所有人退到了地下室入口兩側,不敢露頭。

旮旯也在人群當中,他神情嚴肅,正在打算要搏命之際,一顆手雷直接扔到門口。

“大家小心!!!”

旮旯放聲大吼,所有人迅速抱頭往樓上跑,但是一切都晚了。

“BOOM~”劇烈的爆炸聲響,地下室門口區域瞬間發生了坍塌,暫時封鎖了入口。

站在彆墅地下室的大廳內,王梟神情嚴肅。

ps://vpka

shu

他迅速把桌子推到角落,在桌子上迅速搭上了兩個椅子,持槍對準采光井。

“嘣,嘣~”“哢嚓”“哢嚓~”的聲響傳出,采光井的玻璃被打碎。

王梟縱身一躍,踩翻凳子的同時,順著采光井翻出小院。

他剛剛起身,彆墅大門就被推開了,包括旮旯在內,數人衝出。

王梟拔腿便跑,衝到院外護欄,縱身一躍,從地上打了兩個滾兒。

“嘣,嘣,嘣,嘣~”的槍響聲持續不斷。

王梟連爬帶滾,抱頭鼠竄。

“彆讓他跑了!”

旮旯大聲叫吼,所有人員緊追不捨。

王梟的身體素質冇得說,雖然肯定跑不過黑山蛇,但是賽旮旯這些人,還是冇問題的。

雙方之間的距離越拉越大,王梟的速度,越跑越快,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氣一般。

旮旯一看這情況,自知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他迅速調轉方向,衝進另外一幢彆墅小院,順著窗戶靈巧敏捷地爬到頂樓。

他迅速衝到另外一側,居高臨下,盯著正在狂奔的王梟。他掏出手槍,仔細瞄準。

“嘣!!”又是一聲清脆的槍響聲,王梟腰腹中彈,整個人瞬間倒地。

旮旯早就憋著勁兒要乾掉王梟了,現如今直接得到了李鑫的命令,這是周天都無法違抗的。

所以他對王梟,也是真的下了黑手,他繼續瞄準王梟。

“嘣,嘣,嘣~”接連又是三槍。

已經中槍的王梟,在地上接連打滾兒,後背又被旮旯打中一槍的同時滾進了彆墅內的人工湖。

旮旯捂著自己的耳機,十分焦急。

“千萬彆讓他跑了,給我追!”

他迅速翻下彆墅,奔著人工湖過去了。

人工湖麵積不大,水深不到兩米,王梟拚儘全力,從另外一側爬出。

看了眼身後追趕的人群,咬緊牙關,繼續狂奔,先後繞過三處彆墅之後,終於到達小區邊緣。

他幾乎是拚著自己最後一口力氣,翻越圍牆,重重摔到了另外一邊。

也是趕得巧,一名男子走到了自己的車邊,正要上車。

王梟爬起衝到車邊,槍口對準男子,直接把男子拽下車。

剛剛發動車輛,數名警巡也已經翻上了圍牆,他們對準王梟的車輛,立刻扣動扳機。

“嗡~~”的就是一聲,在槍林彈雨之中,王梟的車輛飛馳而出。

因為今天是錦神參拜日的原因,整個錦城居民基本上都集合到城主府以及錦廟附近了。

所以王梟所在的這片區域就冷清得多,馬路上的行人車輛也不多。

王梟一手駕駛方向盤,另外一隻手捂著自己腰腹。

他滿手鮮血,後背也已經被鮮血浸透。

盯著錦城這隨處可見的監控,心情沉重。

突然之間,他感覺到一絲困惑與迷茫。

他很清楚,就算是自己冇有受傷的狀態,他都很難從錦城藏匿。

更彆提現如今這個樣子了,他是絕對不可能逃得掉的。

整個警安局都在周家的手上,旮旯他們追上自己,易如反掌。

自己接下來該往哪兒跑?能往哪兒跑呢?無論跑到哪兒,結果不都是一樣的嗎?

到底也是一個普通人,不可能隨時隨刻,永永遠遠都徹底保持冷靜。

他茫然不知所措,不知該如何是好,少有地產生了絕望的情緒。

伴隨著各種負麵情緒接踵而至。

再加上其身體狀態確實差勁兒。

恍惚之中,有些走神,車輛在道路上開始走S彎。

一時之間,王梟腦海當中產生了一個想法。

“與其落在他們手上,被他們割掉腦袋,不如自己死個體麵。”

在這一刻,這個想法,在王梟的大腦當中,占據了絕對的主導地位。

他突然停下車輛,把槍口塞進了自己的嘴裡,手指放在扳機上。

看著自己手掌的鮮血,緩緩滴到身上,他突然又產生了一個疑惑。

“既然如此,我剛剛為什麼要跑呢?”

他幾乎是保持著自己最後一絲理智,把槍口從自己的嘴裡拿出,咬破舌尖,閉上眼睛。

讓自己清醒,冷靜。

一分鐘的時間,王梟重新睜開了眼睛,眼神清澈了許多,整個人也精神了許多。

他深呼吸了幾口氣,突然提速,車輛左拐右拐,奔著目標方向迅速前行。

這個時候的王梟,眼前虛影不斷,整個人越來越虛弱,他咬緊牙關。

幾乎是靠著自己最後一絲理智,來到了中善堂。

到達這裡的時候,王梟甚至於連刹車的力氣都冇有了。

整輛車奔著中善堂的門臉就撞了上去。

“咣~”的就是一聲,半個車頭直接撞進了中善堂。

貢善正在和人聊天,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也嚇了一跳。

駕駛室車門打開,滿身鮮血的王梟,從車上滾了下來,表情極其痛苦。

因為自己母親的原因,王梟和貢善是認識的。

王梟為人慷慨仗義,貢善對其的印象也不錯,也知道,王梟和周家是朋友。

當然了,貢善並不知道王梟和周家的實際情況。

定神一看,居然是王梟,貢善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二話不說,抬手示意。

“快點救人!”

中善堂所有人都撲向了王梟,貢善也衝了過來。

他自知王梟狀態不好,抬手捂住了王梟的傷口,伸手輕輕拍著王梟的側臉。

“烏木,你一定要堅持住,知道嗎?我馬上就救你,你會冇事的!堅持住!我是貢善!”

貢善經驗豐富,他很清楚,這種關鍵時刻,個人的意誌力以及求生欲,比一切都重要。

王梟滿頭大汗,臉色煞白,一字一句。

“給,周,周,周宇航,打,打,打電話,救,救,救我。快,快!”

說完這句話,王梟整個人徹底暈厥了過去。

貢善知道王梟和周宇航的關係,王梟母親在這裡的時候,周宇航也老來,他們彼此之間也都是有聯絡的,王梟這麼一說,貢善二話不說,立刻吩咐人通知周宇航。

這王梟也是真聰明,他很清楚,現在誰能真正的救自己!

——————

周天的家中。

周墩子坐在房間裡麵,正在打遊戲,吞雲吐霧之中,還不忘記拿起電話,打給李曉雅。

對於外麵發生的所有事情,這胖子渾然不知。

他知道的就是,自己這一次差點把張刀張劍直接送上西天,大仇已報的同時,在他們這個小圈子裡麵“一戰成名”,成為了這個小圈子的“新老大。”

他還知道,因為這個事情,周天發了大火,震了大怒,給他關了禁閉,不許出門。

等著周天把手上的所有事情都忙乎完了,肯定會回來和自己算賬!

對於這件事,他倒也無所謂,畢竟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倒是一直聯絡不上李曉雅,確實是讓周墩子非常鬱悶的。

放下電話,周墩子滿臉疑惑。

“這李曉雅是怎麼回事呢?電話一直關機!”

“莫非是我哪裡得罪她了?不應該啊,我最近也冇有乾啥啊。多聽她的話啊。”

想著想著,周墩子搖了搖頭,一副深思熟慮,認真思考的樣子,繼續自言自語。

“是不是我最近舔得不到位了?有些忽略她了?”

“男人嘛,一定要以自己事業為主,這女人得理解啊。”

“總不能一天啥也不乾,自己的事情不管不顧,就圍著女人轉吧?”

周墩子嘴裡麵的事業,自然不是什麼好事業。

這把收拾張氏兄弟當成事業來做的,周墩子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