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46章 一夫當關

-

越想越鬱悶,隨即他又把電話打給了王梟,打給了黑山蛇。

甚至於打給了王梟的母親,結果無一例外,全部關機。

“這是在搞什麼?”

周墩子有些鬱悶,順勢撥通了另外一個號碼。

“小馬,你確定你冇有找錯地方,是嗎?確定那戶人家冇有人,是嗎?”

“廢話什麼!我要是能出得去家門,我還用你嗎?行了,掛了吧!”

掛斷電話,周墩子盯著電腦螢幕,有點心不在焉,正在自言自語,琢磨李曉雅的時候。

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趕忙接通電話。

“貢善大哥!”

“王梟受了很重的傷,正在我這裡救治,他讓你救他!”

之前還迷迷糊糊,肉肉唧唧的周墩子,聽見這幾個字,眼珠子瞬間瞪得老大。

ps://m.vp.

“狗孃養的,誰敢碰我兄弟!”

一聲叫罵,周墩子瞬間起身,麻利地套上衣服,從房間裡麵掏出兩根甩棍。

剛剛拉開臥室大門,兩名老熟人就開口了。

“宇航,你要乾嘛?不是告訴你了嗎?不允許離開自己房間!”

“不行,我有事,得立刻出去一趟!”

“這是警監的命令,你彆讓我們難做,你在堅持一下!”

兩個人擋在了周宇航的麵前。

周宇航轉悠著眼珠子。

“兩位大哥,我真的有很急很急的事情,你們能不能不要擋著我了?”

“宇航,還是那句話,彆讓我們難做,等著錦廟儀式結束,你父親回來了,你願意乾嘛乾嘛,但是現在,你哪兒都不能去知道嗎?”

周宇航也鬼頭,看著兩人態度堅決,他點了點頭。

“那好吧,我不為難你們,我回去就是了。”

兩個人點了點頭,剛剛放鬆警惕,周宇航突然之間就下了黑手。

抬起膝蓋磕到一人要害的同時,揮拳掄中一人小腹。

用自己的腦袋衝著他的臉上“咣~”的就是一聲。

偷襲打倒二人,周宇航第一時間衝到了自己父親的房間,從房間裡麵一頓鼓搗。

不一會兒的功夫,抄出來兩把手槍,塞到自己身上,立刻駕車離開。

這周宇航雖然胖胖呼呼,看起來憨厚老實,而且整個人很蔫兒。

但是實際上,主意極其正。很難聽勸。

雖然很多行為很傻很憨,但是其實他一點都不傻。

他知道烏木是什麼人,也清楚能讓烏木喊救命的事情,絕對也不是小事,也絕對不是一槍一棒能解決掉的。

對於烏木,周胖子也是真的掏心掏肺,毫無保留。

雖然咱戰鬥力確實是不行,但是咱態度在,敢說敢乾敢玩命。

中善堂。

貢善率領下屬正在全力救治王梟。

“咣琅~”的一聲劇烈的撞擊聲響,一輛SUV突然從側麵撞進了房間當中。

嚇了貢善以及所有人一哆嗦,大家正心想今天是怎麼回事呢。

周胖子捂著自己的腦袋從車上跳了下來。對麵前的王梟視而不見。大聲叫吼。

“烏木!烏木!!”

“彆喊了。”

貢善滿臉無奈。

“你難道不會走正門嗎?”

“正門被車堵死了啊,走不進來了。”

其實也不是走不進來,是他這體型的肯定很難走進來。

貢善瞬間啞口無言,瞅了眼周墩子,歎了口氣。

“你聲音小點,我們在救人!”

周墩子點了點頭,這才走到王梟身邊,看著滿身鮮血,已經昏迷的王梟,瞬間滿身殺氣。

怒目圓睜,直接罵了街。

“這他孃的是誰乾的?老子斃了他。不,老子殺他全家!”

周墩子掏出手槍,真的急了眼!

“是不是張刀張劍這兩個龜孫子?”

要說這哥倆也是真的夠可憐的,都在重症監護室昏迷不醒,生死不明瞭。

這邊還有鍋往他們身上甩呢。

貢善可冇有時間搭理周墩子,趕緊忙著手術。

周墩子急頭白臉,雙手後背,急得來回踱步亂轉。

“你能不能去廳裡待會兒,從這裡,真的很影響我們救人。”

周墩子儘管十分不願,但還是點了點頭。

他拉起一把椅子,坐在客廳,點著一支菸,吞雲吐霧之中,盯著自己的手上槍。

“要是給老子知道是誰乾的,老子發誓,一定要他狗命!”

話音剛落,旮旯帶著一群人從正門口擠了進來。

周墩子趕忙起身。

“旮旯大哥!”

旮旯也愣住了。

“你不是在家關禁閉呢嗎?跑這乾嘛來了?”

“我兄弟受傷了,我來看看,你怎麼也來了?”

旮旯與周墩子對視了一眼,並未理會他,直接進入房間。

“旮旯,你也來了。”

貢善這邊也冇有任何反應。

旮旯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王梟。

二話不說,當即掏出手槍,對準王梟就要扣動扳機。

千鈞一髮之際。

“旮旯!”

一聲大吼,周墩子從側麵衝出,直接把旮旯撞到了一邊,聲嘶力竭。

“你要做什麼?你是不是瘋了?”

因為周天事先與旮旯特意交代過,什麼都不允許告訴周宇航,所以旮旯也冇有解釋。

“現在冇有時間和你解釋了,過了今天,你就會明白所有事情。總之你相信我就是了。”

旮旯再次把槍口對準了王梟。

周墩子上前就擋住了旮旯的槍口。

“我相信你個屁!這是我兄弟!是我的救命恩人!”

“你趕緊給我讓開!”

“我不讓!”

周墩子態度堅決。

“你把話給我說明白了!我不攔著你,你若是不給我說明白,今天誰也彆想碰烏木!你也不行!”

“過了今天,你什麼都會明白的,聽我的,趕緊讓開!”

“旮旯,你瞭解我是你什麼人。你若是不給我說清楚了,我是斷然不會讓開的!”

“周宇航,你難道連我都不相信了嗎?”

“我倒是願意相信你,但是你倒是給我把話說明白啊,好好的就要殺人,冇有理由嗎?”

“我說了你早晚會知道!”

“那就等我知道了你在動手。因為他不是彆人,是我最親近的兄弟!救過我周宇航的命!”

旮旯瞬間嚴肅了起來。手指周宇航。

“周宇航,我再給你最後三秒鐘的時間,給我讓開,聽見了嗎?否則的話,彆怪我對你下手”

周宇航很清楚,旮旯這人,說要下手的時候,那是真的會下手。

他眼珠子轉悠了一番,當即往後退了一步。

“相信我,我絕對不會坑害你的,貢善,你們讓開!”

旮旯再次把槍口對準了王梟,貢善他們也傻眼了,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旮旯要扣動扳機的這一刻。

一直站在他身後的周宇航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支注射器。

毫無征兆地紮進了旮旯的脖頸處。

“對不起了!”

周宇航把貢善他們冇用到的整支麻醉劑都注射進了旮旯體內。

旮旯下意識地轉身,猛地一推周宇航。

“你要乾什麼?”

看著周宇航手上的注射器,旮旯的氣的麵部表情都有些扭曲。

“周宇航!你他媽個瘋子!氣死我了你!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旮旯也是真的急了眼,否則他不可能這麼說周宇航。

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再次把槍口對準王梟。

周宇航卯足力氣,整個人“咣~”的一聲就把旮旯撞到了一邊,他盯著貢善。

“看什麼看,人命關天!先救人啊!”

貢善一行人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但畢竟是醫生,救人是天職,一行人繼續忙碌。

貢善他們做手術用的麻醉劑藥勁兒很大,見效極快。

倒在地上的旮旯,就感覺自己手腳發麻。

四肢都有些不聽使喚了,根本無法起身在射殺王梟。

他暴怒至極,盯著周邊的幾名下屬。

“還等著做什麼,給我乾掉他!把他的腦袋給將軍帶過去!快點!”

幾名下屬當即就要上前。

周墩子掏出手槍,直接堵死了門口,瞪著大眼。

“誰敢往前走一步,老子不斃了他,老子就不叫周宇航!我出門就讓車給撞死!”

這些人都是周天的心腹下屬,對於周天這個兒子,頗為瞭解。

這周宇航,一向是敢說敢乾,人狠話也多的主兒,張刀張劍他都敢下死手,更彆提他們了。

所以旮旯不動手,剩下的人還真的不敢亂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