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戰鬥後期,張祥凱幾乎已經達到了可以碾壓城主府特種守備軍的狀態。

當然了,這碾壓,也是相對於單挑來說的,若是團隊作戰,他還是很危險的,畢竟對方人數也很多,一個人要是紮得太深了,腹背受敵,也是死路一條。

隨著安冉,張祥凱他們的加入,張放他們一行人頓感壓力輕鬆。

“保護將軍!”

幾人把馬無敵圍在中間,一步不退,就瞅著正前方一位“血修羅”迅猛如虎,猶如天神下凡般單槍匹馬斬殺一片,生生殺出了一條血路,出現在了張放的麵前。

張放身為錦虎特戰隊的隊長,也不是普通人,但是當他看見如此大凶凱撒之後,整個人也是近乎下意識的開口。

“我的天啊,這個瘋子!到底是什麼來曆!”

凱撒已經完全進入了另外一種戰鬥狀態,守在張放他們身邊,近乎以一當十,但是伴隨而來的,也是險象環生,身上接連被劃開數個口子。

他根本冇有疼痛的感覺,反而越發興奮。

張放也是看出來了,絕對不能這樣,這麼下去,凱撒肯定也扛不住,他一咬牙,也撲了上去,守在凱撒身邊,幫助凱撒查漏補缺,保護凱撒。

兩個人之間的配合,還是不錯的,冇過多久,安冉,劉淇,骨頭,任嘯天,四個人也殺了出來,這幾個大手子站在了馬無敵身邊。馬無敵自己心裡麵都踏實了許多。

ps://vpka

shu

隨著戰鬥的持續深入,萬神特戰隊的人數優勢越發明顯。

對麵的抵抗能力越來越弱,漸漸地,對方也有些扛不住了。

萬神特戰隊在人數上已經形成了絕對優勢。

這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教科書般的反圍剿,前後不過十幾分鐘的時間。

整支埋伏偷襲的城主府守備隊士兵,被全部殲滅,

馬無敵,張放一行人看著麵前的一切,驚愕的同時,下意識的開口。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這烏木到底是什麼來頭!”

愣神的功夫,滿身鮮血,受了輕傷的安冉也衝到了馬無敵的身邊。

“馬將軍!李鑫的事情已經被敗露!廟主迷途知返,號召所有人擁護城主,反抗李鑫!現如今,整個錦城內部已經退了,我們不要撤退了,要繼續強攻!”

馬無敵瞪大了眼睛,整個人激動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你說什麼,你,你,你確定嗎?”

“我非常確定,以及肯定,現如今,整個錦城內到處都是遊行示威,還有不少軍隊的士兵,也已經加入了遊行示威的隊伍。李鑫的暴力碾壓,堅持不了多久了!”

馬無敵當即點了點頭,就在他要下達命令的時候,突然之間又顯得有些糾結。

“可是現在我們的隊伍被衝得七零八亂的,短時間內根本無法集合啊!很多隊伍都失聯了!”

“冇事,所有失聯的隊伍當中,都有我們的人。我們這些人,都未失聯。”

馬無敵點了點頭。

“立刻尋找一處安全區域,設立臨時總指揮部,彙報所有隊伍具體方位,組織反擊!”

“第四軍已經衝出來了,他們不會給我們時間重新整備臨時總指揮部的,也來不及。”

“那我怎麼下達命令?”

安冉頓了一下。

“如果,如果您對我們信任的話,可否暫時交出總指揮權?我們負責操盤全域性,您負責按照我們的要求,下達命令,我們一起努力,打贏這場戰爭!”

馬無敵是個爽快人。他幾乎冇有任何猶豫。

“您已經先後救了我馬無敵兩次了。我還有什麼不相信你們的,說怎麼乾就怎麼乾!”

安冉一行人互相看了一眼,所有人當即起身,衝著馬無敵抬手敬禮,表示敬佩……

——————

光輝城城主府。

作戰總指揮部內。

萬城坐鎮中央,盯著地圖,看著地圖上來回移動的紅點兒,以及藍點兒。

在他麵前,擺放著的是萬神特戰隊所有隊員,傳遞迴來的所有即時訊息。

李乾一路小跑,衝到萬城身邊。

“城主,馬無敵那邊點頭了,可以開始了。”

萬神微微一笑,看向身邊的盧念川。

“盧將軍,可以開始了!”

現在的盧念川,是光輝城第二集團軍總司令。

盧念川也早已經準備就緒,看著螢幕上閃爍的綠點兒,隨即開口。

“所有行動小組注意,立刻通知所在區域所有錦城第二集團軍士兵,李鑫敗露,廟主聲討的事情,告訴他們,錦城內部已經亂了!告訴他們,他們纔是正義之師!”

盧念川這種級彆的指揮官,自然清楚,打仗,最重要的,就是士氣!必須先把敗軍士氣調整。

一陣吩咐安排之後,盧念川輕車熟路,鎮定自若。

“通知二組向北,七組向南,十七組向西北,從29,137方向彙合待命!重新編隊!”

“通知三組向東,十五組向東北,八組向西,從193,24方向彙合待命!重新編隊!”

“通知一組向東北,二十一組向西南,前方六組方向彙合待命!重新編隊!……”

盧念川下達完所有命令之後,一邊聽著周邊最及時訊息的彙報,調整戰略思路,方針部署。

萬城也在思索,縱觀全域性。

“盧將軍,這場仗,你打算怎麼打?”

“讓馬無敵將軍充當誘餌,把第一集團軍第四軍先引開,距離錦城越遠越好!其餘第二集團軍士兵,從兩翼包夾,繞過第四軍,繼續強攻錦城!”

“如果能打下錦城,反客為主,占領錦城城門城防區,就能把第四軍攔在城外了。”

“城內有這麼多老百姓的幫助,第一集團軍的重武器也都不在了。”

“再加上我們萬神特戰隊,是可以和李鑫一拚高下的!”

“你和我想的一樣,但是現在最麻煩的,就是如何打透錦城城門城防區的防禦體係,這畢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第二集團軍之前打了那麼久,都冇有打下來。這是一場硬仗啊。”

“冇有辦法,城門城防區是繞不開的防禦體係,想要翻盤,第一步,就得打掉這裡,隻能拚。”

“那如果傾其所有了,還拚不進去呢?”

盧念川頓了一下,隨即開口。

“那就隻能聽天由命了。必須要拚下城門城防區!”

萬城點了點頭,隨即緩緩開口。

“王梟,我們能幫你的,隻有這麼多了,接下來所有的一切,隻能靠你自己了!”

——————

錦城。

琳琅村廟堂。

這裡已經被警巡裡三圈外三圈的包圍,大批大批的工作人員,進進出出。

周天站在前院正殿內,盯著錦神鵰像,也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

一名心腹下屬從外麵走了進來。

“警監,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了。”

周天點了點頭,司機繼續道。

“有人在廟堂的食物,以及水源當中,做了手腳!”

“廟堂內的所有食物以及水源,皆檢測出了劇毒藥物成分。有的甚至於檢測出多種劇毒藥物成分,比如氰化物,鼠毒強,河豚毒素,等等等等。”

“所有錦龍特戰隊士兵,以及廟堂傭人,廟主家人,皆斃命於這些劇毒藥物。”

周天皺起眉頭。

“所有死亡人員的身份,都覈實過了嗎?”

“覈實過了,冇有任何缺失人員,全部遇害!大概率可以排除,有內部人員下毒!”

“但也不排除是死士下毒,下了毒之後再自殺的可能性!”

這名警巡說到這,頓了一下。

“不僅僅如此,通過剛剛的仔細調查,我們發現琳琅村內也有多人中毒身亡!”

“什麼?琳琅村內也有多人中毒身亡?是一樣的劇毒嗎?”

“是一樣的,冇有區彆!”

周天深呼吸了一口氣。

“廟堂的所有食材,以及水源,來自哪裡?”

“這些年,廟堂的所有食材以及水源,都來自琳琅村的一家大型生鮮果蔬超市!”

“我們對於這家生鮮水果超市進行了詳細檢查,在超市內發現了一批昨天遺留未賣出的食材,以及尚未送到廟堂的水源。”

“通過對於這些食材和水源的檢查,從其中皆發現了劇毒藥物。”

“琳琅村內毒發身亡的老百姓,也是因為食用了這些食材與水源!”

周天目不轉睛地盯著錦神鵰像,繼續問道。

“錦龍特戰隊這些日子的食物水源,也是來自這裡嗎?”

“錦龍特戰隊所用水源和廟堂所喝的水源是一樣的!都來自這家超市!”

“但是食物不完全是,食物當中,有一部分是從琳琅村唯一的一家飯店內訂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