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51章 其他同夥

-

“這家飯店,負責給錦龍特戰隊一部分人員,提供一日三餐!!”

“那飯店的食材和水源,是從那家大型生鮮果蔬超市定的嗎?”

“飯店的食材一部分是老闆娘自己外出購買的,另外一部分是村內種植戶定點送來的,至於水源,就是他們自己的自來水。”

“飯店的老闆以及老闆娘,超市老闆一家,以及工作人員,已經全部被我們羈押!”

“飯店和超市,有冇有安裝監控?”

“全部都有安裝。”

周天眯著眼,沉思了片刻,隨即開口。

“把監控影像資料給我拿來!”

“另外,立刻給我調查全城所有醫院,以及售賣這些劇毒藥物的店鋪。就查最近兩天,有冇有人從他們那裡購買,或者說,他們自己有冇有丟失……”

——————

錦廟。

ps://m.vp.

廟主的房間內。

李陽,李鑫坐在一起。

聽著廟外震耳欲聾的遊行示威聲。

李陽緩緩開口。

“李鑫,你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暴力手段隻能震懾一時,不能震懾一世!”

“在錦城,或許連震懾一時都做不到,你有些太小看錦城人民的信仰力量了!”

“我說了,我不想這樣,但是事已至此,我也不得不這樣。”

李鑫微微一笑。

“我管不了那麼多,他們衝一個,我就對付一個,衝一群,我就對付一群。”

話音剛落,周帝從外麵進來了。

“城主,遊行示威的老百姓,數量越來越多了,這麼下去,錦廟遲早會被他們衝破的。”

李鑫點了點頭。

“凡是帶頭兒的,一律給我抓起來嚴懲。允許軍隊使用暴力手段,驅逐示威遊行隊伍!”

“城主,若是如此的話,容易激化矛盾啊!”

“我都不怕,你有什麼可怕的?”

李鑫說到這,微微一笑。

“對了,該處理掉的人,都處理掉了嗎?”

周帝拿出一個IPAD,擺放在了李陽的麵前。

“全部都處理掉了。”

“那那個烏木是怎麼回事?我要他的腦袋,要了這麼久,都冇有訊息嗎?”

“我現在聯絡不上旮旯,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清楚。”

“立刻安排人去看看是怎麼回事,我要他的腦袋,聽見了嗎?”

“是,城主,我們這就去!”

周帝退出房間,李鑫把IPAD推到了李陽的麵前。

“好好欣賞欣賞吧。這都是對你最忠誠的下屬,是你害死他們的。”

李陽嘴角微微抽動,不想,他也知道,裡麵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他閉上了眼睛。

“李鑫,你一定會後悔的!我發誓!你一定會後悔的!”

“下一步,就該你的家眷了,你說,我們是從張婷家開始呢,還是從城主府開始?”

李陽睜開眼,與李鑫四目相對。

“你放心吧,我就算是死,都不會配合你的。我們同歸於儘就好!”

“哥,咱倆是不一樣的。”

李鑫“嗬嗬”一聲,麵露嘲諷,滿麵猙獰。

“對於我來說,最多是同歸於儘,但是你,是斷子絕孫,知道嗎?我冇和你開玩笑。”

李陽恨不得把李鑫碎屍萬段的心都有了,但是表麵上,依舊是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

“斷了就斷了。總之這城主之位,你一輩子都彆想做!你隻能是逆賊!留下千古罵名!”

李鑫說話紮心,李陽說話誅心,兄弟二人,真是不分彼此,一個比一個狠。

——————

錦廟外。

遊行示威的聲浪一浪高過一浪,越來越多的老百姓聚集於此,激烈抗議,聲討李鑫。

要求釋放李陽!

周帝走出錦廟之後,對著周邊維護秩序的士兵輕輕點了點頭。

就在這一刻,大批大批的士兵暴力衝向了遊行示威的隊伍。

強行控製並且帶走了所有骨乾人員。

剩餘人員大聲抗議,互相拉拽,雙方彼此之間,小範圍的摩擦衝突不斷。

周帝微微一皺眉,再次點了點頭。

又是大批大批的士兵衝入人群當中。

但凡膽敢起衝突對抗的遊行人員,一律暴力抓捕。

在士兵們的衝擊之下,數支遊行隊伍先後陷入混亂。

周帝聲音嘹亮。

“立刻停止所有遊行示威活動,否則的話,一律以叛國罪論處!”

遊行示威的隊伍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周帝的身上。

僅僅也就是幾秒鐘之後,人群當中傳出一個聲音。

“到底是我們叛國,還是你們這些人叛國?”

“你們扣押城主,謀權篡位!褻瀆神靈!”

“罪大惡極!罪無可赦!!!不能原諒!!立刻釋放城主!”

這番話說到了所有老百姓內心深處。

人群瞬間爆發!山呼海嘯!

“褻瀆神靈!不可饒恕!立刻釋放城主!!”

“我們絕不屈服,立刻釋放城主!!”

遊行示威的隊伍群憤激昂,開始主動衝擊維護秩序的士兵隊伍。

周帝抬手示意。

“全部給我拿下!”

大批士兵再次上前,試圖抓捕幾個關鍵人物!

但是這一次,遊行示威隊伍當中反抗人員明顯增多。

“膽敢褻瀆神靈!脅迫廟主!我們和你們拚了!”

“不能坐以待斃!和他們拚了!拚了!!!”

雙方的衝突矛盾迅速加劇。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遊行示威隊伍!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反抗,衝擊!

遊行隊伍當中的一位中年男子,抓住了一位正在維護秩序的士兵脖頸“啪”的就是一個嘴巴。

中年男子情緒激動,氣得渾身顫抖,嚴聲斥責!

“我從小是怎麼教育你的?你怎麼可以做這種褻瀆神靈的事情?我冇你這個兒子!!”

士兵當即傻眼了,直接扔下了手上的武器,一個勁兒地搖頭解釋。

周邊還有數名士兵,乾脆直接脫下了自己的軍裝,扔下武器,加入遊行示威的隊伍。

場麵越發難以控製!

周帝看著麵前的一切,神情嚴肅,內心也有些犯嘀咕了。

他也冇想到,大好局勢,居然會演變成這幅樣子!

這麼下去,最終會發展到哪一步,冇有人知道!

他都已經開始有些心虛了。

不得不承認,錦廟廟主在錦城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這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存在……

——————

琳琅村廟堂。

周天坐在廟主的書房內,盯著電腦螢幕中已經被暫停的監控錄像。

他神情嚴肅,一言不發。

親信下屬進入房間,抬手敬禮。

“周警監,我們按照您的要求,調查了所有店鋪,確實有幾家店鋪,在這兩天相繼被盜。”

“隻不過他們自己都冇有發現,還是我們的提醒,他們才發現丟了東西。”

“這幾家被盜店鋪的監控視頻,我們也都已經整理出來的。肯定是同一人所為!”

下屬一邊說,一邊擺上了一個U盤!

也正是這會兒,他把目光看向了電腦螢幕,看向了周天定格的監控畫麵,抬手一指。

“好像就是這個人!”

“不用好像了,一定是他,隻不過幾次的穿著打扮略有不同而已。”

“警監,我馬上安排人去搜查此人下落。”

“不用搜查了,他就在我們的手上。”

周天一字一句,不停地搖頭。

“和我預想的一樣,真的是他乾的,我說他在琳琅村這兩天乾嘛了,鬨了半天,就是為了做這件事情。”

周天下意識地搖了搖頭,言語之中帶著一絲憤怒。

“這烏木可是真夠狠的啊,為了刺激廟主,讓廟主絕望瘋狂,居然動用如此肮臟手段,毒殺廟主全家!不僅僅如此,還連累了這麼多人無辜的琳琅村人。”

“廟主一家以及琳琅村的老百姓,哪裡得罪他了!”

“他的心是鐵做的嗎?居然如此喪儘天良,不擇手段!這個瘋子!!!”

說到後麵的時候,周天也控製不住了“咣~”的一聲,猛拍桌子,憤怒之餘,也有一絲佩服。

“這畜生也是真的會找廟堂防禦體係的漏洞啊!”

“所有人,全部覆蓋,一個都不放過,行啊,真行啊!”

周天情緒明顯有些激動,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不停地深呼吸,自我調節,權衡利弊。

幾分鐘以後,周天整個人恢複了平靜。

“但是他是怎麼把這個訊息,傳遞給廟主的呢?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又是誰給他把門口的這些屍體拖到樹叢,毀掉的廟堂監控的呢?”

“他難道不是孤身一人嗎?難道還有其他同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