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52章 不擇手段

-

正在思索的時候,他的司機跑了進來。

“警監,劉單,趙赫,馬武堂三人,分彆帶著一小批兄弟擅自離隊了!”

“貌似是去參加遊行示威了。”

周天早有心理準備。

“其他人呢?”

“其他人雖然冇有他們那麼過激的直接反應,但是多多少少也受到了廟主生前最後那段話的影響。我能看出來,很多人的內心都是非常糾結的!”

“我們整個隊伍當中,現在的氛圍非常的怪!”

“寶勝區和寶和區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寶勝區還好,寶和區那邊似乎已經開始內訌了!”

“很多之前不知道真正內情的人,現如今都已經不願意在執行命令了!”

“還有不少知道一部分內情的中高級彆官員。”

“他們最開始得到的訊息是城主李陽有問題,廟主要代表錦神製裁重選城主!”

“所以他們才願意和我們站在一條戰線!可是現如今,廟主已經公開說明瞭一切,這些中高級彆官員認為自己受到了欺騙,也是非常憤怒的。”

“唯一冇有任何變化的,就是真正知道所有實情的人,但是這部分人,畢竟是極少數。”

“在目前這種大形勢下,靠這極少數的人,真的很難完完全全的掌控隊伍!”

司機歎了口氣,麵露為難。

“錦城這麼多年根深蒂固,深入人心,從小灌輸的宗教信仰,威力太恐怖。”

“我們根本無法剔除,也不可能去改變!”

“現如今,無論是直接表現出來的,還是未曾表現出來的。我都能感覺到。他們的內心深處,基本上都是願意站在錦廟廟主,以及城主這一邊的!”

“無論是廟主最後的表態發言,亦或者是城主最後的表態發言,對於他們來說,影響巨大!”

“就連廟堂的正廳內,現如今也有我們不少基層兄弟,正在懺悔贖罪!”

“隨著時間的發展與推移,這種情況,一定會越來越嚴重的,情況會越來越複雜!”

周天眼神閃爍,並未吭聲。

歸結到底,李陽與李鑫的這一場爭鬥,真正的勝負手,就在廟主這裡。

如果廟主始終如一,被李鑫控製,那李陽一定會退位,錦城就是李鑫的。

李鑫說什麼就是什麼,李陽就會被釘在恥辱柱上。

李鑫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義的,會獲得絕對擁護!

但如果是李陽控製了廟主,那李鑫的所有計劃都會泡湯,就是謀權篡位,是邪惡的。

一定會引發巨大的民怨!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抵抗!

說實話,周天他們在做這件事情之前,確實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也有了心理準備。

但是當路真正走到這一步的時候。

尤其是眼瞅著都要摸到皇冠的時候,直接墜入深淵,變成現如今的形勢。

一時之間,還是真的讓人很難接受!

所有人都是如此,所以纔會有現如今李鑫,周帝等瘋狂行為。

周天也很難接受,但是周天骨子裡麵,真的要比他們穩。

再次冷靜權衡,分析形勢,拿起電話,打給了旮旯。

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了,但是傳出的卻是周宇航的聲音,他有些詫異。

“怎麼會是你?旮旯呢?”

“旮旯洗澡呢,手機放在外麵了。”

“你在哪兒呢?”

“我在家呢,有什麼事情你和我說吧,我幫你轉達。”

“不用了,等著旮旯出來了,讓他給我回電話。”

放下電話,周天眼珠子不停的轉悠,他知道,周宇航一定在說謊,他稍微一琢磨,緩緩點了點頭,自言自語道。

“這王梟,可是真的夠無恥的,居然還有臉找我兒子給他當擋箭牌,救他性命。”

“他可真是什麼事情都乾得出來啊,和李陽一樣一樣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周天當即把電話撥給了中善堂另外一名警巡。

“你們怎麼回事?旮旯呢?”

“大少爺拿著兩把槍,把出入口堵死了,誰敢靠近就要殺了誰,我們靠近不了烏木!”

“旮旯被大少爺暗算,現如今還在昏迷當中!”

周天當即就明白過來了一切。

說實話,他現在恨王梟都恨得牙癢癢了。但是周天的城府格局,是真的厲害。

“從現在開始,不要再做任何為難周宇航的事情,他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我的兒子,我自己瞭解,他不會聽任何人的話。也敢做任何事情!你們在保護自己安危的前提下,千萬不要傷害到他!更不要試圖去激怒他!”

“可是我們已經接到數次命令,要儘快取烏木首級覆命了!若是一直如此,我們也無法交差啊,而且這個事情,如果傳出去的話,對大少爺也不好啊!”

“按照我說的來就是了。”

掛斷電話,周天給周宇航編輯了一條資訊,隻有一個字,那就是“跑。”

仔細認真地糾結琢磨許久,權衡再三。

周天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還是按下了發送鍵。

周天內心已經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就算是冇有司機剛剛彙報的那番情況。

他也心如明鏡。

在廟主,以及李陽最後那一番表態,搞得整個錦城人儘皆知之後!

他們的內部,絕對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樣穩定牢固。

接下來的整體局麵,也絕對不是說拉攏,控製幾名高級軍官就可以完全掌控的了。

警隊的基層隊伍,以及軍方的基層士兵,一定會出現嚴重的情緒波動。

之前被他們蒙在鼓中的所有人,都會徹底清醒。

之前被他們威逼利誘的所有人,也有魚死網破的風險。

他們的隊伍,不可避免地會分裂,瓦解。

李鑫的暴力處事方式,能維持一時,絕對不會維持一世。

他們的時間,真的已經不多了。

想到這,周天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幫我準備一桌酒菜,幫忙聯絡我哥,叫他過來喝酒。”

“這個時候喝酒?他那邊應該很忙吧?”

“你就告訴他,我在這裡等他喝酒就是了。”

“知道了,警監,我這就去聯絡周司令……”

——————

中善堂。

王梟已經包紮完畢,甦醒了過來,整個人依舊極度虛弱。

門口周宇航的堅定不移,以及對麪人群的虎視眈眈,還有已經昏迷倒地的旮旯。

王梟看得清清楚楚。

說實話,他內心其實是非常非常虧欠周家的,尤其是現如今周宇航這個胖子的所作所為。

另王梟都有些無地自容。

但是他冇有任何選擇,他隻能這麼做!因為,他要活下去!

貢善打量著王梟,聲音不大。

“你這小子的身體素質可是真好,這麼重的傷,這麼快就醒過來了。你需要好好靜養!”

貢善話音剛落,周宇航跑了過來,他把自己的手機,遞給王梟。搖晃著自己的大腦袋。

“烏木,我們怎麼辦?”

王梟冇有任何猶豫,他咬緊牙關。

“按照他說的做。”

“那你現在的情況?”

“我冇事,死不了!”

王梟一咬牙,當即就要起身,這可嚇壞了貢善,趕忙扶住王梟。

“烏木,你以為你是鐵打的嗎?你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靜養!”

“貢善大哥,救命之恩,無以為報,若能扛過這個坎兒,日後定會報答!!墩子!”

周宇航可不管那些,一聽王梟開口,當即扶起王梟,把王梟扶進了副駕駛。

其實這個時候,正是擊殺王梟最好的時機,但是外麵的警巡,因為得到了周天的命令,並未做任何動作,眼瞅著周墩子把王梟扶入車上之後,自己也坐上了駕駛位置。

就在周墩子剛剛發動車輛之際,正前方衝進來了五六名錦虎特戰隊的士兵。

他們毫不猶豫地舉起衝鋒槍,對準周墩子駕駛的車輛就扣動了扳機。

suv前擋風玻璃當即被打碎,周墩子肩膀,小臂,先後中彈。

這種危急關頭,周墩子第一反應是抬手去摟王梟,用自己的身體,直接擋在了王梟麵前。

王梟當即就急眼了,但是他的身體狀態,根本推不動周墩子。他拚儘全力地叫吼。

“趕緊起來!危險!!”

周墩子“嘿嘿”一笑,眼神出奇堅定。

“烏木哥,我欠你的,還給你了。想碰我哥哥,得先過我這一關。”

【作者有話說】

兄弟稍安勿躁,稿子已經攢的差不多了,最晚後天,給大家補上最後的十更~

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