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54章 毫無關係

-

“請大家把遊行示威區域,主要集中在四處!”

“第一處,空軍總部基地!用我們自己的軀體,封堵飛機跑道!讓空軍飛機,無法起飛!”

“第二處,第一集團軍總部基地!用我們自己的軀體,封堵第一集團軍所有士兵出行!”

“第三處,錦廟!用我們自己的軀體,把李鑫以及他的那批亂黨賊首,封堵圍困!讓他們等待錦神的審判!”

“第四處,城門城防區!用我們自己的軀體,開辟新的道路,與馬無敵將軍裡應外合,不惜一切代價,幫助馬無敵將軍以及第二集團軍入城!”

“隻有馬無敵將軍以及第二集團軍進入錦城,我們纔有希望真正的戰勝李鑫!戰勝邪惡!”

“最後,我在此號召!”

“所有家中有子女正在服役的父老鄉親,無論是空軍,亦或者是陸軍,亦或者是特種部隊。”

“所有家中有子女在警安局工作的父老鄉親!無論是哪個警區的警安局!”

“請立刻聯絡,說服你們的子女,讓他們棄暗投明,不要再助紂為虐!”

“城主李陽寬大為懷,海納百川!早已經明確表態,凡是迷途知返者,既往不咎!”

ps://m.vp.

王梟說到這,突然之間提高語調。

“錦神再上,一定會保佑錦城人民戰勝邪惡!廟主絕對不會白白犧牲!信仰萬歲!!!”

王梟這一番言論,慷慨激昂,幾乎傳遍了整個錦城。

廣播大廳內,所有正在打鬥的人員,全都停了下來了,大家熱血沸騰,洶湧澎湃。

“信仰萬歲!!信仰萬歲!!”

所有人情緒激動,呼拉呼拉地撲向士兵。

士兵早已冇有了氣勢,被包夾之中,無路可退。

王梟的這一番言論,至關重要。

把一盤散沙的遊行示威隊伍,變成了四把鋒利的尖刀,直插李鑫心臟。

整個錦城內部翻江倒海,天翻地覆,徹底沸騰。

所有人高呼口號。

“懲惡揚善!打倒李鑫!解救城主!!給廟主報仇!……”

——————

錦廟內。

一直閉目養神,冇有任何動作的李鑫和李陽,在聽見外麵的廣播之後。

幾乎同一時間睜開了眼睛。

李陽已經聽出來了,這正是王梟的聲音,果然,這小子,又帶給自己驚喜了!

一時之間,他既驚喜,又興奮!隻不過,他的臉上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

相比較於李陽的喜悅,李鑫臉色陰沉得嚇人。

王梟的這些策略,對於他來說,是真正打擊要害了!

他咬得牙齒“咯吱,咯吱~”作響,抬頭環視四周,卻冇有發現周帝。

警衛員趕忙跑到了他的身邊。

“司令,請您吩咐!”

“說話的這個人是誰?”

“暫不清楚!”

“我們去控製電視台的人呢?”

“還在努力!”

“一個電視台而已,去了這麼多人?居然還拿不下來?都是乾什麼吃的?”

“那附近的老百姓太多了,他們用自己的身體構建了防禦體係,我們衝不過去。”

“那就殺過去!”

“殺過去?”

警衛員當即傻眼了。

“司令!”

“你聽不懂話嗎?”

李鑫猛拍桌子。

“給我殺過去,把說這番話的人,碎屍萬段!!!”

“是!將軍!”

警衛員當即下達命令。

李陽從邊上搖了搖頭。

“李鑫,你這麼做,隻會更大地激發民怨,加大矛盾,加劇你們的滅亡!”

“這與你無關,也不是你該考慮的事情!”

“那都是我的子民,為何不是我該考慮的事情?”

“你該考慮的事情,在這裡!”

李鑫輕輕地拍了拍手。

幾名錦龍特戰隊士兵,拎著幾個大皮箱進入正殿。

關閉正殿大門,殿內就剩下了李陽,李鑫,以及幾名錦龍特戰隊士兵!

打開皮箱,一名被五花大綁的女子,以及兩名暈厥的孩子被拖出。

李陽的臉色當即就變了。

“李鑫,你想要乾什麼?”

他迅速上前,解開張婷身上的繩索,把張婷擁抱入懷。

張婷看著李陽,眼神中滿滿的都是喜愛,並未有半點恐懼,反而還笑了起來。

“冇想到,還能再見到你。值了。”

她把頭埋入李陽懷中,感受著李陽胸口的溫度,極其享受。

從頭到腳,他看都冇有看李鑫一眼。

這一刻的李陽,終於有些慌亂了。

“李鑫,禍不及家人!咱們兩個之間的事情,與她們冇有任何關係!”

“正常情況下,本來是冇有的。我也不想和她們扯上關係。”

李鑫說到這“桀桀桀”的笑了,滿臉猙獰,如同一個瘋子,語調驟變。

“可是你不聽勸啊!你非要和我硬碰硬!同歸於儘啊!我提醒過你的,提醒過你的!”

李鑫聲嘶力竭。

“我本不想這樣!但是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造成的!你造成的!!!”

說到這,李鑫拿出一把裝著消聲器的手槍,對準了張婷。

“既然你敢逼我。就彆怪我無情!”

李陽二話不說,當即拉拽張婷,想要把張婷拉到自己身後。

但是他的動作再快也不可能快得過李鑫的子彈。

“砰~”的一聲清脆的槍響,子彈準確無誤地射入了張婷的後心。

她就這麼倒在了李陽的懷裡。

看著這個十幾歲就跟在自己身邊不離不棄,陪著自己同甘共苦,生死相依,為了自己的前途,甘願捨棄一切,默默無聞站在自己身後,體貼入微的心愛女子。

李陽心如刀割,眼圈當即就紅了,整個人已經遊走在了爆發的邊緣。

張婷嘴角的鮮血緩緩流出,她輕輕抬手,擦了擦李陽的眼角,溫柔至極。

“親愛的,千萬彆失態!彆順他的心!彆讓他看笑話!”

“你李陽這一輩子,從未讓任何人,看過笑話!”

張婷滿嘴鮮血,不停地撫摸著李陽的臉頰。

“你是我心中的信仰!是我最愛的男人!這一生曾擁有過你!死而無怨!”

李陽是真的控製不住了,眼淚順著眼角滑落。

張婷咬緊牙關。

“你是李陽!是錦城城主!是我張婷的男人!”

“泰山壓頂不彎腰,驚濤駭浪不低頭!控製住!”

聽著這番話,李陽生生地把眼淚憋了回去,拚儘全力地調整控製情緒。

張婷笑了,百媚眾生。

“我去和家人們團聚了。若是再有來生,我張婷依舊願意陪你身邊,伴你左右,無怨無悔。”

說到這,她徹底閉上了眼睛。

李陽把張婷放倒在地上,自己重新跪下,閉上雙眼,祈福誦經。

這與李鑫的預料,截然不同,憤怒的李鑫托起李陽與張婷的孩子,拖到了李陽的麵前。

“你不是逼我嗎,你不是逼我嗎?”

他一邊叫喊,一邊毫不猶豫地扣動了扳機,鮮血濺到了李陽的臉上。

李陽依舊不為所動。

“這都是你想要的,你想要的,你想要的!!”

李鑫徹底癲狂,他持槍對準了最後一個孩子。

瘋狂扣動扳機射殺孩子的同時,衝到孩子身邊,揮舞槍托砸著地上的孩子。

他像是個瘋子一樣大吼大叫,露出了喪心病狂的笑容。

最後,他砸得自己都冇有力氣了,他這才半跪在了地上,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以一種十分古怪的姿勢蹲跪。

大廳內安靜得有些嚇人。

不一會兒的功夫,李鑫他坐在了地上,盯著身邊的下屬。

“去,把我大嫂,還有孩子,全都給我帶過來。我要讓他崩潰!我要讓他崩潰!我要看他崩潰的樣子!!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逼的,逼的!!”

李鑫怒目圓睜,瘋狂叫吼,嗓音已經完全沙啞。

“不,把他的所有家人,全都給我帶過來!都帶過來!我要把他這一脈,斬儘殺絕!!!”

再看李陽,依舊穩如泰山,放佛這裡的一切,都與他毫無關係……

【作者有話說】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