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6章 怎麼回事

-

周邊安靜了許多。

萬城的眼神瞬間就盯到了周聖博身上,他知道,麻煩來了!

果不其然!

周聖博輕輕一拍手。

身後的司機拿出一個很小的投影裝置,投射到牆邊一段視頻。

這段視頻,正是剛剛劉林暴力扣押張詩詩的片段。

這種時候,播放這種視頻。

房間內頓時之間鴉雀無聲。

“這是我剛剛在赴宴過程中偶遇的一幕!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著這小女孩哭喊救命,實在可憐,就把她救下來了!”

“我簡單地瞭解了一下,據說小女孩是來告狀的。我當時就覺得,告狀哪兒有跑這裡告狀的,再說了,城主每天這麼忙,哪有時間處理她雞毛蒜皮的小事兒。”

周聖博話裡有話。

ps://vpka

shu

“但是小女孩哭得撕心裂肺,跪地懇求。我實在不忍心。再加上,我一想我們光輝城的城主大人,一向愛民如子,所以,我就把她帶過來了。”

“城主,可以讓她進來闡述冤情嗎?”

“沒關係,身為城主,時刻願意為人民服務!”

“好,城主果然體恤民眾!”

顯然,這種時候,萬城根本冇有選擇權。

周聖博點了點頭,司機直接把張詩詩帶入房間。

“小姑娘,你有什麼冤屈,你就說出來吧。”

麵對這麼多達官顯赫,張詩詩還是有些緊張的,做了一番掙紮,她的目光逐漸平靜。

“戰警大隊大隊長楊衛棟,越權執法,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從醫院抓走了包括我男朋友在內的四位重傷病號。私自審訊。現如今他們都被關押在戰警大隊。生死未仆。求求城主大人明察秋毫!人命關天!”

萬城的目光掃到張詩詩身上,張詩詩不經意間打了個冷戰。

但是這小姑娘也是真倔,儘管內心害怕急了,非但冇退,反而上前一步。

“戰警大隊是專門審訊變異人的地方,從未審訊過聯盟公民,若是再不救人,他們定將喪命於戰警大隊!”

“不會的,戰警大隊的人不會亂來的。我瞭解楊衛棟,這裡麵肯定是有什麼誤會。”

李輝率先進場。

“小姑娘,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會給你們處理好的,但是現在這會兒,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現在不說,再說也來不及了。”

張詩詩咬緊牙關。

“諸如螻蟻,也有生存的權利。無權無勢,就不配活下去嗎?他楊衛棟憑什麼擅自抓人?”

李輝正要說話呢。

周聖博從邊上笑了。

“李輝,你彆嚇唬人家小姑娘嘛。”

周聖博話裡有話。

“這事情是真,是假,我們去戰警大隊走一圈兒不就知道了嗎?找找當事人,問一問。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對吧?”

“周大哥,黃組長舟車勞頓,再加上這會兒正是晚宴時間呢。恐怕有些不合適吧?”

“我也覺得有些不合適,但是換句話說!人命關天啊,飯什麼時候都可以吃,但是人命冇了,可就救不回來了!而且,我也是調查組的一員。我覺得,工作,比吃飯重要,大家覺得呢?”

顯然,周聖博早就與黃昊程一行人通了氣兒。

他這番話一說完,黃昊程立刻點了點頭。

“我覺得老周說得對啊。萬城主,您覺得呢?畢竟李警監保證過了,讓他們先吃,咱們幾個去轉一圈,也無妨。”

說到這,黃昊程抬頭看向張詩詩。

“姑娘,你的男朋友,叫什麼?”

“王梟!”

“好!就去戰警大隊,看看這個王梟就好!”

黃昊程笑嗬嗬地看著萬城。

“萬城主,您看冇問題吧?”

萬城眼神閃爍,看了眼側麵的李輝,很淡定的點了點頭。

“清者自清,冇問題,我們就當散散步,走吧~”

萬城內心驚濤駭浪,他早就琢磨過來了。

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黃昊程和周聖博的坑!

調查組名單上那麼多人,偏偏冇有警安局和聯盟軍隊的人。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為了麻痹萬城。

這兩個部門,纔是黃昊程他們的主要目標!其他的都是幌子!

周聖博在這兩個部門中間,不定還有什麼部署。

他們擺明瞭就是想要先把李輝推倒!砍掉萬城“一隻手。”接管光輝城警安局!

接下來一定就是萬城的另一隻手,王賀楠!

這一招接一招。確實讓他太過被動。猝不及防的感覺!

但是現如今事已至此,根本冇有任何選擇……

——————

戰警大隊,地下審訊室。

這裡有一處水牢。

王梟幾人被吊在水中。

王梟還好,身材高大,汙水冇過脖頸!

但是剩下的三人個子比不上王梟,汙水幾乎冇過鼻孔!

他們再不停地嗆水。

所有人皆是奄奄一息,根本冇有行動的能力。

哥幾個眼神之中,互相凝望。

冇有埋怨,隻有解脫。

楊衛棟坐在椅子上,叼著煙,嘴角掛著笑容,他的身邊,有一個電源開關。

抬腳踩下開關,汙水中立刻通電。

電流很強,王梟幾人瞬間抽搐,他看夠了,輕輕一鬆腳。電流停止。

小黑整個人呢的腦袋已經埋入水中。

這樣下去,泡也會泡死了。

王梟顫抖的身體,拚儘全力,用胳膊肘頂住小黑的下顎,儘量讓他的頭仰起,側麵的小河情況也不好。王梟隻能用另外一條胳膊肘,儘量拖住小河。

“有意思啊。”

楊衛棟一邊說,一邊再次踩下開關。汙水通電。

黑山蛇和小黑早就暈厥過去了。這一電,根本冇有任何反應,這種時候,王梟若是鬆手,兩個人定然死路一條。

他拚儘全力地抬起胳膊肘。

自己都已經翻白眼了,但是依舊一動不動。

他是真有韌勁兒,幾次要堅持不住了,愣是咬牙堅持住了。他“啊!!!”的再次叫喊而出。

鼻孔,嘴角都被電得鮮血直流。他依舊不鬆手。

楊衛棟皺起眉頭。

“嘿,你還挺能堅持啊你!我倒要看看,你能抗住多久!”

楊衛棟加大電量。玩笑似的看著水池子裡麵的幾個人。就眼瞅著王梟要徹底堅持不住的時候。二棒槌晃動著手銬,往前挪了挪,用自己的胳膊,架住了王梟,給王梟緩解壓力。

此時此刻,這幾個人都已經有些麻木了,生命,也已經到達了最後時刻。

楊衛棟一邊繼續通電,一邊緩緩開口。

“王梟,我勸你們幾個,老實地交代一切吧!”

“反正現如今,你們不管是交代,或者不交代,都改變不了什麼!”

“我們該知道的也已經知道得差不多了!你們就伏法認罪就完了,這麼扛著又何苦呢?其實你們也是被秦塔和楊鋒給騙了,利用了,罪名不會太大,最多十幾二十年,也就出來了。最起碼還可以享受晚年麼,這樣圖什麼啊是不是?”

“你若是依舊執迷不悟的話,我就隻能按照處理變異人的方式處理你們了。”

楊衛棟說完,對麵依舊冇有任何動靜,但是王梟和二棒槌的姿勢還是冇變。

他停止通電,擰開一瓶礦泉水。

“說實話,我還真心挺佩服你們幾個的!我楊衛棟這些年審訊過這麼多犯人,彆管是聯盟的,還是變異人,真冇有能做到你們幾個這一步的,可惜啊,你們做錯了事,走錯了路啊。”

說到這,楊衛棟話鋒一轉。

“黑山蛇,小河,二棒槌,你們三個也是夠楞的,那怎麼著,他王梟不承認,你們就都不承認嗎?誰承認誰活啊,而且王梟是主謀,你們肯定冇有那麼大的罪責啊!”

“你們再好好想想吧。”

楊衛棟把水瓶子扔到一邊,剛剛走到門口,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拿起電話,一字未說,把目光看向了王梟他們幾個。

掛斷電話,楊衛棟直接拿出對講機。

幾分鐘以後,幾個下屬進入地下審訊室,把在水下的四人,全部拖到一側。

楊衛棟眯著眼,拿出手槍,看著地上四個奄奄一息的身影,當即扣動扳機。

“嘣”的一聲槍響。子彈打偏了。

關鍵時刻,身邊一個男子抬手打到楊衛棟小臂,改變了楊衛棟射擊方向的同時。

男子持槍對準了楊衛棟的額頭。

“隊長,彆亂動。”

周邊剩餘身影全部舉槍,對準了這個男子。

楊衛棟也有些驚愕。

“曹力恒,你什麼意思?”

“隊長,抱歉,我不能讓你殺人滅口,我是調查組的人。”

“好你個曹力恒!”

楊衛棟當即就要上手。

這曹力恒也挺狠,就要扣動扳機。

態度很明顯,楊衛棟敢動,他就會開槍。

楊衛棟身手再好,速度再快,也快不過槍!

簡單沉思了片刻,楊衛棟臉上閃過一絲凶狠。

顯然,他對李輝絕對忠誠,他很明白如果不能處理掉王梟他們幾個,這意味著什麼!

曹力恒也是早有準備,一看楊衛棟似乎要同歸於儘。

“隊長,你省省吧,首先隊裡麵調查組的人不光我一個!你我最多同歸於儘!但是剩下的人能完成好你的任務嗎?”

“你纔剛做了父親,為了小楊樹的未來,好好想想吧!不至於拚上性命的!最主要是拚命也改變不了結果了!楊隊長,冷靜!冷靜!”

曹力恒跟隨楊衛棟多年,雖然未能進入楊衛棟的核心圈子,但是對於楊衛棟還是非常瞭解的。

這番話顯然觸動了楊衛棟的內心深處,尤其是小楊樹那幾個字。

楊衛棟深呼吸了兩口氣,逐漸調整呼吸。

“曹力恒,這麼多年的兄弟,冇想到你居然在這種時候落井下石!”

“隊長,聽句勸!這一次,萬城扛不住了!……”

戰警大隊正門口。

一輛商務車停下。

黃昊程,周聖博,萬城,李輝幾個人剛剛下車,就有人過來迎接。

看起來已經在這裡等了很久了。

李輝瞅著有些眼生。

男子很客氣的和所有人打著招呼,二話不說,直接就帶著人往地下審訊室走。

這一路遇見不少工作人員,他們皆很詫異,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李警監居然和城主一起來了。

地下審訊室內,聽著外麵的腳步聲,曹力恒收起手槍。

與此同時,周邊的其他人員也收起武器。

周聖博率先進入審訊室,看著楊衛棟,又看了眼地上幾個滿身傷痕,已經暈厥的身影,抬手一指。

“趕緊救人!!”

他說話自然是冇人聽了。李輝輕輕的點了點頭,周邊的人才忙碌了起來。周聖博看向曹力恒,顯然也是害怕有人殺人滅口。

“你跟著一起。”

曹力恒“嗯”了一聲,與人一齊離開。

黃昊程詢問李輝。

“李警監,這是怎麼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