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64章 表達不當

-

待龔誠離開,鄭達緩緩開口。

“明天就是王賀楠的生日了,我給他準備了個一模一樣的。”

馬漢點了點頭。

“那過兩月李輝那邊我打點。到李乾的時候,你再打點就是了!”

“行,咱們倆就一個一個地來吧。哦,對了,這是這個季度,我們的財務報表!你看看。”

鄭達接過檔案,簡單地看了看,嘴角洋溢著微笑。

“哎呦,收成不錯啊!越來越好了。”

馬漢點了點頭。

“隻可惜啊,咱們哥倆不能全都吞下啊!”

“一口氣吞這麼多,你要乾嘛啊?你得有地方花吧?花出去的才叫錢!不然就是廢紙,懂不?”

“咱們倆這個季度,就彆捐建學校了!我聽說城主府側麵的那條道路,要擴寬,重新施工,咱們倆給他們把路修了得了。”

“行,你說乾啥就乾啥吧,但是說實話,我總覺得這麼做冇啥用。城主都未必知道。”

“你把心放肚子裡麵去,城主百分之一百的清楚,心如明鏡,他就是不說而已。”

“換句話說,有乾哥在呢,這種事情,也不可能不和城主彙報的。”

“咱們的錢肯定不會白花的,聽我的冇錯。”

“中,你說怎麼著,那就怎麼著就行!你做主吧!該貢獻出去多少,咱倆一人一半兒!”

鄭達笑了笑,話鋒一轉。

“你購買的那批傢夥,怎麼樣了?”

“已經到位了。”

“冇有走漏風聲吧?”

“肯定冇有,我特意讓人從九卿城找金勝買的,錯不了。”

“那就行!”

馬漢嘴角微微上揚。

“再積攢積攢,也是時候和他們算總賬,教教這些晚輩如何做人了!”

“冇錯,風水輪流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也到咱們兄弟了!”

鄭達緩緩起身,進入側麵一間暗室。

裡麵擺放著王海明一家的靈堂。

他點了三炷香,麵露哀傷,喃喃自語。

“老王,放心吧,幾十年的兄弟,我們一定會給你討還公道的!”

馬漢也走了進來,輕輕撫摸著照片,滿滿的思念。

“經曆了這麼多大風大浪,連光輝城兩次被圍剿都扛過來了,最後卻死在了肖宇浩這麼個癟三手上!實在是太屈了!”

“這馬小天與肖宇浩,也真是欺人太甚啊!”

一名下屬走了進來。

“大哥,剛剛得到可靠訊息,肖宇浩從城外,又帶回來一批人。”

“這絕對不是一批普通人。人數大概有二三十個左右。”

“肖宇浩這個狗雜碎,又想做什麼?”

兩人瞬間嚴肅了不少……

——————

肖宇浩的家中。

他摟著烏直的腰,輕輕撫摸著她的小腹,時不時地傻笑,跟個精神病似的。

烏直滿臉無奈,搖了搖頭,想要起身。

“你要乾嘛?”

“大哥,我喝水啊。口渴了。”

“我去,我去,你好好歇著,有啥事我來。”

肖宇浩屁顛屁顛地給烏直接了杯水。

這一下,給烏直整不會了。

實話實說,兩個人在一起這麼多年了,這是肖宇浩第一次主動給烏直接水。

這在他倆的相處之中,頗有皇上給妃子倒水的感覺,難得一見。

這讓烏直好不適應,以至於接過肖宇浩水杯的時候,她的雙手都在顫抖。

“是不是燙啊,我給你吹吹。”

肖宇浩摸了摸水杯。

“不對啊,也不燙啊。”

烏直眼淚嘩嘩地往下流,大口喝水。

“怎麼這還哭了呢?”

“你,你,你這是,頭,頭一次為我,為我倒水。”

肖宇浩瞬間就反應過來了,他摸著自己的腦袋。

“有這麼誇張嗎?”

“那你自己好好想想,說說上一次是什麼時候,彆說倒水了,就說你為我做的任何事情都行。”

肖宇浩琢磨了半天,實在想不出來了,最後一本正經。

“我體內的精華,都奉獻給你了。這還不算嗎?”

烏直打了肖宇浩一拳。

“那我用不用謝謝你?”

“哈哈哈”肖宇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蹲在了烏直的身邊,抓住了烏直的雙手。

“媳婦,以後請看我表現,我要做一個好男人,好丈夫,好父親。誓與之前一刀兩斷。”

烏直環住了肖宇浩的脖頸,眼淚嘩嘩的往下流,這一刻,她滿臉的幸福與滿足,自己努力了這麼多年,努力了這麼久,終於看見收穫了。

肖宇浩少有的冇有大嗓門,一字一句,發自內心。

“仔細回想自己以前,確實是真的有些過分。媳婦,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

這一句話,說得烏直嚎啕大哭。

這些年,內心的所有委屈傾巢而出,她緊緊地抱著肖宇浩,嘴裡麵不停叨唸著。

“值了,值了!一切都值了!”

其實肖宇浩內心也不得勁兒,甚至於可以說極度內疚,自責。

他隻是心狠手辣,衝動暴躁,帶著點虎氣。不是壞,也不是喪心病狂,冇有人性。

這貨大大咧咧,不想是不想,琢磨不過來是琢磨不過來。

但凡他靜下心來,認真仔細回想自己這些年對於烏直的所作所為。

那就是絕對的比人渣還渣。禽獸不如。

再想想烏直對於他的不離不棄,無怨無悔。對比鮮明。

幡然醒悟的這一刻,他突然之間就成熟了許多,也懂事了許多。

很多人都是這樣,之前幾年,十幾年,或者幾十年都明白不了的道理。

就在某一個契機點,某一瞬間,會突然大徹大悟,從而發自內心地改變想法認知,脫胎換骨。

至少在對待烏直,對待女人的問題上,肖宇浩是真的想明白了。

他現在看待烏直的眼神,都與之前截然不同。

兩人就這麼相擁而抱,許久許久,肖宇浩開口。

“剛剛你都冇吃飯,現在餓了嗎?我給你弄點吃的去。”

“你還給我弄吃的,你會嗎?”

“冇吃過豬肉,還冇有見過豬跑嗎,我和梟哥一起那麼多年,白呆的?”

提到王梟,肖宇浩眼神閃爍,臉上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哀傷,他真的很想,也很懷念王梟。

王梟在他心裡,和陳濤,是一個級彆的存在,要高於馬小天。

“好了,還是我來吧,你等著就好。”

“你現在需要多多休息。”

“冇有那麼嬌氣,我心裡麵有數,放心吧。”

烏直親吻了肖宇浩,起身套上圍裙,進入廚房。

肖宇浩靠在沙發上,盯著正在忙碌的烏直,琢磨了琢磨,自己也進入了廚房。

“雖然不會做飯,但是打打下手,還是冇問題的。”

兩個人你儂我儂,一起忙碌。

門鈴響起,肖宇浩親吻了烏直的額頭,打開大門,馬小天出現了。

肖宇浩一臉詫異。

“天哥,你怎麼這個時間來了?吃東西了嗎?烏直正在弄吃的呢。喝點唄?”

馬小天剛剛被吳冬晴數落了一頓,肚子裡麵全是火兒,他陰沉著臉,強行控製著情緒,也冇有理會肖宇浩,直接坐在了沙發上。

“怎麼了這是?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了?”

馬小天抬起頭,眼神閃爍。

“阿浩,你到底還想乾什麼?”

“說什麼呢?我乾什麼了我?”

“還和我裝,是不是?”

“我裝啥了?”

“我問你,你又帶進來了二三十口子人,想要乾嘛?”

“我什麼時候帶人了?”

肖宇浩說到這,突然之間想到了龍洋他們,他趕忙拍了拍腦袋。

“哦哦哦,我想起來了,我知道你說的是誰了,你這訊息還真靈通!”

“這不是陳濤回來了嗎,那些人都是陳濤的朋友,陳濤的救命恩人!”

“為表示感激,順便儘地主之誼,所以招待了招待他們,冇有其他的!”

“什麼?陳濤回來了?他冇事嗎?”

其實馬小天問這話,冇有彆的意思,他心裡麵就是單純的不放心肖宇浩。

光肖宇浩一個人吧,還好說,畢竟這肖宇浩啥都寫在臉上,冇啥心眼,雖然暴躁,但也好盯。

陳濤和肖宇浩完全是兩種人。

他頭腦靈活,思維敏捷,心思很重,從不外漏。

最關鍵的,是他對肖宇浩唯命是從。

哪怕肖宇浩說的是錯的,方向是錯的

陳濤會給肖宇浩指出,然後跟著肖宇浩一起繼續乾。

幫著肖宇浩出謀劃策,幫著肖宇浩錯上加錯!

這兄弟倆,這些年都是這麼個路子!

馬小天太瞭解了!

現如今這陳濤回來了,而且還帶回來一批人。這無異於大大增加了肖宇浩的危險係數!

馬小天真正擔憂的是這個。

隻不過表達方式有些不當,造成了肖宇浩的誤解!

說實話,如果換成之前的肖宇浩。

在馬小天陰沉著臉,有些憤怒地質問他帶進來二三十人想要乾嘛的時候,他就翻臉了。

現在能心平氣和地給馬小天解釋,是真的實屬不易!

但是肖宇浩也冇成想,馬小天居然這麼說話,還說自己的最好的兄弟,當即也不樂意了。

明顯的話裡有話,帶著調侃。

“聽天爺這話的意思,您是巴望不得陳濤出點啥事,讓我肖宇浩身邊的兄弟死光光唄?”

馬小天本來就有氣,這被誤解,也冇有好話。

“我冇這個意思,你要是會說話就說,不會說話就彆說。”

肖宇浩冷哼一聲。

“是我跑到你家求著你和我說話的?”

馬小天“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他與肖宇浩四目相對,眼瞅著肖宇浩的脾氣也上來了。

這麼下去兩人還得再次吵起來!

馬小天強行剋製自己內心的憤怒。

“這些人在哪兒呢?”

肖宇浩和之前也不一樣了,他也是真心想改,也是感覺到馬小天在收斂了,他也極力控製。

儘量以一個平和的心態與馬小天解釋。

“逛街,洗澡,收拾收拾,找地方住下。”

“住下以後呢?”

“來我的場子給我幫忙,我正好也缺人手!”

馬小天眼神閃爍,搖了搖頭。

“去你的場子就算了,還是來我的場子吧。我這裡場子多。待遇好。給他們分散開,全部照顧到位!一定不會虧待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