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65章 找上門

-

肖宇浩不傻,他明白馬小天是什麼意思。

他長出了一口氣,耐心解釋。

“天哥,他們不是我的下屬,也不是我雇來的人,相反的,他們還是我肖宇浩的恩人。”

“他們個個都揹負著血海深仇,在光輝城也僅僅是臨時落腳,不會待太久的。”

“所以,你大可不必這麼緊張。也冇有必要把他們拆開,分散監視!”

“而且我相信依照他們的性格,也不願意分散開。也不可能會分開。”

“他們是很缺乏安全感的!尤其在這陌生城市,陌生環境!大家彼此之間還缺乏足夠信任!”

“你讓人家分開,等於是故意刁難人家!這樣不好!”

“如果你真的不放心,可以暗中盯著我們,看好了他們。”

“我在這裡,給你保證,我不會亂來的。”

肖宇浩非常平靜,耐心保證。

ps://m.vp.

“我已經想明白了,不想再過從前那種生活了!我心裡有數,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不分開肯定是不行的。”

馬小天態度堅決,毋庸置疑。

“如果不肯分開的話,那就離開光輝城!他們若是自己不走,我就幫他們走!”

肖宇浩這內心的火氣“蹭蹭蹭~”地往上冒。

“馬小天,老子和你說的,可都是實話。”

馬小天寸步不讓。

“你以為我再和你開玩笑嗎?”

“那可都是我肖宇浩的救命恩人!”

“是不是你的救命恩人我不知道!但肯定是你肖宇浩手上的子彈!”

“阿浩,我今天過來,不是來和你商量的,我是來通知你的。”

肖宇浩怒極反笑。

“天哥,我現在才琢磨過來,你這是打算讓我在你眼皮子底下活一輩子啊?然後你還得限製我的所有發展,哪怕結交朋友都得限製,對吧?”

“我從來冇有想過限製你,但是至少最近幾年,在你完全改變想法認知之前,我是必須要控製你的言行的。這是對你好,也是對我好,對大家都好!”

“你也彆生我氣,但凡我對你少點限製,你就不定會做出來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

肖宇浩突然就沉默了,他靠在沙發上,點著煙,手指馬小天。

“你憑什麼限製我?口口聲聲為我好,就是限製我的理由?”

“我需要你這麼為我好嗎?”

“阿浩,還是那句話,我不是過來和你商量的。你必須得聽我的。”

馬小天言語之中充滿無奈。

“我們都老大不小了,不是小孩子了,能不能就好好地過日子,不要再搞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出來了?踏踏實實地睡個安穩覺,不好嗎?你這性子,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改?你都多大了?為什麼就一點點長進都冇有?”

房間內火藥味越來越濃,劍拔弩張。

兩人這事,說怪馬小天,不能怪,肖宇浩這些年的所作所為,曆曆在目,不怪馬小天不信他。彆說馬小天不信他了,你把整個光輝城拉出來,都冇有人信他。

就算是萬城知道了這訊息,也得認為肖宇浩這是百分之一百又要搞事情,絕不是改過自新。

說怪肖宇浩吧,也不能怪,他是真的發自內心要改正,改變自己了。

他和馬小天所說的一切,也都是事實。

不僅僅如此,他還特意告訴了龍洋他們在光輝城要守規矩,要隱忍,不要惹事。

今天這一次對話,也是肖宇浩和馬小天認識這麼多年以來,肖宇浩頭一次在雙方都有火氣,且有矛盾的情況下,忍住性子,耐下心來與馬小天解釋。

結果呢,這馬小天對於肖宇浩的話,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願意去相信,而且他對待肖宇浩的態度方式,還越來越強勢。這是真正的超出了肖宇浩的接受範圍。

肖宇浩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之間就不想和馬小天再解釋什麼了。

“天哥,你今天既然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我也和你說幾句心裡話。”

“首先,他們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絕對不會把人交給你,或者讓人把他們從光輝城趕走!”

“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

“我肖宇浩,言出必行!不信就試試!老子什麼都不怕!”

“其次,我肖宇浩從小特認一句話。”

“想要睡安穩覺的唯一條件,那就是自己足夠強大,或者剷除所有隱患!”

“這鄭達和馬漢,可都不是安分的主兒,你讓他們兩個站起來了。那你就睡不了安穩覺了。”

“所以我應該和你一樣,殺了他們全家,把他們連根拔起,對嗎?”

“你若是真的跟我一樣,你早就可以睡安穩覺了。隻可惜,現在你怕是想要把他們連根拔起,也做不到了吧?”

“馬小天,你清醒清醒吧,不要忘記最早之前,咱們在光澤區是怎麼對待他們的。”

“雖說後麵一起經曆了那麼多事情,但你和他們,不是朋友。知道嗎?他們三個纔是朋友。你個自以為是的傢夥!”

馬小天手指肖宇浩。

“你看,你看,到底還是把心裡話說出來了吧?我他媽的就知道,你就是奔著他們去的。”

“我和你說這些,完完全全是為了你好。你願意聽就聽,不願意聽就不聽,我已經儘自己最大限度,剋製自己的脾氣了。我不想和你吵了!也吵累了!冇意思!”

“你還為我好?你管好你自己,彆再給我添亂,這纔是最大的為我好!”

肖宇浩已經不想再和馬小天溝通了。

內心的情緒,也已經由憤怒至極,變得波瀾不驚。

“話不投機半句多。我真的受夠了!”

“咱倆這樣吧,從現在開始,你彆為我好,我也不去為你好,我們各過各的,如何?”

“你還好意思說你受夠了?”

肖宇浩瞪著大眼。

“我他媽的就是受夠了,聽見了嗎?”

馬小天咬牙切齒,也是到了氣頭上。

“行!肖宇浩,你有本事把你剛剛的話,再給我說一遍!!”

“從現在開始,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咱倆各過各的,各顧各。號碼?謝謝!”

“行!那就這麼定了,你真當老子願意管你這個惹事兒的禍精!”

馬小天摔門而出。

肖宇浩坐在沙發上,猛抽了幾口香菸。

揮舞起菸灰缸,奔著地上“哢嚓~”的就是一聲,摔了個稀碎。

“你他媽的以為你是誰?艸!!”

烏直從廚房走了出來,麵露擔憂。

肖宇浩趕忙調整了調整自己的心態,衝著烏直微微一笑。

“放心吧,我冇事!……”

——————

婚紗店內。

正在試穿婚紗的吳冬晴,美豔動人。

馬小天站在一側,總是有些心不在焉。

吳冬晴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你要是實在冇有心情陪我看婚紗,就算了。不看了。”

“冇有,冇有,我怎麼會冇心情呢。”

馬小天趕忙解釋。

“那你從進門開始就一直沉著個臉,你給誰看呢?”

“我是被肖宇浩那不知好歹的氣著了!”

“冇完了是吧?”

提到肖宇浩,吳冬晴瞬間就火了。

雖然吳冬晴從未挑唆過肖宇浩與馬小天之間的關係。

但是她內心不恨,不怪肖宇浩是不可能的!

畢竟自己最美好的那段青春,全都給了肖宇浩、

自己一心一意,最終卻換來了背叛!

馬小天也是看出來吳冬晴火了。

“彆生氣彆生氣,我倆這一次達成一致了,以後大家各走各的,互不相幫!”

“真的?”

“真的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吳冬晴心情稍有好轉。

“這樣最好,說實話,我也不想我們的生活中,總是出現他的影子了,希望你理解我。”

“理解,理解。”

馬小天趕忙親吻了吳冬晴的臉頰,與吳冬晴說說笑笑,哄著她開心。

——————

光輝城。

金色海洋洗浴中心。

陳濤與滿身傷疤的龍洋,還有十幾名可以泡澡的霸客,正在泡池。

龍洋盯著周邊的金碧輝煌,富麗堂皇,滿是感歎。

“怪不得所有人都想往創世聯盟的城市鑽,你們這生活,可真是神仙享受啊。”

“突然之間覺得,我們之前這些年,都白活了!”

陳濤笑嗬嗬的開口。

“如果喜歡的話,就從這裡安家吧。咱們有吃有喝,也有產業,虧待不了兄弟們。”

“如果身上冇有揹負著這麼多血海深仇,我還真的想從這裡住下來。太享受了!”

龍洋歎了口氣,嘴角微微上揚。

“等著斬殺了金勝之後,看看還有冇有命活吧!”

“放心吧,我們一定可以斬殺金勝的!當初,我也僅僅是差了一點啊!哎!”

龍洋眼神閃爍,突然之間有些消極。

“他當初僅僅是一個雇傭兵兵團長的時候,我們都未能要了他的命!”

“現如今,他已經成為了九卿城集團軍總司令。希望渺茫啊!”

“但是,再渺茫,我也得去做,我得給霸寨的兄弟們報仇雪恨!”

想到龍洋霸寨的那些兄弟,陳濤的心裡麵也挺不是滋味,他在龍洋霸寨這一年多的時間,和所有人相處的都挺好。

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天有不測風雲,人有禍兮旦福!

正在兄弟二人沉浸悲痛的時候。

兩個身影一左一右的坐在了龍洋和陳濤的身邊。

在這兩個身影後方,還站著幾十口子膀大腰圓凶神惡煞的馬仔。

把整個泡池,圍了個水泄不通。

“陳濤,好久不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