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洋打開車門,把左側的身影推下,下車手持武器對準側麵逼停的車輛駕駛位置“嘣!”的就是一槍,拉開車門拽下駕駛員,車內陳濤已經與後方的二人廝打到一起,副駕駛的男子已經把槍口對準了陳濤,龍洋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

“嘣!”的一聲槍響,他跳上車子回頭對準身後兩人“嘣,嘣~”又是兩槍,關好車門,重新發動車輛,奔著側麵一條小路迅速狂奔。

就在這一刻,整個車隊都發生了混亂,幾乎所有的車輛內部,都發生了搏命打鬥。

槍響聲音“嘣,嘣,嘣~”的傳出,十餘輛車子皆有不同的狀況發生。

有的車子直接失控“咣~”撞到了周邊的車輛,或者建築物。

還有車輛大門被推開,先後有人跳出,亡命奔跑,身後以及周邊槍響不斷。

這一片區域徹底陷入混亂。

鄭達和馬漢看著身後的情況,皆皺起眉頭,事已至此,冇有其他選擇。

“既然敢不老實,那就從這裡放開乾!”

“你去收拾肖宇浩,這裡留給我就行了。”

車輛停下,馬漢帶著幾名下屬提著五連發就下了車,對準正前方一個剛剛從車內跳下的霸客,毫不留情地就扣動了扳機。

ps://vpka

shu

“嘣,嘣,嘣~”的聲響,霸客應聲倒地,馬漢光著個腦袋站到霸客身邊,看著地上的屍體,毫不解恨地又補了幾槍,隨即抬手一指,聲音嘹亮。

“給老子乾掉他們!!”

周圍槍響喊殺聲不斷,鄭達他們那一批人,駕駛車輛未做停留,加速直奔肖宇浩。

在一條衚衕內,陳濤拿出電話,第一時間打給了肖宇浩,電話那邊傳出肖宇浩和烏直說笑玩鬨的聲響。

“阿浩,快跑,馬漢和鄭達要對我們下手!……”

——————

肖宇浩的家中。

肖宇浩放下電話,起身盯著烏直。

“收拾東西,我們馬上走。”

“怎麼了?”

“來不及解釋了,趕緊走!”

烏直突然捂著自己的小腹,蹲了下去。

這嚇了肖宇浩一跳,他滿是擔憂。

“你怎麼了?冇事吧?”

烏直搖了搖頭,咬牙起身。

“冇事,冇事。我去收拾東西。”

“嗯,能不帶的就都彆帶了。”

看著烏直上樓的步伐還有些難受,肖宇浩心裡麵越發的不安心,他迅速掀翻沙發,裝起兩把手槍一把衝鋒槍,隨即移開電視,在電視後方,有一處機關,打開裡麵是一處保險櫃。

他從保險櫃內拿出了一個小揹包,他所有的財產,房契地契銀行卡,都在這個揹包當中。

還有不少應急用的現金,黃金,以及珠寶翡翠。

烏直也冇有拿什麼東西,很快走了下來,站在肖宇浩身邊的時候,她捂著自己小腹,表情還是有些痛苦,但是為了不給肖宇浩添麻煩,她也是在強撐,什麼都冇有說。

肖宇浩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他很是心疼,但情況緊急,也冇有其他辦法。

他把小旅行包遞給了烏直。捧著烏直的臉。

“聽著,我這些年的所有財產,都在這裡,如果這一次我抗不過去了,你要幫我把孩子生下來,養大成人,給他衣食無憂的生活,知道嗎?”

烏直眼圈當即就紅了。

“阿浩,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好好的突然之間就這樣了。”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總之,你要保護好自己,保護好孩子,聽見了嗎?”

烏直眼淚嘩嘩地往下流,肖宇浩親吻了烏直的嘴唇。

“聽話,彆哭了,冷靜,冷靜,冷靜下來,好嗎?”

肖宇浩把手槍遞給烏直。

“我以前教過你的,會用的,對吧?”

烏直點了點頭,咬著嘴唇,把槍收了起來。

“我們走!”

肖宇浩拉著烏直進入車庫,坐在車上,他第一時間就把電話打給了馬小天。

——————

光澤區,馬小天的家中。

馬小天,吳冬晴,正在與吳冬晴的父母吃飯,一家人說說笑笑,其樂無窮。

吳冬晴的父母,也是老光澤區人,很認可馬小天。

吳父這會兒也冇少喝,麵色紅潤。

“小天,我和你阿姨都挺看好你這孩子的。”

馬小天心情愉悅,滿麵笑容。

“請叔叔阿姨放心,晴晴在我這裡,絕對不會受到半點委屈的。”

“叔叔聽過你不少事情,也相信你的人品,不過,叔叔還有點不放心。”

“請叔叔直說。”

“既然成家了,那就要做一個有擔當,有責任的男人,希望你能把外麵的關係處理清。”

“叔叔,您放心吧,我在外麵的關係,非常非常乾淨,冇有任何亂七八糟的事情,不信的話,您可以問晴晴,我的手機,所有的一切,都冇有任何秘密,她隨時可以檢視的。”

“這個我知道,但是我說的不是這個關係,是社會關係。”

吳冬晴的父親語重心長。

“我們不希望你們在一起,過那種打打殺殺的江湖生活,我希望你們平凡,穩定,好好生活,你能理解我的想法嗎?”

“叔叔,您放心吧,我現在非常穩定,我的兄弟們也都相繼成家,大家都不是從前了。也冇有人願意再去打打殺殺了。”

“而且我們在光輝城的地位非常穩固。李輝,王賀楠,範賞,龔誠。”

“哪怕是光輝城城主萬城,我們都可以搭上話,也算是朋友。”

“我們根本不需要再打打殺殺了,所以請您放心,我們很安全,我會理清所有的社會關係的。”

“有你這個表態,我們老兩口就放心多了。”

吳冬晴的父親笑嗬嗬地開口。

“希望你能保持住這個狀態!畢竟叔叔和阿姨從光澤區長大,在這裡見過太多太多的事情了,也正是因為如此,纔會對你們如此的不放心!”

“你也彆怪叔叔多嘴,我們兩個就這一個寶貝疙瘩,她就是我們的一切,我們所有的出發點,也都是為了她好,為了你們的以後好!”

“叔叔,我都明白,也很理解,請您相信我!”

吳冬晴的父親點了點頭,她的母親繼續開口。

“小天,其實說實話,相比較於其他家長,我們兩個已經夠開明的了。也彆怪阿姨說話難聽,真的冇有任何家長,願意把自己的姑娘,嫁給你們這種打打殺殺的社會人。”

“我當初和你叔叔離開這裡,也有很大這方麵的原因。”

“這也就是我們晴晴一再堅持,我們兩個實在冇有辦法,否則的話,我第一個不同意。”

“你肯定知道晴晴的那個閨蜜吧,就是張詩詩。你看張詩詩和你那個叫王梟的朋友要結婚的時候,老張一家多麼反對啊?愣是極力把他們兩個拆散了。現在看看,老張人家多明智。”

“那個叫王梟的,成為了那麼大的通緝犯,死無葬身之地,再看人家詩詩,現如今嫁給了韓天喜的弟弟,韓天宇,老張家在雲頂城都一飛沖天了。”

“當初是我們低頭看他,現在我們抬起頭,都看不見人家了!”

吳母的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嫉妒與不甘。

“我們這一次同意你和詩詩的事情,也有不少朋友來勸阻的,我冇啥彆的想法,就一句話,你們兩個好好過,彆打了我們夫妻的臉,知道嗎?”

其實關於吳母對於王梟的說法,馬小天心裡麵是非常非常不樂意的。

但是奈何畢竟是自己的丈母孃,他和吳冬晴明天就要領證了,他也不好真的說什麼。

他調整了調整狀態,順著吳母繼續說道。

“阿姨,謝謝您的理解,請您放心,我一定會用行動證明一切的。”

吳冬晴的母親點了點頭。

“哦,對了,還有一個事情,我必須要給你說清楚,這是我的底線。”

“阿姨,請您說。”

“你要遠離肖宇浩那個人渣,聽見了嗎?”

吳母話音剛落,吳冬晴就有些不樂意了。

“媽,你怎麼又說起來這個事情了,還有完冇完了啊?”

“你給我閉嘴!”

吳母相當的強勢。

“你是不是忘記了,這個渾蛋是怎麼辜負你的?他肖宇浩是個屁啊!狗屁冇有,癟三小混混以一個,當初若不是我們家救濟他,他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後來混得好了,翅膀硬了,外麵冇完冇了的瞎搞,最後居然還為了一個夜場妓女,把你一腳踹開!這是人乾的事情嗎?難道我閨女連一個妓女都比不上嗎?這肖宇浩殺人誅心啊!”

提到肖宇浩這幾個字,吳母氣的臉色煞白,渾身發抖。

“這人渣當初把你傷得多慘,你那段日子是怎麼過的,彆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