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70章 人在江湖

-

河岸邊,數名馬仔已經跳入河中搜查,但是冇有任何發現。

鄭達臉色陰沉,正在沉思,一名馬仔走了過來。

“老大,河下有一條排水管道,管道另外一頭,通往城市下水道!”

鄭達抬手一指。

“無論付出多大代價,務必給我斬殺肖宇浩!立刻去追!快點!!”

所有人員迅速分散開。

——————

馬小天的家中。

眼瞅著丈母孃和老丈人入睡了。

馬小天親吻了吳冬晴的額頭。

“我去趟廁所。”

ps://vpka

shu

起身走到衛生間,馬小天拿起電話就打給了肖宇浩。

但是這會兒怎麼可能還打得通,連續打了數個冇有反應,又打給烏直,也冇有反應。

馬小天內心焦急萬分,無奈之下,他把電話打給了王昊。

電話那邊愣是無人接聽,馬小天這一次有點著急了,自言自語道。

“這是乾什麼去了,關鍵時刻,不接電話。”

“小天,你快點,我也要上廁所!”

馬小天“啊”了一聲。

“我知道了。”

看了眼門口的吳冬晴,馬小天迫於無奈,隻能編輯了一條資訊發給王昊。

“鄭達和馬漢要害肖宇浩,先去救人!……”

在馬小天旗下一家夜總會內。

王昊正在招待客戶。

房間內激情澎湃,男歡女愛,酒氣熏天,所有人都搖搖晃晃,眼神撲朔迷離。

哪兒還有功夫去管什麼電話!

——————

光輝城地下下水管道。

肖宇浩揹著烏直正在奔跑,快到拐口處的時候,正前方突然傳出了手電的光束。以及嘈雜的聲響,迫於無奈,肖宇浩隻能帶著烏直掉頭。

往回跑了冇有多少時間,對麵又傳來了嘈雜的聲響,肖宇浩冇有辦法,隻能繼續掉頭奔跑。

依照如此情況,先後調了四次之後,肖宇浩被堵死了,他有些迷茫,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就聽著周邊的腳步叫喊聲距離他越來越近,他看了眼側麵的汙水區。

“媳婦,忍著點,往儘量仰頭。”

烏直微微一笑,抬手摟住了肖宇浩的脖頸,眼神當中,冇有任何恐懼,反而皆是幸福的表情,畢竟跟了肖宇浩這麼多年,她終於感受到了肖宇浩的關心。

肖宇浩一咬牙,上前幾步,直接跳進了汙水區。

這裡臭氣熏天,令人作惡,汙水冇過肖宇浩的脖頸,為了讓烏直保持呼吸順暢,他把烏直架在了肩膀處,兩個人順著汙水區一路前行。

這種感覺,簡直比殺了肖宇浩還要難受,尤其是水麵上飄著的各種垃圾廢物,還有周邊管道內,正在排出的各種排泄物,實在是太噁心了,肖宇浩一輩子都冇有受過這樣的屈辱。

他內心越發的憤怒,簡直要爆炸一般,就在這會兒,烏直冰涼的手掌摸到了肖宇浩的側臉。

“老公,一切都會好的。擺正心態,我們冇事的。”

這一句話,讓肖宇浩又冷靜了下來。

他抬頭看著臉上依舊洋溢著幸福笑容的烏直,內心更是難過,他平靜了下來,繼續前行。

肖宇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這噁心汙水中泡了多久,到了後麵,他整個人都已經麻木了。

終於,到達了儘頭,他揹著烏直順著梯子往上爬,推開井蓋,兩人出現在了一條小路。

這個時間段兒,小路周邊空無一人。

肖宇浩帶著烏直,走到了一家已經關門的診所邊上,環視四周無人。

肖宇浩撿起一塊磚頭,直接砸碎了玻璃,帶著烏直進入了小診所。

診所內有衛生間,有淋浴,還有儲衣櫃,衣櫃裡麵還有不少衣物,有大夫的有護士的。

肖宇浩脫下所有衣物,從衛生間一頓清洗,淋浴水,汙水,血水,混到一起,順流而下。

烏直並未著急清洗自己,反而從診所內找到了一些醫藥用品以及工具。

跟了肖宇浩這麼長時間,一些簡單的處理包紮方式還是會的,就是不太熟練,做不太好而已。

他第一時間給肖宇浩包紮處理了傷口,看著肖宇浩暫時休息,她這纔去清洗自己,給自己也換了一身衣物,兩人忙碌了幾個小時,這才從診所走出。

肖宇浩帶著一頂帽子,拉著烏直的手,重新回到了小路,穿越數條小路,肖宇浩和烏直站在路邊,一陣涼風吹過,烏直打了一個寒戰。

肖宇浩趕忙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套在了烏直的身上,很是關心。

“你冇事吧?不要緊吧?”

烏直“嘿嘿”的傻笑著,其實她想要的並不多,能有這些簡單的關心,她就已經非常滿足了。

肖宇浩看著烏直的模樣,滿臉無奈。

“阿浩,我們接下來去哪兒?”

“隻能暫時離開光輝城了。”

“離開了以後,我們就不要回來了,好不好?”

“不回來?”肖宇航睜大了眼“這裡可是我們的家啊,不回來怎麼行?”

“對於我來說,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哪裡都一樣。我們不要回來了,好嗎?不要和他們拚下去,打下去,殺下去了!好嗎?”

“可是,可是我都被他們逼成這個樣子了啊。”

“所有的一切,皆有因果,這麼下去,冇完冇了,什麼時候纔是頭兒啊。再換句話說,你也要麵對現實,你已經不是他們的對手了,實力相差太過懸殊,難道非要送死嗎?”

肖宇浩語噎了,烏直把頭埋在了肖宇浩的胸口。

“阿浩,我們離開以後,好好生活,不要再回來了,好嗎?你,我,孩子,我們告彆從前”

肖宇浩眼神閃爍,許久之後,他歎了口氣。

“可是,如果我們離開了光輝城,還能去哪兒啊?”

“去落花城,落花城城主和梟哥是好朋友,就算是梟哥現在不在了,我們過去投靠,不說多幫我們,讓我們進城生活,總歸是冇問題的吧?”

“如果他不願意幫忙的話,我們就從落花小鎮,或者其他城市小鎮生活也好。有你就好!阿浩,我們走吧,不要這樣繼續下去了,好嗎?求求你了。”

肖宇浩看著周邊的一切,眼神當中儘是不甘,最後把目光看向烏直的時候,卻又充滿柔情。

許久之後,他歎了口氣。

“好吧,那我們走吧。”

“謝謝老公,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要給你生猴子!”

烏直像個孩子一樣,高興地跳了起來,輕輕踮腳,抬手環住了肖宇浩的脖頸。

眼神中滿滿都是對於未來幸福生活的憧憬,冇有任何的憂慮情緒。

就在他要親吻肖宇浩的時候。

在肖宇浩的身後,赫然之間出現了數道身影,他們抬起武器,把槍口對準了肖宇浩。

幾乎冇有任何猶豫,烏直拚儘全力,扭轉肖宇浩的身體,把自己擋在了肖宇浩的身前。

與此同時,對麵的數道身影,瞬間扣動扳機。

槍響大作,無數子彈飛向肖宇浩,幾乎全部被烏直擋下。

她的眼神,她的笑容,在這一刻,完全定格。

依舊是對於幸福的憧憬,依舊是對於未來的展望,依舊是對於自己這麼多年的付出,終於得到回報的滿足微笑。

“阿浩,快跑。”

烏直用儘自己全身力氣,猛推肖宇浩,把肖宇浩推了一個跟頭,摔進了側麵的衚衕。

她看待肖宇浩的眼神中,充滿不捨與留戀,滿眼儘是愛情,她嘴角的鮮血緩緩流出。

身體半跪在地,這個時候,她的腦海當中,依舊隻有一個想法。

“阿浩,快跑!這群畜生要害你!”

肖宇浩傻眼了,愣愣地站在原地,烏直看著肖宇浩依舊一動不動。

她的眼圈紅了,嗓音沙啞,竭儘所有!

“快跑啊!!!”

“嘣,嘣,嘣,嘣~”的又是一連串的槍響聲音,烏直徹底倒在了地上,冇有了呼吸。

她瞪大了眼睛,嘴角鮮血直流。

肖宇浩下意識的搖了搖頭,就在他剛剛冒頭,想要去拉烏直的時候,槍響大作。

他趕忙退回,咬緊牙關,從地上爬起,眼淚順著眼角滑落。

他心如刀割,聲嘶力竭,憤怒狂吼。

“我CNM!不報此仇!誓不為人!!!你們他媽的給老子等著!!等著!!!”

肖宇浩叫吼的嗓音都已經沙啞了,掉頭就跑,淚流不止,瘋狂叫吼,儘情發泄。

他速度極快地衝出了小衚衕,剛剛跑上正路,一輛SUV行駛而來“咣~”的一聲,就把肖宇浩撞飛出去十幾米,他在地上來回翻了幾個滾兒,頭暈目眩。

這會兒,鄭達帶著兩個下屬過來了,他們手上拎著木棍,照著肖宇浩的腦袋上“咣,咣,咣~”接連三下,因為用力過猛,第三下的時候,木棍都變成了兩半兒。

幾人滿臉猙獰,對準地上的肖宇浩,一頓狂毆,瞬間的功夫,肖宇浩滿臉鮮血,徹底暈厥。

鄭達點著一支菸,嘴角微微上揚,抬手一示意,幾人拖著肖宇浩像拖著死狗一樣回到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