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7章 機會來了

-

“哦,是這樣的,我們懷疑這幾個人與秦塔有聯絡,並且屬於秦塔在光輝城行凶期間的幫凶,所以例行審訊的。”

“例行審訊,例行成這個樣子嗎?而且那幾個是聯盟人,按照聯盟律法,應該是由警巡審訊,不應該是由戰警大隊審訊吧?再如何,也不能把人弄成那個樣子吧?”

“黃組長,您誤會了,他們身上的傷,不是我們弄的!是他們在與他人打鬥的過程中受的。”

“好吧,我相信你。”

黃昊程直接說道。

“不過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也不能隻聽你一麵之詞。多少也得聽聽當事人怎麼說吧。”

“那是應該的。”

“楊隊長,那也得麻煩您暫時委屈一下了。不要離開我們的視線。”

楊衛棟與李輝對視了一眼,眼神複雜……

——————

城主府。

ps://m.vp.

萬城的書房內。

“這黃昊程和周聖博,很早之前就打上王梟這個豁口的主意了!他們故意在飯局套了你話。

這接下來如果真的把楊衛棟定罪。你就隻能引咎辭職了。”

李輝臉色極其難看。

“黃昊程太狡猾了,趁著喝酒時間,一個不留神,真是下套坑我啊!”

“現在說什麼都冇有用了!”

萬城揉著自己的額頭。

“這可該如何是好!總不能當著黃昊程他們的麵兒殺人滅口!他們也不會那麼容易讓王梟死的,事情麻煩了!”

“而且是相當麻煩。”

李輝和萬城冇有任何隱瞞。

“王梟這幾個小子,膽大包天,什麼都敢說,什麼都敢做,不會有任何忌憚的!尤其是這一次遭了這麼大的罪,不可能不記恨!”

“最關鍵的是我們手上確實冇有任何實質性證據!楊衛棟這次躲不過去了。”

“主要還是會牽連你!你若是不在警安局統籌大局,及時協調處理一切的話。隻要黃昊程入駐警安局,很多事情肯定就藏不住了。”

“龔誠範賞這些人,是將不是帥啊!所有的節奏都會被打亂!一定會有更多的人被他們搞下去!警安局決不能失控!”

萬城越說臉色越難看。

“你若是就這麼被搞下去了,也會對我們的整體氣勢,產生嚴重打擊的!”

正在發愁之際,秘書進入書房。

“城主,剛剛得到準確訊息!黃昊程坐鎮!周聖博做總指揮,調查組所有人員連夜出動,從各個部門都帶了很多人回去協助調查!這中間還包括了十餘位光輝城議員!”

“他們這是要把我們連窩端啊!”

萬城瞬間滿身戾氣,目露凶光!

房間內的溫度,似乎都降低了許多!

李輝跟著說道。

“若是他們扛不住調查崩了!議會可就徹底落在周聖博手上了!”

“到了那個時候,他一定會彈劾你的!他們這是想要把光輝城徹底易主!脫離萬家!”

“我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萬城“咣!”的一拍桌子,一字一句,咬牙切齒,態度相當堅決。

“無論是誰,不分敵我!城在人在!城亡人亡!這光輝城,隻能姓萬!……”

——————

太陽緩緩升起。

王梟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居然出現在了醫院病房。

他滿臉驚愕,不敢置信。

一時之間,甚至於感覺自己在做夢。

幾次閉眼睜眼,嘗試活動。

直到鑽心的疼痛再次席捲全身。

他才接受了這個現實。

他居然獲救了!

輕輕轉頭,看見了趴在自己身邊已經睡著的張詩詩。

她頭髮散亂,額頭鼓著一個大包。

身上的衣服很埋汰,被拖拽的痕跡依舊明顯。

王梟自然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直覺告訴他,一切都與身邊的這個姑娘有關。

他看著熟睡的張詩詩,長長的睫毛,內心皆是喜歡,亦充斥著心疼。

他就這樣看了許久許久。

張詩詩終於睡醒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見王梟這一刻,眼圈紅了。

她強行控製著淚水,把手錶重新戴到王梟的手腕。

“是調查組的人救了我們,他們已經承諾,會為我們提供絕對的安全保障!你好好休息,好好養傷,我先出去給你弄點吃的!有事給我打電話。”

張詩詩前腳離開,周聖博就進入了病房。

他笑嗬嗬地坐在了王梟身邊。

“你的運氣真好,能找到如此為你拚命的姑娘!”

周聖博拿出手機,給王梟觀看了昨天張詩詩在城主府門口被拖拽的視頻。

眼瞅著心愛的女子被劉林如此對待,王梟下意識地攥緊了拳頭,怒火直上眉梢!

周聖博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您好,王梟,我是聯盟調查組的副組長,周聖博!”

“此次奉命前來調查光輝城貪腐問題。”

“對於你的事情,我們已經完全瞭解!”

“請你放心,我們會絕對保證你的安全,並且為你主持公道!”

王梟非常虛弱。

“您好,周大哥,謝,謝謝您的救命之恩!”

王梟當下就要起身,但是因為受傷過重,一點力氣都冇有,根本無法動彈。

“不用這麼客氣,好好躺著。”

周聖博趕忙製止王梟。

“現在我們可以聊聊嗎?”

王梟點了點頭。

“可以,您說。”

周聖博信心十足。

“楊衛棟是不是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擅自把你們帶到戰警大隊審訊,並且對你們濫用私刑?”

王梟聲音很小。

“周大哥,我們真是因為被楊鋒欺騙利用,所以才窩藏包庇秦塔!”

周聖博眉頭微微一皺,明顯有些出乎預料!他簡單地思索了一番。

“你們已經和楊衛棟承認罪名了?”

王梟相當無奈,眼神依舊流露著一絲恐懼。

“實在是扛不住了!”

周聖博低頭不語,片刻之後,他抬起頭。

“拋開秦塔問題不談,楊衛棟是不是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逮捕審訊你們,並且濫用私刑?”

王梟點了點頭。

“你們在口供上簽字認罪了嗎?”

王梟開始搖頭。

周聖博雙手後背,來回踱步,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

他重新坐下。

“王梟,現在擺在你麵前的路,有兩條。你仔細認真聽清楚。”

周聖博伸出兩個手指。

“第一條路,承認包庇秦塔。認罪伏法,你們這群人,等著牢底坐穿!”

“第二條路,否認包庇秦塔,指證楊衛棟越權執法,濫用私刑,屈打成招!並且出庭作證!我們可保你們人身安全,並且免除你們的牢獄之災!”

王梟滿臉猜忌地盯著周聖博,當下並未回答。

“看來,你是想選擇第一條路了?”

周聖博笑了起來。

“那我滿足你。”

“傻子纔會選擇第一條路。”

王梟緊跟著開口。

“但是你們如何讓我們免除牢獄之災?”

“你們隻要不承認包庇窩藏秦塔,肯定就不會入獄!楊衛棟冇有證據的。”

“我們既然能把你從戰警大隊帶出來,也就有能力保護你們的人身安全!不會讓任何人隨便帶走你!”

“前提是你們必須得聽話!”

“你們不是又在套路我們吧?”

周聖博搖了搖頭,帶著一絲戲虐的笑容。

“套路你有什麼用?告訴你,秦塔對於我們來說,已經是過去式,不重要了!”

“他隻是一個契機,一個理由。一個可以讓我們扳倒萬家統治的理由!光輝城不會永遠都姓萬的!相比於光輝城,相比於萬城,你的角色完全無關痛癢。”

“你好好聽話,按照我們說的做。事成之後。保證不追究你任何責任!”

“那你們若是成不了呢?”

“我們這一次準備充分,把握很大,但是,任何事情都是有風險的。真的無法扳倒萬城!也就隻能認命!”

“但是我勸你還是希望我們儘快扳倒萬城吧!隻有這樣你才能活,不是嗎?”

周聖博“嗬嗬”一笑。

“年輕人,想好了嗎?”

“我想好了,絕對不能坐以待斃,一定會百分之一百地配合你們,死咬楊衛棟!”

周聖博“嗯”了一聲。

“好好休息,我會讓人幫你起草一份口供!你簽字之後要熟記,日後不管是誰詢問,咬死口供上麵的話就足夠。記住了嗎?”

“記住了,謝謝周大哥救命之恩!”

周聖博再次露出自信的笑容,離開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王梟,麵色凝重,思深憂遠,眼神清澈,與剛剛那個王梟,判若兩人,至少過了二十分鐘的時間,王梟撥通了張詩詩的手機。

“詩詩,幫我買點吃的……”

——————

城主府。

萬城的家中。

萬城站在頂樓,正在俯視周邊。

他一夜未眠,疲態儘顯,眼神中充滿憂慮與瘋狂。

一位身材曼妙的年輕女子,不聲不響的出現在了萬城身後。

女子曲芙蓉麵,楊柳腰,無物比妖嬈。

聲音更是激人獸慾,勾人魂魄,

她輕輕一彎腰。

“城主大人,所有的一切,安排準備就緒,隨時可以行動。”

萬城明顯心理壓力極大。

“安冉,你和我,好好說話。”

“城主大人,我天生如此,哪有不好好說話了!”

萬城顯然冇有心思與安冉鬥嘴。

“行了,你退下吧。”

安冉並未退下,緩緩開口。

“萬城,你可想過你這樣做的後果?不僅僅會毀了整個萬家,更會毀了整個光輝城!”

“那又如何?”

萬城瞬間滿身殺氣,君臨天下的氣勢覆蓋一切。

“我就問問,你這麼大脾氣做什麼。”

安冉麵露不悅,轉身就走。

萬城的秘書從側麵走來。

“城主,你還是太有些慣著安冉了。”

萬城無奈的搖了搖頭。並未回答。

“你還記著昨天被周聖博帶過來的那個小丫頭嗎?”

“怎麼了?”

提到這小丫頭,萬城臉上閃過一絲陰狠。

“她又來了。說想要見你。”

“她和誰來的?”

“這次是自己來的。”

“自己來的?”

萬城若有所思。冇過多久。

“你把她帶過來吧……”

——————

夕陽西下,天邊一片詭異血紅。

似乎再預示著什麼不尋常。

聯盟調查組臨時租住的酒店內。

周聖博坐在房間當中。

幾個下屬正在彙報工作。

“周滅和朱小小已經扛不住壓力招了!具體的突破工作還在進行中。”

“楊宵,王迪那些人,在鐵證如山之下,心理防線也已經瀕臨崩潰!”

“我們的整體審訊進展比較順利,但是依舊還有不少人再負隅頑抗!我們需要給他們加把火兒了!”

周聖博滿意的點了點頭。

“審訊千萬不要停!等著我們把李輝燒進去!這把火就足夠旺了!萬城的左右手在這個時間段引咎辭職,對於他們所有人的內心,絕對是超級衝擊!”

“知道了,組長,我們會加大突擊審訊力度!”

周聖博滿臉瘋狂。

“在光輝城潛伏了這麼多年,推到萬家的機會,終於要來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