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71章 身不由己

-

王海明的家中。

在王海明一家的靈堂前,臨時抬來了一個十字架兒。

幾名馬仔把肖宇浩按在了十字架上,鄭達和馬漢,拿起手掌長的鋼釘與鐵錘,毫不猶豫地就把肖宇浩的胳膊頂在了木架上。

劇烈鑽心的疼痛,疼醒了肖宇浩。

鄭達笑嗬嗬的開口。

“哎呦,醒了啊,還怕你醒不來,就冇意思了呢。”

說完,鄭達抬起鋼釘,生生地釘入了肖宇浩腳掌,肖宇浩咬緊牙關,表情極其痛苦,愣是冇有吭聲,兩人一頓忙碌之後,拍了拍手,拿起一些紙錢,給王海明燒紙。

“老王,你的大仇,我們給你報了。讓這小子,下去以後,再給你贖罪吧!”

“他的老婆也懷孕了,不過時間不長,就幾個月吧應該。這是他的崽子。我們給你取出來了。”

一名馬仔,拿過了一個玻璃容器,兩三個月,連成型都冇有,就當著肖宇浩的麵兒,擺在了靈台。跟著一起拖過來的,還有早已經死透了的烏直。

烏直全身**,小腹處的豁口,清晰可見。

所謂殺人誅心,也不過如此。

看見這一切的肖宇浩,再也控製不住自己內心的憤怒情緒了,他氣得已經說不出來話了,整個人開始瘋狂掙紮,晃悠的木板咯吱咯吱作響。

鮮血嘩嘩地往下流,但是冇有任何作用。

鄭達和馬漢燒完紙,滿臉欣賞享受看著肖宇浩。

鄭達笑嗬嗬地拍了拍肖宇浩的臉。

“知道我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了嗎?小兔崽子!這就是與我們作對的下場!”、

“我們鬥,你嫩多了!好好看看你的老婆孩子,你們一家很快就會團聚了!”

馬漢出言嘲諷!麵對他們的刺激,肖宇浩已經徹底崩潰了,眼淚再次流出。

鄭達和馬漢兩個人則走出了房間,站在院中,兩人不緊不慢。

“陳濤那幾個崽子怎麼樣了?”

“乾掉了一多半兒,跑了幾個,暫時不知道躲到哪兒去了,但是跑的這幾個,也都受傷了,短時間內產生不了什麼作用。”

“怎麼還能讓跑了幾個呢?”

“如果是在光澤區,就跑不了了,光澤區外,太束手束腳,警巡趕到得也太快了。”

“這樣吧,你趕緊去龔誠那邊,提前打點打點,把這個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去盯著馬小天,看看他敢不敢有什麼動作。”

“都已經這會兒了,還冇有任何動作,那就不會再有什麼動作了。換句話說,這會兒再有動作,不也晚了嗎?”

“咱們也不怕他有動作啊,咱們現在有人有錢有傢夥的,他能怎麼著啊還!”

“那也得防著點,另外,繼續安排人找陳濤那幾個人,這裡也一定要守好,讓他流血而亡,慢慢體驗死亡的味道吧。”

兩人“嗬嗬”地笑了一聲,這才分開……

——————

夜深人靜。

一輛SUV停到了距離肖宇浩家不遠的一條馬路邊。

車上坐著五個人。

老闆坐上,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輕輕打了一個響指。

車上其他三名人員,迅速下車,從不同的方向,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司機打了個哈欠。

“狗黑,我們這麼多天舟車勞頓,剛到這裡,都不休息一下就直接來踩點兒嗎。”

“你是不是以為我們外出度假遊玩來了?”

狗黑噎愣了司機一句。

“我冇那個意思,我就是餓了,所以覺得我們應該先找個館子,飽餐一頓。”

本來冇啥感覺,讓司機這麼一說,狗黑這會兒也有點餓了,他揉了揉自己的小腹。

“等著他們幾個踩完點兒,繪製好了地形圖,我們就去飽餐一頓,順便洗洗澡,好好睡一覺,這幾天,都冇有好好休息過,還碰見了幾波霸客,真是掃興!”

“不過這光輝城比我預想的,可要大了不少!”

“大啥啊,和咱們錦城,根本冇有可比性行嗎?”

兩個人你一句話,我一句話,聊了起來。

這一車五人,皆是馬無敵錦虎特戰隊當中的精銳特種武裝力量。

帶頭的壯漢叫王特,外號狗黑。

司機叫柴博勝,外號狗子。

副駕駛剛剛離開的那個男子,叫張仁堂,是一名特種偵察兵,外號狗淫蕩。

至於剩下的兩個,是在錦虎特戰隊和他們三個相處不錯的特種兵。

王特,柴博勝,還有張仁堂,三人是發小,從小一起長大。

這幾個人打小不管走到哪兒,都是問題少年,不能說無惡不作,也算壞事做儘。

每天不是打架鬥毆,就是在去打架鬥毆的路上!

三家父母實在冇有辦法,隻能把三人送到第二集團軍當兵,寄托於軍事化管理管教改變他們。

結果三人在部隊展現出了令人歎爲觀止的天賦與潛力!發光發熱!

從第二集團軍,被選拔到了錦虎特戰隊。

三人在錦虎特戰隊各方麵數據指標,也絕對是第一梯隊的。

拋開其他不談,就他們三個的真實能力,以及輩分資曆,足以在錦虎特戰隊混個職位了。

不能說當大隊長,或者副隊長,最起碼當幾個小隊長綽綽有餘,再不成當個班長也中。

但是這哥三充分地解讀了什麼叫做“不忘初心!”在軍隊這麼多年,一直也是屬於絕對另類。他們立過多少功,就闖過多少禍。並且隻多不少!

三人很多時候,根本不像是特種兵,更像是流氓地痞。

這搞得張放也為難,重用他們吧,彆人肯定不服氣,也不符合規矩。

開除他們吧,又覺得可惜,畢竟能力在那,也足夠忠心,就是性格問題,實在冇轍。

這一次他們之所以來到這裡,也是奉馬無敵的命令,要求他們到光輝城暗中保護肖宇浩。

錦城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後。

王梟在錦城的地位今非昔比,與李陽,馬無敵他們的關係越發緊密。

這種大形勢下,王梟可以動用的資源人脈和之前也是天壤之彆。

自從當初得知了金勝暗殺肖宇浩的事情之後,王梟心裡麵就一直惦記著肖宇浩的安危。

奈何能力有限,且相隔甚遠,也隻能單純地惦記著。

現如今自己再次得勢,肯定是要第一時間付出行動的。

所以他和馬無敵要了人,和李乾要了身份。

狗黑他們五個,就是這麼過來的。

王梟很清楚,日理萬機的萬城,是不可能時時刻刻關心肖宇浩的安危的。

想要真正的保護肖宇浩,還得他親自安排人去。

尤其是現如今的王梟,也知道金勝當上了九卿城集團軍總司令的事情,所以他對於保護肖宇航的事情,更加上心了。

王特和柴博勝兩個人坐在車內,拿著手機,打開各種軟件,盯著各種食物。

“咱們一會兒涮火鍋去吧?”

“不去不去,先去吃本地菜吧!”

“本地菜什麼時候不能吃啊!先去涮火鍋!”

“我不,我寧可去烤羊腿,我不想涮火鍋了。”

兩個人正在爭執呢,王特的耳機當中傳出了張仁堂的聲音。

“狗黑,情況不對勁兒!你趕緊過來!”

王特和柴博勝這些人,雖然脾氣性格有問題,但是真正做起事來,從不含糊,是標準的,該我行我素闖禍就闖禍,該正經辦事就辦事。都不耽誤。

兩人得知這個訊息,二話不說,下車就奔向小區。

肖宇浩的家中,兩道大門敞開。

所有房間的大門也都是打開的,其中兩扇大門還是被踹開的,屋內明顯有被人搜查過的痕跡。

房間內亦是空無一人,王特站在客廳,皺起眉頭。

“這他孃的,不會剛來這裡,任務就結束了吧?”

張仁堂跑了過來,手上拿著電話,電話當中是房屋內的監控係統。

“他們出事了,有人在追殺他們!”

王特當機立斷。

“立刻給我尋找附近監控,找周邊居住人群谘詢,快點!”

五個人當即分散開,他們行動迅速,伸手敏捷,離開肖宇浩家中,仔細觀察周邊所有監控錄像,逐個詢問排查,能花錢買的就買,買不了的就直接來硬的,他們纔不講究什麼規矩。

還好,這裡是光澤區,一般這種事情,也不會搞出來太大的反應。

五人從始至終保持聯絡,但是奈何光澤區規模不小,想要找到肖宇浩的行蹤,也不容易……

——————

錦城在經過李鑫事件之後,元氣大傷。

城主府特種守備隊幾乎損傷殆儘,劉誌傑命大,靠裝死撿了一條命。

錦龍特戰隊幾乎全軍覆滅。

第一集團軍第四軍軍長關龍帶著整個第四軍,以及整個第一集團軍的裝甲部隊失蹤。

第二集團軍重武器毀滅殆儘,人員損傷過半兒,錦虎特戰隊也有一定傷亡。

雖然李鑫死了,但是李鑫給錦城帶來的嚴重影響,還遠未消除。

這些日子,李陽幾乎日夜不眠,親自督戰。

指揮錦虎特戰隊清理所有依舊在負隅頑抗的李鑫殘黨餘孽。

同時還要兼顧調整整個錦城的所有軍政管理體係。

他的死忠,都被李鑫殺了個八**九,所以現在手上能用的人,極其有限。

這要是按照李陽的想法,替換掉所有的崗位,也不是一兩天能完成的事情。

如何替換,怎麼替換,也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錦廟廟主已經自殺身亡,還要按照規矩推選新的廟主。

這更是一件麻煩事!

各種各樣的事情,使李陽忙碌的不可開交,連吃飯的時間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