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名王海明生前的馬仔,走了過來,圍在肖宇浩身邊,滿臉儘是嘲諷的笑容。

其中一人直接踩到了烏直的臉上,用力踩踏的同時不忘調侃。

“我們都聽說,這個叫烏直的是個妓女,跟在你身邊這麼多年,還不如一條狗,你想打打,想罵罵,隨時隨刻,抬手一招呼,跪下就撅屁股,哎呀呀,不對,狗都冇有這麼聽話!”

“哪兒找這麼聽話的狗去啊?這就是賤。深入骨髓的賤!本質上就是個婊子嘛!”

“這野種一定受過無數人的專業訓練,不然也不能這樣啊,是不是,哥幾個?”

“我和你實話實說,她當初還真的做過我的台那,哈哈哈!裝得可像樣了!”

“真的冇想到,他還會為了這條狗哭泣!”

“假不假啊,這算不算是惡魔的眼淚。”

周邊剩餘幾個馬仔“哈哈哈哈~”的瘋狂大笑,其中兩人張口就往肖宇浩的身上吐了兩口痰。

肖宇浩渾身上下無法動彈,連一絲掙紮的力氣都冇有,隻能任人宰割。

邊上兩個人還不解氣,故意用力拉拽肖宇浩的身體。

ps://vpka

shu

眼瞅著已經近乎麻木,徹底喪失意識的肖宇浩,冇有任何反應。

有人直接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鹹鹽,生生地撒到了肖宇浩的傷口上。

劇烈的疼痛使得肖宇浩當即清醒了不少,整個人下意識地開始掙紮,奈何他已經被釘在了十字架上,掙紮隻會帶來更大的疼痛。

瞬間的功夫,他滿頭大汗,表情極其痛苦。

周邊的人群再次開懷大笑。

一名中年男子進入正廳。

“行了,是時候,也差不多該送他下地獄了!”

人群散開,中年男子一隻手按住了肖宇浩的腦袋,另外一隻手上出現了一把沾滿豬血的勾刀。

這是光澤區人的講究,代表著無窮無儘的詛咒,永世輪迴畜生道!!

肖宇浩連抬頭的力氣都冇有了,已經徹徹底底的任人宰割。

中年男子手上的勾刀,在燈光的照射下,反射著奪目的寒光,他滿臉凶狠猙獰。

“去死吧!!你個畜生!”

一聲大喝,當即就要斬斷肖宇浩的頭顱。

千鈞一髮之際“桄榔~~”“嗡隆隆~”的一聲劇烈的撞擊聲響。

一輛簡單改裝過的SUV從彆墅側方,直接撞入了彆墅正廳。

車輛停下的這一刻,兩個身影瞬間跳下車子,人手一把手槍,對準屋內。

“嘣,嘣,嘣,嘣~”一頓射擊,快準狠,槍槍爆頭。

手持勾刀的中年男子率先被擊殺,王特大步上前,看見肖宇浩慘烈模樣的時候,皺了皺眉頭。

柴博勝和張仁堂緊隨其後。

三人出現在正廳的時候,門口幾十個馬仔幾乎在同一時間都端起衝鋒槍。

他們對準正廳區域,毫不猶豫地瘋狂掃射。

人數太多,武器先進,火力過於凶猛,就算是王特一行人,也冇有絲毫辦法。

時間緊迫,救人要緊。

王特用力一拽,直接就把十字架給拽倒了,猛地往側麵一拉,把肖宇浩拖出對方攻擊範圍。

車上最後兩名特種兵也跳下了車子,他們手上拿著鉗子,盯著虛弱的肖宇浩。

“忍著點!”

兩人麻利拔掉肖宇浩身上的釘子,王特順勢把邊上的沙發掀翻,儘可能地遮擋他們。

柴博勝和張仁堂二人靠在正廳兩側,被對方火力壓製得無法露頭。

兩人掏出隨身攜帶的手雷,直接甩到了院中。

“BOOM”“BOOM~”的兩聲劇烈的爆炸聲響,哀嚎慘叫之中,兩人壓力驟減。

這都是實戰經驗極其豐富的特種兵,自知這種壓力驟減,僅僅是暫時性的。

藉著這個空檔,兩個人迅速撤回到王特身邊。

果不其然,就在兩個人剛剛撤回的這一刻,外麵也有兩枚手雷扔進了正廳。剛好就是他們剛剛藏匿的區域。

“BOOM~BOOM~”又是兩聲劇烈的爆炸聲響。

眼瞅著肖宇浩已經被救下,王特一聲叫吼。

“快撤!!”

一行人迅速後撤,剛抱著肖宇浩回到車上,又是數枚手雷扔了進來。

“BOOM~BOOM~BOOM~”接連不斷的爆炸聲響之中,車輛“嗡~”的一聲直接倒出了彆墅。

周邊大批大批的馬仔已經衝出,個個手持衝鋒槍,對準車輛就瘋狂掃射。

一瞬間的功夫,整輛車子的所有車窗皆被打碎,王特一行人根本無法抬頭。

“快點撤!撤!!”

“嗡~嗡~嗡~”的油門到底聲響,車輛撞飛數人,從包圍圈中生生衝出。

剛剛抬起頭的王特,就看見正前方區域赫然之間停下了兩輛車子。

兩名男子下車,居然扛起兩枚火箭筒。說實話,這絕對是王特冇有想到的。

“這他媽的到底是正規軍,還是小混混!小心!”他猛地一推方向盤。

“嗡~”的一聲“BOOM~”一枚火箭彈擦著他們的車輛飛出,直接擊中了王海明家彆墅。

這一下引發了大規模的坍塌,不少馬仔也受到了波及,冇有任何調整的時間,另外一枚火箭彈呼嘯而至,這一下,他們是真的躲不開了。

王特下意識地開口“完了!”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火箭彈從已經放棄抵抗,正在急速前行,已經破碎的車輛前擋風射進。

擦著正在躲避子彈,低著頭的柴博勝腦袋尖兒,順著後車窗射出,

最後擊中了車輛後方另外一處建築物,劇烈的爆炸直接導致建築物坍塌。

王特幾人逃過一劫,待對方再次安裝彈藥的時候,越野車瘋狂加速,猛打方向,連續拐彎,已經繞出了他們的攻擊範圍。

坐在車上的幾人,皆是滿身大汗。

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柴博勝的腦袋禿了一片兒,鮮血還在往下流,滿臉的後怕。

王特點著一支菸,猛吸了幾口,塞進柴博勝的嘴中,拍了拍他的臉。

“都冷靜冷靜,儘快逃離光澤區!先救人!另外,從現在開始,正視所有對手。”

柴博勝深呼吸了一口氣,滿臉的不解。

“這光輝城,一個區的幫派勢力,武器裝備都這麼先進的嗎?這是在開玩笑嗎?”

話音剛落,就在他們後方區域,以及兩側區域,包括正前方區域,先後出現了數量車子。

密集的槍響聲持續不斷,SUV車身佈滿彈痕!顯然,若是這麼跑的話,他們也跑不掉。

柴博勝當即起身,把槍口對準了正前方的車輛,槍林彈雨之中,極其冷靜“嘣,嘣!”的就是兩聲槍響,子彈正好打中了正前方衝行而來的兩輛車子的輪胎。

正前方封堵的車輛瞬間失控,撞向周邊其他車子“咣,咣,咣?~”的撞擊聲音混雜著持續不斷的急刹車聲。

司機猛踩油門,急打方向,躲閃正前方車輛。

柴博勝和張仁堂當即起身把槍口對準了身後以及周邊,他們剛剛露麵,還未扣動扳機呢。

柴博勝的小臂直接被亂槍擊中,他咬緊牙關,另外一隻手扶住了射擊手臂。

張仁堂手上的牆也被打掉了,關鍵時刻,坐在他身後的特種兵猛地一拉他,一發子彈擦著他的額頭飛過。這名特種兵接替他把槍口探出窗外。

“嘣,嘣,嘣,嘣~”一頓冷靜射擊。

到底是身經百戰的錦虎特戰隊精銳,雖然火力上冇有優勢,但是準頭兒上的優勢十分明顯。

幾乎每一槍都能打中正在急速行駛的車輛輪胎,或者駕駛司機。

就看見周邊大批追趕的車輛,先後失控,或者撞向周邊,或者直接翻倒在路邊。

“丁零桄榔~”的一陣混亂之中,王特他們的車輛直接殺出包圍圈。

他們事先早就得到了王梟的通知,在殺出包圍圈後,第一時間找到一處地下停車場,偷換了一輛商務車,行駛離開了光澤區。

車輛東繞西繞,繞行到了星光區一傢俬人診所,幾人停下車子,進入診所就控製了大夫以及護士,王特給他們甩下一疊錢。

“這是你們的封口費,趕緊救人!”

大夫還是比較冷靜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鏡,二話不說,起身就開始忙碌,片刻之後。

“血漿,他需要很多血漿!快點!”

王特看了眼身邊的人,幾人迅速分頭忙碌。

躺在病床上的肖宇浩,渾身上下幾乎冇有好地方了,到處都是血洞,鮮血直流的同時,目光呆滯,生命似乎已經到達儘頭,正在救治過程中,肖宇浩突然開始翻白眼。

“他好像要不行了!”

“趕緊來幫忙!!!”

大夫一聲大吼,當即拿起電擊器,開始急救肖宇浩,王特他們也都在周邊打著下手,一行人忙忙碌碌,好一會兒的功夫,肖宇浩終於又有了微弱的呼吸。

血漿比大夫預想的要早到了不少。

一番包紮救治之後,大夫給肖宇浩輸上血,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水。

“他的情況很不好,很大概率抗不過這個坎兒了。我建議你們送他到大醫院。”

王特一行人互相看了一眼,顯然,大醫院絕對是鄭達他們的重點監控區域,非常容易暴露。

這種時候,他們也有些難辦了,王特猶豫了一番,拿出手機,打給了王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