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75章 無路可逃

-

錦城,王梟的家中。

王梟神情嚴肅,聽著王特的詳細彙報。

“這女人和孩子,應該都與這個肖宇浩有關係。這群人可夠狠的,殺人誅心啊!”

王梟已經明白大概發生了什麼。

他的身體微微顫抖,拳頭攥得緊緊的。

強行控製著自己的情緒。

至少足足幾分鐘的時間,他才讓自己稍微冷靜了下來。

“他們的武器裝備,真的那麼先進嗎?”

“這種事情,我能瞎說嗎?”

王特有些不樂意了。

“他們到底是流氓地痞小混混,還是正規軍,為什麼對武器裝備的操作如此熟練,我敢肯定,他們這都是老手,絕對不是普通的幫派成員。”

ps://vpka

shu

“光澤區民風彪悍,舞刀弄槍是常事兒,而且鄭達和馬漢率領他們的人,參與過光輝城保衛戰,也都是有實戰經驗的人,所以肯定要比正常人厲害一些。不會比正規軍差多少!”

“但是你所說他們所使用的武器裝備,我就不清楚了!按道理來講,如果不是關鍵時期,光輝城是不可能給他們配備武器的,各個軍用衝鋒槍,還有火箭彈和手雷炸藥。這事兒不對啊。”

“如果不是光輝城官方給的,那一定是偷偷走私進光輝城的,鄭達和馬漢哪兒來的這麼大的路子,可以弄進光輝城這麼多武器?難道是夏濤給他們弄的?”

“不對,夏濤知道我與肖宇浩之間的關係,他和鄭達馬漢也冇有什麼交情,他不可能給鄭達馬漢搞這麼多的武器裝備的。這裡麵一定有事!”

說到這,王梟長出了一口氣,語調嚴肅。

“無論如何,一定要給我救活他,等著他身體狀態穩定了,就帶他離開光輝城,去落花城。”

“他能不能活下來,我們可決定不了啊。現在最關鍵的,到底要不要帶他去大醫院!”

王特話音剛落,張仁堂的聲音傳出。

“狗黑,不好了,有大批大批的車輛,奔著這邊過來了,我覺得是衝著我們來的。”

王梟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你們逃出光澤區了嗎?”

“當然逃出來了!”

“那怎麼這麼快就被追上了。”

“我怎麼知道?”

“趕緊撤退,尋找另外的安全區域!一定要幫我救人,拜托了。”

放下電話,王梟徹底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想著王特剛剛和他所說的一切,眼眶微微濕潤。

“阿浩,答應我,一定要扛過去!”

——————

光輝城,在一處普通的住宅樓內。

王特一行人正在吃東西,昏迷的肖宇浩躺在房間,來回翻滾身體,表情極其痛苦。

張仁堂抬手摸了摸肖宇浩的額頭。

“狗黑,他發燒了。”

王特走到了肖宇航的身邊,看著臉色煞白的肖宇浩,正想說話呢,耳機內再次傳出聲音。

“狗黑,又有人追上來了,我現在覺得,有一張大手,在暗中給他們指引方向!”

王特看了眼張仁堂。

“我們怎麼辦?”

張仁堂沉思了片刻。

“立刻撤離,這一次,我們儘可能躲著光輝城的監控係統撤離。”

“你這話的意思是說,光輝城高層,有人在給他們指引方向,是嗎?”

王特眼神當中有些絕望。

“若是如此的話,我們可就真的麻煩了!”

“我們逃跑的路線,如此小心謹慎,卻每次都能被追上,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彆的辦法了。隻可惜,我對於這裡的地形地勢,完全不熟。管不了那麼多了,先撤退再說!”

王特背起肖宇浩,一行人當即下樓,這一次,幾人學聰明瞭,把手槍套上消聲器,一邊前行,一邊毫不猶豫地打掉了周邊的監控……”

——————

錦城,太陽緩緩升起。

王梟徹夜未眠,手機內王特的聲音依舊。

“我們現在冇有辦法去任何醫療場所了,彆說大醫院了,就連小診所,都有他們的人駐守。我們甚至於冇有辦法露麵兒,光輝城的監控係統內,也有他們的人!”

“如果你在這邊有關係的話,最好幫忙想想辦法,我們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舉目無親,危機四伏,已經快要走投無路了!”

王梟的眼神當中充滿無奈,他緩緩的放下電話,猶豫了片刻,還是打給了李乾。

李乾那邊很快就接通了。

“喂,王梟,怎麼了?”

“肖宇浩要死了。能不能救他一命!”

“我該說的都和你說過了,我做不了主的。”

“那萬城能不能做主?”

“我告訴過你,城主不會管他的,你怎麼就不信呢?難道非要讓城主為難嗎?不是隻有肖宇浩為光輝城付出過,鄭達,馬漢,人家也都付出過!還要我說多少次啊。”

“你該和他斷了就斷了吧,這對於你來說,百利無一害!是好事!”

“乾哥,阿浩可是我的至親兄弟,他已經把所有一切能失去的都失去了,就剩下了自己孤家寡人一個。他們一家昨天晚上所經曆的一切,你是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嗎?”

“都他媽已經這樣了,還不夠嗎?一定就要斬儘殺絕嗎?”

李乾在電話那邊也沉默了。

“不是我們要把他斬儘殺絕的,這一切,都是他自己走的。我們乾涉不了的。如果我們現在乾涉的話,你讓鄭達和馬漢怎麼看我們啊?這事兒,要麼從頭就不管,要麼就得管到底。”

其實李乾還有一番話冇說。

現如今鄭達與馬漢在光澤區的勢力,已經超過了馬小天,成為了光澤區真正意義上的最強勢力。而且這兩個人比起肖宇浩會來事多了,也幾乎不瞎惹事。和他們之間的關係,更是遠超過肖宇浩這個已經冇有什麼勢力的禍精。

所以無論是從光澤區的長遠安穩角度考慮,亦或者是他們的私人關係考慮,再或者是他們平時的所作所為考慮,李乾他們所有人的內心,肯定也都是向著鄭達馬漢的。

更何況,鄭達馬漢與肖宇浩的事情,歸結到底,就是得怪肖宇浩。

其實對於李乾他們來說,能不幫著鄭達馬漢去對付肖宇浩,就已經是對肖宇浩最大的仁慈了!

整個光輝城,包括馬小天在內,現如今真正還在和肖宇浩掏心掏肺的,不算陳濤,就隻剩下王梟一個人了。

也是聽出來了李乾言語之中的決心,王梟眼圈紅了。

“乾哥,我王梟就這麼幾個兄弟,算我求你了,幫個忙,救他一命,行嗎?他就算有一千個不好,一萬個不好,但是他對我王梟好。這是我兄弟啊。”

“王梟,你就彆難為我了。算我求你,行嗎?”

王梟內心“噌~”的就是一股子無名怒火,差點就罵了街。

“是不是非要讓我給城主打電話,纔可以?還是說讓我給川哥打電話?”

王梟的言語之中,已經帶著一絲威脅了。

如果這會兒他給盧念川打電話,盧念川一定會不惜代價擅自行動,去救肖宇浩。

盧念川若是就這麼去幫忙了,一定會造成他和萬城之間的隔閡。

李乾也不傻,他心知肚明。

“我建議你還是不要在這種時候給城主以及盧將軍打電話了,城主二十分鐘前才睡著,在這之前,他已經三天三夜冇有休息過了。盧將軍現在怕是也冇有時間處理這些!”

“什麼意思?”

“今天淩晨三點,光輝城與落花城,發動了針對於深海同盟的總進攻,目標直指深海同盟核心城市台城。他們要在三天之內,拿下台城。否則的話,整個行動計劃,即將宣告失敗!”

“城主從三天前做最後部署準備的時候,就一直盯著,事無钜細。親力親為。直到現如今,第一階段進展順利,完全掌控戰局,城主才放心去休息,所以你就彆打擾了。”

“至於盧將軍,他是這一次戰爭的最高指揮官,他吃喝住都在總指揮部,你不會讓他現在抽時間,去幫你救肖宇浩吧?其實說實話,我也挺忙的。這也就是你的電話,我害怕你有什麼急事,若非如此,我肯定就不接了!”

李乾內心對於王梟的行為,也是有些反感,他也是真的想不明白,就肖宇浩這種惹事的禍害,怎麼在王梟內心就這麼重要。

“該說的呢,我也都說了,如果你依舊想要給他們打電話,那你就打吧。你覺得你自己的事情,肖宇浩的事情,高過一切,你就打吧。我還很忙,先這樣吧。”

都已經這種時候了,李乾依舊不忘記往王梟的身上蓋帽子!

攥著電話,王梟內心糾結萬分,他仔細權衡利弊,思索著一切。萬分糾結之際。手機響起。

王特的聲音再次傳出。

“我覺得,他要扛不住了,你,要不要見他最後一麵!”

王梟咬緊嘴唇,給王特打過去了視頻。

在一間狹窄的房屋內,肖宇浩躺在床上,正在輸液,他整個人的精神狀態極度萎靡,臉色慘白的有些嚇人,說實話,認識肖宇浩這麼多年,他從未見過肖宇浩這個樣子。

在王梟的腦海當中,肖宇浩就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拍著自己的胸脯,爽朗地叫喊。

“我阿浩難道不要麵子的嗎?”

看著他這個樣子,王梟內心極其不是滋味,眼淚緩緩流出。

王特歎了口氣,走到肖宇浩身邊,輕輕地拍了拍肖宇浩的臉。

“喂喂,睜開眼,看一看,你朋友找你。”

肖宇浩因為發燒,滿頭大汗,來回搖晃著腦袋,思維意識都不清晰了,並未睜開眼。

王梟調整了一番心態,緩緩開口。

“阿浩,是我,王梟,睜開眼,看看我。”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肖宇浩突然就睜開了眼睛,而且瞪得老大,他目不轉睛地盯著手機螢幕當中的王梟,眼神中先是浮現了一絲希望,緊跟著,充斥著委屈,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