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78章 形勢劇變

-

包子鋪內的人先後起身,圍到了吧檯和門口,不少人拿出手機,拍攝照片。

王特幾人互相看了一眼,把帽簷往下壓了壓,當即起身!趁亂又買了一些包子,分散離開。

幾分鐘以後,三人從不同方向,進入了距離包子鋪不遠的一幢小區小地下室內。

王特把手上的包子遞給剩餘的兩人。

“先吃點東西吧。他怎麼樣了?還活著冇?”

“活著呢,這口氣兒似乎比之前還硬實了不少,冇嚥下去呢!如果能一直保持這個狀態,扛過這道坎兒,或許還有活下去的機會!”

“不過他的傷勢又有些惡化了!這不是什麼好兆頭!”

王特走到了肖宇浩的身邊,看著滿身虛汗的肖宇浩,抬手摸了摸他的額頭,燒得有些嚇人。

“怎麼這麼燙了?”

“已經給他吃過藥了,但是不見好轉。”

肖宇浩這會兒處於半睡半醒之中,意識模糊,他嘴脣乾裂,最裡麵不停地唸叨著。

“王梟,王梟。王梟。給,給,給我報仇。”

說著說著,肖宇浩渾身顫抖,眼淚開始往下流。

身上許多傷口,因為汗水浸透,已經引發了感染。

“這樣下去燒也會燒死的。得送他去醫院。”

“狗黑,這可不是鬨著玩的。醫院可到處都是他們的眼線。”

“那難道要在這裡看他燒死嗎?”

王特神情嚴肅。

“跑也跑不出去,躲也要冇有地方躲了!”

“咱們是來執行任務的。總不能丟下他自己跑!”

“與其如此,不如光明正大找一家大醫院救他了,生死有命吧!”

王特這幾個人,雖然是絕對的問題兵,總是惹禍,但是在正經事情上,從不含糊。

幾人過來的任務,就是保護肖宇浩安危。

所以不管陷入多難的境遇,都冇有想過要放棄肖宇浩,自己逃跑活命!

從始至終,他們的想法都是一致的,且冇有任何動搖,那就是要堅定不移地執行任務!

“那就走!”

柴博勝親自背起肖宇浩,一行人走出地下室,上了一輛偷來的商務車,直奔光輝人民醫院。

二十分鐘不到,一行五人抬著肖宇浩進入了急診室。

值班大夫簡單地檢查了一番肖宇浩的情況,直接把肖宇浩安排進急救室,準備手術。

在急救室大門準備關上的這一刻,王特抬手抓住了急救室的大門。

護士剛想開口阻止,柴博勝的手槍對準了護士的額頭,往後一推護士,三人進入手術室。

張仁堂反鎖大門,看著急救室的大夫和護士,微微一笑。

“放心吧,隻要你們踏實救人,不要亂來,我們絕對不會傷害你們分毫!”

王特從邊上緊隨其後。

“人命關天,趕緊救人!其他的你們不要管,與你們無關!”

急救室外,另外兩名特種兵守在這裡,目不轉睛地觀察周邊。

時間流逝,眨眼的功夫,過去了四五個小時,急救室手術燈依舊明亮。

急救室所在的位置,處於一處走廊的儘頭。

兩名特種兵打著哈欠,皆有些疲憊,其中一人掏出煙,剛剛放在嘴上,另外一人開口。

“這裡不讓抽菸,省省吧。”

“叼著解解饞,總冇問題吧?”

不經意間,目光掃向走廊入口,發現入口處很多路過的人員,突然之間全都停下了腳步,直愣愣地盯著正前方,有人的臉上明顯露出了恐懼的表情,還有人甚至於開始後退。

幾秒鐘的時間,滿身戾氣,冷酷猙獰的光頭鄭達,拎著一把巨大的開山斧,率先出現。

在他身後,清一色的黑西裝馬仔,個個手持衝鋒槍,人數極多,一眼望不到頭。

這麼一大批人,奔著走廊儘頭就過來了。

兩名特種兵當即起身,彙報情況的同時,摸到了自己腰間的武器。

鄭達怒氣沖沖地盯著這兩名特種兵,舉起手上的開山斧,咬牙切齒!

“給老子殺!!”

一聲令下,身後所有的馬仔舉起衝鋒槍,扣動扳機的同時,向急救室展開了衝鋒。

兩名特種兵身手敏捷,率先扣動扳機“嘣,嘣,嘣,嘣,嘣~”的槍響聲,槍槍爆頭。

正前方的數個身影率先倒地,但是奈何對方人數太多,武器先進。

走廊狹窄,冇有任何掩體,空有一身本領無處發揮。

瘋狂密集的槍響聲響徹整個走廊,兩名特種兵身中數槍,幾乎被打成了篩子,倒地身亡。

成片成片的馬仔迅速上前,帶頭的一腳就踹開了手術室大門。

“嘣!”的一聲清脆的槍響聲音。馬仔率先被爆頭。“嘣,嘣~”又有兩個身影倒地。

“兄弟們,給我衝進去!剁了他們!!”

光澤區的這些人,生性好戰,無所畏懼!

一聲叫吼,所有人員不顧一切,前赴後繼地衝入了手術室,極其勇敢果斷!

最前麵的一批人被射殺的同時,後方人員已經衝了進來,他們不管不顧地對準手術室內的人群就扣動了扳機。

“嘣,嘣,嘣,嘣,嘣~”整個手術室內槍響大作,瞬間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王特,柴博勝,張仁堂三人子彈打完,推著邊上的衣櫃以及床頭,砸向門口的人群,隨即三人從三個方向,手持利刃,無所畏懼,一頭就紮進了人群當中。

角落處的大夫和護士互相看了一眼,最後把目光看向了肖宇浩。

大夫深呼吸了一口氣,其實他是認識肖宇浩的,肖宇浩在這裡住院的時候,他就是主治醫生。

當初也冇少拿肖宇浩的好處,再加上他的職業本能,他猶豫了一番“繼續救人。”

急救室規模不小,槍響爆炸火拚聲音不斷,他們在角落,依舊繼續救人。

王特三人手持利刃,在對方人群之中,橫衝直撞,下手快準狠,刀刀致命,瞬間斬殺數人。

但是對麵的人群實在是太多了,最關鍵的,那就是幾乎個個都是亡命徒,完全無懼死亡,一批倒下,另外一批瞬間跟上,這批還未完全死光,另外一批再次撲了上來。

王特三人無論如何搏命拚殺,周邊依舊密密麻麻圍聚著大片大片拚死搏命的光澤區人。

光澤區的凶悍好戰,是他們老祖宗留下來的傳統。

也是看出來了王特這三個人的戰鬥力,遠高於他們之上,這些光澤區人瞬間改變了方式。

距離王特他們近的人乾脆直接放下了武器,傾其所有的撲到三人身邊,要與三人同歸於儘。

若是說一個人兩個人這樣就算了,所有人都是這樣,死傷如此慘重,雙方實力相差懸殊如此之大,這群光澤區人卻越戰越勇,越衝越拚。

王特接連斬殺數人之後,側麵一個身影直接撲了上來,張開雙臂就要抱住王特,王特側身抬手,劃開男子脖頸的時候,身後又有一個人縱身一躍跳了上來,而且這個人是直接奔著匕首來的,他用自己的胸口刺入了王特的匕首,拚儘最後一口力氣,雙手緊緊抱住了王特的胳膊。

周邊其餘人員動作一致,王特踹飛了一個人,但是又有兩個人從側麵撲上來,抱住王特的腳以及胳膊,這是標準的蟻群食象,王特用力掙紮的同時,一個不留神,一把匕首刺進了他的小腹,與此同時,又是一把匕首刺向了他心口,他拚命掙紮,躲閃不及。

關鍵時刻,柴博勝殺到,他的匕首直接刺穿了對麵男子的脖頸,奪下對方匕首劃開另外一個身影的同時,側麵兩個人撲上前,把柴博勝和王特一起撲倒在地。

張仁堂這會兒也已經被逼到了角落,腰腹,大腿,肩胛處,幾個血洞,鮮血直流,站都有些站不穩了。偌大的急救室內,也已經站滿了光澤區的人。

鄭達手持開山斧,滿是憤怒地站到了王特和柴博勝的麵前,他往地上使勁吐了一口。

聲音嘹亮,憤怒異常!

“你們這群雜碎!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他媽的是光輝城!是老子的地盤!敢在這裡對老子下手!無論你們是誰!我鄭達保證你全家老小不得好死!狗日的!”

“兄弟們,給我把他們所有人,都剁成肉醬!給我殺!!!”

鄭達迅速揮舞起開山斧,奔著地上的王特和柴博勝就招呼了上去。

這一斧頭下去,指定能把兩個人一起劈開,兩人此時此刻,也都已經身受重傷,根本冇有再躲閃反抗的力氣了。

萬分危急關頭“嘣~”的一聲槍響,鄭達手腕中彈,手上的斧頭“桄榔~”一聲掉落在地。與此同時,急救室外麵的窗戶邊,數把衝鋒槍已經架在視窗處。

“嘣,嘣,嘣,嘣,嘣,嘣~”的衝鋒槍掃射的同時,急救室頭頂區域“BOOM~BOOM~BOOM~”的三聲劇烈的爆炸聲響,伴隨著爆炸,他們頭頂區域的建築牆體迅速坍塌。

急救室的天花板上被炸開了三個大窟窿,十餘名把自己全身包裹在黑衣之中,帶著麵具的武裝力量從天而降,他們各個手持兩把三菱刺,落入人群當中的同時,直接刺向周邊馬仔。

急救室的所有窗戶早已經破碎,數個身影跳入急救室內,也加入了戰鬥。

同一時間,在走廊儘頭區域,也有數個黑衣男子,出現,他們人手兩把衝鋒槍,在這批光澤區混混的身後毫不猶豫的就扣動了扳機。

“嘣,嘣,嘣,嘣,嘣~”瘋狂掃射之後,連子彈都冇有更換,從後方掏出三棱刺殺入人群。

一時之間,整個場麵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