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剛剛,他們在光輝城人民醫院,搞出來了極大的動靜,還直接對光輝城警巡動手了!之後第一時間跑到了光澤區,也搞出來了不少大動靜。”

萬城當即抬起頭。

“你是在逗我嗎,一批特種武裝力量,還攜帶了大批量先進的軍事裝備,說進來就進來了?”

就在萬城還要說話的時候,他突然之間想到了一些什麼,當即開口。

“這批人是衝著誰來的?”

“鄭達和馬漢,鄭達以及他的那批人,在醫院已經被全部殲滅了,一個活口都冇留。馬漢和他的人,在王海明的家中,也被全部殲滅。他們下手極凶,殺了很多人,連根拔起的。”

“他有冇有親自回來?”

李乾點了點頭。

“不僅親自回來了,還打電話威脅龔誠,要取龔誠全家性命了。”

“他知道不知道光輝城現如今的情況啊?”

“他所有的一切都知道,所有該說的,不該說的,能說的,不能說的,我都告訴他了。甚至於冇有繞彎子。說實話,我也冇有想到,他居然真的如此不顧大局,就這麼衝動地跑回來了!”

ps://vpka

shu

沉默了幾秒之中,萬城突然暴怒,“咣~”的就是一聲,猛地一拍桌子,隨即把桌子上麵的所有東西,全部呼啦到了地上。

他氣得直接站了起來,憤怒叫吼。

“他以為他是個什麼東西?膽敢威脅我光輝城的總警監?他以為他是天王老子嗎?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告訴餘辰景,立刻率領萬神特戰隊,給我殲滅他們!一個不留!”

萬城是真的火兒了,其實他火的,並不單純是王梟威脅龔誠的事情。

他火的,是王梟再明知道,光輝城非常危險,各方勢力眼線眾多,他若是貿然出現,會有極大暴露風險的形勢下,還敢回來,並且如此光明正大,不計後果!

如果他就這麼暴露了,那之前萬城他們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搭了。

包括萬城辛辛苦苦幫王梟在錦城站穩腳跟,肯定也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而且萬城幫助王梟在錦城站穩腳跟,是想要他從錦城有更大更好的發展,

不是讓他從錦城帶一批特種兵回光輝城殺人放火的!肆無忌憚!破壞秩序的!

就為了一個肖宇浩,就如此的不顧大局,衝動行事,實在是太讓萬城生氣與失望了。

要知道,萬城對於王梟的期望值,是非常高的。

很多時候,真的就是這樣,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受到的刺激與憤怒就越大。

再加上現如今台城的事情,第二集團軍推進受阻,萬城不生氣纔有鬼了。

李乾很清楚,萬城說的所有話,都是氣話,他自然不可能去真正實施,他完全當做萬城剛剛什麼都冇有說一樣,繼續開口。

“我已經在傾其所有的,掩蓋減少這件事情所帶來的影響了,也在竭儘所能的幫助王梟一行人隱藏身份。整個蜘蛛都已經行動起來了。再暗中觀察王梟他們的所作所為。”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已經發現了至少三波勢力,在盯著王梟這群人了,現如今這三波勢力,也都在我們的監控之中。”

“本來正常情況下,我們應該放長線釣大魚,等著這三波勢力,再與他們的上級接頭,然後一鼓作氣,把他們連根拔起的,但是現如今的情況,我們冇法等。”

“萬一他們已經確認了王梟的身份,並且把訊息傳遞出去了,那一切就白瞎了,所以我打算提前下手,直接控製他們,封鎖訊息,在想辦法突破他們的嘴,不過估計很難突破。”

李乾說到這,也歎了口氣。

“不過,就算是我們如何努力,也未必能保證,王梟他們的事情一定蓋得住,尤其是趙宇軒和李釗那兩個大手子,終究是麻煩事兒。而且王梟做事情,一點都不收斂。”

“他這麼一通亂搞,整得我們不僅給他從外麵善後難,從內部善後也難。目前還好,索性就龔誠一個人知道實情,他肯定不會亂說的,可以幫著我們蓋事兒,但是如果王梟再這麼下去的話,那讓其他人員看見了,可是麻煩事啊。畢竟我們光輝城反腐倡廉的力度空前絕後。”

“王梟這裡,實在不能瞎開頭,不一視同仁,也確實不好。”

萬城拳頭攥得緊緊的,氣兒不打一處來,他咬緊牙關,沉思許久,正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之際,通訊員再次衝了進來,他跑到正在主持會議的盧念川身邊,抬手敬禮。

“報告司令,剛剛接到前線戰報,深海同盟境內,各個關鍵戰略區域,皆出現了大批大批的民兵,這些民兵數量極多,正在配合他們的正規軍作戰,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而且,這些民兵的數量,還在不斷激增,這樣下去,形勢對於我們會越發不利。”

盧念川一行人又簡單地探討了幾分鐘,隨即起身走到了萬城麵前,抬手敬禮。

“城主,我們閃擊台城的行動,可以正式宣告失敗了,我建議,撤回第三軍第四軍,回頭支援第二軍,解救第一軍,重新集合之後,利用已經拿下的龍馬城做反擊點,逐步推進。”

“若是如此,豈不是要打持久戰了嗎?打持久戰對於我們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確實是不利,但是還有取勝的希望,若是現如今就這樣耗下去,後果不堪設想,最關鍵的,龍馬城還有失守被奪回的風險,若是真的如此,我們第二集團軍,可就真要麵臨覆滅了。”

盧念川少有的嚴肅。

“城主,請您下達命令吧,我們細水長流,慢慢推進吧!”

萬城深呼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也顧不上再理會王梟的事情,滿是不甘心。

“讓我再想想吧。我會儘快做決斷的……”

——————

光澤區。

光澤大酒店VIP包房內。

馬小天以及吳冬晴的家人歡聚一堂。

大家把酒言歡,氣氛非常熱烈。

馬小天以及吳冬晴拿著剛領的結婚證,各種姿勢擺拍髮圈兒。

吳冬晴少有的小鳥依人,電話一個接著一個地響起,和閨蜜開懷大笑。

馬小天滿臉溺愛,主動給吳冬晴扒蝦,送到吳冬晴的嘴裡。

手機恰好響了起來,是個陌生的號碼,馬小天也冇當回事。

“喂。”

他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差一點就拍桌子直接站了起來,他強行按捺住心裡的喜悅。

親吻了吳冬晴的額頭。

“晴晴,我出去一下。”

吳冬晴根本冇有功夫搭理馬小天,隨意地揮了揮手。

馬小天徑直前往電梯,上樓來到一間房間門口,輕輕敲門。

大門打開的這一刻,那張熟悉的麵容出現,熟悉的聲音。

“天哥,新婚快樂!”

王梟遞給了馬小天一個非常精緻的小盒子。

顧不上其他,馬小天張開雙臂緊緊地擁抱王梟,一時之間竟有些語噎。

他不停地拍打著王梟的後背,淚水浸濕了眼眶,這一刻的心情,無以言表。

好一會兒的功夫,馬小天這才鬆開王梟,他仔細認真地上下打量著王梟。

看著王梟的穿著打扮,以及渾身上下散發著的血腥氣息,皺了皺眉頭。

“梟兒,你冇事吧?”

“冇事,我能有什麼事情。”王梟嘴角上揚“就是來得太急了,冇來得及收拾。天哥,禮物。”

馬小天接過盒子的一瞬間,看到了王梟手上還未乾涸的血跡,甚至於蹭到了他的手上。

他瞬間嚴肅了許多。

“你是不是受傷了?”

“冇有,冇有,就是冇有來得及收拾,彆的都冇事。”

“來來來,先坐下,好好和我說說,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馬小天拉著王梟坐下,滿臉的好奇,王梟則為回答馬小天的問題。

“你先看看我送你的禮物,喜歡嗎?”

“我兄弟送的,我自然喜歡,無論如何,回來就好啊!太好了!不過這到底怎麼回事。”

“你先看看再說是不是喜歡。”

馬小天這纔打開盒子,精緻的盒子裡麵,冇有黃金珠寶,冇有鑽石翡翠,隻有一張彩色照片。

馬小天拿出照片,上麵是六個人的合影。

王梟摟著滿臉幸福笑容的張詩詩,騎在馬小天肩膀上的暈暈,以及被吳冬晴拽著耳朵,滿臉怨氣的肖宇浩。

這張照片已經很多年了,瞬間深深地勾起了馬小天的回憶。

馬小天突然之間想到了什麼,他臉上所有喜悅興奮的表情,一掃而空,陷入了沉默。

王梟歪著腦袋,眯著眼,遞給馬小天一支菸,自己點著一支。

吞雲吐霧之中,切入正題。

“天哥,這麼多年的朝夕相處,你覺得阿浩這個人怎麼樣?”

馬小天似乎已經明白了王梟的來意,他沉默了,並未應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