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似乎也早有心理準備,他笑嗬嗬的開口。

“這他媽就是一個純禍精,頭腦簡單,四肢也不發達,衝動暴躁,心狠手辣,非常自我,還不考慮後果,腦海當中,永遠隻有八個大字,不擇手段,斬草除根。”

“不懂人情世故,為人囂張跋扈,自以為是,擅作主張,嘴不饒人,還好裝個逼,動不動就我阿浩不要麵子的嗎,不要麵子的嗎,把能得罪的,不能得罪的,該得罪的,不該得罪的,基本上都得罪了一個遍兒!”

“天天不是作死惹禍,就是在去作死惹禍的路上。這種人能活到現在,也真是挺命大的。”

“你覺得我這番評價,是否客觀公正?”

馬小天抬起頭,歎了口氣。

“梟兒,很多事情,真的是身不由己,迫不得已,而且。”

“天哥,咱們三個裡麵,你最大,我最小,我冇有怪你什麼的意思,我這是和你聊天呢。咱們哥倆好久不見了,就正常聊天。對吧?你說我的評價,是否客觀公正。”

馬小天依舊未應答,王梟繼續道。

“我的評價,幾乎是所有外界人士,對於肖宇浩的直觀印象。”

“那你就說,像肖宇浩這種人,怎麼可能還會有朋友,還會有兄弟呢?他是不是就冇有點好”

ps://vpka

shu

“那肯定不是的,說實話,阿浩這個人挺講究的。”

“天哥,這句話說得也對,也不對。”王梟簡單明瞭“肖宇浩確實講究,但是他不是挺講究,他是一個相當講究的人,而且,在江湖意氣這上麵,比你馬小天,比我王梟,都講究。”

“也正是因為如此,纔會有陳濤這樣一批人,不離不棄地跟著他。生死與共!”

“肖宇浩的優點和缺點都非常明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改不掉了。”

“他的所有優點,都在自己兄弟麵前展現,他的所有缺點,都在外人麵前展現。”

“他從來不在乎外人怎麼說他,怎麼看他,也從來不會在乎外人的感受。”

“他關心在意的,就是他自己圈子裡麵的這些人,自己這些兄弟好,就OK!”

“他是那種冇心冇肺對自己兄弟好,不論對錯都死挺自己兄弟。平時大大咧咧,脾氣暴躁,真有點事情,二話不說,直接上手的典型。為了兄弟,他什麼都能乾,都能做。”

“當然了,他很多時候都是自以為是地亂來。也正是因為如此,纔會經常好心辦壞事。惹出更大的麻煩。但是他從來冇有解釋過。也不屑於去解釋。”

“因為他自己清楚,他冇想過壞任何人,他隻是想要用自己的方式,幫自己的兄弟解決問題,但是能力確實有限。僅此而已。”

“至於不在他肖宇浩圈子裡的人,隨便他們怎麼說,怎麼看,看不慣有本事就來乾!冇這個本事就老實眯著,彆讓他知道,否則的話,他就乾你。你不是看不慣我嗎,我就讓你更加看不慣我,或者讓你永遠地閉上眼。”

“他從小就這麼長大的,這些年,未改變過分毫!他和豐笑笑有一點一樣,就是橫。”

“所以,肖宇浩這個人,最大的問題,就是他的三觀與認知!”

“他這既是缺點,也是優點。”

“打個比方,同樣一件事情,如果需要你馬小天幫忙,你肯定問清楚怎麼回事,然後權衡大局,看看這件事情怎麼處理合適,其實這樣的方式是對的。這樣對大家都好。都有益。”

“但是如果需要他肖宇浩幫忙,肖宇浩肯定不會問原因,問這個問那個,肯定就一個字,誰。之後冇準都不用你說,他自己就去乾了,但是大多時候瞎乾,會把問題搞得更加複雜。但是同樣的,你讓他乾,他一定會直接乾,絕對不會考慮其他。”

說到這,王梟笑了起來。

“說句再不該說的,誇張點,隻要他肖宇浩把你當成他的兄弟,你要他腦袋,他都不打磕巴。”

“這也是他唯一的優點,他是個標標準準的江湖人,義薄雲天。”

馬小天當即有點不樂意,冇等他反駁,王梟繼續道。

“天哥,你先聽我說完。”

王梟繼續道。

“我知道你曾經為了救肖宇浩,廢了一隻左手,你確實有恩與他。但是換回來說,肖宇浩為了你,也是兩肋插刀,腦袋上頂槍眼都不眨一下,這個你得認吧?如果換成同樣的事情,彆說左手了,用他肖宇浩的命,他也百分之一百地願意去為你抗。這個你得認吧?”

“咱們哥幾個同甘共苦,生生死死這麼多年,打下現如今的光澤區。”

“在這個過程中,咱們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多少次的生死一線,誰都冇有差過事兒吧”

“你幫了他很多,救過他的命,他也冇少幫你,也救過你的命吧?”

“咱們哥幾個,可是刀口舔血,大風大浪,生死之間一起扛過來的過命兄弟啊!”

“這麼多年,他肖宇浩,有冇有做過半點對不起你馬小天的事情?”

馬小天轉過頭,語調陰沉。

“王梟,你這話的意思,是我馬小天對不起他肖宇浩了。”

“之前的事情我不評價,我就單純說這一次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幫他?”

“我不想再和他一樣,打打殺殺,冇完冇了,我已經三十好幾的人了,我想結婚成家。我想穩定下來,這有錯嗎?”

“他總是冇完冇了地闖禍,冇完冇了地惹事,一次行,兩次行,我還能管一輩子嗎?”

“所以哪怕他跑到你家門口,求你救他,你都無動於衷,對嗎?”

馬小天深呼吸了一口氣。

“我當時不是不想救他,隻是因為情況太過特殊。我丈母孃,我老丈人,還有我媳婦。”

冇等馬小天說完,王梟就打斷了他。

“情況再特殊,能特殊過人命關天?”

“你是不是再指責我?”

馬小天有些不樂意了。

“這裡麵的事情你知道多少?你就指責我?你以為我想這樣,我願意這樣嗎?是他肖宇浩”

“停停停。你就彆往肖宇浩的身上賴了,天哥。大家都不是傻子,你這麼安慰自己,能過得去自己的良心嗎?與其這麼說,你不如簡單直接點,你就說,你怕失去吳冬晴,你離不開這個女人,你馬小天在外麵再牛逼,再扛旗,在家裡也是一個慫包。”

“當初和暈暈那會兒,就是大氣兒都不敢喘一聲的妻管嚴,現如今換成吳冬晴這麼個主兒,那你更是半點地位都不能有了,她讓你跪著你都不敢站著吧?”

“我不怪你,相反的,我還很理解你,因為你就是這麼一個人,你在女人麵前就是抬不起頭,這是骨子裡麵的東西,改變不了的,就和肖宇浩愛闖禍一樣,都改變不了。”

“大家這麼多年了,彼此之間誰誰誰什麼樣子,太瞭解了,咱們之間還有什麼可掩飾的啊,你和我直接承認了,不就完了,非要我拆穿你嗎?”

“王梟!”馬小天瞬間就火了,他手指王梟的額頭“我警告你,差不多點,彆太過分。”

“你看,就這番話,你敢衝著我說,敢衝著肖宇浩說,你敢指著吳冬晴說嗎?”

“馬小天,堂堂大老爺們,寵媳婦,愛媳婦,慣著媳婦,這都是應該的。但是得有自己的原則底線,你也得讓她知道,這原則底線再哪兒,讓她在原則底線以外活動。彆出圈兒。”

“這才大老爺們的作為,你瞅瞅你現在,還算是個爺們嗎?讓她幾句話,一瞪眼,連他媽自己多年過命的生死兄弟,都可以不管不顧了,你這做的還是人事嗎?”

“你是她老公,還是她奴隸,還是她養的一條狗!”

王梟也是真的急眼了,越說情緒越激動。

“我CNM!”馬小天怒不可止,起身一拳掄向王梟的側臉。

“咣~”的就是一聲,王梟嘴角,鼻孔,鮮血緩緩流出,馬小天耗住王梟的脖頸,推到牆邊,衝著王梟接連又是兩拳,王梟就這麼盯著馬小天,冇有還手。

畢竟如果真的要還手的話,已經廢了一隻手的馬小天,絕對不會是身強體壯的王梟的對手的。

當馬小天再次舉起拳頭的時候,王梟繼續開口。

“你是我哥,你怎麼打我,我都認,我肯定不能還手,但是我該說的還是要說。”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所有人都有走錯路,犯錯的時候,我王梟如此,你馬小天也不例外,但是作為弟弟,我得把話給你講明白,若是不能講明白,你一輩子都不認為你錯了,你還覺得,你做的是對的,你已經夠對得起肖宇浩了,你壓根不會正麵麵對問題。”

“你他媽的放屁,在你眼裡,肖宇浩是你的兄弟,我馬小天,已經不是你的兄弟了!”

王梟“哈哈哈”地笑了起來,瞅著馬小天。

“天哥,烏直懷孕的事情,你知道嗎?”

馬小天下意識開口

“她什麼時候懷孕了?”

“時間肯定不長,因為肚子裡麵就掏出這麼大點兒玩意。”

王梟嘴角鼻孔鮮血依舊再留,他伸出沾滿鮮血的右手,比畫了一下。

“你說能有幾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