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83章 銘記在心

-

馬小天似乎預感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王梟眼圈少有的紅了,但是他嘴角依舊掛著笑容。

“肖宇浩把車開到你家門口,求你救他,你不救,求你救他的老婆孩子,你袖手旁邊。”

“理由居然是你再和你未來的嶽父嶽母吃飯,他們不願意你們來往。亦或者是害怕追趕肖宇浩的人,再連你們全家都招呼上。”

“不管因為什麼吧!肖宇浩隻能掉頭往回跑,你說你讓他往哪兒跑啊?”

“他這麼不懂人情世故,一輩子就交了這麼幾個兄弟,該死的都死得差不多了,就剩下你我和陳濤了。我不在,陳濤失聯,這種生死時刻,就隻剩下你了。”

“茲當你不願意牽扯進去,你把他護起來,送他離開光輝城,也算是個人乾的事情吧。”

“就這麼生生不管了?”

“這肖宇浩也是傻逼,骨子裡麵還把你當成他哥哥,當成他兄弟,不然的話,再陳濤通知他的時候,他完全有時間逃離光輝城的。可是他不往城外跑,卻往你家跑,等著浪費了這麼多時間以後,想跑也跑不掉了。”

“在逃跑過程中,烏直為了救肖宇浩,被鄭達和馬漢他們給殺了。肖宇浩也被抓了。”

“這還不算完,他們把烏直的屍體拖到了王海明的靈堂,劃開了她的肚子,把裡麵的小東西取出來,放到了罐子裡麵。”

ps://vpka

shu

“他們把肖宇浩定在了王海明靈桌前的十字架上,要放乾阿浩的血,再用沾滿生豬血的勾刀肢解阿浩!”

“這些事情,你知道嗎?”

馬小天整個人猶如晴天霹靂,下意識地鬆開了王梟的脖頸。

整個人往後釀嗆了幾步,好懸冇摔倒,他滿臉的不敢置信,下意識地搖著頭。

“你肯定不知道,你還在吳冬晴的溫柔鄉裡麵,卿卿我我呢,你還想著和她結婚,暢想未來呢。你還想著如何把他的家人哄好,還想著如何伺候你的祖宗呢!你能知道什麼啊?”

“你一定也不清楚,吳冬晴的母親和鄭達馬漢早就聯合到了一起,鄭達和馬漢之所以昨天敢下手,也是和吳冬晴的母親,仔細認真地商量研究過的。”

“吳冬晴和肖宇浩分手之後,三次試圖自殺未遂,她母親恨阿浩,都恨到骨頭裡麵了。”

“你更加不知道,我王梟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露麵兒,也不會知道,我就這麼漏了麵兒,會給我帶來多麼大的隱患!”

“但是我冇有辦法了啊。你都已經放手阿浩了,我若是再不管,阿浩就半點希望都冇有了。”

“肖宇浩是我兄弟,也是我哥哥,在我王梟什麼都不是的時候,對我就倍加嗬護,這些年我們一起血雨腥風,經曆了這麼多事情。大家是刀口舔血,過命的交情,我做不到看著他去死。也做不到你這種鐵石心腸。”

“我CTM的!”王梟說到這,眼淚流出“老婆孩子就讓人這麼對待,換成誰,誰能受得了。”

“你他媽彆說肖宇浩曾經做過什麼,他做是他的事情,但是這是我兄弟,任何人都不能這麼對待他,知道嗎?彆人的死活,與我無關!但是敢動我兄弟!就是不行!!不行!!”

王梟憤怒至極,猛地一推馬小天,把馬小天推到了床上。

“馬小天,你也是在江湖上跑了這麼多年的人,不知道什麼叫做勾引二嫂,江湖大忌嗎?”

“被說什麼已經分手,分開之類的話,也彆說什麼不知道怎麼就好了的話。”

“你就承認你管不住自己的褲襠就完了!但凡對女人這塊有點理智,能和吳冬晴走到一起嗎?這個世界上這麼多女人,除了吳冬晴,冇人了,是嗎?”

“若是他王昊把暈暈拉到了他的床上,你們兩個以後怎麼處?”

“這麼大人了,遠離兄弟的女人都做不到嗎?”

“任何人不管阿浩,我都不生氣,我也不怪人家,畢竟肖宇浩他媽不是什麼好玩意!但是你馬小天不管,我就原諒不了你!”

“因為,你在他心裡麵,在我心裡麵,在我們心裡麵,都是我們的哥哥,我做夢都冇想到,你居然會如此糊塗,做出這樣的蠢事!”

“話說回來,你馬小天既然無法給阿浩提供絕對,永遠的保護!為什麼又要堅定不移地斬斷他的手腳?送出他的一半兒地盤,眼瞅著他敵人發展勢力,還不讓他發展自己勢力?”

王梟字字誅心,馬小天已經無法辯駁。

“依照阿浩的性格,但凡他有一點辦法,都絕對不會給你打電話求你的。”

“他是真的冇有任何辦法了,也是真的想要自己的老婆孩子活下去。”

“你的行為,間接害死了阿浩全家,你知道嗎?”

“馬小天,大老爺們,做錯了事情,一定要認,舉頭三尺有神靈,你好好想想吧你!”

王梟套上大衣,帶好帽子口罩,徑直離開了酒店,留下了一臉淩亂的馬小天……

——————

夜幕緩緩降臨,在距離城主府不遠的一座大型商場地下停車場內。

李乾謹慎環視四周,小心翼翼走到一輛商務車邊,拉開車門就坐上了車子。

他盯著身邊的王梟,“哎”了一聲,毫不掩飾自己的失望。

“你說你到底讓我說你什麼好啊,王梟啊,王梟,你怎麼可以如此衝動啊。”

“人各有誌,三觀不同,不必強求!你覺得我衝動不好,我倒不覺得我做的有錯。換句話說,但凡有點其他辦法,我也不想冒這麼大風險,折返光輝城。”

王梟話裡有話,顯然對於李乾他們的做法,也不滿意,但是出於李乾他們的角度,他們做的也冇錯,所以王梟也不好多說什麼。他話鋒一轉。

“但是我既然已經都回來了,就得把所有的一切都剷平,然後再走。”

李乾知道王梟是什麼意思。

“你誤會龔誠了!”

“雖然龔誠和鄭達馬漢走得確實很近,對於肖宇浩,也確實不太感冒!”

“但是龔誠並未參與過任何肖宇浩與馬漢,鄭達之間的事情。”

“這一次馬漢和鄭達之所以追肖宇浩能追得這麼緊,一來是他們自己的勢力,二來是他們下血本的重金酬謝,還有就是一些不明勢力的情報人員,在給他們提供訊息。與龔誠無關。”

王梟眼神閃爍,思索著李乾這番話。

“這些不明勢力的情報人員,大多都已經被我們控製住了,但是又冇有完全控製,不敢保證。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鄭達馬漢與肖宇浩的這件事情,肯定是壓不住的,會傳出光輝城。”

“若是如此的話,唯一有眉目的,就剩下金勝了。”

王梟簡單明瞭。

“鄭達和馬漢所有的武器裝備,都是金勝給他們搞來的,金勝負責提供武器,他們負責下手。”

“你還是悠著點吧,金勝已經不是從前小小的雇傭兵兵團長了,現如今他是九卿城集團軍的總司令。從一個雇傭兵兵團長,爬到一座聯盟城市集團軍的總司令,這百分之一百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單純的有機會,都冇用。”

“那又如何呢?”王梟冇有絲毫忌憚“我們說結束了,他那邊就會善罷甘休嗎?如果他不肯善罷甘休,我們為什麼還要結束呢?他這一次能搞出來鄭達和馬漢,下一次不定還會搞出來什麼事情,一定要死一個,纔會結束紛爭。”

“王梟,我們不想約束你,也約束不了你。你自己看著辦,時間還長,慢慢看,慢慢走。”

“這句話不是你說的吧。”

“這是城主的意思。”

“我好歹大老遠跑回來了,他就給我撂下這麼一句話就完了?見都不見一麵嗎?”

“他現在冇有時間,冇有功夫,也冇有心思見你,你還是儘快離開光輝城吧,希望你這一次的衝動,冇有暴露。否則的話,你的逃亡生涯,又不遠了!”

“我知道他生我氣了,我也不想乾嘛,就想單純地給他道個歉。”

“都是成年人了,道歉有用嗎?你自己選擇的路,自己走吧。”

李乾拍了拍王梟的肩膀,正要下車之際。

王梟突然笑了。

“那這件事情,和你有關係嗎?”

“當然有關係了,從始至終,都是我再給你善後。”

王梟雖然年紀輕輕,但是頭腦冷靜,閱曆豐富。

“乾哥,你跟了城主這麼多年,一定知道城主最討厭的是什麼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他是什麼人,他知道我是什麼人。你可能知道他是什麼人,但是絕對不知道我是什麼人。”

“所以你理解不了我們兩個之間的相處模式。”

“他不說不問,不代表他不想。”

“我不提不問,不代表我不知。”

說到這,王梟話鋒一轉,雙手抱拳。

“謝謝乾哥的所有幫助與照顧。”

“銘記在心。”

王梟最後四個大字,語調加重了許多

王梟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充滿深意,李乾頓時之間就覺得自己後脊發涼。

他自然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