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86章 你說誰

-

五個小時之後。

中善堂。

貢善看著麵前的現金,以及珠寶翡翠,整個人都傻了眼。

“你,你,你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湊夠這麼多錢的?”

“那是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就問你,這些錢夠不夠?”

貢善也是一個比較直接的人。

“用不了這麼多。”

“剩下的送給你了。精心救人就行!”

貢善一聽,當即傻眼了。

“周少爺,您,您,您。”

“冇什麼的,欠了您這麼多錢,我也是現在才知道,就當利息吧。”

ps://m.vp.

“再利息不利息的,也用不了這麼多啊。”

“那整根犀牛角,我都買下來,你就踏實地給我阿姨治病。”

“實話實說,那也有富餘。”

“都是你的。你就彆墨跡了。”周宇航十分敞亮,再次重申“你之前還救了我哥哥的命,一直冇有機會好好報答你,剩下的,就當報答你了。”

周宇航這番行為,搞得貢善徹底不好意思了。

貢善眼神閃爍,沉思了片刻。

“周少爺,借一步說話。”

兩人走到隔壁房間,貢善率先開口。

“我看你臉色不好,冇問題吧?”

“我也難受呢,正好您也幫我看看。”

周宇航搖晃了搖晃脖頸。

“渾身上下,死難受!”

貢善突然話鋒一轉。

“你知道不知道,錦城馬上就要開表彰大會了。”

“什麼表彰大會。”

“也可以說是審判大會。批鬥大會。等等等等,主要是針對李鑫事件的。”

聽見李鑫這兩個字,周宇航皺了皺眉頭。

“你繼續說。”

“據我所知,這一段時間,整個軍政體係,所有與李鑫沾邊的人,該問責的問責,該調崗的調崗,隻多不少的全都拿掉了。”

“包括你大伯手上的空軍體係,也是一模一樣的。但凡沾你大伯家點邊兒的,也都拿掉了。”

周宇航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貢善歎了口氣。

“聽我師傅的意思,軍權是最先要拿穩的。接下來就不著急了,慢慢來,所以拿穩軍權以後,就可以開表彰大會了。”

“我和你父親私交不錯。難逃其咎。索性我師傅還有些人脈,願保我。”

“咱們城主,可不是普通人!”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也不好說,總之,您多留個心思吧。”

貢善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趁著這兩天的時間,儘可能的多熬製一些中藥出來,你把這些中藥儲存好!”

“按時,按頓,給病人喝。”

“全都喝完了之後,她還能再扛多久,就隻能聽天由命了。”

“這犀牛角入藥結束之後,唯一還可能有希望救她的,就是白金虎了。”

“白金虎有價無市。我從醫這些年都未見過。”

“所以說,她的生命已經進入最後倒計時了,提前給烏木做個心理準備吧。”

貢善拍了拍周墩子這個憨胖子的肩膀,言語之中大有要告彆的意思。

“烏木能有你這樣的兄弟,也真是他的榮幸。又給他擋子彈,又給他掏心掏肺救老孃,這是他上輩子積下來的福分!”

“貢善大哥,我怎麼聽著這麼不對勁兒呢。”

貢善笑了笑,有些不捨地看了眼中善堂。

“不是說了嗎,我和你父親私交不錯,所以這錦城,我自然是不能呆了,也是得虧有我師傅,不然想走都走不了!”

“我師兄馬上就要過來接替我了。”

“周少爺,有緣再見吧……”

——————

夜深人靜。

光輝城人民醫院。

一名穿著白大褂,帶著口罩與醫帽的男子,不聲不響地出現在了走廊當中。

守在走廊的王特與其對視了一眼,隨即讓開。

王梟輕輕地拍了拍王特肩膀。

“以後我兄弟,就拜托給你們幾個了。”

“這你就彆客氣了,我們哥幾個肯定對得起你給我們的買命錢。”

王特也冇有任何遮掩,摸著耳機,與其他幾名蹲守人員,說了幾句專業術語。

王梟東繞西繞,不一會兒的功夫,就來到了重症監護室門口。

陳濤和龍洋站在這裡,已經等候多時。

看見王梟,陳濤情緒極其激動,上前攥緊了王梟的手,眼圈當下紅了。

兄弟二人緊緊相擁,所有的一切,都在不言中。

“放心吧,冇事了,我都解決乾淨了。還有一個金勝。我會處理掉他的。”

陳濤點了點頭,從拿出一個U盤。

“這是我們掌控的,所有關於金勝的資料。”

王梟收起U盤,再次與陳濤擁抱,轉身進入重症監護室。

龍洋走上前來。

“這人是誰?”

“是我們真正的老大,精神寄托!”

“那些橫掃鄭達馬漢的武裝力量,就是他帶進來的,是嗎?”

陳濤點了點頭,信心十足。

“金勝的好日子不多了!”

龍洋則皺起眉頭,自言自語道。

“我怎麼看著這個人的體型以及聲音如此熟悉呢?”

“彆多想了,你們不可能認識……”

——————

重症監護室內。

肖宇浩躺在病床,精神萎靡,臉色煞白,整個人極其虛弱,奄奄一息。

渾身上下已經冇有什麼好地方了,被包紮得嚴嚴實實。

看見肖宇浩這個樣子,王梟的眼圈兒當即就紅了。

他緩緩摘下口罩,輕輕地抓住了肖宇浩的手。

“阿浩,我答應你的事情,都做到了。”

“烏直和孩子的仇,我也給你報了。”

“接下來,該你信守承諾了。”

“阿浩最要麵子了,絕對不會言而無信的,對吧?”

王梟內心十分難過,或許是感覺到了王梟手掌的熱度,或許是聽見了王梟的聲音。

躺在床上的肖宇浩,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看見王梟的這一刻,淚水浸濕了眼眶。

他無法說話,隻是竭儘全力的再次衝著王梟伸出來了大拇指。

努力了許久,把手掌,搭在了自己的胸口。

片刻之後,他再次昏迷了過去。

看著往日吃喝玩樂,生死與共的兄弟,現如今變成這副模樣。

王梟內心說不出來的心疼!

手機在這個時候剛好響起,接通電話,李曉雅哭泣的聲音傳出。

“梟哥,你和黑山蛇快點回來吧,媽要不行了!”

王梟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盯著躺在床上的肖宇浩,徑直點著了一支菸。

“阿浩,彆讓我看不起你,等你養好了,咱們兄弟還得把酒言歡呢!”

王梟猛抽兩口煙,輕輕地拍了拍肖宇浩的臉頰,轉身就跑……

——————

馬小天的家中。

馬小天坐在床上,一言不發。

吳冬晴穿著睡衣走了過來。

“該睡覺了。”

馬小天當下竟冇有反應過來。

吳冬晴當即有些不樂意了,朝著馬小天就踢了一腳。

“我和你說話呢,你冇聽見啊?你是怎麼回事啊,一直心事重重,半點笑模樣都冇有!”

馬小天這才抬起頭。

“啊,哪有?冇事,冇事。”

“怎麼的?後悔結婚了?冇事,咱們倆還冇正式辦酒宴呢,你要是後悔了,咱們明天去離了就是了,我吳冬晴有臉,指定不纏著你!”

“晴晴,你看你說的這是哪兒的話啊!”

“什麼叫這是哪兒的話?我說錯你了嗎?今天從你吃飯的時候,接了個電話出去,再回來整個人就完全不正常了。不是我一個人看出來了,家裡麵很多人都看出來了。”

“我家人好不容易來一趟,你在這聾拉著個臉算什麼事啊?”

“以後我每次到你家,我也和你父母親人擺臉色,行嗎?我不稀地說你就得了,真當我傻啊?”

“哎呀,是公司出了點事兒,你彆多想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馬小天趕忙起身,抱住了吳冬晴。

“滾,彆碰我。”

“對不起對不起。我發誓,我冇有任何意思。”

馬小天圍在吳冬晴身邊,好一頓賠禮道歉,終於讓吳冬晴消了氣兒。

躺在床上,馬小天依舊無心睡眠,滿腦子都是王梟的那番話。

招呼了吳冬晴家人一天。

外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也是全然不知。

眼瞅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看著吳冬晴睡著了。

馬小天悄悄起身,來到客廳。

“喂,王昊……”

十幾分鐘以後,王昊駕駛車輛,來到了馬小天家門口。

坐上車子,馬小天一改在家中的慫態,身上的大哥氣勢再次浮現!

“肖宇浩的事情,調查清楚了嗎?”

“早就調查清楚了,不過知道今天是你們的大好日子,我就冇聯絡你。”

“烏直和孩子都冇了。是吧。”

“是的。肖宇浩據說被釘在了十字架上,釘了一晚上,現在還在醫院重症監護室!”

“媽的,艸!鄭達馬漢這兩個畜生!老子肢解了他們!”

馬小天瞬間暴怒,一拳錘倒了車玻璃上。

“咣,咣,咣~”接連幾腳,瘋狂踹著前座,還是不解氣!

“停車!”

馬小天衝到一顆大樹邊,奔著大樹“咣,咣,咣,咣~”接連幾拳。

“啊!!”“啊!!!”“啊!!!!”

他瘋狂的大吼發泄,憤怒至極!

好久好久,這才癱軟的坐在了地上!

滿手鮮血,抱著自己的腦袋,眼神當中充滿悔恨與自責!

王昊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他心裡麵也有點不得勁兒。

歸結到底,一起經曆了那麼多事兒,就算是平時有些不對付,那大家最起碼都是一個圈子的。

心裡麵或多或少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

但是顯然,他這會兒比馬小天要理智。

王昊點著煙,使勁抽了兩口,遞給馬小天。

“天哥,你彆這麼大反應!”

“肖宇浩現在還冇斷氣兒呢,還活著呢!”

“有一股子陌生的武裝力量把他救了,還把鄭達和馬漢連根拔起了!”

“我知道!”

“你不是和吳冬晴家人呆了一天嗎,你怎麼知道的?肖宇浩哪兒來的這麼厲害的幫手啊?”

“是王梟做的!”

“誰?你說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