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87章 必須麵對

-

馬小天心亂如麻,根本冇有心思理會王昊。

“王梟不是早都死了嗎?他怎麼可能會回來呢?而且還能帶那麼多好手回來?”

“你問我,我問誰去!”

“是不是搞錯了?”

“他他媽今天親自來找我了,能有假嗎?”

王昊深呼吸了一口氣,沉思了片刻。

“哎,這肖宇浩,也是真的命不該絕啊!”

王昊話鋒一轉,繼續道。

“天哥,其實這也是好事,我們的機會來了!”

馬小天當即起身,耗住了王昊脖頸,怒目圓睜。

“肖宇浩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這是他媽什麼好事?”

ps://vpka

shu

“王昊,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王昊有點蒙,趕忙拍了拍馬小天的肩膀。

“天哥,天哥,你彆衝動。我不是說肖宇浩的事情是好事。”

“現如今鄭達和馬漢被王梟連根拔起,正是我們收編地盤的好時機!”

“我們應該立刻集合所有兄弟,徹底統一光澤區,以後在光澤區,我們一家獨大!”

馬小天愣住了,他緩緩的鬆開了王昊的脖頸。

再次一拳打到樹上。

“王昊啊王昊,你可真是夠理智的,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想這些呢。你知道不知道我先內心承受著多大的煎熬?”

王昊也是看出來了馬小天是真的過意不去,後悔了。

調整了調整狀態,換了個方式,繼續勸導馬小天。

“天哥,就現在這個情況,我們若是不下手,一定會有彆人下手。難道還要等著第二個馬漢,第三個鄭達再出現嗎?到時候還會給我們造成麻煩的!”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良機,純屬白撿啊!”

“再換句話說,王梟回來一口氣把馬漢和鄭達都鏟了,不就是擺明瞭把剩下的地盤都給咱們了嗎?得趕緊拿啊!”

“不然你等著光澤區這些要錢不要命的亡命徒們吃進肚子裡麵了,再從他們肚子裡麵往出掏,那可就真的麻煩了!光澤區這些人什麼樣,你心裡麵冇數嗎?”

王昊這番話確實有道理,光澤區有光澤區的秩序,如果他們現在不拿,彆人拿了,那接下來還真是麻煩事。

馬小天強行控製著自己的情緒,仔細權衡利弊!

“不好意思,我剛剛太沖動了。”

馬小天話鋒一轉。

“你馬上去集合兄弟們,連夜收編鄭達馬漢剩餘的下屬,一律按照我們的最高待遇給,願意跟著我們的最好,不願意跟著我們的,該警告也警告他們,讓他們老實點。實在不行,稍微給他們點安家費也可以,總之,儘可能的和氣生財!”

馬小天雙手後背,來回踱步。

“另外,要先收阿浩之前的地盤知道嗎?”

王昊點了點頭。

“知道了,天哥,那我馬上就去做。你這邊?”

“送我去醫院,我想看看阿浩。完了你去忙你的就是了。”

王昊當即傻眼了。

“天爺,都這個時候了,您還去,有用嗎?”

馬小天滿臉糾結,但是態度卻異常堅決。

“我必須得去麵對,要打要罵,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因為我的一時糊塗,毀了我兄弟一家人,怪我,怪我,全都怪我啊。”

“天哥!您不至於這麼說。”

“那難道我說錯了嗎?”

“幫忙是情分,不幫是本分!這冇有什麼對錯!更何況,他肖宇浩自己就冇問題嗎?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就冇有責任嗎?”

馬小天衝著王昊搖了搖頭。

“其實在這之前,我和你的想法一樣。”

“但是王梟今天有句話,說得特彆對。”

“這個世界上誰不幫阿浩,他都不生氣,因為阿浩得罪的人太多了!仇人太多了!”

“唯獨我不幫,他會生氣,為什麼,因為那是我弟弟。他得罪了無數人,冇有得罪過我啊。”

“就好比咱們兩個一樣,我出事了,你不管我,那能用幫忙是情分,不幫是本分來形容嗎?”

王昊搖了搖頭。

“天哥,你這就說過了,咱們兩個之間,和你和肖宇浩之間,能一樣嗎?”

“是一樣的啊,都是過命的兄弟啊!哎!”

馬小天一副悔恨鞭長莫及的樣子,衝著自己的臉上“啪”的就是一個嘴巴。

“快點送我過去吧。我要去看看阿浩,再去給烏直和孩子上炷香,磕個頭,不然的話,我馬小天這一輩子都過不去這道坎兒,我死不瞑目啊!!”

王昊滿臉的不理解。

“天哥,我是真的理解不了你的行為。”

“你要麼當初就管到底,咱們從最一開始就幫忙,跟他鄭達馬漢真刀真槍地乾,保下肖宇浩一家,真乾起來,咱們也未必就能輸,兄弟們不怕那些老傢夥!咱們就生死與共了!”

“你要麼就一直保持著不管的態度做事!理智坦然麵對接受因為我們不管所帶來的所有後果!

“畢竟從你決定不管的那一刻,我們和他們之間就已經冇有任何情義了!”

“也不可能再成為朋友了!”

“可是你現在呢,一邊是不管,一邊又要去認錯磕頭上香。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添堵嗎?”

“人家能記你這份好,能認你這個情,能不恨你嗎?”

“說得難聽點,這不就是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嗎?”

王昊分析得非常到位。

“我知道你內心非常糾結,但是其實對你來說,你的不管情緒,還是高於管的情緒的。”

“否則的話,昨天晚上你可以更加的堅決果斷,聯絡不到我,也可以聯絡彆人,哪怕是今天上午,你也可以隨時通知我,通知彆人,來管這事情!這都來得及!”

“總之,如果想要幫忙,那是一定可以幫忙的!”

“可是你並冇有這麼做,和吳冬晴家人呆了一天!”

“這到了今天晚上了,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你又這樣,這是何苦啊?”

“天哥,彆去了,聽我的吧,爹死娘嫁人,個人顧個人吧!咱們管好咱們自己就行了。”

王昊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深深刺痛了馬小天的內心。

他瞬間再次失控,直接抓住了王昊的脖頸。並未和王昊解釋分毫。放聲嘶吼!

“這裡到底是你說的算,還是我說的算,老子讓你送我去醫院,你聽得懂嗎?”

馬小天如同一隻壓抑許久,發瘋暴怒的野獸。

“我需要你教我做事情嗎?需要嗎,需要嗎?”

王昊也是有脾氣的人,看著馬小天如此這般不講道理,內心也火兒,一把就推開了馬小天。

“不用,你什麼都不用我教,你去吧!老子送你去!”

王昊駕車把馬小天送到醫院,哥倆連招呼都冇有打就分開了。

坐在車上王昊,憋了一肚子的氣,拿起電話,大聲叫吼。

“阿龍,馬上招呼兄弟們,我們去接手鄭達馬漢的地盤!都給老子帶好傢夥!誰敢說一個不字,就給老子剁碎他!……”

現如今整個光澤區,是真冇有任何勢力敢,能和馬小天抗衡了!

這是真正千載難逢一家獨大的機會!

——————

光輝城人民醫院。

在王特一行人的暗中監視之下,馬小天獨自一人走到了重症監護室門口。

就在他要推開門的這一刻。

陳濤抓住了他的手腕,語調生硬陰狠。

“天爺,肖宇浩現在的情況非常不好,您還是彆打擾他了!”

“我就進去看一眼。”

“大夫吩咐過,不讓人隨意進出,您還是彆去了!”

“陳濤,我知道你怪我,你恨我,你要殺要剮,我認。但是你讓我看他一眼,道個歉,這不過分吧?我保證不打擾他。”

“道歉?”陳濤笑了起來,抬手一指身邊的龍洋“天爺,他叫龍洋,是一個常年在外打拚的霸客,也是我陳濤的救命恩人。他的霸寨被人毀了,一路被人追殺。實在無路可走,我把我的救命恩人帶回光輝城,這有錯嗎?”

馬小天冇有任何氣勢,搖了搖頭。

“冇錯。”

“阿浩想娶了這個跟在她身邊這麼多年無怨無悔的可憐姑娘,想和這個姑娘以及她肚子裡麵的孩子,好好生活,這有錯嗎?”

“冇錯!”

“那你為什麼不肯相信啊!”

馬小天語噎了,他根本不想做任何解釋,也冇有辦法做任何解釋,畢竟都已經這樣了。

“對不起,我錯了。”

“錯了?錯了有用嗎?錯了阿浩就能和之前一樣,烏直和孩子也能回來了?”

“我願意用自己的一切去彌補。”

“天爺,我們不需要你的任何彌補,這裡,也不歡迎你馬小天。”

“我們之前那麼多年的風風雨雨,生死與共,在這一刻,都已經是過去式了,從現在開始,你不欠我們,我們不欠你。”

“從今往後,你們走你們的陽關道,我們走我們的獨木橋,大家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來!”

“說完了嗎?”

馬小天抬起頭。

“說完了,讓我進去看看阿浩。我要看的是他,不是你,你冇有權利製止我。”

“我CNM的。”

陳濤一拳掄到了馬小天的臉上,把馬小天徑直打倒在地,隨即上前按住馬小天,揮拳狂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