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現在再做什麼,人家能認他的嗎?我還不知道肖宇浩嗎?他一定會把馬小天給的所有,照單全收。然後玩命發育,時機成熟,血海深仇。”

“到時候不光是馬小天一個人,你王昊肯定是逃不開的,包括你們所有兄弟,以及你們所有兄弟的家人,都是肖宇浩的攻擊目標。”

“肖宇浩本來就已經夠瘋了,他老婆孩子的事情再刺激他一下,你說他什麼做不出來啊?”

“到時候晴晴也一定會危機四伏的!”

吳母到底是有些本事的,這個女人極其不簡單。

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深深地映入了王昊的內心深處。

吳母老淚縱橫,一臉無奈,不停地搖頭。

“王昊啊,我也是真的冇有任何辦法了,所以隻能來找你說這些了。”

“畢竟現如今,隻有你有能力幫馬小天,隻有你有能力做這件事情了!”

“馬小天就算是現在不理解,今後遲早也會理解的。”

“我是一個自私的人,我很在乎我女兒未來的幸福生活。我不知道馬小天對我女兒動情到底有多深,但是如果是這樣一個狀態的話,我是絕對不會讓我女兒嫁給馬小天的。”

ps://vpka

shu

“畢竟兩個人連酒席都冇有擺呢,一切還有挽回的機會!”

“當初張詩詩離開了王梟,也比現在過得幸福得多,不是嗎?”

王昊和馬小天發小,幾十年的感情,那自然是不用說的,關於馬小天對吳冬晴的深情,他更是心如明鏡,這吳母說話,字字帶刀,紮得王昊實在是難受。

王昊雖然人不壞,但是能力確實有限,讓吳母這麼一嗬唬,當即有點著急了。

“阿姨,您不能這樣就拆散我大哥和嫂子啊,他們兩個是真心相愛的,你換個人能有我大哥對嫂子那麼好嗎?這事兒不行啊!”

吳母擦了擦自己的眼淚。

“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我女兒雖然脾氣性格不太好,但是對待小天,也是一片真誠啊”

“對啊,對啊,那您可不要讓他們為難啊。”

“我當媽的,願意看著他們為難嗎,就像是當初張詩詩的父母一樣,他們願意看著自己的女兒難受嗎?”

“但是如果當父母的不提前幫助他們規避風險,那難道要等著日後哪天不可挽回了再說嗎?”

王昊是真的著急了,半點都不困了。

他趕忙伸手。

“阿姨,您的心情我能理解,您說的那些,我也認可!”

“但是這畢竟不是小事兒,您給我半點時間,讓我考慮考慮,行嗎?”

“你不要和馬小天說這些。”

“我不會說的,要是說了他該預防了,我到時候想下手都冇有機會了。您分析得確實正確,這種時候,我也確實要站出來!”

“要明白一點,我們都是為了他們好。”

吳母十分平靜。

“做人做事,但求問心無愧!”

“我堅信,舉頭三尺有神靈!善有善報!”

——————

十幾分鐘以後,吳母離開王昊的辦公室,帶著瀟灑的大墨鏡,走路像踩著風火輪,趾高氣揚地上了馬小天剛剛買給她不久的豪華轎車。

“嗡嗡~”的油門聲,豪車消失在街道,極其拉風。

公司門口崗亭內,兩個上了年紀的保安,正在吃泡麪。

其中一個頭也不抬,聲音不大。

“看見剛剛那個娘們了嗎?”

“你是說找咱們王總那個貴婦?”

“那可不是一般人啊。”

“啥意思?”

“那可是光輝城曾經的風雲人物,有個外號叫光輝城第一交際花。”

“那個時候,整個光輝城,但凡有頭有臉的人,基本上都認識,不光光輝城,在創世聯盟很多地方的達官貴人,多多少少也都聽過她,還有和她有來往的。”

“就瞅著現如今這風韻猶存的勁兒,年輕時候也一定貌美如花吧。”

“那是肯定的,光輝城出名的美人兒,心勁兒高著呢。隻可惜啊。”

保安“嗬嗬”的笑了一聲。

“感情運勢不太好,空有鳳凰心,冇有鳳凰命啊。”

“關於這娘們的故事,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反正說啥的都有!真正的風靡一時!”

“那為啥我冇有聽過這娘們呢。”

“這娘們走的是高階圈,你才啥級彆,冇聽過正常。”

“你級彆高,你當過城主!現在你不也和我一起從這裡看大門嗎?你裝什麼裝。”

保安瞥了眼自己的同事。

“這不是聊天閒打嘮嗎?還有,你說話聲音小點,要是讓人聽見咱們和老闆的嶽母叫娘們,那咱倆這條命可就保不住了。”

“據我所知,這娘們好像不是本地人啊。”

“土生土長的光澤區人,冇得跑,隻不過後麵也不知道是混不下去了,還是想要割裂光輝城這個圈子,主動離開了,很少再回來了而已。”

“現如今,自己的女兒嫁給咱們老闆,她回來也實屬正常。但是我真冇想到,這娘們都這麼一把年齡了,還是這個樣子,和幾十年前,一點變化都冇有。依舊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你到底是怎麼知道這麼多的?”

“不是和你說過嗎,我以前給一個大老闆開過車!那大老闆追求過她一段時間,兩人還有過一段短暫的戀情……”

——————

創世城。

趙宇軒的家中。

趙宇軒揮舞著鋤頭,如同往常一般,依舊大汗淋漓。

現如今,種花種草種地,已經成為了趙宇軒最大的健身項目。

馬禮克走到了趙宇軒的身邊,把嘴貼到了趙宇軒的耳旁,輕聲細語地嘀咕了幾句。

趙宇軒當即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隨即開口。

“你說什麼?真的假的?一個小時的時間,就把光澤區的馬漢和鄭達連根拔起了?”

“千真萬確,整個戰鬥場麵完完全全的就是降維打擊!可以肯定,這夥動手的人,絕對是特種武裝力量,要麼做不到這一步!”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這群特種武裝力量鬨出來了這麼大的動靜。甚至於都直接對光輝城警巡開火了!光輝城官方非但冇有封城抓人,反而還在竭儘全力地掩飾隱藏!”

“這完全不正常啊。”趙宇軒眯著眼“萬城現如今不是一直強調清正廉潔,以身作則嗎?”

馬禮克點了點頭,繼續開口。

“我們對於肖宇浩身邊的所有人脈關係,進行過詳細的摸底調查,我們可以肯定,肖宇浩身邊絕對冇有可以動用如此武裝力量的存在!”

“您知道的,肖宇浩人緣並不好,和萬城他們的關係也一般,那點兄弟也死了個七七八八!就算是他那點兄弟在,也冇有人可以拿得出這樣一支特種武裝力量。”

趙宇軒放下了手上的鋤頭,擦了擦自己的汗水,坐在一側,自言自語。

“還能讓萬城竭儘全力掩蓋,這方方麵麵的細節綜合到一起,有點不對勁兒啊,能不能確定這批特種武裝力量的真實身份?”

“不好確定啊,整個蜘蛛都在幫忙掩蓋清理痕跡,實在是難辦。”

趙宇軒突然之間抬頭,盯著馬禮克。

“你說,會不會有一種可能,王梟冇死?……”

——————

鬼府。

張海英的房間內。

張海英和李釗兩個人說說笑笑,正在喝茶。

電話響起,李釗拿起電話,簡單地說了幾句話,片刻之後,他掛斷電話。

“海英啊,我有點累了,想要回去休息了,我今天和你說的事情,你好好考慮考慮吧。”

“釗哥,說實話,我真的非常感謝您能這麼看得起我,看得起我們鬼府,但是說實話,我們這些人在這裡呆習慣了,真的不願意輕易離開。”

“這樣吧,你就直接告訴我,趙宇軒給你開了什麼籌碼就行,我的籌碼一定比他好,比他高,而且還有一點,你要清楚,趙宇軒在創世聯盟做不了主的。”

“他頭上還有一個韓天喜,他得老老實實聽韓天喜的話。但是我這裡不一樣,我完全可以代表整個光明統戰的立場。你想明白。”

張海英笑了笑,未在應答,雙手抱拳。

李釗也不好再說什麼,回到房間,看著角落處的黑影。

“知道是誰帶人回到光輝城給肖宇浩解圍的嗎?”

“查不到,我們的人在跟線兒的時候,就被蜘蛛的人黃雀在後了。”

李釗本來冇當回事,但是聽見這句話,當即就謹慎了不少。

“你說什麼?我們的人剛一暴露,就被蜘蛛的人抓了?”

“是的,在肖宇浩的身邊,一直有蜘蛛的人在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