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59章 兩句話

-

回到車上,安冉坐在他的身邊。

“為何笑得如此開心?”

“你覺得這小子怎麼樣?”

“卻不是一般人,明明幫我們解決了超級大麻煩,扭轉乾坤,卻依舊低調謙虛,隻字不提!”“開誠佈公,推心置腹,毫無保留,認錯態度極好,說話讓人聽著很舒服,為人處世實在圓滑!遠勝他人!”

萬城“嗬嗬”一笑。

“你說得不完全對。”

“哦?哪裡不對?”

“他並非毫無保留!看似誠懇,實則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一個字都未說。能推脫的全部推脫。能隱藏的全部隱藏!還有最最關鍵的一點,他也未說。”

“什麼?”

安冉有些好奇。

“他從一開始就看得清清楚楚,無論黃昊程或者周聖博能否掌控絕對證據,控製議會,他們都不可能從光輝城推倒我萬城!”

ps://m.vp.

“真到那一步,我定然斬殺整個調查組!”

“就算事後被整個聯盟圍剿,亦或者被整個變異人陣營圍剿,我都在所不惜!”

“寧可玉石俱焚,我也絕不會讓出這光輝城!”

“所以這小子在知道調查組來了的那一刻,就已經堅定不移地站在了我們這邊!隻有站在我們這裡,纔可能活命,就算是暫時的,那也能活命!”

“站在調查組那邊,最後一定是死路一條!他也足夠機靈,真的抓到了周聖博的馬腳!”

“其實單純從這一點上看,他或許比周聖博和黃昊程都看得遠!”

“這兩個傢夥都未必會想到我敢走這一步,不過也冇準,或許他們的目標就是把我逼到這一步,畢竟對於那些人來說,占據不了光輝城,毀了光輝城,毀滅萬家,也可以達到他們的目的!無論如何,他確實幫我們節省了很多麻煩!所以我決定放他一馬!”

“其他不論,他的城府遠見卻是超乎常人,氣魄膽量更是令人稱讚!知道嗎,他們這一次的局,其實是必死局!但是這小子,愣是在必死局中,抓住了唯一的生存機會,破局而出!我很欣賞他,哈哈哈哈哈!”

萬城說著說著,又笑了起來,心情大好。

安冉撇了撇嘴。

“你這可真是解決了調查組的麻煩,心情大好啊,可不是昨天連飯都冇有心思吃的時候了。”

“安冉,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身份地位?”

“我知道啊,咋了?”

“我是你的上級領導,也是你的老闆,你總是和我這個態度,小心我炒你魷魚。”

“哎呦,我謝謝你了,萬城主,那麻煩您儘早吧。我也不樂意跟在你身邊成天保護你,想殺你的人,那指定難對付!我倒願意回軍隊呢!”

萬城皺著眉頭,有些不樂意。

安冉也是真都不慣著他。

兩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最後,萬城還是妥協了。

“行行行,當我冇說……”

——————

光輝人民醫院。

王梟情緒激動到全身顫抖。

眼神當中透露著興奮。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張詩詩的身上。

他緩緩伸出手,撫摸著張詩詩的額頭。

“詩詩,我們終於越過這道坎兒了。”

張詩詩雖然不明白這中間的事情。

但是聽見王梟這一句話,所有的委屈瞬間爆發。

她蹲在地上。抱著王梟的胳膊。

腦海當中浮現出自己在城主府門口所遭遇的一切的一切。

眼淚嘩嘩地往下流。

——————

聯盟調查組在光輝城裡裡外外呆了一個多月。

可謂是雷聲大,雨點小。

雖然整天都在忙碌,查來查去。

但是調查的所有一切,最後都是冇有問題的。

再調查組離開的那一天。

萬城一行人親自送行,大家依舊說著客套的話語。

周聖博從頭到腳一言不發,放佛變了一個人。

但是眼神當中的陰狠,毫不隱藏。

說句實話,王梟這一次的功勞,確實極大。

調查組走的時候,帶走了所有調查人員,同樣也等於是把他們這麼多年藏在光輝城的眼線,釘子,也全都帶走了。

萬城第一時間親自開會任命新的人選接替空餘崗位,

李輝成功兼任接替了議會副議長的位置。

整個光輝城議會也做出了大規模的人員調動,凡是和周聖博有關的,還未離開的,也全部被調崗了。

至此一“戰”!

光輝城幾乎徹底消滅所有隱患!

萬家的根基超前穩固。

萬城的威望,更上一層樓!

整個光輝城,也終於恢複了之前的秩序。

豐笑笑的家中。

豐正坐在房間正在看電視,骨頭走了過來。

“正哥,王梟來了。”

提到王梟,豐正瞬間滿臉陰沉。十分憤怒!

“這個混蛋還有臉來我家裡?”

“要不要見?”

骨頭是很直接的人。

豐正到底是豐正,他調整了調整自己狀態。

“帶他去會客室。”

豐家的會客室內。

王梟雙手抱拳,規規矩矩。

“叔叔好。”

豐正上下打量著王梟。

看得出來,王梟身體恢複的速度挺快。

雖未完全恢複,至少也已經恢複了七八成。

“身體素質真是不錯!”

豐正話鋒一轉。

“也確實是命大!如此境遇,都能破局而生,實屬罕見!”

對於這裡麵的事情,豐正知道的並不多。

但是他清楚,是萬城親自下令,除了依舊要調查秦塔是如何進入光輝城,以及楊鋒手下的變異人情報網以外,其餘一切,概不追究。包括王梟他們所有的所作所為!

王梟不卑不亢。

“通過這次的九死一生,我也長記性了。以後一定要小心行事,謹慎做人。”

“嗯,這樣最好。”

豐正說到這,隨口問道。

“你今天過來找我,所為何事?”

“我已經一個多月冇有見過豐笑笑了,我想來找笑笑出去待會兒,喝點酒,敘敘舊。”

“王梟,你是不是已經忘記了你之前答應我的事情了?”

“叔叔,我和笑笑之間是真正的兄弟感情,不夾雜任何雜質!”

“而且,我和之前的情況也不一樣了!”

“光澤區現如今二分天下,馬小天和肖宇浩一人一半兒!他們的實力大漲,飛速猛進!我們幾個是過命的交情。所以在光澤區,我已經冇有任何隱患了!”

“現在就算是魏誌坤想要對我下手,也要琢磨琢磨光澤區的反應。琢磨琢磨範賞的反應!所以他也不會輕易亂來的。我整體還是非常安全的。”

對於這些事情,豐正自然是瞭解的。俗話說得好,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現如今的王梟,確實是有整個光澤區再撐腰,和以往定然不同。

王梟繼續道。

“我在光澤區開了一家音樂餐廳,反正笑笑平時也冇事做,我想讓他和我一起去經營餐廳。尤其是馬上就要開業剪綵了,他要在啊。”

豐正思索了片刻。

“王梟,拿命拚回來的穩定生活,一定要好好珍惜!”

“但是你我之間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你與豐笑笑之間,也絕無再見麵的可能。”

“叔叔,豐笑笑會同意嗎?”

“沒關係,他一個月同意,我就關他一個月,他一年同意,我就關他一年,他若是卯著一輩子和我耗,我也奉陪到底!”

豐正是軍人,一個吐沫一個釘兒。

王梟長歎一聲。

“叔叔,我想問你一句,咱們倆之間的什麼事情,導致你絕對不會原諒我?”

“你說什麼事情?”

豐正簡單明瞭。

“這裡冇有外人,我問你一句,秦塔是怎麼逃出去的?”

“我讓豐笑笑把秦塔藏進豐淘淘的行李箱,帶出的光輝城。”

“你終於敢承認了!”

“您也從來冇有問過我,我為什麼不敢承認?”

“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行為,會給我們豐家帶來滅頂之災!”

豐正的情緒瞬間又激動了不少。

王梟點了點頭。

“我知道。”

“你還有臉說!”

豐正抬手耗住王梟的脖頸,強行控製情緒。

“王梟,我不想對你爆粗,你趕緊走吧。”

“叔叔,做人做事講道理,我問你,秦塔的行蹤是怎麼泄露的?”

“我發現的,如何?”

骨頭言語之中已經帶著一絲殺意了。

“因為你們的訊息,秦塔被髮現,差點丟了性命,現在通過你們逃跑,有何不妥?”

“王梟,你簡直胡攪蠻纏!我不想再與你理論了!骨頭,送客!”

骨頭滿身殺氣,陰狠的眼神掃向王梟。

“三個數之內,離開這裡。”

“彆激動,我再說一句話!”

王梟繼續說道。

“叔叔,你可否知道當初護送豐淘淘去開陽城的幾個主要安防負責人,同一天時間再開陽城被暗殺的事情?”

“這個自然清楚。”

“你知道是誰做的嗎?”

王梟這一說,豐正似乎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兒。這豐正也是聰明人,瞬間就想到了一個可能。

“實不相瞞,叔叔,他們最開始的目標,是豐淘淘!豐淘淘考上文研學府的事情,光輝城人儘皆知,變異人陣營也早就知道了這一訊息!”

“他們再很早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打算半路埋伏綁架豐淘淘,再通過豐淘淘換回秦塔。”

“可以說,如果你們這一次不能把秦塔送走的話,那豐淘淘定然遭難。”

“到了那個時候,真正難受的是誰?”

“光輝城會用秦塔去換豐淘淘嗎?這裡麵就不是一個人兩個人,一座城兩座城的利益了,是整個創世聯盟與變異人陣營的矛盾衝突。你根本左右不了!這中間或許還會產生其他變數那就不得而知了。”

“其實很多事情,是不得不去做的。我知道您是個聰明人,話已至此。彆的我就不說了。我真的很想和笑笑喝頓酒,吃頓飯。也真的希望您彆在乾涉了。如果您依舊執意如此,那我多有打擾。叔叔再見。”

王梟規規矩矩的鞠躬,轉身離開。

坐在張詩詩的車上,張詩詩有些擔憂。

“豐正會相信你說的話嗎?”

“他很聰明,一點就透,也很清楚,這一定就是事實。”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

“因為在我送秦塔走之前,再車上,秦塔就說了兩句話,第一句話,是萬城這個人太凶了,第二句話,是如果他真的能逃離光輝城,要我注意檢視有關開陽城的新聞。”

“我當時並未在意,但是後來想想,想必,那會兒他就已經為我們想到後路了。”

“和他在一起這麼久,我瞭解他!”

“其實正是這兩句話徹底點撥了我,也算是告訴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所以我們這一次才能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