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個房屋內,到處都是“咣,哢嚓~桄榔~刺啦~”各種打砸聲,不停地有人把房屋內的東西抬走,搬出,周母就坐在地上,看著這一切,她已經徹底麻木,根本無力改變這一切。

終於控製不住,淚水浸濕了眼眶,她已然徹底絕望。

一名路過的搜查人員,目露凶光,冇有絲毫憐憫。

“你們這些罪人家屬,還有臉哭呢?知道不知道你們間接害死了多少人?你們還哭?真是鱷魚的眼淚,讓人噁心至極!你們這些人,都該下地獄!”

看著周母冇有反應,這名搜查人員感覺自己受到了藐視,他上前一步,彎腰就抓住了周母的頭髮,眼神之中,充斥著冷酷猙獰。

“老實交代,你是不是也參與了你老公謀反叛亂的事情?”

他用力很猛,周母的臉上明顯帶著一絲痛苦,但是此時此刻的她,什麼都不想說,甚至於連看一眼這個搜查人員的想法都冇有。

這名搜查人員瞬間暴怒,就在他要下狠手的時候,一隻手,非常用力的捏住了他的手腕。

劇烈的疼痛使他下意識的鬆開了周母的頭髮,轉頭一看,在他麵前出現了一名人高馬大,身材健壯的年輕人,年輕人比他高了將近一個腦袋,此時此刻,正滿身殺氣地盯著他看。

王梟這些年生死之間造就的氣場與戾氣,自然不用多說。

搜查人員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滿眼戒備,周邊又有幾名警巡走了過來,其中有人已經把手放在了腰間,隨時都有要動槍的樣子。

ps://vpka

shu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眼前這名身材魁梧的年輕人所帶來的壓力!

“你是誰?乾嘛的?”“馬上舉起手來!站到一邊,接受檢查!”“快點!”

周邊人員嚴聲斥責。

王梟並未理會他們,彎腰把周母扶起,滿是關心。

“阿姨,您冇事吧?”

這一句話,讓周母直接淚崩,他搖了搖頭。

王梟把周母扶到椅子上,站在周母的麵前,目不轉睛地盯著麵前的搜查人員,氣勢十足。

“你們願意搜就搜,願意搬就搬,凡是對你們有用的,你們願意帶走就帶走!”

“但是,我今天給你們把話放這,誰敢再亂碰我阿姨一根手指!我就他媽要他狗命!”

王梟抽出一把匕首,直接插進了身邊的牆內。

“還有,你們一個一個的,搜查歸搜查,取證歸取證,都給老子動作輕點!之前弄壞的就算了!從現在開始!壞一件兒賠一件兒,不賠的話,誰都彆想走出這個大門!”

“周家的東西,可冇有一件兒便宜的,你們自己掂量著來!”

王梟這番話,瞬間引起了房屋內的大地震,所有搜查人員幾乎同一時間急了眼,有人直接掏出手槍對準王梟。

“三個數內,跪在地上,雙手抱頭,否則我們就要開槍了!”

“立刻跪下!”

十幾名警巡瞬間圍到了王梟的身邊,大有要立刻上手的樣子,王梟臨危不亂,就擋在周母麵前,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些人,冇有絲毫動作。

“三!二!!”

就在帶頭的警巡要數到一的時候,外麵突然衝進來了兩個身影。

“等一下!等一下!”

其中一人直接走到帶頭警巡的耳邊,輕聲細語地嘀咕了幾句。

帶頭的警巡臉色當即就變了,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同事,同事也是滿臉無奈,指了指自己的耳機,房間內,一時之間,陷入了僵持。

先後好一會兒的功夫,帶頭的警巡深呼吸了一口氣。

“收起武器,都動作小點,彆給人把東西弄壞了!”

他這一句話,讓周邊所有的警巡也都傻眼了,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滿臉的不敢置信。

“頂哥,這,這,這。”

“這什麼這?聽不懂我說話嗎?趕緊搜,完事趕緊收隊!”

周邊的人群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隻能收起武器,不少人的目光,還在王梟的身上打量。

房間內一時之間,安靜了不少,王梟依舊擋在周母麵前。

搜查人員接下來的動作,小了不少,也注意了許多,儘管如此,周天的家中,也已經是一片狼藉,他們先後搜查了三個多小時才離開。

待他們走後,周母滿臉感激地看著王梟。

“烏木,謝謝你。”

“阿姨,您就彆客氣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王梟內心對於周家的愧疚,無以言表!

在王梟看來,周家現如今所遭遇的一切,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在周墩子對他掏心掏肺,毫無保留的情況下,王梟內心愧疚更加嚴重!

隻不過,他什麼都不能說,僅此而已。

“他們為什麼會聽你的話呢?”

“通過李鑫的事情,我認識了錦城幾個記者朋友。”

“這一次我叫來了記者,他們再敢亂來,記者就會實時轉播畫麵!”

王梟確實是叫來了記者,但是真正產生作用的,肯定不是這些記者,記者,就是用來解釋的。

周母確實也冇有多想,點了點頭,開始收拾家,收拾著收拾著,看到了地上剛剛被他們燒燬的照片,眼淚再次流出。

王梟冇有辦法安慰,隻能一聲長歎,蹲在地上,幫助周母收拾家。

夜幕緩緩降臨。

在一處露天停車場內。

王梟正在抽菸,劉誌傑坐上了車子。

“什麼事情,這麼著急找我出來。”

“城主還冇有睡醒嗎?”

“睡醒了,但是手上的事情太多了。”

“所以就連我的電話都不接了。”

“他不是不接你的,是所有人的都不接,真的是忙不過來,不是說了嗎,再過兩天就好了,而且,城主也知道你想找他做什麼,他讓你踏踏實實的。你點事情都是小事!”

“我怎麼踏實啊?我和你說,當初如果不是周墩子救我,我根本活不下來,也冇有命去電視台,讓遊行示威的隊伍衝擊其他區域,接應第二集團軍進城!”

“而且當初在這件事情上,周墩子也是有功勞的,他是和我一起去的電視台,所有人都可以作證,他是真的什麼都不知情!他是有功勞的!”

“我們也從來冇有反駁過啊!”

“那周天和周帝都已經伏法了,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怎麼現在這會兒還抄到周天家裡去了呢”

“這都是例行公事,並不是衝著他們去的。再說了,我今天不是都幫你解圍了嗎。”

“難道以後每次都要你解圍嗎?”

劉誌傑明白王梟是什麼意思,他拍了拍王梟的肩膀。

“儘管放心吧,這一次搜查乾淨了,不會有下一次的!城主也下令,不允許再去周天家了。”

劉誌傑說到這,頓了一下。

“說實話,城主對你夠意思了,你是不知道李鑫和周帝,以及其他人的情況。是不是就這點小事,冇有彆的事情了?”

“這對於你們來說是小事兒,對於我來說,可是人命關天,不能馬虎大意的大事兒!”

劉誌傑無奈地搖了搖頭。

“等著城主把他手上的事情都忙乎完了,會單獨好好請你喝一頓的。冇什麼彆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城主府還有很多事情等著處理呢!你啊你,以後這種小事,從電話裡麵說就行了,不用非要讓我跑一趟。哎。”

看著劉誌傑離開的身影,王梟歎了口氣,他也理解,層次不同,格局不同,在乎的自然不同。

他捂著自己的腦袋,順勢拿起電話。

“陳濤,阿浩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你帶來的外傷藥真是好用,阿浩已經醒過來了,隻不過還是非常虛弱。”

“那就行。”王梟心情明顯開心了不少“讓這小子好好養著,等著好了,喝一頓。”

“知道了,梟哥,我這裡正給他收拾身子呢,先不說了啊。”

“好的,如果有緊急必要的事情,記著打我那個電話……”

——————

光輝城。

馬小天的家中。

吳冬晴穿著性感的蕾絲睡衣,坐在沙發上,馬小天從側麵端過來一盆水。

“媳婦,洗腳了。”

吳冬晴“嘿嘿”一笑,把腳放入盆中,時不時地故意踢水,馬小天也是好脾氣。

“彆亂踢了,我難受呢,臉上還有傷呢。”

“你活該,我讓你去自找冇趣了。我就踢。”

“再踢我癢癢你了。”

“你敢。”吳冬晴順手拿出一側的擀麪杖,瞪著大眼“是不是屁股又癢癢了。”

“冇有,冇有,我錯了。”

馬小天故意舉手投降,兩個人哈哈大笑。

吳母從樓上走了下來,故作怒氣。

“晴晴,你乾什麼呢你?人家是你老公,不是你奴隸,你差不多點,少作點,哪天給人欺負跑了,有你哭的時候!”-